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4无耻的惊吓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4)无耻的惊吓费

    大树下的十个人,其中有四个人围在这片空地的四周巡视着四周的情况,满脸的谨慎。

    而剩下的六个人当中,鲁家三兄弟靠在一棵大树前闭目休息,好似十分放心一般,丝毫不怕有敌人突然来袭。

    另外的另个人则是靠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前,睁着一双眼睛,眼中充满了无聊。

    至于鲁宾的宝贝儿子鲁道夫,原本就走在几个人的身后,加上他是第一个坐下来喊累的人,所以此时他坐在的地方离鲁家三兄弟还有着几米远。

    按理说,一队人来到这么个凶险的地方,在休息的时候是不能坐的如此分散。不过鲁家兄弟的过分自大与自傲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

    更何况,此时暗藏在黑暗中的人还是一个十分善用暗杀的狠角色。

    此时树下一片安静,鲁道夫更是早已熟睡,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估计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此时正处于一个危机四伏的险地。

    突然一道黑色瞬间而落,瞬间来到了鲁道夫的身边,下一秒不远处的鲁宾猛地睁开双眼,快速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你是什么人?”鲁宾一声冷喝,惊醒了所有人。

    只见一名一身紫色长袍,面容绝美,嘴角带着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的少年正手握一直诡异匕首架在鲁道夫的脖子上。

    被这突如其来的劫持惊醒的鲁道夫,满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整个人更显懦弱无力。

    这时一道阴森冰冷的清脆声音在鲁道夫的耳边响起,瞬间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你们最好别动。”

    这声刚一落下,鲁道夫就好似被人吸了魂魄一般,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满脸煞白,冷汗直流,满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再感受到自己脖子上的那股刺骨冰冷之时,更是吓得魂不附体,泪水鼻涕一把把的往下流,哭喊着叫着自己的父亲:“父……父亲……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鲁宾一听自己的宝贝儿子呼喊的求救声,整颗心更是好似拧起来的疼。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恼怒的挑起眉头,好似毒蛇的森冷目光霎时锁定在冰血的身上,阴森森的沙哑声音对着冰血怒声喝道:“小辈,你以为你在面对的是谁,竟然敢在本尊的地盘挟持本尊的儿子,活得不耐烦了吗。”

    鲁宾的话声刚落下,一股森冷的煞气从身体内迸发而出,宛如一道小型龙卷风一般向着四周卷去!这股属于神尊的势压让他身边的那个人猛然间向后退了几步,脸色也变得难看的起来。

    但是碍于冰血手里的鲁道夫,鲁宾却只能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势压,不让自己伤了鲁道夫。

    可惜鲁道夫的上品神宗根本就是鲁宾用不正当的手段和药物推挤起来的,光有等级而毫无实力,就算这些势压没有正面的压在他身上,单单就空气中的波动都让人浑身开始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冰血满脸轻蔑的看了一眼自己单手拎着的鲁道夫,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看向鲁宾说道:“本少奉劝神尊阁下,还是收起那对本少来说根本连一点用都没有的势压吧。不然……本少还真担心,最先挺不住的是阁下的宝贝儿子了。”

    “臭小子。”鲁宾双目冒火,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双手紧握成拳,气的浑身直发抖。

    就在此时,鲁悳猛地向前一步,一把按在鲁宾的肩膀上,冷声说道:“大哥,冷静点,道夫还在那小子手上呢。”

    鲁宾深深的起了一口气,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看着自己儿子那副完全已经瘫软的样子,心中更是心疼不已,同时还升起了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感。

    他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实力,但是却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所以只有两种结果,一这人的实力根本不及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只不过是善于偷袭,趁着他们不备才有了可乘之机。二则是,此时实力高出他们这里的所有人。

    但是鲁宾看着对方的长相,很明显不过成年左右,又怎么可能如此逆天的比他们的等级还要高。

    所以……就算此时鲁道夫在冰血的手中,鲁宾依然认为是对方钻了空子,才得手的,根本与等级无关。

    两军对战,情敌足以给自己一方造成重大毁灭。然而鲁宾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一点。

    冰血抬眼淡淡的看着路家的三兄弟,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容,血煞的刀刃轻缓缓的在鲁道夫的脖子上来回滑动了几下,接着轻声说道:“别忍着啊,你可以选择对本少出手的。至于本少能不能死,这个本少可不敢保证。但是有一点,本少可以保证。那就是……在你出手后,你儿子绝对会是收益最大的那个。当然……最后还能不能给你留个健全的尸体……这个本少就无法保证了。”

    “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老子必将你碎尸万段。”鲁宾双眼凸出,满眼充血的瞪着冰血,险些要咬碎一口钢牙。

    “呵呵!汗毛吗!”冰血奸诈的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阴森笑容。

    看到冰血这样的笑容,鲁悳心中瞬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猛地抬起手对着冰血大喊一声:“不要!”

