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3比狗还灵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3)比狗还灵啊

    “没错,处理掉那十个人,然后取而代之。”冰血缓缓站起身,目光看向山洞外,嘴角勾起一抹肃杀的阴森笑容。

    “取而代之?”哈伦嘴角一抽,他越发觉得跟着这群人在一起,真的……不是一般的刺激啊。而且最大的还是心灵上的刺激。

    “兄弟,淡定吧。你都快变成复读机了。”司马弘化一下子搂过满脸迷茫的哈伦,笑的一脸放浪不羁。

    哈伦有些无语的看向司马弘化,虽然不明白复读机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隐隐约约却可以明白这三个字的意义,让哈伦忍下了刚要重复说出来的话。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怪柔,轻唤了一声:“柔儿……”

    “放心吧,老大!”怪柔狂傲的一笑,让久违出现在她身上的刚毅霸气迸发而出:“交给我就好了。”

    其他几个人微微一笑,就只有哈伦一个人有些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但是在看到他们的笑容之时,刚刚还有些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平稳了下来。

    好像只要自己跟他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难关是闯不过去的。也许他可以提前想一想比蒙一族的内乱结束后,他……该怎么了。

    几个人飞身出了山洞,依然是冰血跑在最前面,脚下生风,脚不沾地,踏着一颗颗粗壮的树干穿梭在森林之间,犹如鬼魅一般,速度极快而灵巧。

    打从前段时间完全消化了三块传承魔石后,冰血最大的感觉其实根本不是灵源和魔源的变化和出现,反正灵源之前就是有百分之九十是自己不能动的,只能干看着眼馋,而魔源虽然出现了,但是却不能随便用,所以对于她来说最大的感觉就是鼻子。

    三块传承魔石被完全消化后,自己的嗅觉出奇的好。她保证,绝对比前世的那些军犬警犬还要厉害许多。

    现在的她已经很少用神识去扫描了。毕竟自己的精神海内的精神力虽然无边无际,但是却跟灵源内的灵力一样,被魔幻之纹的封印给压制住了,做不到随心所欲。虽然至今为止没有遇到过比自己精神力强的高手。但是她依然秉持着一山还有一山高,完事必须小心谨慎的原则,精神力受损的后果没有人可以承担的。

    鼻子嗅一嗅,万试万灵,多方便快捷啊。这个……一般人还真没有。

    也不知道魔族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生来就有人类的外表,却有着比魔兽还要厉害百倍的嗅觉。

    “在那边。”冰血指着左前方的一片树林说道。随即转过头看向怪柔和怪蒙说道:“你们两个负责帮哈伦隐藏气息。”

    “是,老大。”怪柔和怪蒙齐齐点了点头,身形一顿,来到了哈伦的左右两边。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司马弘化和劳伦斯说道:“你们两个隐匿的身份刚刚学,小心一些,在没有现身之前离暗夜近一些。”

    “明白,老大。”司马弘化与劳伦斯对视一眼微微一笑,身形一闪,下一秒出现在了暗夜的两旁。

    冰血隐藏在暗处仔细的观察着下面几个人的表情和动作,想要找出一些有利于他们取胜的关键。

    而此时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人,正四处张望着,鼻子偶尔抽动两下,很明显是在嗅着空气中的味道。

    “大哥,这四周连一点那个杂种的气息都没有,我们会不会找错方向了。”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满脸胡须的男子对着另外一名一身阴暗之气的男子大吼道。

    阴暗男子缓缓转过身,长相竟然与那名胡须男子十分的相似,只是那一身的气息与双眸中的狠辣却截然不同。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说话小声一点。你嗓子百里外都能听到了,那杂种岂不是早就吓跑了。”沙哑的声音好似受过重创一般十分的难听低沉,声音中带着一股子恶毒阴狠的感觉,让人听了十分的不舒服。

    这时站在二人不远处的一名身材较比二人弱小了许多,一身青蓝色武士劲装,带着一丝纤弱的气质,缓缓转过头,清秀的外面让人眼前一亮,看是十分单纯的一张脸却有着一双阴冷狡诈的眼睛。

    男子转过头看着有些委屈的胡须男子,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大哥,二哥那声音从小就那样。就别跟他计较了,那杂种早就中了陷进,就算不死也会被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毒给折磨的半死不活,量他也跑不远。”

