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0比蒙哈伦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0)比蒙哈伦

    “他醒了!”怪柔低着头指着躺在他们面前的那名男子轻声说道。

    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男子的身上,然而在看到那双金黄色眼眸之时,顿时微微一愣。

    “额……你们……”好像十分难受,紧缩着眉头,迷茫的看着围着自己的这群人,在慢慢清醒之后才想起来戒备。可惜……以他现在的状况只能有心无力了。唯一能表现出戒备的就只剩下那双闪烁着金光的眼眸。

    “你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冰血微微一笑,双眼紧紧的看着男子的双眼,眼中充满了真诚与让人安心的光芒。

    很奇怪,原本还浑身紧绷,满眼戒备的男子在冰血的目光下缓缓的放松了下来。

    旁边的司马弘化、劳伦斯齐齐转过头嘴角猛抽,不忍再看被冰血那副善意外面给蒙骗的单纯家伙。

    善意!天知道那个来至地狱的恶魔到底明不明白善意到底为何物。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下子放松下来的男子突然变得更加虚弱,脸色惨白的靠在树干上,有些迷茫的看着冰血。

    虽然男子的话看起来是在问所有人,但是目光却一直紧盯着冰血,好像只有这个人才能给他安全感一般。

    冰血笑容不变,双眼一片轻柔,看着男子说道:“我们路过此地,不过这里面实在是太大了,加上我们第一次来所以迷路了。没想到却遇到你被变异钻地人面蛙攻击,好在我们没有来晚。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估计是实在不习惯冰血的这个人,司马弘化和劳伦斯直接满脸无语,满头黑线的站起身去旁边戒备去了。

    就连尼克都忍不住的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冰血,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笑意。

    男子听到冰血提起那个让自己噩梦连连的怪物,原本便惨白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一片,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对着冰血有礼的点了点头,满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我想如果没有你们,我将会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吧。”

    冰血看着男子落寞中带着几分痛恨的表情,双眉一挑,却没有开口多问什么。

    然而就是这样,男子更加确定了冰血这几个人绝对不会伤害自己,更加放心的说道:“在下哈伦。普斯,再次感谢各位的救命之恩。”

    “在下墨心齐,我身边的这块寒冰是暗夜,另外一个冰块是尼克。”

    “小女怪柔。”怪柔温柔的一笑,这个时候她绝对是人如其名。

    “怪蒙。”怪蒙表情有些僵硬的看着哈伦,轻轻的点了点头。

    “司马弘化。”

    “劳伦斯。”

    站在不远处的司马弘化与劳伦斯先后转过头看了一眼哈伦,友善的一笑。

    紧接着司马弘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猛然间转过头看向哈伦有些惊讶的说道:“哈伦。普斯。”接着十分肯定的说道:“你是比蒙一族的。”

    “没错,在下正是比蒙一族的兽。”哈伦可以将兽字咬的很重,有些试探性的看着冰血几个人,却发现他们的表情出现司马弘化之前有些惊讶以外,其他人都十分的淡然,好像自己的种族对于他们来说一点都不好奇与惊讶。

    “你们……不惊讶吗?”这下反倒是哈伦有些不适应了。

    毕竟人类虽然都知道比蒙一族的存在,但是却鲜少有人会见到真正的比蒙。顶多就是一些千年前流传出现的一些拥有比蒙一族血脉的旁系罢了,那样的兽根本连比蒙的一丝一毫都算不上。

    所以比蒙一族顺然存在,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依然是神秘的。

    所以眼前的这几个人的反应,真的是出乎了哈伦的意料。

    冰血神情淡然如初,微微一笑:“呵呵!我们为什么惊讶,是惊讶你不是人类吗,这有什么的。”

    哈伦微微一笑,有些无奈的说道:“人类通常都十分瞧不起魔兽,明明实力很低却依然狂妄的想要站在魔兽的头顶,一直觉得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特别是永远人类血脉的比蒙,在人类眼里就是人类的旁系罢了,总是想着如何奴役魔兽。又怎么会真正的瞧得起呢。”

    冰血好笑的看着哈伦,随即很自然的转过头看向这里面唯二的纯种人类司马弘化和劳伦斯,戏谑的问道:“喂,人类!是这样吗。”

