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6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6)不能始乱终弃哦

    嘈杂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好似再有很多人议论着什么。偶尔传来一丝兽鸣声和鼻尖飘过的青草香证明着此时所在的位置。

    冰血眉头微微一动,却没有离开睁开双眼。此时的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源竟然一下子扩大的许多,在不断地吸收着四周的灵力,而里面的那十几个原本便无边无际的灵海内好像的浓郁纯净,就好比她原本有十杯纯正的浓缩果汁,后来这是十杯浓缩果汁又再一次被压缩成了一杯。而冰血现在的状态便是拥有十几个再一次被压缩了十倍不止的灵海。

    而通过这次的情况,她的魔幻之纹封印在此被解开了几十道,即使如此她依然无法数的清那些包裹着魔幻之纹的封印线条到底有多少根。

    但是她却可以感受的到,此时的她竟然可以使用其中一个灵海中百分之八十的灵力,而且灵力的浓郁度直接影响了她的魔法攻击力。这样一来,即使她跟同等级别的敌人始终相同的魔法,最终自己依然会成为胜利的一方,只因为自己的攻击力是对方的十倍,就算因为封印的压制而无法使出全部的力气,无法到达最佳的十倍效果,起码一半还有有的。

    这绝对是扮猪吃老虎、越级挑战的必备好帮手啊。

    虽然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十分的好,但是因为一下子强迫性吸收三块传承依然给她带来了许多副作用。比如现在的浑身无力和一团乱的魔源。

    魔源,身为魔族的魔体内都有。它就好比人类魔法师的灵源。里面蕴含了只有魔族才有的魔力。

    以前冰血没有发现,那是因为墨天鹰在她未出生的时候便用特殊的方法通过母体将冰血体内的魔源封印了起来。

    随着冰血吸收的传承魔石的增多,魔源满满的现出来一丝模糊的本体。

    冰血体内的五颜六色代表着冰血所有元素系的灵源漂浮在蓝紫色的魔幻之纹右侧,而她体内的魔源便漂浮在魔幻之纹的左侧,同样为球形,颜色通体漆黑。

    如此不是魔幻之纹的封印跟着解开了十几条,想必以冰血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镇得住魔源内体的大量魔力。

    冰血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魔源内的魔力绝对有灵源内的灵力十倍以上,而且浓郁度和纯净度也是灵源完全无法比拟的,而且这也不过是她最模糊的估算,因为以她的实力根本无法探测到魔源内部。

    想想看,冰血的灵源就已经是千万年来从未出现过的逆天了。更何况是她的魔源,那简直就无法用逆天再来形容了。

    冰血突然明白了,墨天鹰在自己还未出生之时便耗费心机的将自己体内的能力封印住,而且还将她一半的灵魂送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去。

    如果她在这个世界出生,指不定会弄出多么恐怖惊人的动静呢。

    看着那个不断发出爆裂信息的魔源,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同在它这样暴乱下去,不仅仅会引来其他魔族,自己恐怕也无法快速恢复体力,总不能一直用灵力和魔幻之纹去压制魔源,那她其实什么都不能做的,当个拥有逆天实力的废物。

    冰血屏气凝神,驱动精神力包裹住魔幻之纹的紫色气体小心翼翼的环绕在黑色魔源的四周,一圈接着一圈,满满的向着黑色魔源靠拢。最后魔幻之纹好似一张小手轻柔的包裹住黑色魔源。

    最初黑色魔源在魔幻之纹的包裹下发生距离的抗拒,在冰血终于不耐烦之际,心中恼怒着自己的东西竟然敢不服自己管,当下心中一声冷喝:“给本少消停的,老老实实呆着,乱动个毛线。”

    没想到的是,这一声厉喝竟然让暴动狂躁的魔源满满的安静了下来,也不再努力的挣脱魔幻之纹的禁锢,反而跟着魔幻之纹的动向,不断地旋转了起来。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魔源终于安静了下来,再次恢复到了被解开封印之前的状态,但是却没有再次消失,而是安静的漂浮在魔幻之纹的旁边。

    冰血知道,现在的她还不适合动用魔族的魔力,一来这还是人类的世界,如果用魔力的话太过引人注目。二来她根本就不熟悉魔力,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整理传承后所得到的讯息,那些东西还依然保留在自己的精神海里。现在也不是让她去研究的实际。再则,魔源还没有完全解开封印,她根本还控制不好自己的魔力。

    所以,魔力即使强大,现在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个摆设。

    正当冰血想要再次试着探入到魔源内之时,一道充满了霸气却带着浓浓宠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丫头还要睡多少,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吗。”

