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9狂吐的节奏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9)狂吐的节奏

    冰血几个人与百里均一行人分开以后便想着比蒙一族的领域而去,然而在这期间他们必须经过变态峰的内中围。

    就在冰血几个人走在一片茂密的树林当中之时,走在最前方的冰血猛然间抬起手,单手握拳。下一秒,所有人瞬间停下自己的脚步,表情凝重谨慎,迅速做出最为有效的防备之态。

    随即冰血向着旁边的一颗足足有五人环抱的大树指了指,紧接着七个人飞身而起,安稳的落在了大树之上的树干上。

    “老大,左前方三百米处有一只很强大的魔兽。”怪蒙说完这句话后,双眸闪过一抹金色光芒,双眼微微眯起,接着说道:“水、土双系,变异钻地人面蛙,等级三星神王兽”

    “我靠,这里还够变态的,土系钻地人面蛙竟然变异成了水系,而且还保留原有土系属性,等级也超过了往日见到的魔兽等级。”司马弘化嘴角一抽,满脸的无语。

    “很奇怪,这个地方的魔兽如此强。又不像是乱兽谷那样连进都不知道怎么进去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兽领来收服。”劳伦斯纠结的挑动双眉,双眼放光的看着前方,眼中充满了战意的兴奋。

    “整个大陆内放养式的魔兽多了去了,你看看哪个兽领取收服了,顶多收服一些边边角角实力零散的魔兽罢了。每个险境内都会有几个领域兽王镇压,他们不同于兽领的兽王那样做一个与人类比高低的家族之王。再加上险地内的地形和魔兽的数量,又有几个兽领的兽王赶来这里收服魔兽。”司马弘化一边解释一边满脸鄙视的看着劳伦斯,活活像是看着村姑进城的富家女。

    劳伦斯狠狠瞪了一眼司马弘化,咬牙切齿的说道:“用你说,我会不知道吗,随便说说不行啊。”

    冰血无奈的看着斗嘴的两个人,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两个人上一秒可能还一副哥俩好的连体婴孩状态,下一秒就会成为斗个不停的冤家。

    然而就在冰血要开口将会之时,一道细微的味道传入鼻尖,让她的表情瞬间冰冷了下来,声音狠戾阴冷:“有血腥味。”

    一瞬间,刚刚表情还有些轻松的几个人瞬间冷了下来,凝重而严肃的看着前方,双眸闪动着冰冷。

    “这里距离比蒙一族不过千里。”暗夜冰冷的声音在原本就有些下降的温度更加的冰冷的一些。

    然而暗夜的话却打消了冰血刚刚不想去理会那边事情况的决定。

    当下,冰血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轻轻点了点头,单手对着前方挥了挥手,随即七个人纵身一跃快速向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而去。

    “呱~呱~呱!”厚重沉闷的蛙鸣声十分的难听,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它的喉咙一样。

    附近的树木已经被不知道是什么的腐蚀毒素给弄得狼狈不堪,好在四周树木都十分的粗壮,不然估计此时已经倒下一片了。

    不仅仅是树木,就连四周的花草都没有幸免于难,而是更加的凄惨,原本鲜艳的花草此时上面沾着一股黑黄色浓稠物,而这种黑黄色粘稠物正在不断地俯视着那些花草和地面,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然而最恶心的还不是这些被殃及池鱼的植物,而是站在一片空地之上的巨型变异钻地人面蛙。

    据说这种魔兽长着一张与人类十分相近的面容。虽然不算好看,但是也不会让人看了十分难受。

    但是这只变异钻地人面蛙却长着一张十分扭曲狰狞的人脸。一双眼睛大小不一,鼻子扁平而且十分粗大,血盆大口如同染了墨一般,散发着一股让人恶心的刺鼻气息,一滴滴黑色腐蚀液不断地从口中流出,只要这些黑色腐蚀液体滴落在地面上,便会出现一个小坑,坑内不断地飘散出黑色气体。

    这样的一张人脸却长在一只体型足足有五米高,庞大肥硕似一座小山般,浑身布满黑黄色条纹,周身沾满黄色粘液,像是刚从一个注满粘液的池子里爬出来的一样。

    圆圆鼓鼓的蛙下巴,忽大忽小,露出一条条黑青色青筋。

    这样的景象,相信谁看到都会忍不住的大吐特吐一番,必定会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这样的话……战斗力绝对会受到影响。

