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32) 你就是个垃圾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2)你就是个垃圾

    “杀!”

    一声轻喝,一道指令。整个毒门宗古堡内十几处的地方,在同一时间内发出一道道震天般的爆炸声。

    “轰轰轰”的声音震耳欲聋,响彻天地,震傻了毒门宗所有的人。

    而此时整个毒门宗内所有的人都已经中了冰血等人所释放的毒药,只有其余的几个神尊强者还有一些反抗的力量,即使如此,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你要毁我毒门宗。”杨安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耳边不断的传来外面的厮杀声与自己门内弟子的惨叫声。

    此时,他依然不敢置信,竟然真的有人敢来毁他毒门宗。

    冰血冷冷一笑,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而是直接单手一挥,血煞而出,无血不归。

    这是最直接有效的回答。

    身形一闪,快速来到了胡易等人的身边,挥手就是一刀,血色飞洒,胡易瞪着一双凸出的眼睛,身体缓缓地向后倒去,而在他的脖子上一条红色血痕尤为刺眼。

    紧接着,冰血脚下微微一动,化作一道黑色身影在剩余的几个人身边闪现,原本就已经无力再战的几个人,此时完全成为了冰血手中的鱼肉,所过之处一片血光闪烁。

    几个呼吸间,整个大厅便只剩下了冰血与杨安两个活人。

    杨安面色乌黑,双眸闪烁着仇恨的光,恶狠狠的看着冰血,急促的呼吸着,可想而知被气的不轻。

    他即使不在意人命,哪怕是自己的属下,但是有人来毁他辛辛苦苦一手创立的毒门宗,而且是如此大胆的当着他的面,估计此时杀了冰血都不解恨。

    “本宗与你有何仇恨,竟然如此杀我宗人,灭我宗门。”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杨安牙缝中流出,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

    冰血嘴角依然挂着那抹冷笑,身体四周缓缓流动着一丝丝黑色气流,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血煞沾上的一丝丝血红,犹如一条条血色小蛇,不断地在血煞匕身游走,最后消失不见。

    “我劝你啊,最后别在动怒了。我想你也知道,你所中的毒会随着你的情绪波动越大加深的也就最重,何必……自觉死路呢。”

    冰血所说的这些,杨安未尝不知,但是……

    混蛋……就算是圣人,此时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暴怒的吧。

    这人……无耻起来,怎么可以如此的没有人性。

    可惜了……冰血……本身就不是人类,何来人性。

    “你就是在野菰山脉夺了我宗迷药的人。”杨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心底深处那股不由自主的怒火,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压制。此时他只能做到表情冷静罢了。

    冰血满脸戏谑的看着杨安,讽刺的说道:“呦。素问毒门宗宗主杨安机智过人,聪慧异常。没想到……这些还真就都是传闻啊,本少都杀了你这么多人了,你竟然还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来。”

    “你……噗……”一口鲜血从杨安口中喷出,整个人都摇摇欲醉。

    明明刚刚还在让对方冷静,不要动怒。下一秒就说出让人气到吐血的话。

    果然……恶魔无耻起来更加天怒人怨。

    冰血巧笑的看着杨安,好像还嫌不够的说道:“息怒,息怒。你老可要注意身体啊。可别没等到本少动手呢,你就先把自己给气死了。”

    突然一股阴冷的劲风凭空而起,吹散了大厅内的血腥之气,吹动了房间内座椅摆设。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地传出,四周的物品不断地向着地面掉落,整个大厅内一片狼藉。

    杨安弯曲着腰背,整个人看起是十分的无力,但是周身却环绕着一股十分诡异的气息。

    强风吹过,吹掉了他都上的帽檐,露出一张如同枯萎树皮一般的青黑色脸,一双无神的眼睛凸出在外,显得十分不协调,整个人好似行将就木的老者,没有一丝生气。

    然而就是这样的杨安,让冰血的面色越发凝重了起来,在同一时间内开启了所有的战斗模式,将警惕感知升到最高点。

    “你觉得……就凭这些手段,就凭年纪轻轻不知死活的你,就能让本宗彻底垮掉吗。”

    “整个大陆,想杀本宗的人数不胜数,知道为什么至今没有人成功吗。那是因为那些人明知死路一条,又怎么敢来。还不是一个个每天祈求这本宗不去找他们麻烦。”

    “是吗!本少看来,那不过是因为你至今才刚刚越到本少而已。”狂妄嚣张语气没有一丝的示弱,更加没有一丝的惧怕。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安,眉头微微一皱,双眸中快速闪过一道紫色的光芒。

