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7在一起就好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7)在一起就好

    紫溟先将冰血扶好,靠坐在软垫上,随即头都不转的无声说道:“暗夜,别躲在门口了,进来吧。”

    毫不迟疑,紫溟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黑色深渊便快速从帐篷外飞身二进,那厚重的门帘好似从来都没有动过一般,可见其速度有多块呢。

    “少主!”

    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一秒冰血便进入到了一个既温暖又熟悉得怀抱。

    那道轻柔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抖,没有一丝的冰冷,有的只是满满的心疼和眷恋。

    这样没有一丝冰冷的语气,让冰血险些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知道这是暗夜,是她的暗夜,是她最为心疼的人。

    可是……以前的暗夜即使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丝冰冷。并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心还没有达到最顶端,而是他本身便是如此,那份刺骨的冰寒早已融入到了他的骨血中,是完全分不开的。

    但是此时……暗夜竟然能发出如此没有一丝冰冷的话,足以证明自己这次做的事情真的吓到了他了。

    他真的怕了……怕到连他早已融入骨血的东西都完全忘记了。

    冰血抬起双臂揽过暗夜的脖子,嘴角微微勾起,划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轻声说道:“对不起,夜!让你担心了。”

    暗夜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紧紧的搂着冰血,却又担心自己用力过猛而伤了此时异常虚弱的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力气,加上此时的情绪是他有生以来最为激动的一次,导致他根本无法克制住自己的身体。

    哽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突然一丝清凉的感觉划入脖颈,让冰血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少主,求求你。暗夜求求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就算……就算面对死亡,就算真的会立刻这个世界。那么请带着暗夜一起去。无论去什么地方,都带着暗夜一起,好不好。”

    “虽然我知道,就算你不带着暗夜,暗夜也会在知道后的下一秒跟着您一起去。但是我怕……我怕因为去的太晚,你走的太快。我会找不到你,所以……任何地方都好,请少主一定要带着暗夜一起走。”

    “好好好……好!”无数个好在冰血的心中想起,不断地点着头,紧紧的搂着暗夜的脖子,原本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说,但是此时冰血竟然发现,什么话在现在这种情况来说都是多余的,他们之间早已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之间早已将对方融入了骨血,镶进了灵魂中。是永远都不可分割的一体,死亡在他们面前是那么的渺小。

    冰血轻柔的推出暗夜的怀抱,看着那张绝美非凡的脸上的那两行清泪,冰血的心中一阵剧痛。

    她……竟然让这个男子流泪了。

    还……真是该死呢。

    “血,记住。无论是我,还是暗夜、玄、怪妖。他们都是一体的,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哪怕是死亡都不可以。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们的烟灰也是会融入到一起的。我们都知道,你想要保护我们。但是你要知道,我们与你的想法一直都是一样的。我们没有谁可以独自活在没有对方的世界里。”

    “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我们都必须在一起。哪怕不敌,也要在一起。这次……才是真正的守护。守护着我们共同拥有的那颗心。”

    紫溟看着冰血,那双深紫色的眼眸中充满了认真,双眼紧紧的盯着冰血的眼睛,一字一顿,好似在咬着每一个字,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说出的这句话。

    每一个字都如同一个铁球一般,重重的落在了冰血的心里。让她的心很痛,但是却依然享受着这份充满了甜蜜幸福的痛意。

    冰血轻轻的握住紫溟与暗夜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不仅仅是在告诉紫溟和暗夜,更是在做出最为真挚的承诺。

    这时帐篷外传来了一阵快速的奔跑声,与此同时传来一阵阵焦急中带着几分沙哑的呼唤。

    “老大……老大!”

    声音落下,帐篷的门帘猛地掀开,从外面快速冲进来了娇弱身影刚刚来到冰血的身边,便快速扑了过去。看似莽撞的动作但是冰血却没有感受到了一丝的冲击力,而是轻柔的怀抱。可见怪柔就是在如此焦急的情况下,依然注意着不伤到冰血一丝一毫。速度如此之快还能做到这一点,这绝对是本能的一种表现。

    “老大,你吓死我了。”低低抽泣的声音让冰血都有些怀疑自己怀里的人其实是可爱娇气的怪羽,而不是恬静淡雅,优雅端庄的怪柔。

    “抱歉,让你担心了。”冰血抱歉的话再次从口中说出,却觉得一点都不够。

    然而怪柔在听到这句话后,竟然一反常态变得十分任性了起来,身体猛地坐直起来,拉着冰血的手,拼命的摇着头:“我不要,我不要老大为这个道歉,我不要!”

