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1)盛宴开始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1)盛宴开始

    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杨安瞬间愣住了。随即猛地抬起头,一双充满了恶毒的目光在大厅中扫射了一圈后,眉头紧皱,双手紧紧的握住椅子把手,克制自己的颤抖。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我毒门宗放肆。”

    杨安的话让下面的人顿时一愣,纷纷站起身想要驱动自己体内的灵力震慑敌人,然而就在他们驱动灵力之时,猛然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我的灵力……竟然没有了。”

    “该死,我的也是。而且我竟然没有发现。”

    “宗主!”胡易满脸震惊的看着主位上的杨安,心中一阵忐忑。

    杨安脸色一脸,一声怒喝:“都给本宗闭嘴。”

    一瞬间,大厅之内再次陷入了寂静。

    随即杨安抬起头看向前方,样子看起来好似已经找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似的。

    然而……

    “呦,杨宗主这是在看那边啊。难不成杨宗主也有仰望四十度角,来诉说青春忧伤的爱好。”

    冰血如同凭空出现一般,瞬间现身在了距离杨安左后方不到两米的位置,双手环胸,笑的一脸戏谑样子,口中的话更是充满了讽刺。

    青春……对于杨安这个不是活了多少百年的人来说,都不知道是多少个过去式了。

    冰血这样说,不是埋汰人是什么。

    然而此时在场的所有人毒门宗的人却没有一丝心思去计较冰血口头上侮辱杨安的事情了。

    只因为,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存在,即使在发现有人潜入之时,依然没有找到她的藏身地点。

    怎么可能……会这样。

    他们毒门宗的人可不仅仅是用度高手,更加是炼制毒药的毒师,那精神力绝对是同等级的炼药师之上的。

    他们此时虽然灵力突然诧异的流失了,但是精神力可没有啊,却依然没有发现对方的所在。

    这样的情况,简直让他们不寒而栗。

    杨安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当看到一张陌生的绝美容颜之时,杨安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用那沙哑的声音冷声说道:“你到底是谁?来我毒门宗所为何事?”

    “额……”冰血眉峰微微一动,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困惑的神情,随即双眉一挑,甜美一笑,清脆的声音有如银铃一般悦耳:“本少好奇,虽然……来逛逛。”

    “好大的胆子,真当我毒门宗是你家后院吗,想来就来。”胡易一声怒喝率先传来,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怒斥着冰血,那感觉就好似下一秒便会扑上去将冰血碎尸万段一般。

    冰血嘴角一勾,脸色瞬间一变,满是不屑的表情看向胡易,清脆的声音变得有些阴冷的起来:“呵呵,据本少所了解,毒门宗的宗主乃是杨安阁下吧。既然如此,本少刚刚是在跟杨安阁下讲话,你来狗腿个什么劲。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越主代庖。还真是新鲜呢,在本少的家里可是从来看不到这样的景象呢。”

    “胡说你,你这混蛋竟然敢污蔑我。”胡易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因为凡是毒门宗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宗主有个最大的忌讳,那就是下面的人有越主代庖的嫌疑。

    无论事实与否,宗主都会杀一儆百。

    “宗主,属下冤枉啊。属下对宗主的忠心天地可鉴,绝无二心。刚刚属下也是因为太过气氛这混蛋竟然胆敢侮辱宗主,才会气不过……”

    “闭嘴!”一声怒吼从杨安的口中的发出。

    杨安猛地转过头看向胡易,眼中射出两道凶狠的光芒,然而随着杨安和胡易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他们体内的毒性也发作的越快。

    待杨安发现这一点之后,想要挽救却猛然发现为时已晚。

    这种他都未成见过的毒让他心惊胆战,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慌乱再次袭上心头。即使如此,身为毒门宗宗主的他,为了让属下们保持镇定,为了不输给对方气势,他依然要努力的保持着镇定。

    “阁下何必如此戏弄本宗门的弟子,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意。我们也好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番,想必阁下也是一位用毒高手,我毒门宗在整个大陆上的名望阁下应该很清楚。而且本宗招贤若渴,像阁下这样年轻有为的人才,如若来到我毒门宗,地位必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能者,不如……阁下好好考虑考虑。”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冰血双手环胸,巧笑的看着一副真诚摸样看着自己的杨安,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轻声说道:“可惜……本少从来都是万万人之上的,头顶上很不习惯有任何生物存在呢。”