    鲁宾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弟,随即看向傻笑的二弟,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就知道护着他,早晚出事。”虽然话语中充满责怪,但是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感觉。

    “那有什么,不是还有我们吗。”鲁悳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自信十足的笑容,眼神中带着弄弄的狂傲,但是他的狂傲不过是对于太过自信而显现出来的,完全不属于冰血那种来至血脉和灵魂中的狂傲。

    “爹,我们还要走多久啊,我看那杂种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吧。那只跟怪物似的变异钻地人面蛙可是三叔培育出来的最好的变异魔兽,怎么可能杀不了那个杂种。”鲁道夫满脸轻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中带着几分呆滞和恍惚,明明长得一副人高马大的模样,但是却让人一眼便可以看出,此人完全属于那种外强中干的类型,双腿走路轻浮,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好像一阵风就能将他刮倒似的。

    “道夫,这次的行动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这可关系到我们一家未来的成败,绝对不能有闪失。你再坚持一下,只要我们确定那杂种真的死了,我们才能放心。”鲁宾在面对儿子的时候完全换了另外的一个态度。虽然看向自己的东西之时眼中也带着一些温柔,但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却完完全全是一副溺爱的神情,好似恨不得将所有的一切好东西都捧到自己儿子的面前供其挑选。

    鲁道夫满脸不耐烦的踢了踢旁边的大树,接着一屁股做到了树下,一副很累的样子,再也不想往前走了。

    鲁悳看着自己的侄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却没有开口责怪半分,反倒有些宠溺的笑了笑,接着对鲁宾、鲁焊说道:“大哥、二哥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已经早了一上午了。也难看道夫会喊累了。”

    对于这家人如此我行我素的样子,其他人相比早就已经习惯了。虽然等级差不多,但是地位就不同,让其他六个人只能听命于这一家人。

    “三弟,你还是没有办法召回变异钻地人面蛙吗。”鲁宾看着鲁悳,眼中带着几分担忧。

    鲁悳轻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试了几次,可是还没有得到回应。虽然我驯养的魔兽都不是我契约的魔兽,是无法用心灵感应。但是我对我的药可是有很大的把握的。这次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要知道,我放出去的魔兽出发死了,不然只要还在这片森林,就一定可以召回来。”

    “难得……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已经……死了。”鲁焊皱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的三弟。

    “不可能!”

    果然鲁悳在听到鲁焊说完这句话后,立马变了脸色,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光芒,恶狠狠地说道:“绝对不可能,这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用了我五十年的时间才养育出来的。耗费了我半生的经历才成功,是我最优秀,最引以为傲的宠物,以它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死。”

    “也对!”鲁宾点了点头,沙哑的说道:“能杀那只怪物的人,等级也必定在你我几人之上,照成的动静也必定很大。在这片森林内,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人,我们必定可以察觉到。所以……我想应该是被什么人或者是魔兽给绊住了吧。正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等。”

    “也是哦!”鲁焊憨厚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自己的弟弟,安慰的说道:“三弟,刚刚是二哥说错了。你别往心里去,大哥说得对,这里变异魔兽不少,相比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被什么魔兽给绊住了,所以才没有即使回来吧。”

    鲁悳脸色虽然还有些难看,但是却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头,双目看向前方的树林,眼中闪烁着一抹期盼的目光,那目光中如若自信看的话,竟然还可以看出一丝疯狂。

    然而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所期待的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早就回不来了,而他们此时满深林找的人就在他们的头顶上。

    冰血听着下面那几个人的交谈,眼中划过一抹深思,随即转过头看向哈伦,无声说道:“这是个人当中,是那几个人的头。”

    哈伦小心翼翼的点了点,生怕自己弄出一点动静。

    “那……他们关系很好,对吧!”冰血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

    哈伦看着冰血的笑容,背后一阵发毛,不过依然老老实实的说道:“心齐阁下,那个身穿黄色长袍的男子是其中一名三星斗尊的儿子,那人十分宠爱自己的儿子,另外三名斗尊是鲁道夫的叔父。”

    “那么……就有意思了。”恶魔的笑容浮现,宣告着地狱大门即将开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