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5玩玩心跳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5)玩玩心跳

    “就凭你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也敢威胁我们鲁家的人,老子劝你最好快点把我儿子放了,老子还能给你留个全尸。”鲁宾双目充血,咬牙切齿的瞪着冰血,眼中充满了凶残。

    如此摄人心魂的一句话,正常人听了心中多少都会有些胆寒和恐惧。

    然而冰血从生来就已经于正常人这三个字没有啥缘分了。

    冰血轻轻的一挥手,没有看到任何魔法咒纹的出现,单凭那一只普普通通的小手,在没有魔法咒纹的牵引,根本无法召唤出魔法。但是那一道道冰蓝色的光芒却诡异的从冰血的手掌心内不断地迸发而出,快速射向天空。

    顿时四周骇声乍起,一道道充满惊骇的目光纷纷投向冰血的身上。

    空气中突然荡起一片片涟漪,一道道刺骨的寒风随着一道道冰蓝色的光芒穿破空气划过半空,化作一把把冰蓝色的飞剑漂浮在上空,整片空地的上空此时布满了一把把冰蓝色飞剑,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上空都漂浮着一把把冰蓝色飞剑,每一把都透着刺骨的寒意,让人毛骨悚然。

    而那一把把飞剑剑身不断地颤抖着,让底下的人都有种错觉,那就是……他们头顶上的那一把把飞剑其实都是有眼睛的。只要他们敢动一下,就会给他们瞬间来场无情剑雨,誓要他们血溅当场。

    鲁悳仰着头,大大的瞪着双眼,眼中满是骇然,心中更是震惊无比。

    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那一把把飞剑都是用魔法元素拟成的。但是魔法师召唤魔法攻击不是会出现芒星咒纹吗。

    可是谁能来告诉他,眼前的那个怪胎到底是怎么在没有咒纹的情况下召唤出魔法的。

    无论是谁,只要是还没有达到最强的高度,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胆寒的。

    那一把把飞剑四周不断地闪烁的森森白光,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锋利。

    而速度更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怀疑了。

    这一大片飞剑如果真的就这么落下来,必定会造成他们极大的伤害。

    就是在几个神尊眼里算不了什么,只要不死。以神尊的复原能力,自然不会有什么大碍。

    但是另外几个小的就绝对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比蒙一族很少会收徒弟,长者身边带的小辈通常都是自己的还在或者是血脉相近的亲属。

    这样的关系,又如何让他们这几个神尊丢下那几个小的逃命。

    先前与冰血谈判的那名中年男子仰头看着天空,嘴角一阵猛抽,在听到鲁宾的愤怒一吼后更是心中一惊,连忙低下头对着冰血说道:“阁下冷静一点。”

    随即阿尔瓦再一次转过头看向鲁家兄弟,声音变得越发的冰冷:“三位鲁大人如果不想鲁少爷就这么没有了的话,最后管住自己的最,别去在激怒对方。要知道,你们鲁家的独苗还在人家手里。”

    多次的强调,多次的劝阻,多次的威胁终于让鲁家的三兄弟意识到了危机感,脸上依然充满了愤怒,但是气息却冷静了许多。

    “你到底想要什么?”鲁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冰血阴冷的说出了一句话。

    “比蒙腰牌!”比蒙一族十分抵触外界的一切,对于防御外敌混入到比蒙一族的领域这件事看管的更加严厉。

    所以每一个比蒙一族都有一个腰牌,而这个腰牌因为是用特殊方法炼制的,所以平时会隐藏在他们的身体内,也只有主人一人可以将比蒙腰牌给召唤出来。所以只要那只比蒙不愿意,就算是死了,外人也拿不到腰牌,自然也就无法进入到比蒙一族的族内。

    所以冰血才没有直接下命令将他们所有人都暗杀掉,而是选择如此浪费时间的周旋。

    “比蒙腰牌。”一阵倒吸气声响起,所有的比蒙都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冰血,完全没有想到,她想要的竟然是他们的腰牌。

    “你要我们的腰牌做什么?”阿尔瓦皱着眉头有些纠结的看着冰血,在说话的间隙内,双眸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半空中的飞剑,随即眼中再次闪过一抹纠结。

    阿尔瓦那自以为没有人看穿的动作却被冰血彻彻底底的收入眼中,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戏虐的说道:“做什么……拿来丢着玩喽。不行吗……”

    “你……”阿尔瓦被冰血这句话噎的胸口一阵闷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叫一个憋屈啊。

