当前位置:

(东大陆046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6)

    “杀!”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如同一个千斤顶一般重重的压在了对面那九只比蒙的心头。

    突然一股股充满了阴森、嗜血、肃杀的煞气从四面八方疯涌而来,空气变得异常凝重。

    比蒙一族的九个人愣愣的看着冰血,同时仔细而认真的查询着四周,可是却依然没有感受到一丝陌生的气息存在。在他们的感知中,这片树林内,依然只有他们十个人和那个空降而来的少年,在没有其他人。

    可是这一股股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煞气却明明白白的告诉着他们,四周有高手,而且是十分棘手的高手。

    而冰血那句“杀”也很明白,是对着暗中的那些人说的。

    可是为何……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四周有人的气息呢,甚至连魔兽都没有。

    “大家别怕,我看这臭小子根本就是在吓唬人。我们一起杀了他,救下道夫。鲁家重重有赏。”鲁宾估计也是被急傻了,竟然当着冰血的面向着如何杀她,最重要的是……冰血的手里还攥着自己儿子的命。

    冰血满脸讽刺的看着鲁宾,不屑的勾了勾嘴角,淡然的双眸突然一闪,变得狠戾而凶残。

    缓缓的抬起手,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血煞翻飞,“唰”的一下,抹在了鲁道夫的脖子上。没有一丝迟疑,下手快很准,就连鲁家三兄弟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更加无法相信,她……竟然就这么下手了。

    而鲁道夫至今连死都依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甚至最后一下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就这么……没气了。

    鲁宾僵硬的张着嘴巴,傻愣愣的看着鲁道夫,呼吸有了那么一刻的停止。

    “儿子……儿子!”鲁宾看着自己儿子那双充满了死气的眼睛,看着那条不断地流出鲜血的红痕明晃晃的挂在鲁道夫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表情越发的狰狞。

    “臭小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鲁宾一声怒喝,说着就要像冰血冲过来,然而却被一旁的鲁悳一把拉住。

    “大哥,你冷静点。小心有诈啊。”

    “道夫都死了,老子还管他有什么诈,老子要杀了她。”充满了仇恨与愤怒的吼声带着一份疯狂与肃杀响彻在这片空地之上,一股股森森煞气从鲁宾的身体四周平地而起,无情而疯狂的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大哥,你冷静点。”鲁悳看着自己这边那几个少年被鲁宾的煞气给压的满脸苍白,要不是有阿尔瓦他们几个护着,那些年轻比蒙早就吐血倒地了。反观对面那个诡异的臭小子和那个黑衣少年却依然淡然无波的站在原地,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鲁宾所释放出来的煞气一般。

    这让鲁悳的心中更加的震惊于不安。

    “大哥,你冷静点看看现在的情况。”鲁悳对着鲁宾的耳朵一声大吼,双手紧紧的抓着鲁宾的衣领,重要将满目疯狂的鲁宾拉回了现实。

    鲁宾恶狠狠的看着冰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情绪却平稳了许多。

    这时冰血单手一挥,好似丢垃圾一样,将手里的鲁道夫给丢在了一旁,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后,随即满脸讽刺不屑的看着鲁宾,好似现在的这种情况完全不够一般,继续刺激着鲁家三兄弟:“本少之所以在这跟你浪费时间,不过就是想要你们的比蒙腰牌罢了,还真以为……就单凭你那三星的神尊等级会让本少怕了你吗?”

    “你……”鲁宾瞪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脸色已经无法再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就已经到了扭曲的地步。

    “臭小子,你找死!”鲁悳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双目充血,眼中充满了仇恨。

    “臭小子,我要给你给我可怜的侄儿偿命。”鲁焊仰头一声怒吼,震天动地,吼声如雷。

    只是这些看似疯狂的威胁在冰血这里就被完全无视掉了。

    双眉轻轻一挑,转过头看向一旁,对着那明明空无一人的地方,十分自然的说道:“还等什么呢,杀!”

