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33)因为他们,我才是不败神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3)因为他们,我才是不败神话

    “没有人,可以在伤害他们一根汗毛,哪怕只是有这样的念头。我也定当将此人亲手送进地狱的深渊。”

    冰冷阴森的声音充满狂暴与嗜血的气息,整个大厅内的气氛也瞬间变得更加阴冷的起来,一股股黑色杀气不断地从冰血的身体迸发而出,带着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向着杨安压去。

    “臭小子,你当然以为就凭借着这点毒素,本宗就怕了你不成。”杨安满脸恶毒的看着冰血,沙哑的声音咬牙切齿。

    “你错了!”冰血缓缓的抬起头,阴冷的目光直射杨安,阴森而严肃的说道:“我最大的依仗从来不是我的毒药,更加不是我的等级实力。而是我身后站着的那些伙伴。只有他们才能使我变得更强,也只有他们才能让我变强。无论对手是谁,有多大的实力,比我高出多少。只要我的身后有他们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闯过去。这……就是我不败的神话,所以今天……我必须胜你。”

    冰血的声音充满了坚定,这就是她的信念,也是她所有的依仗。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她的身后去伤害她的伙伴。

    所以……今天的杨安,只能折损在这间大厅内。

    因为此时……她的身后站着她最重要的伙伴。

    而此时,站着大厅外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冰血的话,他们虽然无法看到里面的情景,但是却可以通过之前冰血与杨安的对话可以猜得出,此时的杨安必定是十分危急的。一旦出了大厅,他们几个人就算联手也绝对不敌。

    毒人……那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但是却可以从这两个字当中察觉出其中的危害。

    这里面也只有冰血懂毒,善用毒。所以冰血才会下出那样坚决的命令,她是想……一个人在里面独自对待杨安。

    这怎么可以,他们……他们没有个人想要让冰血一个如独自面对危险,而他们却只能站着门口干瞪眼。

    这种无力感让他们几个人十分的痛恨,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紫级班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伙伴。”厚重的声音从怪蒙的口中发出,双拳紧握,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大门,双臂微微颤抖。

    “没错,要死一起死。”怪柔那招牌的柔弱声音不在,此时的她浑身透着一股刚毅的气息,绝对不输给任何男儿。

    尼克与暗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二人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大门,眼中带着绝对的坚定。

    劳伦斯与司马弘化对视一眼,两个人微微一笑,笑容中除了默契还有一股只属于他们的骄傲。

    “怕死吗?”劳伦斯看着司马弘化,轻声问道。

    “怕,当然怕!”司马弘化双眉一挑,口中说着怕,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随即接着说道:“但是我更怕失去独自活在这个没有伙伴的世界里。”

    六个人一字排开,站在大门前,紧紧盯着前方,脸上除了平淡,剩下的就是慢慢的坚定。

    就在此时,六个人齐齐抬起手,向着大门推去。

    下一秒,六个人瞬间一愣,脸上的冷静瞬间被打破,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大门。

    竟然……推不开。

    暗夜双眸一闪,冰冷无情的声音说出了答案:“大门被少主设置的结界。”

    “老大,已经猜出我们会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怪柔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大门,从未红过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

    突然一股暴戾的气息从尼克的体内发出,整个人跟疯了一样,举起拳头猛地砸向大门,口中大喊:“心齐,开门。墨心齐,把门开开。”

    然而回应他的就只有里面不断传来的打斗声和空气中一丝丝带着几分异常的血腥味。

    “老大,你让我们进去。你说过的,我们要一直并肩作战,你把我们推出来,这算什么事儿啊。”司马弘化脸上那永久不退的戏谑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换上的就只有那满脸的疯狂与焦急。

    劳伦斯傻傻的看着前方的大门,素来被称之为战斗狂人的他此时竟然出奇的安静,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落寞的说着:“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如果没有了你,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一起施魔法,破了结界。”怪蒙厚重的声音少了往日的刚毅,多了几分慑人的阴冷。

    然而就在几个人微微退后,想要功力发出一击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内响起,瞬间让他们所有人都停下来自己的动作。

    “你们几个白痴,本少还活的好好的呢。”冰血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却极力的隐藏着自己的不适,虽然一身狼狈,但是最近却挂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谁说本少会死的。你们几个都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本少出去,不过是一个垃圾,本少一个人搓搓有余。”

    “况且……谁说我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我不是还有你们在吗,所以……只要还有你们在,我就从来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清脆的声音在六个人的耳边环绕,如同一剂镇定剂,让他们所有人都镇定了下来。

    没有人个人再焦急,没有人再彷徨不安,没有人再疯狂呐喊。

    因为……他们相信里面的那个人说的每一句话。

    如果真的只要安安静静在这里等着,你就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出来的话。那么他们……等。

    早就已经来到这里的百里均等人,将这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将他们每个人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仅仅是他们,还有听到百里家族传讯而来的司马家和伦斯家的人。

    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进去,与那个明知强大的杨安开战的时候,他们惊呆了。

    当他们听到他们口中说的话的时候,他们震撼了。

    这……真是的自己的儿子。

    而此时,里面的场景可以绝对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要不是冰血事为了防止杨安离开大厅而用结界罩住了整个大厅的话,估计此时这间阁楼早就不复存在了吧。

    原本大理石镶嵌的地面被那接二连三的强大魔法给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然而触目惊心的是,那几个大坑竟然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一丝丝青黑色的烟。而大厅内的墙壁柱子上更是到处都是被腐蚀过后的痕迹,有的地方同样冒着那一丝丝让人毛骨悚然的青黑色细烟。