    想必……这就是这只恶心的魔兽最大的优势吧。

    无与伦比的丑陋恶心外表。

    “这东西……还真恶心。”司马弘化满脸嫌弃的瞪着下面的那只堪称怪物的变异钻地人面蛙,脸色有些发白。

    “钻地人面蛙我也见过不少,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钻地人面蛙,还从来没有见过变异的变得这么恶心的。”劳伦斯大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刚刚还有的战意已经完全消失了,他真的连靠近都不想靠近,别说去跟那恶心的怪物战斗了,这要是碰到一点,洗十遍澡都洗不掉那股恶心感。

    “基因变异后的结果本就是无可预料的,如果说这变态峰内变异魔兽居多的话,那么这变态峰内必定有着某个可以让他们基金发生巨大变异的磁场。”冰血冷静的解释着她所猜测出的一切。

    “基因?”劳伦斯与司马弘化对视一眼,满脸疑惑的看向冰血。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才发现,七个人当中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对于下面的那个东西有反应。

    他们两个在这边胃里一阵翻滚,脸色发白,就差双腿打颤了。可是再看看另外几个人,一个个面色自然,表情淡定如初,就好似下面的那个东西在他们眼里如何一般花草似的,没有一点的特别。

    要说是冰血,他们两个人可以理解。毕竟她可是变态中的变态,妖孽中的妖孽,怪兽当中的怪兽,人类当中的魔兽。

    而暗夜本身就是块千年寒冰,指望他对什么东西有反应,还不如指望冰血会善待敌人来的容易。

    至于尼克,他本身就是上古魔兽,体内有着千古传承,什么东西的外形脑子里没有。况且对方也是魔兽,魔兽与魔兽之间是没有美丑观念的。

    再说怪蒙,他们两个基本也不抱什么希望。他只是外表憨厚罢了,其实比谁都血腥残忍。

    但是最让劳伦斯与司马弘化想不通的是。你一个姑娘家,是怎么做到看着那个浑身跟流脓一样的怪物还能面色不变,气息平稳的。估计此时让怪柔在他们面前吃点什么东西,她都绝对没有问题。

    姐……你是姑娘……姑娘啊。

    正常来说,看见那东西不是应该尖叫晕倒的吗。就算在强大点,也应该脸色发青,吐的天昏地暗才是正常的吧。

    “看着我做什么?”

    怪柔奇怪的看着司马弘化与劳伦斯两个人,看的两个人嘴角直抽。

    顿时两个人欲哭无泪,他们两个铁铮铮的男子汉竟然被一个小女子给鄙视了,而且还鄙视的如此赤果果。

    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柔儿,你不觉得……恶心吗?”劳伦斯指着下面那只恶心巴拉的变异钻地人面蛙,手指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怪柔十分自然的转过头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那只让着两个男人满脸发白的变异钻地人面蛙,面色如常,淡然如初。

    “还好吧,没什么感觉。”

    “没……没感觉……”劳伦斯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怪柔的眼神好像是看比下面的那个怪物还怪物的怪物。

    这时司马弘化和劳伦斯都没有注意到,站在怪柔身边的怪蒙,眼角轻轻的扫了一眼他们两个人,憨厚的脸上闪过一抹狡诈,随即瞬间消失不见。

    紧接着怪蒙便十分认真的看向怪柔,小声说道:“估计打完就差不多是晚餐的时间了,不如今晚就吃干煸蛙吧。”

    “好啊,没意见。”怪柔十分配合的转过头,对着怪蒙轻轻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两个人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干呕声。

    “呕!”

    “呕!”

    司马弘化、劳伦斯两个人互相打着彼此的肩膀,站在树干上一阵干呕,脸色更加的惨白。

    这时尼克指着变异钻地人面蛙的前方不远处的一处还算是完好的草丛内冷声说道:“那边好像是个人!”

    几个人顺着尼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草丛边上露出了两条人类的腿,腿上只穿了一件用兽皮做的短裤。而上半身则被半米多高的青草给遮住了,让冰血他们无法看清那人的长相。

    不过,看那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估计不是死了,就是昏迷了。

    “那人死了吗?”司马弘化十分自然的转过头看向冰血。也不管冰血知不知道。反正在他的认知了,只要自己问的,那么自己老大就绝对知道。

    这种盲目的信任与崇拜,有的时候还真挺让人无语的。

    但是冰血还真的没有让司马弘化失望,挑眉看了看那个人所在的位置,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动,好像在闻着什么味道一般,随即冷声说道:“没有,还有生气。”

    司马弘化一脸惊讶外加崇拜的看着冰血:“我靠,老大。这你都能闻到。你到底是什么品种!”