    “是!”齐声低吼,来之四面八方几个不同的方向,有男有女,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年轻。

    突如其来的声音如同凭空出现的一般让比蒙一族的人瞬间一愣,不过他们始终是骁勇善战的比蒙一族。很快便强制自己回过神来,迅速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冷静谨慎的看着四周。

    不过,依然可以从他们那晃动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紧张。

    毕竟冰血之前给他们造成的心里压力太过巨大,加上此时即使他们已经听到四周传来的声音,依然感受不到一丝的气息,这种从未出现过的事情让他们十分的焦虑不安。

    冰血双手环胸,身体慵懒的靠在暗夜的怀里,歪着头枕在暗夜的胸前,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冷笑,好似再看一群被戏耍的猴子般。

    等了将近两分钟依然没有看到一个人从四周冲出来,这让那几只比蒙越发的焦虑与烦躁,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丝是冰血故弄玄虚的怀疑。其实四周根本没有一个人。

    心思有的时候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一个人的心里一旦有了某个心思,那么就算不表情出来也会印象到自己的动作和判断力。

    所以在这几只比蒙的心里第一次出现怀疑四周根本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们潜意识里就会在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让身体不由自主的放松警惕,所以,就算外表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嘴里一直努力说服着自己那个心思是不对的。可是依然会影响到自己的身体,从而自己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心思而左右。

    对于这一点,冰血早在之前就跟劳伦斯、怪蒙他们讲过。所以在冰血刚刚现身的时候,躲在暗中视机而动的几个人便悄悄的制定好的计划。

    要说冰血这个老大做的其实还蛮称职的。偶尔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交给伙伴们一些自己知道的知识与技能。虽然有的时候教给他们的知识比较杂,但是却十分的有用,而能作为冰血的伙伴的人,自然都是天才人物,就算学的东西很杂,可以很快的规整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从大脑里调动出来。

    毕竟冰血学的东西实在是太杂乱了,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有涉及,而且都十分的精通。这就是为什么几千万个杀手中,唯独她可以登上杀手巅峰的理由。

    其实说冰血所教给他们的东西杂乱,还是比较正常的说法。更准确的说是跳跃。

    冰血自己学的就已经很乱了,交给他们更是十分跳跃的。基本上是想到什么教什么,而他们所学的东西之间,有的甚至隔着十万八千里,连边都挨不着。

    好似他们都拥有一颗十分聪慧的头脑,可以自行规整这些东西。

    杂乱却十分的有用,怪异却特别精髓。

    这就是劳伦斯他们几个人给冰血所学东西的定义。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刚刚学的两个作战方法,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一个隐匿功法,一个用敌人自己的心思却搅乱他们的战斗之心。

    而战斗之心一旦有所动摇,那么这场战斗的结局基本上就可以定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装神弄鬼的有什么意思。赶快出来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出来,出来啊!”性格冲动易怒的鲁焊挥舞着双手握着的巨大榔锤,疯狂的叫嚷着,回复他的只有空气中越发浓郁的煞气。

    “哼,臭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以我看……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吧,你真当我们比蒙一族好糊弄不成。今日……你杀我侄儿,我必定将你挫骨扬灰,死无全尸。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在做这些无谓的挣扎了。怪……就怪你招惹了这辈子最不该招惹的人。”鲁悳一双如同毒蛇般充满了阴狠毒辣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冰血,咬牙切齿的声音充满了嗜血的凶残。

    冰血依然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双手环胸,嘴角勾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然而就在鲁家三兄弟想要出手之时,一道厚重而充满了肃杀的声音突然一道闷雷一般狠狠的击在了鲁家三兄弟的心里。

    “想杀我们老大,那我们就只好先将你们挫骨扬灰,死无全尸了。”

    声音落下,两道身影瞬间从天而降,下一秒便来到了鲁悳与鲁焊的身边。

    两个人一手一个,在鲁焊和鲁悳完全没有反映过了之际,一把抓着两个人身形一跃,快速远离的彼此。

    “你……”鲁悳看着抓着自己一瞬间便来到了五米开外的男子,眼中充满了震惊于诧异。

    而尼克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鲁悳,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单手成抓,出手如闪电般,一瞬间握住了鲁悳的手。与此同时尼克的原本一双比普通人类略显好看的手瞬间变成了一双拥有尖锐外壳的兽爪,就好似被突然套上了一双铠甲手套一般。

    双爪握着鲁悳手,没给对方一丝机会,双手一握,一声惨叫冲天而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