    而那几个早已被冰血杀死的毒门宗子弟的尸体,早就不知道被碎成了多少块,放落在大厅内的各个角落,有的甚至已经化为了一团黑灰。

    冰血手持血煞,冷冷的站在一块还算较为干净的空地上,双眸嗜血凶残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杨安,双眼微微一眯,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紫色。而冰血也在借此机会,快速运转体内的魔幻之纹。

    已经解开上百道封印的魔幻之纹,此时已经有一颗珍珠般大小了。想当初冰血灵魂刚刚回归的时候,它可是只有小米粒般大小。可见魔幻之纹的晋级有多难,但是在冰血晋级成为神尊之时,再次解开了魔幻之纹的几十道封印之后,她猛然间发现,再次解开几十道封印的魔幻之纹竟然有自动吸取体内毒素的功效。

    也就是说,冰血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百毒不侵的体制。这也是她为何敢与变身成为毒人的杨安对战。

    同样的,她体内灵源里面的那几个无边无际的灵海其中的一个,也对她开放了一般的灵力。

    虽然对于她来说,十几个灵海却只开放了其中一个的一半,实在是不太够看。但是对于那些同等级的神尊只拥有一个没有汤碗大的灵池来提供灵力来说,她已经算得上是超级豪华的了。

    这也是她此时越级挑战九剑神尊最大的资本之一。

    虽说如此,魔幻之纹吸取体内毒素的速度对于冰血此时的状态来说,还是不够快。

    此时的她,身上的黑色长袍早已不知道被杨安的魔法轰成了多少块碎布。一身精致的武士劲装也变得破破烂烂,一条袖子不见踪影,露出一条布满血痕的胳膊。就连裤腿也在刚刚被冰血一把撤掉,变成了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的奇装异服。

    然而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冰血胳膊和腿上的那一条条青黑色的血痕,整不断地向外流出诧异的黑色血液。

    这些都足以证明,冰血已经中了很深的毒。

    “你果然不简单,中了毒,伤成了这样还能战斗。”杨安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眼中充满了疯狂,笑的一脸诡异。

    “那又如何。”冰血抬起手擦了擦嘴角边的血痕,不屑的冷笑一声:“只要我没还没有倒下,就绝对不会放你出去。”

    “这有何必呢。以你的年龄和实力,只要好好活着,日后定然有大前途。如果再加上我的手段和这一身的毒。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整个天下都将会是你我二人的。现在……只要我们出去杀了外面的所有人,就不会有人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我们才是真正的王者。”杨安疯狂的看着冰血,双臂展开,笑的一脸狂妄。

    “哼!”冰血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讽刺的看着杨安,语气中充满了不屑:“没有了他们,我要这天下又有何用。况且……本少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没用的垃圾。”

    一声怒喝,双臂一挥,血煞狠狠划过另一只手的掌心,随即一道清冷的吟唱从冰血的口中流出。

    “地狱深处燃烧不息的妖火啊!以我之名,呼换你们前来!以血为引,成为我的魔剑,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

    “轰”一道黑色火光瞬间出现在了冰血的血煞之上,化成一道漆黑的巨型火剑,带着熊熊燃烧的黑火,让整个大厅内的气温瞬间升高。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好似在宣告着某些东西的灭亡。

    “杨安,受死吧!”冰血一声怒喝,飞身而起,向着杨安迎面袭去,口中大喝:“妖火之剑,斩!”

    “斩!”

    杨安双目大凸,脸上竟然丝毫惧怕的神情都没有,充满了疯狂。

    “我是毒人杨安,我是不死之身。”疯狂的呐喊充斥在整个大厅之时,双手快速伸出,五指呈爪,对着冰血所砍过来的剑不躲不避,竟然直接飞身而起,直面应击而去。

    在冰血那把巨大的黑火剑马上就要砍到杨安之时,只见杨安高举双手一把扣住了那把黑火巨剑。

    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道随即而来,让人忍不住作恶。但是杨安就好似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满脸疯狂的看着冰血。

    “你杀不了我的,你永远都杀不了我。今晚……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哈哈哈!”

    疯狂的狂笑声刺痛了冰血的耳膜。

    高举手中巨剑,冰血冷冷的看着已经陷入疯狂的杨安,眉头紧皱。

    此时的杨安不仅仅失去了所有人的神智陷入了疯狂,他更加对于任何伤害都感觉不到疼痛,即使他不是真的铜墙铁壁之身,也更加难对付了。

    反观此时的冰血,因为中毒和受伤的关系,全身上下好似被几万只蚂蚁啃咬,疼的她直冒冷汗。

    好在对于疼痛,冰血早在前世就已经习惯了。就连死亡她都经历过无数次了,还怎么会怕区区的疼痛。

    但是不怕,别不代表体力不会因此而流失。毕竟她还是一个活生生有感知的人呢。

    而此时的杨安可是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感知了。

    “你们……都要死。”

    一句狰狞狠戾的话,瞬间刺激到了冰血全是的细胞。

    整个人身边爆发出一股诧异的气势,猛地瞪向杨安,冷声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他们一下。”

    冰血原本握着剑柄的双手猛地撤出一只来,单手对着半空划出几道诧异的弧度,随即另一个黑炎符文出现在了冰血的身侧,与此同时冰血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藏与地底万丈深渊的炽烈之火,焚烧我的敌人吧!——烈焰地狱!”

    “火焰中的精灵,应我之召唤,化为我血色的长刀,斩灭我眼前的一切生物——火焰烈风切!”

    突然此时有人在的话,一定会对着冰血大喊:你不要命了吗,竟然同时发动两个魔法符文,而且还连续释放三个禁忌魔法。

    这……绝对是逆天的存在,绝对是完全不可能的存在。

    但是……冰血为了身后的人,她却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了。

    即使后果可能会承受不住而身体爆裂而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