    “溟!”冰血一愣,瞬间放弃了所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即使是修炼也完全没有自己的家人重要,更何况这还是对于自己最重要的紫溟。

    为什么,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

    难道是自己……让他伤心了吗。

    “溟!”冰血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想要告诉紫溟自己没事。但是她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做不到,甚至连用契约平台来传送讯息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契约之力竟然被封闭住了。导致她与所有的契约伙伴都断了联系,甚至他们无法感受到自己的情况。

    如果是这样,那么冰血连想都不用想,现在的他们肯定已经急疯了,不说这里,就是远在千万里外的鹰领,这段期间想必已经翻天了吧。

    一定是这次的事情让给自己的身体照成了太大的副作用,所以才会这样吧。

    不过……这既然是自己的身体,那么唯一拥有支配权的便只有自己。现在她想要睁开眼睛,告诉他们自己没事。

    那么……就必须……立刻……马上……睁开。

    心中一声嘶吼,双眼猛地睁开,犹豫用力过猛,而变得更加的虚脱了许多。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冰血被封闭了整整半个月的契约平台终于恢复了正常。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十几道焦急的声音传入脑海中,带着生生的哽咽。

    “主人,你终于……终于醒了。”

    “主人,你怎么样?”

    “主人,你在哪里,我们马上来。”

    一道道带着丝丝哽咽的声音传来,一道道熟悉的声音,一道道努力不让自己哭泣的倔强,让冰血的心暖暖的。

    眼前是那张越发与自己相似的绝美容颜,深紫色的双眼中充满了惊喜与眷恋。是那么的熟悉,让自己无法割舍。

    “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

    轻悠悠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显得异常的温柔,但是却让那十几颗心瞬间的安定了下来,仿佛刚刚崩溃瓦解的世界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这种天与地的感觉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心中那种安心满足的感觉却在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们的世界……真的重新建筑了起来。

    他们的生命……回来了。

    “主人!”十几只兽兽异口同声,那激动与兴奋、安心与幸福的感觉通过契约之力瞬间传达到了冰血的心中,将她整棵心都塞得满满的。

    “我没事了,你们别担心。也告诉爸爸和玄他们,让他们安心。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会回去了。”冰血双眼看着紫溟,微微一笑,感受着包裹着自己手的温度,心里十分的安心。

    仿佛,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她都不用有一丝的担忧。

    “主人,原本我们在感受到契约之力断开之后,便要去找你的。但是玄哥哥却阻止了我们。他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鹰领没有乱,玄哥哥和怪妖哥哥早在当时便控制住了所有人的情绪。但是我知道,他们两个才是最担心你的人。”银摄有些无奈的述说着鹰领这几天的情况。

    冰血听后轻声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玄会这样做。即使他担心的要死,都会努力的去控制家里的情况,因为他知道……如果家里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一旦自己醒过来之后,将会悔恨终生。

    这就是玄,了解她就好比了解他自己一样。

    “你们放心的守着家里,我们很快便回去了。”紫溟在终于开口讲了一句话,让原本还想继续跟冰血撒娇的兽兽们立刻闭上了嘴巴,乖得好似一只无害的宠物兽。

    “是,紫老大。”

    切断契约平台后,冰血笑着想看紫溟,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浑身好无力啊。”

    紫溟看着素来刚硬坚强,比男子还铁血坚毅的冰血,此时对着柔弱的撒娇,原本还想教训她的话被紫溟瞬间吞了回去。

    无奈的看着冰血,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这次……太冒险了。你不知道……当我察觉到你的情况的时候,已经晚了。看着你被吞噬,我真的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甚至已经做好了跟你一起毁灭的准备。”

    “血……你吓死我了。”

    紫溟身体前倾,就这样趴在了冰血的身上,双臂静静的搂着冰血的头,脑袋窝在冰血的肩膀上。

    冰血甚至可以感受到紫溟在不断地颤抖。

    这次……真的吓到他了。自己竟然也能让这从来都视天下万物为蝼蚁的兽中帝王这般害怕,她的心里充满了内疚。

    冰血知道,紫溟在害怕,但是他怕的却不少死亡,而是害怕会失去自己。

    想必……这是紫溟第一次感受到害怕的滋味吧,而且还是如此的真切。

    “溟!”冰血努力的抬起双臂,僵硬的揽过紫溟的肩膀,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好。

    “为什么不叫我,我不是说过……我一直在你身边吗。”紫溟从来都是霸气凌然的语气,此时竟然带着一丝丝委屈和幽怨。

    不得不说,到现在为止,不仅仅冰血有了人味,就连紫溟都有人味多了。

    冰血听到紫溟的话,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个……那个人已经变成了毒人,只有我可以在他的毒之下不会死的。”