    一双通红的眼睛,不知道哭了多久,此时就好似被打开的水龙头一般,不断地留着泪水。

    哽咽的声音不断地响起:“老大,我们不要道歉。只要你……不要丢弃我们。我们可以不找父亲母亲了,我们可以不要任何东西了,我们只要可以跟着你,只要你永不丢弃我们。这些就够了,真的够得。那个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父亲母亲,根本不知道是否还要我们的父亲母亲已经不重要了。是你……在我们最冰冷的时候给了我们温柔,是你在我们堕落地狱最深渊的时候将我们拉了上来。我们……真的没有勇气去承担没有你的日子。”

    “老大,没有你的世界对我们来说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怪蒙站在怪柔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冰血,眼圈外那可以的红色代表着一切。

    “你这个笨蛋。”尼克缓缓的蹲在了暗夜的身边,双眼看着冰血,紧紧的皱着眉头。

    然而在尼克说完这句话后,便立刻底下了头,一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脸,肩膀微微颤抖了起来。

    有些模糊的声音在手掌内传出:“如果你先离开了一步,我该如何去找你。你这个人……总是不习惯等人,让晚了你一步的我……该去哪里找你。”

    “老大,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伙伴,就算是毒人,也无法分开我们。”

    司马弘化和劳伦斯并肩站在怪蒙的身边,静静的看着冰血,在他们的眼里,冰血竟然看到了劫后余生的神情。

    他们……竟然会出现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

    这表示……在自己陷入死亡威胁之时,他们同样过着生不如死,同样已经为死亡做好的准备。

    此时自己醒了过来,他们才会出现这种感觉的吧。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静静的看着他们,嘴角奋力的勾起一抹笑容,甜蜜、幸福、满足。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会站在一起,我不会再一个人了。更加不会再逞强了。我们……会一直站在一起。”

    “是!”异口同声,没有迟疑,充满了幸福。

    这一天的时间,没有人走出帐篷,及时此时外面有着许多人等待着他们的消息。

    但是他们却想要独享这份只属于他们的幸福,外人……哪怕是司马弘化、劳伦斯的父亲都在外面,可是此时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帐篷外的人都是外人,没有例外。

    也许是外面的人读懂了这份之属于他们的时间,所以外面的人即使担心,也依然保持着冷静,为他们守护好这份独享的时间,看护好四周的安全。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东大路中的一片险境……婉鸣峰。里面危险重重,不知道暗中潜伏了多少双眼睛。

    然而婉鸣峰在东大陆还有着一个奇异的名字叫做……变异峰。因为这里最为盛产的就是变异魔兽。

    要知道,魔兽如果发生变异,那么他们的技能将会是无法推测的。就连系别都有可能因为变异而转变成另外一种可能完全不会出现在这类魔兽身上的。

    比如……土系的大地熊发生变异后,竟然一下子拥有了水系的魔兽。

    更别想要先一步了解好对手的等级和技能。在变异魔兽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在这里完全是属于一种盲打的形式。

    所谓盲打,便是在外面不了解对手等级、技能、战斗力等等的情况下战斗。

    这就是所谓的盲打。

    对于这样的情况,战斗的困难度自然增加了对多。再加上变异峰内的魔兽等级都极高。所以这里才会成为整个东大陆,乃至整个幻景地域内的险境。

    其实冰血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其他路走的,但是因为他们在毒门宗的动静搞的实在是太大了,不仅仅引来了多方关注。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竟然把从毒门宗离开的唯一一条大路给封死了。

    所以他们只好选择了另外一条,最后竟然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变态峰。

    对于这点,不仅仅是冰血无奈,引路的百里家更为无奈和尴尬。

    在第二天了解了情况后,冰血唯一剩下的便是微微一笑,开始了着变异峰的旅行。

    今天太忙了,猫猫会找时间把昨天的补上的。(*^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