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27)血债血偿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27)血债血偿

    “什么人?”肾家家主一声怒吼,所有人的视线纷纷投向大门口。

    只见七名气质各异,却同样俊美非凡的少年悠闲自得的迈进大厅,嘴角带着一缕他们毛骨悚然的冷笑。

    “是……是你们。”同样见过冰血几个人的肾硒在看到冰血七个人之后猛然间瞪大双眼,眼中闪动着一抹震撼的光芒,随即转变成了绝望。

    没有错,在见识过冰血几个人的实力之后,在这种完全受制于人的状况下,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

    他错了……当初他就该极力劝阻家主千不该万不该与他们为敌,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看到肾硒的表情,其他人也很快便猜到了冰血七个人的身份,心中的恐惧满满升起。

    “别来无恙啊,肾硒阁下。”冰血一双黑眸闪动着邪魅的光芒,眼底伸出一片冰寒。

    “你们……真的回来了。”肾硒无力的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心。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灵力在满满消散,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他们中毒了,中了一种连毒门宗都无法解开的毒,这种我为鱼肉的无力感快速蔓延至整个心口,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他们肾家……完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其中坐在肾家家主身边的一名黑衣男子,毒辣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冰血七个人,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阴暗:“阁下跟肾家有仇,自当找他们。我们是毒门宗的人,想必阁下也不想与毒门宗为敌吧。不如阁下先自救放了我们,我们几个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立刻离开沥青城。”

    “考尔比阁下,你们毒门宗不能就这样弃我们肾家于不顾啊。”大长老满脸悲愤的看着那名黑衣男子考尔比,声音已经开始虚弱了起来。

    “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肾家招惹的麻烦难不成想让我们毒门宗跟你们陪葬不成。”考尔比恶狠狠的瞪着大长老,语气中充满了冷血无情。

    “你们……”大长老一时气结,竟然无力反驳考尔比的话。

    始终没有再开口说过话的肾家家主突然“噗”的一口散发着刺鼻气息的黑血吐了出来,满脸惨白,双眸闪烁,满是不敢置信。

    “呵!”冰血冷笑一声,满是不屑的看着肾家家主,冷声说道:“肾家家主,听本少一句劝吧。你最好别想着将自己体内的毒逼出来,因为你这么做只会加速自己毒发。”

    肾家家主双目凸出,狠毒的看着冰血,却不敢再有任何的举动。

    考尔比听到冰血的话后,快速驱动精神力内视一番,竟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驱动精神力,更准确的说自己的精神力竟然完全萎靡了,就同他的灵力一样,不是被封印,而是在不断地消散,消失。就好似突然变成了一个毫无灵力普通人一样,这总状况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恐惧千万倍。

    “你们下的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让我们毒门宗的毫无察觉?”考尔比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一股死亡的气息快速笼罩在他头顶,不断地侵蚀着他的灵魂。

    “哼!”冰血冷哼一声,狂傲的俯视着考尔比几个人,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满脸鄙夷的说道:“不过是一群下三滥的三流毒者,有什么资格与本少的相提并论。”

    “不过,今天本少心情好。就大发慈悲的告诉好了。”冰血随手一挥,一把椅子被一股无形的气流瞬间带到了冰血的身后,随即整个人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满脸戏谑的说道:“此毒名为腐寐,无色无味。如果单单只是下到饭菜里根本是无毒的东西,没有毒你们又如何擦觉。但是被下到饭菜里面的只是腐寐的一半,而另外一半便是水。无论是哪一种水都会立刻启发腐寐所有的毒性。哪怕是口水也可以。美名其曰,腐蚀……一旦中了此毒。首先你们的灵力和精神力会快速被俯视的干干净净,最后是你们体内的器官,灵源、元神最后是灵魂和肉身。一点点的都会消失在这整个世界中,连死了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片倒吸气声纷纷响起,不断地回荡在整个大厅中。而冰血的每一句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进他们的体内,痛的他们浑身僵硬麻木。明明痛彻心扉,却又动弹不得。

    这种无助、无力、彷徨、恐惧的感觉让他们所有人都慌了神,死神就在眼前,可是他们却连下地域的资格都没有,最后等待他们的只有彻底消失。

    “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怎么敢怎么做。我们是毒门宗的人,你们如果杀了我们,毒门宗不会放过你们的。”考尔比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回荡在大厅之上,充满了恐惧的。