    司马弘化顿时警钟大响,一把拉过跟二愣子似的劳伦斯,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就差扑过去抱大腿了。

    “怎么可能,老大。我们两个可是无辜的啊,这血脉的东西,就算是我们两个不想要,那也是没有办法和选择的啊。要不……你去找我家老头子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把我学换了,注入点别的品种的。当然了……最好是能注入一些老大你那个品种的血,我肯定双手双脚赞成。”

    司马弘化说完,还不等冰血有反应,连忙转过头拽着劳伦斯的手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个就知道打架的二愣子,你倒是表示一下啊。”

    “啊!哦……好!”满脸迷茫完全没有听懂的劳伦斯连忙点头,符合着司马弘化。

    然而此时场上还有一个比劳伦斯还迷茫呆愣的人,那就是……哈伦。

    哈伦瞪着一双满是震惊疑惑的金色眼睛,一会看看冰血,一会看看耍宝的司马弘化。

    他可以确定司马弘化和劳伦斯确实是人类,虽然自己身受重伤,但是鼻子还是很好用的。

    但是另外的着五个人,却无法确定他们到底是什么。

    只因为他们五个人根本连气息都没有,血脉的味道通常都是随着气息飘散出来的,这几个人就好似旁边的植物一般,如果不是此时他们在自己的眼前是货真价实的活生生人物。估计哈伦都会直接忽略了这五个人。

    “你们……”哈伦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问了,难不成直接说你们不是人。这对于他的修养来说实在是太过失礼的问话了。

    “很奇怪吗!”冰血好笑的看着哈伦,也不再卖关子,轻声说道:“你放心吧。除了那两只以为,我们五个可都不是什么正宗的人类,自然不会有那些人类的思想。至于那两只……”冰血抬起手指了指满脸狗腿的司马弘化和满脸迷茫的劳伦斯说道:“他们两个是我们的伙伴,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狗屁的种族歧视。”

    “狗屁的……种族歧视。”哈伦惊讶的看着冰血,这样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虽然他的素养让他平时很注重自己的话语,从来没有说过这样……额……特别的话。以前他对于自己和属下也都是这样要求的,但是这一次……他却发现……他很喜欢这样交谈的放松,很轻松自在。

    他好像……开始喜欢这样一群很真的人。

    哈伦转过头看着不远处那两个人类,即使被自己的伙伴调侃,依然开心幸福的笑着。

    这样的感情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还真是……羡慕呢。

    “你们的感情真好!”哈伦看着冰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

    冰血没有任何谦虚的意思,大方自然的点了点头,眼中的笑容更加的真切了:“那当然,我们可是一体呢。”

    “老大,可以麻烦你把他的毒解了吗!”自始至终没有开过口的怪蒙突然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恳求,低沉厚重的声音让哈伦微微一愣,这次认真的看向他们当中最为高大的这个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冰血看着怪蒙,戏谑的笑道:“呦,我们家阿蒙难得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呢,本少又怎么会拒绝呢。”

    “你……”哈伦快速转过头看向冰血,惊讶的说道。

    他觉得……就这段的时间内,他惊讶的次数都比过去那一百多年里还要多了。

    “放心吧,本少的双手可绝对是药到病除的。”冰血举起双手,在哈伦的面前晃动了几下,眼中满是自信与狂傲。

    哈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别人不清楚着变态峰内的变异魔兽,他可是十分清楚的。

    怎么可能有人……

    抬起头迟疑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多谢阁下,只是这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毒素已经跟着那怪物的变异而发生了变化,没有圣巫师的等级,是很难救治的。”

    “巫师?”冰血嘴角一抽,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职业。

    “老大,巫师是比蒙一族对于炼丹师的称呼。别跟个土包子似的,好不好,你这样会让我们很不好意思的。”丝毫不落于人后的司马弘化再次找虐的转过头,接起了冰血的话。

    “滚蛋,小心本少拿你试药。给老子守好那个方向,不然等下就你一个人去。”冰血狠狠的转过头,看着一脸戏谑的司马弘化忍不住丢了个白眼过去。

    “别介啊,老大!小的什么都没说,您继续,您继续。”司马弘化里面狗腿的看着冰血。

    “贱骨头!”劳伦斯满脸鄙视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无语的摇了摇头头,他真不想承认他认识这货。

    冰血看着那两个又开始斗嘴的哥俩好,随即转过头看向尼克、暗夜、怪柔,脸上出现了几分认真的严肃:“你们三个去守着另外的三个方向。”

    “是!”