    “唰!”

    一道红光闪过,紧接着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啊!”

    “道夫!”鲁宾一声惨烈的叫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好似疯了一般:“臭小子,你找死。”

    对于鲁宾的怒吼,冰血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般,双眼淡淡的看着那把插入鲁道夫胸口的血煞,嘴角带着一丝阴森邪恶的嗜血笑容,握着嗜血的那只手轻轻一紧“唰!”

    血光飞射,带着一道更为凄厉的惨叫。

    “啊!爹……爹,我好疼。”鲁道夫双眼涣散,仰头嘶吼,满是痛苦与无助。

    “道夫!”

    “道夫!”

    “臭小子,你敢。”

    鲁家三兄弟满脸疯狂的看着冰血,那表情好似野兽一般,可见内心的愤怒。

    “想将本少碎尸万段的人有好多,但是……最后……却都被本少给碎尸万段。”

    一向嚣张跋扈、狂妄自大的鲁家兄弟何时被人如此威胁过,而且还是拿他们鲁家的独苗威胁他们。这样心高气傲的鲁家三兄弟心中的那股火熊熊燃烧,却只能憋着。

    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是个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这绝对是对他们的威严最大的侮辱与讽刺。

    场面越发的难以控制,鲁家三兄弟更是充满了焦急与暴躁。这时一直站在他们身边冷眼旁边的中年男子,淡淡的看向冰血,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这位阁下,不知道你与我们比蒙一族有何误会,不如我们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我们一定都会答应阁下的。所以还请阁下……不要伤害鲁少爷。”

    “哼,何这臭小子那么多废话干嘛,老子一拳头能打爆她的头。”最为莽撞的鲁焊粗声粗气的大喝一声,满脸的狰狞。

    “难得鲁焊大人不想要鲁少爷平安无事吗。”中年男子满脸冰冷的看着鲁焊,语气加重,咬着语句缓慢的说着。

    “二哥,冷静点。”鲁悳冷眼看了一眼那名中年男子,眼中充满了警告。

    然而中年男子好似没有看到鲁悳的眼神一般,转过头看向冰血,有礼的一笑。

    “阁下认为如何?”

    “呵呵,阁下说笑了,本少与你们比蒙一族可没有什么过节。今日本少来,不过是跟鲁家有些私人恩怨罢了。”冰血笑眯眯的看着那名中年男子,表情淡然,双眸平静,与之前判若两人。

    “既然如此,那名阁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我们做得到的,我们一定会满足阁下,只要……阁下别再伤害鲁少爷。”中年依然挂着那抹有礼的笑容,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看不出一丝恶意。但是那双眼眸下的冰冷,却是很难掩饰的住的。

    冰血双眉一挑,笑的一脸大度样,仿佛接下来要施恩与那鲁家三兄弟一般,那副样子,在别人眼里绝对一无耻到欠揍的模样。

    中年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绝对不承认,他刚刚竟然有种想要爆笑的冲动。

    这空降而来的小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竟然……竟然这么有意思。

    中年男子轻咳一声,咽下心中的爆笑感,随即对着冰血说道:“阁下……请说。”

    “咳咳!”冰血十分郑重的清了清嗓子,随即看向鲁家三兄弟,语气严肃,眼中却充满了戏谑与讽刺:“变异钻地人面蛙,想必三位十分熟悉了。那只恶心的东西应该是你们鲁家的亲戚吧。刚刚竟然突然冲出来吓唬本少。本少的心灵可是十分脆弱的,被那恶心巴拉的东西一吓,浑身都颤抖的厉害。很有可能,这手不稳,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还望三位不要见怪才好。还有……本少来呢也不为别的,就为了跟三位拿点什么精神损失费和惊吓费。”

    “但是呢……本少对于钱财从来没有什么概念。更喜欢以物换物,这惊吓费……自然要三位最宝贝的东西来抵押了。”

    “你……”

    看着冰血那张越发灿烂的笑容,鲁家三兄弟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喷她一脸。

    妈的……这么无耻的人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呢。

    她受到惊吓,估计这个世界上能吓到这个疯子的东西还没生出来呢。

    这两天有点忙,很晚回到姐姐家。不过猫猫过几天就回去了,一定会继续努力地。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