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2到底是什么品种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2)到底是什么品种

    天地规则降临,宣誓着哈伦的誓言成立,一旦违反天当初的誓言,天地规则将让发誓者灰飞烟灭,永远消失在这个世间。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避过,那就是登上这个世间的顶点,成为治理天地之人。

    只不过,这一条从未有人去幻想过罢了,所以天地规则还是最高的存在,没有人可以违反。

    “你现在能保证比蒙一族内完全效忠你的人还有多少?”冰血几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地上,谈论着接下来的计划。

    哈伦有些纠结的皱起眉头,细想了一会,接着开口说道:“看着情况,恐怕长老院的一大半的人都向着其他几股势力倒戈了吧。”

    “难得你这个少族长就没有一个拥护者吗?”司马弘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哈伦,嘴角一抽一抽的。

    这少族长当的,到底有多失败啊。

    “那倒不至于!”哈伦看着司马弘化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大长老是我弟弟的外公,而长老是我弟弟的舅爷,他们两个绝对不会背叛的,但是其他人我就真的不敢保证了。不过我相信大长老和二长老在长老院还是有些权威的。”

    听到哈伦那近乎于天真的话,司马弘化忍不住一盆凉水泼了过去:“在那么一个大利益面前,权威顶个屁用。”

    “你那条舌头能不能别那么毒,都快赶上子繁了。”怪柔拉了一下司马弘化的手臂,一个白眼毫不客气的丢了过去。

    “子繁是谁?”

    这个名字很明显是个男人的名字,而且不是全名。听到一个男子的名字如此亲昵的从自己心上人的口中说出来,司马弘化的脑子里立马亮起了红灯,满脸委屈的看着怪柔。

    怪柔满脸鄙视的看着司马弘化,没好气的说道:“自己人,另一个伙伴,我们的兄弟。”

    “哦哦哦!”瞬间放下心来的司马弘化连连点头。

    哈伦看到刚刚还一身防备模样的司马弘化在听到是伙伴之时,竟然瞬间放下了所有的担心,这样的信任让哈伦有些不懂,但是却十分的羡慕。

    原来……伙伴的意义这么大,大到他无法想象。

    因为对方是自己伙伴的伙伴,那么就很自然的认可的那个完全没有见过面的人成为自己的伙伴。

    这种融入骨血的信任,这种用生命相交的伙伴……他很想要呢。

    “喂,发什么呆呢。”司马弘化转过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哈伦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看,有些无语的抬起头在哈伦的脸前晃了晃。

    “额……”哈伦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权威这东西在个人利益面前却是没有任何作用。”

    “这些事情还是回到比蒙一族的领域在做考虑吧。现在里面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我们在这里瞎猜也没用。”冰血出声阻止了几个人的天马行空,随即冷眼看了山洞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刚刚的那群人实力如何?”这次冰血没有直接问哈伦,而是转过头看向怪蒙。

    虽然怪蒙体内有着一半人类的血脉,但是他的比蒙血脉却比哈伦的高级许多。也不知道阿蒙的爸爸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竟然比幻景地域中的比蒙皇族王子的血脉还要高。

    相比之下,就好似阿蒙才是比蒙王子,而哈伦不过是一个比蒙王国中小城镇的镇长儿子似的。

    可见……在这整片大连还未分开之时,当时的比蒙一族是有多么的强大和繁盛。

    哈伦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阿蒙,好像这些问题问的不应该是怪蒙阁下吧,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然而怪蒙的话却彻底震惊了哈伦。

    “刚刚一共过去十个人,六名斗师,四名魔法师。其中三名是三星斗尊,两名一星神尊。三名上品斗宗,两名中品魔宗师。”

    随着怪蒙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说出,哈伦的嘴巴张的也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已经到了呆滞的地步。

    “你……你怎么会知道?”哈伦僵硬的转过头看向怪蒙,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头蚂蚁在强女干一头大象是的。

    怪蒙眨巴眨巴眼睛,被哈伦这么一问完全给问懵了。

    “额……因为在刚刚与那十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特意看了那些人一眼。所以才知道啊。”

    “看……看了他们一眼!”哈伦嘴角一阵猛抽搐,谁告诉告诉他,一个高手的等级是怎么用眼睛看出来的。

    “是啊!”怪蒙憨厚的点了点头,有些不明所以。

    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一个满眼迷茫,一个满眼震惊,都跟愣头青似的。

    最后实在是冰血看不下去了,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开口解释道:“哈伦难不成你都没有嗅出怪蒙体内永远比蒙的血脉吗。”

