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1太单纯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1)太单纯了

    “弘化,你做什么?”劳伦斯看着司马弘化那一副坚定的表情,不管不顾的就要向着冰血走去,连忙出声问道。

    司马弘化转过头看向劳伦斯,表情严肃,坚定的说道:“我也是光系魔法师,我去帮忙。”

    “没用的,你知道在一个人施展魔法的时候,外人是不能介入的。”劳伦斯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司马弘化。

    “那我就把我的灵力渡给老大。”司马弘化毫不迟疑的看着劳伦斯,说出自己的目的。

    “这……”劳伦斯看了看冰血,又转过头看着司马弘化,迟疑的说道:“如果这样,你的灵力耗损的更快,这样一来……你会失去战斗力。”

    “那又如何!”司马弘化微微一笑,看着劳伦斯轻声一句:“不是还有你们吗。”

    劳伦斯放下所有人的迟疑与担忧,笑着看向司马弘化,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兄弟,放心去帮老大吧,你的背后还有我呢。”

    “交给你了。”司马弘化轻笑一声,随即头也不转的走向冰血,脚步没有一丝停顿与迟疑。

    “想好了!”暗夜淡淡的看向司马弘化,他与劳伦斯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虽然明白司马弘化对于他们的心意,但是依然开口问了一句。

    看似很多余,但是暗夜却想再给司马弘化一次机会。

    “这还用说。”司马弘化嘴角上扬,坚定而自信。

    暗夜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向后退了几步,将位置让给了司马弘化。

    司马弘化半蹲在冰血的背后,对着冰血轻声说道:“老大,放轻松。不要抗拒我的灵力,让我帮你。”

    始终紧闭双眼的冰血就在此时睫毛微微闪动了两下。

    随即司马弘化伸出双手,掌心贴在冰血的背后,小心翼翼的驱动体力灵力将自己的灵力过渡给冰血。

    然而在司马弘化的灵力想要进入冰血的体内之时,却遭受到了冰血的抗拒。

    “老大,让我帮你,我们是伙伴,是兄弟,是一家人。”司马弘化瞪着一双眼睛,有些焦急的看着冰血,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老大,拜托。让我帮你,有你在,我有怎么会有事。”

    当司马弘化说完这句话之后,冰血这才放弃抗拒,让司马弘化的灵力顺利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有了司马弘化的帮忙,瞬间减轻了冰血的压力,苍白的脸色也稍稍的缓和了一些。

    只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两个人越发的感觉到了体力不支,灵力也越来越缺乏,耗损的极快。特别是司马弘化,他体内的灵力虽然因为天赋高而比正常人多许多,但是就像劳伦斯说的将灵力直接过渡给另外一个人的话,往往消耗的比施展魔法的那个人还要快速。就好比一个人用细小的管子往外倒水,而另外一个则是直接用杯子倒,自然会更加快速。

    “弘化!”一直观察着两个人状态的暗夜,突然蹲在了司马弘化的身边,冰冷的眼神中闪动着担忧的光芒。

    从这个时候开始,暗夜才算真正的认可了这个突然出现在他们之中的伙伴吧。

    司马弘化缓缓的睁开双眼,虚弱无力的看着暗夜,缓慢的喘息着,微微一笑:“暗夜,我没事,放心!还能再坚持,我在家里可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人物呢。”

    即使司马弘化如此安慰暗夜,但是却没有让暗夜放心,因为他的脸色简直比冰血的还要难看。

    “算……”就在暗夜刚想要让司马弘化算了的时候,一道净白色的光芒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快速落到了她的身边,净白色的光球快速向着四周扩大,知道半人高的时候才缓缓消散露出一只头顶独角的雪白色小马驹。

    “聿!”一声马鸣之后,传来一阵有些慌乱的“得得得得”声,小巧的马蹄有些慌张的踏着地面。

    小飞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满是焦急担忧的看着冰血,就在此时小飞突然微微低下头,将头顶上的那根奶白色独角角尖对着冰血与司马弘化,随即一声马鸣砰然响起:“聿!”

    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猛然间从小飞的独角尖射出瞬间将冰血与司马弘化两个人包围了起来。

    刺眼的光芒让其他人根本无法看清金色光芒里面的情景,只能感受那是一股十分浓郁强大且纯正的光系元素。

    小飞是冰血的契约兽,虽然很少出现,但是劳伦斯他们几个人却都认识,自然不用担心它会伤害到冰血与司马弘化。反倒因为它的出现,让他们放心了许多。

    有了小飞的帮忙,冰血和司马弘化体内的灵力迅速疯涨。

    再次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光芒散去。冰血与司马弘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是却没有之前那般吓人了。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刚刚转过头便看到一道净白色的身影扑了过去,耳边传来一声声娇气气的鸣叫。

    “聿!聿!”

