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5)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5)黑暗世界

    “血,快醒过来。”

    “血儿,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的心突然这么痛。”

    “宝贝,爸爸在家等着你,一直都在瞪着你。”

    “老大,你在哪里,我们来了。”

    “少主,无论你去哪,暗夜都会跟着呢。”

    “主人,你怎么了?”

    “主人,我们同生共死,你丢不掉我们的。”

    冰血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黑暗中,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似的。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了,四周没有任何实质的地方,好似整个人就这样如同羽毛一般漂浮在半空中,睁开眼睛除了黑暗再无其他。

    可是明明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可是脑海中却不断地出现一声声的呼唤,这些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但她却惊讶的发现……她竟然想不起他们是谁了。

    她是冰血,黑暗中的王者。她天生就是为了黑暗而生,是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利刃。

    她不懂什么是孤单,从始至终她都是一个人。一个人战斗,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流血,最后一个人死亡。

    她是冰冷无情的,是嗜血凶残的,更是阴森狡诈的。

    没有人会跟这样的她交朋友,更加不可能得到任何真心。她的世界存了杀戮便是血腥。

    她活着……就是为了这些而已。

    “老大,你出来,出来啊!”

    “少主,你在哪里?”

    “宝贝女儿……”

    “血儿……”

    “血……”

    “心齐……”

    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用这么悲凉的声音在呼唤着她。明明是陌生的声音,但是却让她觉得好心疼,好像大声的告诉他们“我没事,你们别伤心。”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恶魔,又怎么会出现那些属于人类的感情。

    她们……到底是谁。

    “他们是你的伙伴,是你这一生最在乎的人,是你用生命在守护的人。”突然一道温柔宠溺的声音窜入脑海中,奇迹般的让有些慌乱的冰血满满的平静了下来。

    “你是谁?”这声音听起来好舒服。

    冰血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眼一片漆黑,轻轻的抬起头,眼前明明依然是一片漆黑,但是在冰血那双充满了妖异的紫色眼眸中却好似看到了一切黑暗之外的事情般。

    “我的孩子,你还不认识我,不过我想以你的天赋和努力,很快便会认识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快去吧,他们都在等你。”

    冰血从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冰冷以外的情感存在,同样她对于这些只会让她更快的留下生命的东西更是不屑一顾。

    但是这个充满了温柔慈爱的声音竟然她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股想要依恋的温暖。

    “我……不认识他们,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冰血纠结的仰着头,突然卸下了所有的冰冷与防备,整个人好似一个找不家的孩子,充满了迷茫。

    “我的孩子,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孤单是不属于你的,快起来吧。打破所有的阻碍,去找你的伙伴。只有你们一直不离不弃的在一起,才能走上这个世界的最顶点,才能得到真正属于你们的一切。”

    温柔的声音不断地引领着冰血,在这充满了冰冷的世界中给了冰血一丝温暖。

    “伙……伴!”冰血迷茫的歪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漆黑的天空。一头长至脚腕的冰蓝色长发带着几分微卷随意的洒在身后,突然为她穿上了一件最漂亮轻柔的冰蓝色长裙,一双淡紫色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阴冷、嗜血、妖异、魔魅,同时却又带着几分慵懒、邪恶、灵动、爽朗和一股天生的帝王之势,如此矛盾的几个词汇在她的身上却显得是那不能的自然。

    此时的冰血已经完全恢复成了本体,再也找不到一丝人类该有的气息。如同有人可以侵入到她的魔蓝之戒中便会发现,墨天鹰之前留给她的九块传承之石,竟然仅仅只剩下了两块。

    第一块是冰血晋级到圣阶之时吸收的,而第二块则是神阶,第三块神宗、第四块是神尊。

    而冰血此时的等级也不过是神尊而已,按理说她应该还剩下五块。

    但是她竟然一下子强迫性吸收了三块魔界传承之石,这无疑是一种最有效而直接的找死方法。

    “孩子,你忘了伙伴的定义了吗?”温柔的声音继续引导着迷失的孩子,慈爱而付有耐心。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善良的老好人,那么你就错了。而且会大错特错,错到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此时这个声音的主人在冰血的面前确是一位真真正正慈爱温柔的人。

    “伙伴的……定义!”冰血满脸纠结的皱着眉头,眼中充满了迷惑,轻轻的转都小脑袋,有些想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跟自己说这个。

