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30)被束缚的命运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30)被束缚的命运

    冰血几个人晃悠悠的去了楼下的黑市市场,打算大淘一番。而百里均和百里袅两个人即将去和自己的父亲汇合,商讨冰血所说的方案。

    看着冰血他们几个人离开,百里均的神情出现了几分落寞,心中更是纠结不已。

    其实他很像跟着他们一起去,想要进入他们的那个世界,但是他知道……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和资格。

    他虽然和司马弘化是一起长大的好友,虽然和冰血是朋友。但是却无法成为他们那样的伙伴。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像司马弘化、劳伦斯那样放弃一切,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哥,我很羡慕他们呢!”百里袅看着依旧关闭的房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可是我想我永远都做不到他们那样吧。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都没有那个勇气放弃一切,只为了心中的那个信念去不断的奔跑。我们就只能停留在原地,守着打出生就已经定好的命运。”

    “哥!像他们那样的……就是爷爷之前经常说的伙伴吗。其实……我也很想拥有呢。”

    百里均微微一笑,笑容中却充满了苦涩,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们可以为了彼此不顾一切,可以为了彼此忍受一切。但是我们永远都不会有那个勇气去挣脱掉身上的枷锁。”

    打从冰血他们离开房间说要去黑市以后,百里均和百里袅两个人便整个晚上都没有在见过他们。

    第二天一早,按早之前的约定,百里均和百里袅两个人带着自己的护卫向着东城最边上的树林而去,树林后面便是毒门宗的大本营。

    “没想到,黑市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冰血一脸偷腥成功的得瑟样,笑眯眯的站在一棵苍天大树之上。

    司马弘化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看着冰血:“老大,我只知道女人逛起街来疯狂的要命,没想到老大你也有着毛病啊。”

    却没想到,司马弘化说完这句话,却引来了怪柔、怪柔、尼克三个人的同时白眼,白的他满脑子问号。

    “好了,别说那些了。均大哥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们了。”

    冰血轻轻转过身看向前方的那栋漆黑的建筑物,眉头微微一皱。她很不喜欢这个地方,很像是前世的监狱,不过比监狱华丽就是了。

    冰血一声令下,所有人顿时收起玩闹的心思,面色冷静沉稳,神情凝重严肃。

    “听着,我们几个人分头行动。”冰转过身看向劳伦斯和司马弘化说道:“劳大哥、弘化,我昨晚给你们的隐匿幻器都带好了吗?”

    “嗯!”两个人对视一眼,随即抬起手腕,一条银色手环出现在手腕上,样式简单,却十分的精致。

    但是却没有人会想到,这小小的手环竟然是一件有市无价的上品神幻器。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们两个人的隐匿功夫很难避过毒门宗高手的探测,所以一定要时刻开启隐匿手环,另外手滑有通讯作用,可以随时让他们保持联络。切记,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旦有异常,第一时间离开。”

    “是!”

    在黑夜的遮掩下,几个人纵身而跃,犹如鬼魅一般,消声无息的进入到了那栋黑色建筑物中。

    冰血分配给其他人的任务路线都是一些偏厅,而自己则是选择了直捣黄龙,直接前往毒门宗的要害之处,宗主杨安以及几位长老所在的方位。

    “白灵。”无声召唤,一道白色透明身影瞬间现身在冰血的身边,嘴角带着一抹阴森的笑容。

    “少主,终于要派白灵上场了。”

    冰血微微一笑,指着前方说道:“前方探路。”

    “是,少主。”白灵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向着前方飞去。

    随着白灵的契约主魔魅的旧伤满满痊愈,他的能力也越来越高,此时就算是九剑神尊再次也无法发现他的存在。

    有了白灵的探路,冰血的路越来越顺畅,轻轻松松便避开了几个巡逻队,至于暗处的那些眼线又怎么能发现黑暗之王冰血呢。

    冰血进入到毒门宗大本营后,便犹如无人之境,来去自如。

    “宗主,我们前几天派去沥青城镇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回复,而且完全联系不上,探子回报,沥青城镇的肾家已经空无一人了。”一道低沉幽冷的声音从主宅内传出,听声音应该是一位老者。

    “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小小的沥青城镇何时出了这样的人才。”杨安的声音比之前冰血听过的更加沙哑,好似嗓子受到了很严重的破损一般。

    杨安缓缓的抬起头,即使在室内依然带着一顶巨大的黑色帽子,将整个头都藏在里面,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长相。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扯上沥青城镇了。”