    “哼,小子……你千不该万不该来惹我毒宗师杨安。”杨安恶毒的看着冰血,沙哑的声音更加的低沉阴森,整个人的肌肤好像更加的黑了几分,就连指甲都变成了诡异的黑墨色。

    到了这个地步,冰血又怎么会看不出杨安此时做仰仗的到底是什么呢。

    “没想到,你竟然连自己都不放过,将自己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毒人。”手腕上的阿花越来越狂躁,要不是冰血暗自安抚了它,此时阿花早就飞出来,向着变成毒人的杨安咬过去了。

    “呵呵,毒乃是一种千奇百怪的东西。而最高境界便是毒人,一个打不死,杀不了的最强之毒。这样的我,才是大陆最强的强者,谁与争锋。”沙哑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刺耳,好似下一秒便会失声一般,难听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

    然而冰血在听到杨安这句话之后,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不屑的看着杨安,冷声说道:“这种白痴的想法到底是哪个混蛋灌输给你的。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毒人是毒界当中最不耻,最下等的存在吗。不是没有人能研制的出来,而是许许多多有着自己的骄傲的毒者都不屑于碰那么降低自己身份和骄傲的垃圾罢了。”

    “你胡说!”嘶吼的声音充满了愤怒,竟然有种让人听不出是人类所发的声音,更像是已经堕落的野兽也发出的怒吼。

    “呵!我胡说!”冰血冷笑一声,随即单手一挥,口轻轻唱:“水镜,出!”

    一股清爽的气流凭空而来,随即蓝色符文闪烁在冰血的伸出,迸发出一道水蓝色的光芒,蓝光乍现,“哗”的一声,一面水瀑镜出现在了冰血的伸出,直对着杨安。

    “看看吧!看看你现在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这就是你所骄傲的毒人形象。我看你……现在来个人都称不上,顶多算是苟延残喘的半鬼,不仅仅是身体,就连灵魂都被那些杂七杂八的毒气所侵蚀了。我想再过不久,你连意志都将被毒气侵蚀。一个活生生的毒人,如果有主人操控着的话,还可以勉强称之为武器,杀杀敌什么的,还不算是最无用下等的垃圾。可是你竟然拿自己的身体去炼毒,最后只会死在自己的手里,这不是垃圾……是什么。”

    “不……不可能……不可能!”杨安双眼已经开始出现涣散,看着水镜中的自己,不敢相信这真是他。

    “不可能,不可能的。只要我将体内的毒全部吸收,我还会恢复成原来的那个我。不对……”杨安狠狠地摇了摇头,疯狂的看着冰血,激动的说道:“不对,我会变得更加年轻,会变成百年前的我,实力会变得更强。到那个时候百里滨算什么,那个女人一定会爱上我,一定会的。”

    “你错了!”冷酷无情的声音瞬间打破了杨安所有的坚持,击溃他所有的希望:“你不会在变会去,那些毒素更加不会被你吸收。你只会变成一个活死人,没有废物,垃圾。百里伯母更加不会爱上你,因为……没有人会爱上一个没有灵魂的垃圾。”

    没有什么会比打击一个人最引以为傲的信仰、希望来的更加有效。

    “你说谎,你说谎!”歇斯底里的嘶吼充满了愤怒,然而这其中还夹着深深的绝望和疯狂。

    “心齐!”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冰血微微一愣,随即猛地转过头,对着紧闭的大门一声怒喝:“所有人不许进来。”

    门外的脚步上突然停住,然而可以听的出那群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心齐,怎么了?”尼克几个人处理完毒门宗的那群子弟后,便向着主厅而来,在接近这个地方的时候便感受大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十分的诡异。这让他们不得不担忧冰血的安全。

    然而在临近门口之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沙哑而疯狂的怒吼,这让他们更加的担忧,恨不得立刻冲进去。

    但是听从冰血的命令,早已是他们融入灵魂的习惯。

    令行禁止,瞬间停住了脚步。

    冰血小心翼翼的看着一眼已经陷入疯狂的杨安,随即冷眼看向门口,强硬的说道:“我说……任何人不许进来,这是命令。”

    没有人比她清楚,现在的杨安有多么的恐怖。他身上到处都是致命的毒素,无论是血,还是肌肤,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能让一名神尊瞬间毙命。

    她没办法拿自己伙伴的命去堵。之所以在语言中接连不断的惹怒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先前下的毒更快的吞噬他体内的力量。

    但是现在……

    杨安突然看向冰血,疯狂的笑了起来:“原来你在意外面的那群人啊,那么……我就将他们通通都杀了好了。”

    “你敢!”暴怒,瞬息而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