    冰血满脸无语的白了一眼司马弘化,明明是你问我的。

    就在此时,怪蒙突然一脸凝重的拉了拉冰血的衣袖,双眼一直盯着草丛中的那个人说道:“老大,那个人好像是……”

    话没说完,冰血瞬间明白了怪蒙的意思。

    “快看,那变异钻地人面蛙向着那个人过去了。”怪柔一声惊呼传入其他几个人的脑海中。

    冰血一声令下:“救人。”

    “是!”令行禁止,所有人同时有了动作。

    不需要事先安排,也不需要事先拟定作战计划,几个人的默契早已融入骨髓,只要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小小的动作、手势,便可以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冰血暗夜直接从他们刚刚所在的那颗大树上纵身而下,迎面对敌。

    而劳伦斯、司马弘化两个人则是先一步快速跃到左边突袭。

    怪柔、怪蒙选择右边突袭。尼克则是悄无声息的去救人。

    七个人仿若天兵一般,凭空出现在了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面前,阻止了它继续伤害草丛中的人。

    “呱~呱!”

    变异钻地人面蛙看着突然将自己包围起来的六个人,微微一愣。随即那双浑浊的黄褐色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野兽原始的残暴光芒。

    “不会说好?”听到变异钻地人面蛙的蛙鸣声,冰血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三星神王兽竟然不会说话!”距离冰血最近的暗夜同样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大家伙,不过即使如此那声音依然刺骨冰寒。

    “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人话!”冰血最近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狡诈邪恶的笑容,双眼满是阴冷的看着那只越发狂躁的变异钻地人面蛙。

    “呱……”一声难看的嘶鸣突然窜起,变异钻地人面蛙腮子鼓起的频率越来越快,而且在鼓起来的时候也越来越大,随着变异钻地人面蛙的变化,四周的空气中的水元素与土元素也越发的暴乱,沙尘忽起,空气中越发的潮湿。

    突然十几到黑色腐蚀毒液从变异钻地人面蛙的口中喷洒而出,直射冰血与暗夜而来。

    “护!”冰血一声高喝,与此同时她与暗夜两个人的身前瞬间升起一层透明防护罩。

    “吱吱!”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腐蚀声响起,随即两个人的面前冒出一阵浓烟滚滚的黑烟,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在黑烟中飞身而起,清脆的声音带着绝对的狠戾:“天雷!爆落!”

    紧接着在这晴天万里的天空中闪出数十道碗大的暴雷,带着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咔嚓”一声击在了变异钻地人面蛙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然而这还没完,紧接着四道不同的声音从左右两边传来。

    “玄冰咒,降!”

    “奔雷弹,去!”

    “极光,出现吧!”

    “风界缚锁,上!”

    怪柔、怪蒙、司马弘化、劳伦斯四个人分别在左右两侧释放出神界高级魔法技能,同时攻击在了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身上。

    “蛙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冲天而起,回荡在这片树林的上空,一股股好似烧焦的腥臭味随即而来。

    冰血五个人所释放的魔法看是没有章法,却有着相辅相成的功效。而且其中四个人还属于偷袭的状态,加上变异钻地人面蛙本就是十分笨拙的魔兽,而它的变异让他更加的巨毒却变得更为笨拙。两边有人完全没有察觉,紧紧只是看到了眼前的冰血与暗夜而已。导致两边失了防范。

    劳伦斯的风系束缚魔法是无形的根本不惧怕他的腐蚀毒液,要知道什么样的腐蚀毒液都无法腐蚀掉无形之风,这样一来冰血和怪蒙的雷系魔法,怪柔的冰系魔法,司马弘化的光系魔法都一点没有落下的击在了倒霉的变异钻地人面蛙的身上了。

    秒杀……瞬息而出。

    不过最后的代价却是他们几个人的神界高级魔法将这片林子彻底毁了个干干净净。

    景象平息,冰血环顾四周,嘴角一阵猛抽。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几个人的合击竟然如此的厉害,好在尼克早已将那个受伤的人带走,不然……那人没有被变异钻地人面蛙给杀了,结果却被他们几个过路的给秒了,那就真的是人品负数到极点了。

    “天啊,好在这是无主树林,不然……还不让我们赔钱啊。”看着四周一片荒凉的景色,司马弘化抽搐着嘴角,满头黑线。

    怪蒙无语的摇了摇头头,汗哒哒的说道:“我们好像打从来了这东大陆毁了不少地方了。”

    “老大,你以前说的恐怖分子是不是就我们这样的。”怪柔好笑的看着四周,嘴角跟着抽了抽。

    冰血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微微低下头十分无耻的说道:“反正我不是故意的。”

    “少主,这家伙怎么办?”暗夜指着那只已经被开膛破肚,黄褐色的脓水夹杂着黑色血液流了一地的变异钻地人面蛙的尸体说道。

    冰血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只已经不成形的东西,嘴角微微一抽。

    这景象真的挺难看的!