    “你……”杨安再也无法支撑那副伪善的表情,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怒火中烧。

    就在此时冰血快速转过头看向大门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而冰血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们心中一颤:“呦!盛宴都准备好了呢。”

    杨安等人不由自主的顺着冰血的目光看过去,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盛宴……什么盛宴?”杨安丝毫不相信这个少年的出现是一场玩笑。毕竟敢和毒门宗开玩笑的人很少很少。而且也不会有人会闲的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当然是……”冰血笑的中突然多了许多让人恐惧的元素,比如嗜血、肃杀、凶残。

    “到底是什么……”再次忍受不住心中那股莫名压力的胡易再次怒喝一声,但是此时的声音已经比刚刚更加的无力了许多。

    冰血冷冷的扫了一圈,玩味的欣赏着每个人的表情,此时的她就犹如一只在戏耍着猎物的野兽,看的人每个人汗毛直立,浑身发寒。

    “当然是一场盛大的血色狂宴。”幽冷阴森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带给所有人的是一股莫名的恐惧和刺骨的冰寒。

    所有人都僵硬在原地,满脸恐惧的看着冰血,通体发寒,脸色煞白。虽然还没有正式战斗过,虽然冰血看起是年纪很小,实力不高。但是就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好似来之地狱的阴森之气让他们恐惧,甚至绝望。

    她……到底是什么人,又或者说她到底是人是魔。

    一个普通的人类又怎么会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而且那种气息在她身上是那边的自然,浑然天成,原原本本的为她为生成,没有任何人可以模仿,更加不需要借助任何媒介。

    她……就是与生俱来的魔,恶魔。

    “你觉得,单凭你一人,真的有这个本事对付我们整个毒门宗不成,我们毒门宗最强的可不是灵力。”此时的杨安已经有了破釜沉舟的意思。体内的灵力已经完全流失到只能让他保持原地不动的状态了,根本没有能力在去战斗,但是即使如此……他也绝对不会让一个臭小子轻而易举的从这里走出去。

    “切!”冰血不屑的白了一眼杨安,讽刺的说道:“本少还头一回知道,原来毒门宗的宗主如此天真啊。难不成杨宗主觉得本少既然有这个能力在各位自认用毒高手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而且是一种让他们无法解开的毒。又怎么会怕你们手里的那些毒呢。”

    冰血的话音刚落,双眼快速闪过一抹狠戾。单手一挥,一道黑色气流如同闪电一般射进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邓长老体内。

    “啊!”一声惨叫从邓长老的口中发出,其他人还来不及惊讶之时,原本跪在地上的邓长老满脸痛苦,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开始在地上不断地打起滚来,口中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听得当然毛骨悚然。

    “天啊,那是什么?”一声惊呼传来,随即是一道道倒吸气声在大厅中响起。

    只见原本脸色惨白的邓长老,脸上突然出现一道黑色条纹,而且那些条纹竟然在邓长老的脸上不断地蠕动着,就好似一条条生长在邓长老脸部肌肤下的虫子,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距离邓长老最近的几个人,脚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胸口一阵翻滚。

    随即所有人连忙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的神情更加的不一样了。

    “你到底是谁?”杨安咬牙切齿的声音更加的沙哑。

    他不是没有见过其他用毒者,但是最终都死在了他们毒门宗的手上。因为那些人就是用毒,也永远都没有他们毒门宗的毒邪恶狠辣、恶毒。

    但是今日,不仅仅出现两种诧异的毒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其中的恶毒手段甚至比他们毒门宗的毒还要恐怖。

    而是……这个孩子出手竟然毫无拖泥带水,手段残忍到另人毛骨悚然。

    冰血邪恶的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幽幽的看着杨安,冷声说道:“本少自然是这盛宴的首脑喽。”

    “你……”

    不等杨安说完,冰血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然而这次话好像是对着他们说的,又好似在对着其他人说的。

    可能吗……一下子有一批人同时进入他们的毒门宗,整个毒门宗竟然没有一个人知晓……

    她……到底是谁!

    “盛宴开始……伙伴们……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