    “什么……比蒙!”哈伦倒吸一口冷气,圆溜溜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心中的震撼再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突然哈伦猛地转过头看向怪蒙,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的是清清楚楚,鼻子在怪蒙的身上使劲的嗅了足足有五分钟,但是依然无法嗅出任何自己熟悉的味道。

    “我看你不过你也不过百岁,怎么可能是我们比蒙一族的人。比蒙一族近五百年从未有过族人流失在外,甚至已经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你……是怎么出去的。”

    怪蒙先是转过头看了冰血一眼,在见到冰血对着自己轻轻的点了点头后,这才转过头看向哈伦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并不是幻景地域的人,而且另外一个大陆内的比蒙。但是我在哪里却没有见过任何一只比蒙。更准确的说,我从出生到现在只见过你一只比蒙。”

    “只有你一只比蒙……”哈伦难以置信的看着怪蒙,眼中泛起一丝复杂的情愫。

    “恩。但是我可以肯定我不是你们这里流失的族人。”怪蒙十分自信的看着哈伦,那眼神不容任何人不相信。

    “为什么?”哈伦有些可惜的看着怪蒙,眉头紧皱。

    怪蒙转过头看了看冰血他们,微微一笑:“因为我的家在另外一个大陆上,我出来也并不是为了找什么族人。我已经有家人了。”

    对于怪蒙的回答,简直超出了哈伦的相信。原来不是怪蒙确定他不属于这里的比蒙一族,而是无论他的祖先在什么地方,族人在什么地方。他都只有一个家,只有那个家里的家人。

    原本还有些心要将怪蒙留在比蒙一族,但是这个时候哈伦已经完全放弃了那个才刚刚燃起的苗头。

    永远这样一颗心的怪蒙,除了他的心里的那些家人,是任何人都留不住他的。

    “我明白了。”哈伦微微一笑,轻声说了句。

    “你虽然是比蒙,但是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看出其他人的等级。”哈伦说出了自己最先的疑惑。

    “额……”怪蒙愣愣的看着哈伦,以为自己解释完自己的身份后哈伦就能明白了呢。

    原来……智商真的跟血脉没有关系啊。

    “你难得没听说过比蒙金眼吗?”怪蒙疑惑的看着哈伦。

    “比蒙金眼?”哈伦双眉一挑,接着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接着说道:“那是比蒙先祖之时真正的皇族才会拥有的血脉技能,我也是听爷爷说过一次,怎么了?”

    几个人在听到哈伦的话后,完全懵了。一个个瞪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诧异的看着哈伦,好像他说了什么外星球的语言似的。

    “呵呵!”被几个这么看的哈伦,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脸色有些不对劲的看向怪蒙,整个人都僵硬了许多,接着一字一顿,十分机械化的说道:“你……你刚刚用的……不会是……比蒙金……金眼吧。”

    “我靠,你到底是什么品种。”司马弘化整张脸一抽一抽的,满头的会黑线。

    “现在……我也不知道了。”怪蒙满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伙伴,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其实怪蒙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仰头大喊一声:我的老爹啊,你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啊,看看把人家吓得。

    “难得……你是祖宗时期皇族的后辈上古比蒙。比蒙一族真正的皇族,比蒙一族的……王。”哈伦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哈伦,眼中带着隐隐约约的恭敬,那是从血脉中散发而出的恭敬。

    难怪自己刚刚在怪蒙的背上之时心中十分的不安,在看着怪蒙的时候总想要底下头来,甚至双腿都不断地发软。原本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身体虚弱才会这样呢。

    哈伦微微一笑对着怪蒙恭敬的点了点头,再也不抗拒自己心里的那中莫名的恭敬感。

    “我明白了。”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哈伦转过头看向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突然学会听命与别人,甚至下一步脚该放在那里,他都突然学会去询问别人。

    要知道,之前的自己可是连自己的父亲都不会这般听命的。

    冰血看着远处,沉思了一会,接着说道:“我想我们应该先把外面的那十个人给处理掉,然后混个身份进入到比蒙一族的领地才行。”

    “处理掉那十个人?”哈伦顺着冰血的目光看出去,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根本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却依然没有忍住的看过去了。

    今天有点事,所以少点。明天猫猫会继续加油滴,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