    伙伴……她怎么会伙伴呢,她可是杀手之王,这辈子注定孤独终身,有怎么会有伙伴呢,她可是除了自己……不会相信任何人的。

    就在这样的思想闪过脑海之时,一股抗拒力油然而生,好似在激励反驳着自己的想法,随即而来的一段段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普天之下,万物如尘皆为蝼蚁,唯有汝乃吾之心。今以汝之血掺吾之骨、以汝之魂、掺吾之魄,永生永世,以此为誓,不离不弃。”

    “少主,暗夜将永生相随。”

    “主人,守护你是我们生生死死的夙愿。”

    “老大,没有你,我们将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紫级妖月同生同死。”

    “心齐,同生共死,是我们永恒的定义。”

    “墨心齐,让我走,除非我死。我司马弘化可不是孬种,做不出丢下伙伴自己逃走的混账事。”

    “打从你没有丢下我逃命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再丢下你。除非……我死!”

    “就算是平等契约,我也绝对不会独活。”

    “血,我永远都在。”

    “血儿,没了你,要这世界还有何用。”

    “只要我的身后有他们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闯过去。这……就是我不败的神话,所以今天……我必须胜你。”

    冰血坐在原地,死死的皱着眉头,小脑袋僵硬的扭动着,小脸上充满了纠结与迷茫,还有一丝丝的留恋和坚持。

    “他们……”脑海中那一张张面容,感觉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他们好似就像一个人一样。

    那一句句话语听着是那么的温暖,让她留恋不已。

    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出现这些片段和人,他们到底是谁。

    “他们……”仰着头看着上空,想要问出的话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了。

    然而那人却好似十分了解冰血一般,温柔的呵呵一笑,轻声说道:“他们……就是你最重要的伙伴啊,他们都是一些可以让人你放心交付背后的伙伴。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和坚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将你们分开。”

    “他们是……伙伴,我的……伙伴。”

    缓缓的低下头,一双充满了迷茫的紫眸看着自己的双手。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形态的魔蓝之戒,此时却成了一枚闪闪耀的钻戒安静的呆在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这是谁……为自己带上的。

    右手食指上红色弯月中雕刻着一朵紫色的曼珠沙华的复古型戒指,神识微微一动,复古戒指瞬间消失幻化成一轮被紫色曼珠沙华包裹在内的血红色弯月,印在了右手虎口之上。

    左手食指上那枚雕刻着奇怪纹路的黑色指环,为何会让她有家的感觉。

    左手中指上的那枚雕刻着黑色骷髅印记的紫环,看上去是如此的诡异而充满了阴森的感觉,却让她意外的感受到了无尽的温暖。

    手腕上是一条眼白色手链,没有任何花纹,简单而精致。

    冰血缓缓的抬起手,很自然的摸到了耳垂上的那枚耳钻,与此同时脑海中闪过了三张充满了慈爱与宠溺的面容。

    思想……

    她的心……竟然会有这种属于人类的感觉。

    “这样的我……真的会有伙伴。”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天空,轻声的询问着。

    即使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冰血却可以肯定,那个声音的主人依然没有离开。

    “当然……我的孩子。你用伙伴,你有一群让你为之骄傲的伙伴,你们拥有着共同的誓言,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喃喃自语的说着那八个字,明明应该是她最为不耻的八个字,但是此时却让她有种想要冲破一切,去找寻那些声音的冲动。

    就此时,冰血缓缓的站起身,即使现在的她浑身无力,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一般,但是却依然有股莫名的力气在支撑着她……站起来。

    她不能一直留在这里,虽然她喜欢黑暗,适合黑暗。但是她却必须打破这里,因为……还有一群人在瞪着她。如果她不出去,他们会……伤心。

    而她……不想那些人伤心。

    “去吧,孩子……去找你的伙伴。不要让他们伤心,这是你最大的心愿,不是吗。”

    “对,我……不会让他们伤心的。因为……”冰血仰头看着天空,眼中的迷惑慌乱再不复存在,剩下的是满眼的坚定与骄傲。

    “因为他们……是我的伙伴啊。”

    冰血微微一笑,淡淡的看着天空,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那个声音,也许她真的就彻底陷入了黑暗,落寞真正魔道,成为最恐怖的杀人机器,没有灵魂,只有杀戮。

    突然冰血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漆黑世界,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就凭这里,就妄想困在她……恶魔冰血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