    这一声声带着几分娇气和担忧的声音让冰血的心泛着甜甜的味道。

    “让你担心了,小飞。我没事,谢谢你。”冰血温柔的轻抚着小飞的头,好似在安慰着不安的孩子一般。

    “聿!”

    小飞轻声一叫,让冰血双眉微微一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原来是溟助你出来的。”

    她就说嘛,小飞没有她的召唤怎么可能自由出入,它因为还在幼期,必须待在自己的契约空间内吸收主人才能给予的灵气。魔蓝之戒内灵气虽然充裕,但是对还小的小飞根本是有弊而无利。主人的契约空间对于他来说就好比母亲的怀抱,可以给他最为安全有益的养分。

    但是契约空间却不似魔蓝之戒,不是冰血设定出入限制就可以自由出入的。

    但是紫溟因为与冰血是本命契约,冰血可以给予的权限,他都可以使用。自然可以借用本命契约的联系召唤出小飞来帮忙。

    冰血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好在这次紫溟没有跑出来骂她是笨蛋,相比紫溟也知道冰血这么做是为了伙伴,却不是逞强。

    谢谢你的理解,溟。

    “傻瓜。”一道霸气中充满了宠溺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惹的冰血甜甜一笑。

    “心齐!”

    “老大!”

    “弘化!”

    看到两个人都平安无事,脸色也比之前好了许多,尼克几个人快速来到了冰血和司马弘化的身边,脸上尽是担忧。

    “放心吧,不过是灵力耗损而已,又死不了人。”司马弘化依然是那副痞痞的样子,惹来了几道没好气的白眼。

    “瞎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我们谁都不会死。”怪柔娇嗔的瞪了没有正行的司马弘化,双手搂着冰血的脖子,将头轻柔的埋进了冰血的脖颈中。

    “是是是,柔儿说什么是什么,以后我再也不说了。”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不乐意了,立马示弱的司马弘化,笑眯眯的看着怪柔,眼中带着宠溺。

    “好了,我们没事的。”冰血轻柔的摸了摸怪柔的头发,笑的一脸温柔。

    这时一道闷哼声从下方传来,瞬间吸住了这一群人的目光。

    八双眼睛紧紧的瞪着眼皮微动的哈伦。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救的人,如果还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太对不起他们了。

    “你们……”哈伦有些迷茫的看着围着自己的这群人,眉头微皱,有些无力的感觉。

    “不会给治失忆了吧!”司马弘化嘴角一抽,

    “应该……不会吧!”劳伦斯疑惑的看着哈伦。

    “难不成……傻了!”怪柔双眉一挑。

    哈伦看着司马弘化、劳伦斯、怪柔三个人嘴角一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被他们三个给打断了,无语又无奈的微微一笑。

    “各位!”用上很大的力气,哈伦的声音才发出来,这才止住了三个人毫不靠谱的猜测。

    “我没事了,现在除了还有些无力以外其他都很好。谢谢你们!”刚刚虽然他在被接收治疗,但是外界的一切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特殊司马弘化的加入,更让他吃惊不小。

    他以前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被一个人类救了。

    原来……人类也是分很多种的。起码他遇见的这两个人类就是好的。

    听到哈伦如此正常的讲话,思路也很清晰,冰血几个人这才长舒一口气,放心下来。

    他们还真担心会因为魔法功力太猛,把人给治傻了呢。

    “你没事了就好!”冰血微微一笑,随即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最后将目光定在左后方的方向,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就连表情都变得凝重了许多。

    接着冰血转过头看向其他人,冷声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可能是刚刚的动荡太大了,惊动了什么人。”

    “是!”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即快速站起身默契十足的开始收拾现场,消掉他们刚刚留在这里的所有痕迹。

    “阿蒙,你背着哈伦。尼克、暗夜垫后,劳、弘化、怪柔护!”一连串干净利落的命令下达后,冰血飞身而起,前方开路,向着来人方向旁边的那条路飞驰而去。

    冰血很明显的感受到在另外的一条路上有几名等级颇高的强者与他们擦肩而过,好在其他几个人都有学过自己教给他们的隐匿气息的功法,而哈伦也在几个人的配合下隐匿了他的气息。才没有让那群人发现,在不知底线的前提下,冰血认为还是能避则避。这样才可以很好的在敌人不知不觉中给予最致命的一击。

    几个人速度极快,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便已经远离的刚刚的那片树林。

    找到了个可以隐蔽的山洞后,才稍稍的修了一会。

    在山洞内,几个人只是尽可能的恢复自己的体力,配合着冰血的丹药,快速恢复体力和灵力对于他们来说到不是难事。

    在这期间,他们没有一个人询问中哈伦是否认识那几个人,毕竟这里面可只有哈伦熟悉这里的一切。

    反倒是哈伦是最先开口的那个。

    因为早在刚刚冰血他们就算损耗灵力也要救他这件事,对于哈伦来说影响太大。让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全信任了冰血几个人。