    尼克、暗夜、怪柔三个人异口同声,站起身向着其他三个方向走了两米,最后戒备的守护在原地。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着怪蒙说道:“怪蒙,你让他平躺在地上。”

    “好的,老大。”

    “放轻松,别担心。”清脆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让哈伦完全放松下来,将自己放心的教给了这个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

    如果是他以前的他,有人告诉他,他会对一个堪称陌生人的人如此放心,毫无防备的话。那么下一秒,他绝对会让那个人下地狱。生活在那样一个家族中的他,出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如何打败自己的亲兄弟姐妹,其中这里最为重要的一个知识点便是除自己,谁都不可信。

    从小到大他接受的都是这样的教育,冷血无心,利益要从自己出发,不得放松哪怕一分一秒。因为一旦他放松下来,那些每天都向着要杀了自己取而代之,恨不得在自己的床底下种满刀子的亲生兄弟姐妹们就会立马找到缝隙杀了自己。

    就像这次一样,不过是因为自己出现了一丝家族不需要的感情,他们便快速将这一丝一点利用到了极致,让自己险些丧命于此。

    但是现在,他真的累了,那样的生活他也过够了。他相信自己根本不是他们想要塑造起来的那个比蒙少族长。

    那个位置……他从来就不想要。

    他只想活的更像自己一些。

    突然的放松让哈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就连空气都变得十分的香甜。

    缓缓的闭上眼睛,嘴角自热而然的微微向上扬起,多久没有笑的如此自然了。

    好像……从懂事以来,他就从来没有这样笑过,这样轻松过吧。

    哈伦的表情冰血从头看到尾,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蔚蓝的天空,明明是那样的蓝,那样的干净。可是为何这片天空下的世界是如此的肮脏呢。

    双手俯在哈伦的胸口上方,口中轻声吟唱,清脆而优美:“神奇慈爱的光元素之神,请降下生命的甘露吧!须知拯救彷徨无助的生命,乃是您慷慨的慈悲,请驱散死亡的阴影,带走绝望的死神,是您唯一的职责,就让让一度已经丧失活力的躯体,再度充盈生命的奇迹!现在!就请您展现神力吧!净化之光!”

    一道金色光芒从冰血的手中迸发而出绘出一轮金色九芒星,巴掌大小的九芒星四周漂浮着一圈复杂的古文字,金色古文字一圈一圈的环绕在九芒星的走位。

    原本微微眯起眼的冰血猛地张开双眼,双手向着哈伦用力一送,大喝一声:“展!”

    突然一团金色光芒瞬间从那九芒星内迸发而出,快速将哈伦包裹在内,金色光芒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温和而祥和。

    十分钟过后,冰血头不转的对着怪蒙说道:“阿蒙,将丹药喂给哈伦。”

    “是,老大!”怪蒙快速拿出冰血刚刚交给他的那颗丹药,小心翼翼的喂入哈伦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感情划入哈伦的心间,刚刚还疼痛难忍的伤口此时竟然慢慢的开始麻木了起来,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些伤害在奇异的快速愈合。

    而体内那股灼烧感也在慢慢的消息,哈伦在之前便内视过一次,自己体内的器官已经被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毒素给腐蚀的一片狼藉,如果不是他的血脉特殊,估计根本无法与冰血他们平静的交谈那么久。

    然而这个时候,他虽然无法内视,但是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那些被毒液腐蚀的伤在不断地生长愈合。

    然而这些他其实都不在意,生与死对于他来说早已不重要,只是他还没有报仇,所以才会不甘心。

    但是最让他惊讶的,还是那股包围着自己的微暖。好像让他又回到了小时候,在母亲的怀抱里的时候,一样的温柔和安心。

    “老大!”怪蒙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

    他知道,冰血救哈伦根本不是什么的狗屁善意,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冰血最先知道哈伦是比蒙,而且是一只天赋极好的比蒙,就已经打定主意让自己契约了哈伦。