    却没有人发现,冰血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狡诈,随即十分自然随意的说道:“自然是按之前的想法,给我们做晚餐喽。”

    “是,少主!”暗夜轻轻的点了点头,一点没觉得自家宝贝少主的话有什么不对,单手一挥,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随即便要抬脚向着变异钻地人面蛙走去。

    就在此时……

    “呕!”

    “呕!”

    本就脸色十分难看的劳伦斯与司马弘化再也忍不住包头狂吐了起来,那样子好像恨不得将前年吃的饭菜都吐出来一样。

    “老大……饶……饶命!”

    “老大……”

    两个人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可怜兮兮、满含委屈的样子好似被逼良为娼的大姑娘是的。

    “噗!哈哈哈!”一阵喷口水的声音传来,随即是一连串娇笑的声音,让司马弘化和劳伦斯表情一僵。

    “老大……不带这么玩的,会死人的。”劳伦斯欲哭无泪的看着冰血。

    “柔儿,不要笑了。”司马弘化满脸僵硬,内流满面。

    冰血双手一摊,无辜的看着两个人,无耻的说道:“开个玩笑嘛!”

    “一点都不好笑。”

    司马弘化、劳伦斯异口同声、咬牙切齿、面色僵硬。

    “老大,下次就算开玩笑也麻烦找个其他人当托,好不好!”司马弘化悲愤的看着冰血,随即单手指着一脸认真样的暗夜说道:“暗夜兄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吧。你让他去做事,他可是真的会把那恶心的东西给宰了,然后塞到我们嘴里的。”

    司马弘化刚刚说完最后一个字,只听“呕!”

    又一轮的狂吐大赛开始了,而选手就只有两个人。

    “你个白痴,别提那个事。”劳伦斯双腿发软,恶狠狠地看着司马弘化。

    司马弘化难得没有反驳劳伦斯的话,憋着嘴坐在地上,额头布满冷汗。

    冰血先是放出阿花将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毒素都吃干净之后,便唤出紫火将尸体烧的干干净净。

    当然,这期间四周一直都伴随着狂呕的声音。

    几个人快速与远处的尼克汇合之后,这才看清楚了那个被他们救了的人。

    此时长得十分高大,但是却不显得笨拙,反而有些清秀的感觉。两米三左右的身高,魁梧却不显得突出,一张清秀中透着几分威严清冷的感觉,算是一名标准的俊俏男子。

    只是他的身上穿的并不是正常人类的服装,而是用纯兽皮裁制的衣裤,麦色肌肤显得他十分的健康而阳光。

    如果一个有些矛盾外表,装作怪异的男子又怎么会孤身一人在这么深的森林内游荡,最后还倒霉的碰到了那个怪物。

    “这人的气息很奇怪!”尼克蹲在那名男子的身边,微微嗅了一下男子身体内散发出来的气息,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恩,他不是人类。”怪柔也跟着嗅了嗅,最后肯定的说道。

    司马弘化十分好奇外加羡慕的看着尼克与怪柔,随即也蹲在那里跟着拼命的嗅着,可惜他闻到的出了血腥味便再也没有其他了。

    “我靠,你们都是什么品种,鼻子怎么好使。”

    怪柔转过头白了一眼司马弘化,没好气的说道:“反正不是人类,怕的话就滚远点。”

    “嘿嘿!”司马弘化一脸贱笑的拉着怪柔的衣袖,十分不要脸的说道:“不是人类我也喜欢,我不滚,打死都不滚,何况是打不死呢。”

    “真够不要脸的。”劳伦斯十分鄙视没骨气的司马弘化。

    没想到,司马弘化转过头竟然同样满脸鄙视的看着劳伦斯,毒舌的说道:“活该你一辈子单身。”

    “滚!”劳伦斯低声怒喝,等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就在此时,一道闷哼声从几个人的面前传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额……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