    然而刺耳的吼声却让冰血几个人依然无动于衷的看着他们,嘴角依然挂着那抹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冷笑。

    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惧怕。

    “呵呵!毒门宗……”司马弘化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折扇,戏谑的看着考尔比,说出的话让毒门宗所有人无比震撼。

    司马弘化转过头看向冰血,双眉一挑:“老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个月前在野菰山脉的时候,好像也有人这么对我们说过。不过……最后的结果嘛……”

    “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朱长老,抢了我们狂化药液的就是你们,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也不知道谁给考尔比的勇气,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竟然还敢如此对冰血几个人叫嚣。

    然而情绪大浮动的波动促使他体内的毒素加速运行,在他愤怒的喊完这段话之后,满脸涨红,极度扭曲,随即“噗”的一口黑色血液从口中喷了出来。紧接着涨红的脸上迅速褪色,好似一张调色板一般,快速变得一片惨白,双唇隐隐约约浮现出诡异的黑色。

    “你们毒门宗的人不会都这么白痴吧。原本看到那个什么猪长老的时候,本少就已经开始怀疑他脑袋里面到底撞得是稻草还是废水了。不过当时本少只是觉得那是个意外。可是现在看到你,本少真的开始怀疑你们毒门宗的人是不是脑子里面都撞了一些废弃材料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们不求饶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跟我们老大叫嚣,怎么……是觉得现在还不够刺激对不对。”

    司马弘化一身的痞子气,得得瑟瑟的看着考尔比,说出来的话险些让毒门宗的那几个人再次一口黑血喷出来。

    看一个个抖的跟筛子似的,也不知道是被司马弘化气的,还是被吓的。

    冰血看着损毒门宗损的一脸畅快的司马弘化,嘴角一抽。她怎么绝对,自己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舌头不毒的呢。看看把那一个个小老头给气的,都快中风了。

    而那几个毒门宗的人被司马弘化这么一说,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是却不敢再开口多说一句话。

    此时他们所中的毒,他们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想要解开简直比登天还难。体内的灵力流逝的越来越多,现在就是一个刚刚步入魔法界的孩童都有能力杀了他们。

    想到这里,几个人已经浑身冷汗,一股股绝望的气息不断地侵蚀着他们的灵魂,恐惧不断地蔓延着。

    “几位阁下,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既然是来找毒门宗的,那么还请几位高抬贵手放了我们肾家,我们定当全力报答阁下的饶命之恩。只要是我们肾家有的,一定双手奉上。”肾家家主不断地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恐惧,让自己尽可能的保持冷静。满脸诚恳的看着冰血,卑微的祈求着。

    然而……结果早已注定。

    恶魔又怎么会学会慈悲。

    “放过你们!”怪柔突然开口,原本温柔的目光不再,满目狰狞狠戾的看着肾家的所有人,一股嗜血的肃杀之气突然从体内迸发而出,不断的环绕在身体四周,整个大厅内的气息突然间变得十分的诡异阴森,刺骨阴寒。那一股股嗜血的气息,疯狂的向着肾家人涌去。

    所有人都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气息一瞬间变得十分恐怖的少女,不明白她为何能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

    怪柔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温柔恬静。与身体四周的气息完全成反比,然而这样的她更加的让人恐怖,如同地狱妖魔一般,让人绝望,痛苦,受尽心灵上的折磨。

    “你们……不会忘记了伊家是如何死的吧。你们应该忘记了伊微特是被谁害死的吧,竟然还敢跟我们说无冤无仇。”

    “现在……还用本小姐仔细道来,你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吗!”

    幽冷嗜血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震撼着他们的灵魂。

    伊家……

    他们竟然是为了伊家报仇而来的。

    所有人僵硬的坐在地上,满脸呆滞的看着冰血、怪柔几个人,浑身冰冷,心中充满了恐惧,双目中闪动着绝望,此时的他们甚至连尖叫都无法发出,深深的绝望与死气将他们代入了那个无尽的、阴森的、漆黑的深渊之中。

    这时暗夜突然拍到了的怪柔的身影,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让气息越来越狂乱的怪柔突然安静了下来,随即看向肾家人,冷声说道:“伊家人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在……在西郊乱葬岗。”

    话音落下,冰血冷冷的站起身,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肾家人和毒门宗的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幽冷的声音,如同一道地狱而来的催魂去,结束了他们所有的一切:“杀,一个不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