    而且怪蒙相信,如果哈伦不同意,或者在看到他们最初之时便产生强烈的反抗的话,冰血一定会用尽手段让哈伦成为自己的契约兽,哪怕是强制驯化,冰血也会二话不说就动手的。

    而现在,冰血是看到有希望可以让哈伦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契约兽,所以更是不惜用上古治疗魔法去为哈伦解毒疗伤。

    怪蒙看着冰血越发惨白的脸,额头布满的汗水,更是心疼不已。他真的很想就这么喊停。他不要血脉传承了,现在的他也可以守护老大的,就算用他这个身体也没问题。

    不要再为了他们做什么多了,真的不要了,够了。

    “老……”怪蒙刚想抬起手去阻止冰血在继续输入灵力到法阵内。

    然而就在此时,一条黑色右臂突然把住了怪蒙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动作。

    “夜老大!”怪蒙惊讶的看着暗夜。对于暗夜他也是很了解的,毕竟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了。

    暗夜的心里从来都只是有他们家老大一个人,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走进他的心里。即使是他们,也只是因为老大的缘故罢了。也只有老大一个人,才能让这块永久不化的千年寒冰融化成水。

    所以……一旦冰血受到损伤,无论是为了谁,暗夜都不会允许。就算是尼克阻止自己,怪蒙都不会太惊讶。

    但是现在确实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人来阻止自己,难得他没有看到那个上古魔法对于老大的伤害吗。

    暗夜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冰冷的眼神闪过一抹心疼,但是却没有放开怪蒙的手,冰冷的声音少了在对外人时的刺骨寒意:“让少主继续吧。你需要这个人,少主不会有事的。”

    “我在书上见过老大使用的这个魔法,这个上古魔法不是普通的上古治疗魔法,耗费的灵力与精神力是其他上古治疗魔法的五倍。这样老大会承受不住的。”怪蒙眼中充满了认真,他是真的想要去阻止冰血,即使因为魔法阻断而伤了哈伦,哪怕是哈伦因为这件事死了。他也绝对不会让冰血在这样伤害自己了。

    暗夜转过头,满脸严肃的看着怪蒙,就这一个眼神顿时让怪蒙放下了想要去阻止冰血的手。

    要知道,紫级班的人可不是无缘无故唤暗夜为夜老大的。

    “你需要这个比蒙。如果你不接受传承的话,你的人类肉身会承受不住比蒙强大的血脉冲击的。你现在连变身都无法做到,会很危险的。”

    “可是……”怪蒙咬牙看着暗夜,可想而知他的心里是如何的挣扎。但是紫级的班规其中一条便是不许反抗老大的决定,要永远的绝对信任。

    这些班规早已融入骨血,是无法反抗和改变的。

    “阿蒙,紫级班上下,永远都不会少一个。哪怕是此时在不在家的小心姐,总有一天也会被我们接回家的。所以……你更加不能放弃。”

    暗夜难得一连串说出来这么多话,不过此时没有人再去惊讶这一点了。

    怪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眼睛,对着暗夜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夜老大。”

    暗夜缓缓的放下怪蒙的手,转过头看向冰血,接着说道:“你去戒备,这边我来。”

    这个时候暗夜只能把怪蒙支走,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冰血。她可是为了伙伴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既然是她要做的,那么自己绝对会帮着她做到底。

    “是,夜老大。”即使想要守护在冰血的身边,但是怪蒙依然不会反抗暗夜的话,最后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冰血后,随即走向暗夜刚刚所在的位置。

    即使老大此时在为了他如此努力,那么老大的身后就交给他来守护吧。

    好在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冰血体内的封印再次解开,不仅仅可以使用其中一个灵海内一半的灵力,这些灵力还是经过了高度浓缩再浓缩后的。所以冰血才会放心的使用这个光系魔法。

    那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毒素实在是太厉害了。如果不是他们在战斗的时候偷袭成功,想必一定会是一场恶战。

    而且哈伦因为中毒太深,所以冰血实在不敢保证其他的治疗魔法会好用。

    再说……时间不等人啊。

    整整经过了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里,冰血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不断地输送灵力到九芒星内,驱动着强大的魔法为哈伦驱毒。

    每个人都很担心的冰血的身体状况,但是却无能为力。特别是司马弘化,他也是光系魔法师,但是却只能干看着冰血越来越白的脸色。

    这个时候他多想……多想更加强大一些啊。

    这个魔法,用度过量,可是会死人的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