    紫溟听完,猛地直起身,双手支撑在冰血的耳侧,瞪着一双深紫色的眼睛看着冰血,脸上的委屈越发的明显:“就那个蝼蚁身上的那么多垃圾,你觉得我紫溟大帝王会怕了不成。”

    “可是……”

    冰血刚要继续解释,才说了两个字便被紫溟一声厉吼给吼了回去。

    “没有可是……血,我可以放任你去独自面对危险,那也不过是在确保你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但是并不代表遇到生死攸关的战斗,就让你一个人冲,却把我们都屏蔽在外。我是让你历练,但是没有让你玩命。你知道……这次有多危险吗。”

    “当我感受到你有危险,却发现契约平台被封闭,连契约之力都被完全压制住了。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所有的可能性一瞬间窜入我的脑子里,快要把我脑子给撑炸了。可是我却出不来,我竟然从那该死的魔蓝之戒中出不来,而且是在跟你断了所有联络之后。当时我就想,如果你不在了……那么我就把这个世界统统毁掉,无论是谁都必须给你陪葬。最后我再去找你,继续跟你在一起。”

    这股悲伤的气息不断地从紫溟的身上散发而出,将冰血整个人都包裹在内,让她的呼吸越来越重,甚至已经到了快要窒息的感觉。

    冰血眉头一皱,双臂一用力,一把将紫溟搂进了怀里,剩下的是满满的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紫溟……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我真的不会在这样了。我让你担心,更让你伤心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不会了,再也不会这样了。下次……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强敌,只要我无法战胜,我一定会唤你出来。哪怕最后的结果依然是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一起的。”

    “紫溟,别怕!就算是下地狱,我也会带着你。”

    “紫溟,我们说好的,我没有忘记。一刻都没有忘记,哪怕是下地狱也要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这是在我六岁时,我们许下的承诺。这个承诺我们都将守护生生世世,什么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更何况只是死亡而已。”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紫溟……”冰血看着缓缓扶起身的紫溟,看着那双突然变得十分灼热的紫眸,心中带着几分迷茫和异样的感觉。突然觉得,紫溟的眼神很不一样,竟然让她有种心痒痒的感觉。

    就在此紫溟的头慢慢的俯下来,动作轻柔缓慢,好似怕吓到自己怀中的人儿一般。

    温热的鼻息暖暖的喷洒在她的脸上,弄得她痒痒的,却突然变得浑身僵硬,连躲开的力气都消失的无影无终,只能双眼静静的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绝美俊颜,心跳莫名较快,快到让她险些窒息。

    脸颊传来的热度让冰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融化了,此时她的脸一定红的跟苹果一样,脑海中乱糟糟的。

    就在此时,双唇突然传来了一片温暖轻柔的触感,顿时让冰血整个人都傻在了当场,原本乱糟糟的脑袋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温润炽热的唇紧紧的压着她的双唇,满满的、轻柔的、小心翼翼的辗转厮磨。

    冰血突然闭上了眼睛,有段慌乱,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却丝毫不觉得反感。反而十分的幸福和甜蜜。

    笨拙地灵舌就这样慢慢的吸吮,缠绕。

    没有任何经验的两个人,单凭着最自然的反应与动作,通过最原始的方法,诉说着彼此最为真切的心意。

    良久,两双紧贴在一起的红唇缓缓分开,带出一条让人更加脸红心跳的银丝,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她躲避着他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双眸闪烁,各位的可爱惹人。

    “血!”紫溟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充满了紫溟的魅惑,让冰血听了浑身一颤,脸更加的红了起来。

    “我可是听到了玄和暗夜、怪妖那三只都已经见过岳父大人了。这次回去……我定然要好好拜见一下岳父大人哦。”

    完全没有想到,紫溟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么一句。看着那张满是认真的绝美俊颜,冰血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后,冰血嘴角一抽,没好气的白了紫溟一眼。

    紫溟看冰血竟然将头扭了过去,连忙轻柔的握住冰血的小脸面向自己,满脸委屈的说道:“血,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学那些人类玩什么始乱终弃啊。”

    “……”冰血瞪着一双满是不敢置信的眼睛看着紫溟,最忌一阵猛抽,无语的说道:“到底是谁教你这些的,什么始乱终弃啊。”

    “我……”

    不等紫溟说完,冰血快速抬起双手扶住紫溟的头,嘟起双唇,微微一用力,快速在紫冥的红唇上落下一吻,好似印上了属于自己的标签一般,随即满脸霸气的说道:“你早就是我的人了,灵魂、心、身体统统都是我的。”

    紫溟看着那满脸霸气十足的小家伙,温柔宠溺的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好,是你的,都是你的,永远都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