    “这……”老者为难的看着杨安,脸上闪过一抹恐惧。

    这时坐在老者对面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满脸讽刺的看了一眼老者后,随即转过头对着杨安说道:“宗主,你从上次回来后便一直闭关,可能不知道。我们派去野菰山脉寻找火焰兽的朱长老被几个神秘人给杀害了。而且……狂暴之毒也失踪了。”

    “狂暴之毒。”杨安的声音平稳,没有一丝情绪,让人无法猜测他的内心波动。

    “没错!”中年男子恭敬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主位上的杨安,揣摩着他的心意。

    杨安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身体好似突然变得很疲惫一般,向后靠了靠,接着说道:“狂暴之毒乃是我宗秘药,怎么会交给你一个外室长老?”

    杨安的语气依旧平稳淡然,却让最先开口说话的老子浑身一抖,满脸恐惧的站起身,随即“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说道:“都是属下的错,请宗主饶命。”

    杨安淡淡的看了一眼老者,却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转过头看向另外一边的中年男子说道:“胡易,你说。”

    “是,宗主。”胡易缓缓站起身,双手举过头顶,恭敬的弯下腰,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接着说道:“原本狂暴之毒是由邓长老负责的,而最能让狂暴之毒发挥功效的便是野菰山脉的火焰兽。在宗主闭关期间,邓长老竟然擅自做主,让他身为外室长老的外甥前去活捉那火焰兽。不过我却查到在朱长老前去捉火焰兽的同时竟然带着狂暴之毒的实验体一同前往。之后我派人去查看的时候,发现火焰兽被不知名的人给杀了,而火焰兽被杀之前竟然中了实验体的狂暴之毒,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我的人找到了朱长老以及朱长老几名徒弟的尸体。”

    杨安听完胡易的话后,沉默的一会,然而就这短短一两分钟里,那名跪在地上的邓长老,已经浑身冷汗,瑟瑟发抖,脸上一片惨白,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此刻充满了怎样的恐惧。

    “邓长老,你可有话说?”杨安沙哑的声音中充满了阴森的狠戾,平稳的气息终于有了波动,却没有想到,暗中有人等的就是他的气息波动。

    每个人在平常的时间里,气息都会有或大或小的波动。但是在那些等级高,实力强大的高手身上,只要他们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心性便会将这种波动降低到最小。

    而此时在这大厅之中,所有的内室长老的身上。只有杨安、胡易以及跪在地上的邓长老有降低气息波动的本事。

    很可惜,邓长老因为太过惧怕、胡易因为心中充满了喜悦,而杨安因为愤怒,这三种情绪让这三个人的气息波动越来越大,而且极其不稳定。

    至于其他人,虽然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坐在一旁,但是因为平日里这几个人长老之间明争暗斗,此时因为其中一个最让他们忌惮的长老犯了难以弥补的过错,让他们心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暗喜,这种暗喜虽然不会刻意的表露在脸上,但是却会让他们的气息波动跟着变大。

    邓长老满脸惶恐的抬起头,眼中依旧浮现出了几分绝望,却依旧挣扎顽抗的说道:“求宗主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那朱飞竟然会偷了狂暴之毒的实验体。这件事我也是在朱飞死了之后才发现的。宗主将狂暴之毒的实验体交给属下后,属下便放在了阁楼的暗阁之内,只是……只是期间拿出来给朱飞看过一次,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趁着属下不在之时偷了去,还私自去了野菰山脉。宗主属下真的毫不知情啊。”

    胡易一声怒喝,满脸愤怒的指向邓长老:“哼,邓长老话说得可真好。这狂暴之毒乃是毒门宗的秘药,你竟然私自给一个外室的子弟看,你还真以为这毒门宗是你家的不成。我看……这件事就是你指使的。你想要自己控制火焰兽,来图谋不轨。”

    “胡易,你休要血口喷人。老夫对宗主从来都是誓死效忠,绝无二心,你如此污蔑老夫,老夫看你才是有心而为之。”邓长老气的满脸涨红,颤抖着手指指向胡易。

    嘈杂的争吵声让杨安眉头紧皱,抬气手狠狠的拍在旁边的案子上,一声怒吼:“都给本宗闭嘴。”

    随即一道如大山一般的势压猛然间从杨安的体内迸发而出,大厅内所有人脸色一变,纷纷浮现出一抹惊恐的神情。

    然而就在下一秒,那股庞大的势压竟然奇迹般消失了,随即杨安“噗”的一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惊呆了所有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