    他们的腰牌又不是绣球,还拿来丢着玩,丢你大娘的玩啊。

    这时阿尔瓦又再一次不由自主的用眼角瞄了一眼头顶上的那些飞剑,突然耳边传来一道戏谑嘲讽的声音。

    “别再看了,那些飞剑是不会突然消失的。本少的灵力足够你们想很久的,当然……出发在你们想通之前,本少的耐心用光了。那么……后果自行负责。”

    “小子,比蒙腰牌相当于我们的身份得到象征,你觉得我们会给你吗!”鲁宾恶狠狠地看着冰血,双拳紧握,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不给啊!”冰血清幽幽的一句话瞬间让当初的所有人都竖起了一身的汗毛。

    下一秒……冰血单手一挥,“唰唰唰!”十几到冰蓝色的剑光瞬间向着冰血自己这边飞射而来,直对着冰血的肩膀处。

    在所有人都以为冰血疯了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迸发而起。

    “啊,不要!不要啊。爹快救我,就停下他们。”

    “嗡!”的一阵响,所有向着冰血这边飞射而来的飞剑竟然瞬间停下了鲁道夫的脑袋前方,锋利森森的剑尖直对着鲁道夫的脑袋,之间仅仅只相隔了不到五厘米的距离。

    比蒙一族的人都完全吓傻了,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冰血与鲁道夫面前的那些冰蓝色飞剑,额头布满冷汗。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那些飞剑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简直……太可怕了。

    “好好好!”好似陪着自己儿子突然在鬼门关前饶了一圈的鲁宾双手指着冰血,一连大吼三个好,死死的咬着牙,气的浑身直发抖:“我们给,我们给。你别再……别再伤害他了。”

    冰血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早就老老实实地叫出来,何必那么麻烦呢。”

    就在鲁宾想要召唤出比蒙一族腰牌之时,另外一名神尊魔法师突然扭过头对着他一阵大喊:“不行,怎么可以把比蒙一族的腰牌交给她,那样如果她随意闯入……”

    “闭嘴!”鲁宾一声怒喝,恶狠狠地看向那人,怒气冲冲的说道:“出了什么事,本尊会负责。现在你们只要听命就可以了。”

    “大哥!”鲁悳依然一脸担忧的看着鲁宾,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交给她。”鲁宾根本再也顾不上其他了。直觉告诉他,对面的那个少年真的会杀了他的儿子,而且是用最残酷的手段。

    鲁宾的命令基本上在这个小队里面没有人敢不听从。

    而只有阿尔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冰血后,才将自己的比蒙腰牌召唤出来,也唯有他,脸上没有其他人那副十分难看不甘不愿的表情。

    九个人站在一堆面前冰血,双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腹下位置,虎口弯曲相交成菱形,口中默念一句简单的咒语之后,一道光芒瞬间从身体内迸发而出,光芒十分的平淡低调,毫不刺眼闪耀。

    五颜六色的光球中是一枚铜色牌子,不大十分的精细小巧。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黑色身影瞬间从比蒙一族的这九个人身前闪过,就连鲁宾、鲁悳这样的神尊三星巅峰之境的人都完全没有察觉到。

    在众人的腰牌消失之时,九个人才猛然发现……他们自己的腰牌竟然……不见了。

    “你……”阿尔瓦猛然间抬起头看向冰血,表情还有着刚刚看到腰牌不见时的错愕,然而在他抬起头看向冰血之时,表情已经不足以表情他此时的心情了。

    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嘴巴大张,呆滞的看着冰血,又或者说事看着冰血身边的那名一身黑色,一股子阴冷气息的黑衣男子。

    没错,躲了他们比蒙一族腰牌的黑色影子正是速度仅次于冰血的暗夜。

    因为冰血早就猜到,那帮比蒙一确定了她的目的,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利用这个目的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一切,包括一条生命,包括她手里的人质。

    “你到底是谁?”阿尔瓦的表情重要开始凝重了起来,小心翼翼,谨慎的看着冰血与暗夜,眼中充满了防备。

    “墨……心……齐。”冰血双眉一挑,自己勾起一抹狂傲的笑容。

    “墨心齐!”阿尔瓦有些惆怅的看着冰血,心中充满了骇然。他与其他的比蒙一样,从来不会走出那篇森冷,所以对这这个世界的发展,他已经为完全脱离的轨道。自然不会知道前段时间大陆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名字。

    “腰牌已经给你了,可以放了鲁少爷了吧。”阿尔瓦满脸谨慎的问着,得到的最是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回答。

    “腰牌拿到了,其他人……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