    “其实,那些人是来找我的。”哈伦轻声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对着冰血几个人微微一笑。

    “你认识!”怪柔表情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即温柔的一笑,好似很惊喜的说道:“那我们岂不是错过了他们,他们是来接你回家的比蒙吧。”

    不得不说,这七个人的默契完全已经达到了成精的状态,根本不需要任何交流,哪怕是眼神。都可以让他们快速分配好自己要扮演的较色,将默契二字发挥的淋漓尽致。

    就好比此时,作为温柔姑娘的怪柔来说这句话最为合适,而且要摆出一副“终于遇到你的家人了,既然有人接你,那我们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看看哈伦那一脸无奈与苦涩,外加沉重的表情和信任的目光,也知道他真的相信了怪柔所要表达的一切。

    单纯的哈伦就这样上钩了,走向了一条黑到死的地狱之路。正式加入了地狱一族,成为了恶魔的忠实粉丝。

    哈伦轻轻的摇了摇头,开始诉说起自己的事情。

    “我是比蒙一族现任族长的嫡长子,也是比蒙一族的少族长。刚刚那些人是应该是我的那些亲兄弟的属下。至于是哪个兄弟的属下,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无论是哪个兄弟现在都在想法设法的杀了我。”

    “我父亲在上个月已经去世了,诏书被毁,比蒙一族大乱。无论是我的那些叔父还是我的兄弟姐妹都在想着如何坐上那个位置。而我就成了他们坐上那个位置的最大绊脚石。只因为我是少族长,是距离那个位置最近的人,也是父亲当初唯一承认过的继承人。但是诏书被毁,毫无证据。不过我猜想,就算诏书没有被毁,现在的情况也不会改变,他们为了那个位置都已经疯了。”

    “那么你呢,想要吗?”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哈伦,问的十分认真。

    “不!”哈伦坚定的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我不想,一点都不想要。那个位置不仅仅毁了我的以前,还毁了对我最重要的人。”

    “我母亲就是因为坐在上面的那个人而毁了一生,毁了她所有的青春和爱情,甚至最后连生命都没了。我恨那个位置,更加恨坐在上面的那个人。”

    “外人都道我们比蒙一族和谐安详,团结一族。从未有过什么纷争。但是他们都错了,而且错的离谱。比蒙一族早已变得四分五裂,再也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家族了。我痛恨那里,但是却始终因为母亲的遗愿而无法离开。”

    “虽然我母亲真正爱的不是族长父亲,但是她这个人实在是太善良了。当初她明明爱的是那个人类,但是因为族规而嫁给了父亲。听母亲说,外公是要杀了那个人类的,但是最后父亲却私自放了那个人类。虽然他没有保护好母亲,但是母亲却不恨他,反而对他充满了内疚。所以才会在临死前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顾父亲。”

    “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对于那里再也没有留恋了。”

    怪柔听到这话,顿时双眉一挑,看似天真的看着哈伦,轻声说道:“那就跟我们走吧,离开那个地方。”

    然而哈伦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仇恨的光芒,冷声说道:“不!他们逼死了我的母亲,后又谋杀了我的父亲。我绝对不可以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绝对不行。况且……”这时哈伦转过头看向比蒙一族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留恋:“况且……我弟弟还在那等着我回去,他一个人对付不了那群畜生的。”

    “原来你还有一个弟弟!”冰血静静的看着哈伦,却让人看不出她的心理到底在想什么。

    “恩!”哈伦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他是我堂弟。是父亲唯一亲兄弟留下的儿子,从小便跟着我母亲和我一起生活。”

    听到哈伦的话,怪柔几个人纷纷转过头看向冰血,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命令。

    如果哈伦背后还有留恋的话,那么就算他们帮助他报了仇,哈伦也未必会跟着他们走。但是到这个时候,强制驯化的话,心不在一起,往后阿蒙也会很难办的吧。

    “少主,没关系的。”阿蒙看着冰血微微一笑,这次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同类。也算是见识到了,而且身边有这么多伙伴陪着他,就算死也无憾了。

    冰血看着阿蒙嘴角微微上扬,笑的一脸柔和。

    随即看向哈伦轻声说道:“相识一场,我们帮你报仇。”

    哈伦静静的看着冰血,表情越发的认真,最后开口说道:“你们……想要什么?”

    哈伦可以确信冰血他们不会伤害自己,但是他却可以感受的出来,这几个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更加不会拥有那个名为烂好心的东西。

    所以直接明明白白的问了出来。

    冰血轻笑了一笑,看着哈伦说道:“这个还是等帮你报了仇再说吧。但是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强你所难,一切看你意思。不管你选择了什么,我们都不会伤害你的。帮你报仇……不过是我们随心之意罢了。”

    哈伦纠结的看了一会冰血,随即笑了起来,气息也放松了许多:“我哈伦。普斯再次谢过各位,无论结果如何。哈伦。普斯都将终身感激各位,誓不与各位为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