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26)暗地里整死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26)暗地里整死你

    “我会派人去联系毒门宗的人,就说他们要找的人回来了。”

    肾家家主的话让大长老微微一愣,眉头紧皱,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家主,我们还没有查到是否就是那七个少年袭击了我们肾家,毒门宗的人又怎么会来帮我们。”

    “哼!”肾家家主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连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那毒门宗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只要借助毒门宗的手杀了背后捣鬼的就好了。现在我便叫人去给毒门宗的传讯,而你派人去城内四处查探,看看那个酒店内有外人是在这几天进驻的。宁可错一百也绝对不放过一个,怪只怪他们来的不是时候。”

    大长老自知就算如何劝阻都是没用的,只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是。”

    而此时站在沥青城镇最高处俯视着一切的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右耳耳垂上的蓝色耳钻,轻声说道:“白灵已经跟着肾家的人去找毒门宗的人了,所有人开始行动。”

    “是。”

    一道黑色身影纵身而下消失在了整个黑夜中,而沥青城镇的平静再也此时彻底消失。

    这一天夜里,除了肾家以外,凡是沥青城镇势力家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重要直系莫名其妙昏厥、吐血、抽搐等情况出现。

    与此同时每个势力家族都收到了这么一条消息,肾家勾结外敌独门宗陷害伊家,残害其他同乡势力,打算配合毒门宗吞没沥青城镇所有势力,一统沥青。

    “老大,现在怎么办?”

    忙了整整一个晚上,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丝困倦之意,一个个精神抖擞,满脸兴奋的看着冰血,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啊。

    司马弘化发行,这种暗地里阴人的感觉,竟然比在正大光明的与敌人对决更让他热血沸腾,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爽。

    “另外几个家族现在是什么情况?”冰血双手环胸,靠坐的椅子上,满脸淡然的看着其他几个人。

    “方家、石家、孙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在调查,而汪家的人好像在前几天无意当中见到了几个疑似毒门宗的人进入肾家,所以他们对此相信的几率比较大,最重要的是我毒的人刚好是汪家家主最喜欢的孙子。”司马弘化满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们这样到处下毒,会不会毒门宗没有来的时候就引起大sao动。”尼克有些担心的看着冰血。

    “放心吧,我对我的毒很有把握的。那些都是我平常用来玩的,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只不过是会出现一些假现象而已,所以才会被叫做假毒。过个几天体内的假毒的成分被排光了,就没事了。”

    “那现在呢?”劳伦斯看着冰血,脸上露出与司马弘化一样的兴奋表情。

    冰血神秘一笑,双眉微微一挑,轻声说道:“当然是……等。”

    当天晚上,除了化身为猎户大叔的劳伦斯以外,其他人都消声无息的消失在了酒店内,而劳伦斯也在第二天一早前去酒店前台退了房间。

    之所以留下劳伦斯,那是因为之前在酒店办理房间的时候便是劳伦斯一个人,而这几天里,冰血几个人外出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走过正门。所以整个酒店内,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不大的房间内,竟然住了七个人。

    而一直在到处寻找陌生人的肾家也从未发现过冰血他们几个人。冰血绝对是将“暗地里整死你”这句话贯彻的彻彻底底。

    要问冰血他们几个人这几天一直都住在什么地方而没有让其他人发现。

    很简单……因为此时整个沥青城镇内,只有一个地方是别人不会去的。

    那就是……伊家大宅。

    “哎,我想肾家的人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我们现在竟然会藏身在伊家吧。”劳伦斯双手垫在脑后,悠然自得的躺在伊家住宅内的花园内,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全然不顾外面已经因为他们几个人而闹得天翻地覆了。

    冰血侧过头看向伊微特的房间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我素来冷血无情,但是该付的责任我墨心齐绝对不会推脱。伊家是因为我们而亡的,那么这个仇,我定然会给他们报个彻底。肾家、毒门宗一个都逃不掉。”

    就在此冰血猛然坐在起身,双目看向前方,嘴角勾去一抹阴冷的弧度,冷声说道:“白灵……回来了。”

    尼克、暗夜、劳伦斯、司马弘化、怪柔、怪蒙在听到这句话后,齐齐坐起身,看向肾家方向,双眸一亮,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这件事……是时候了结了。”幽冷的声音中充满了嗜血的肃杀,然而语气却平淡无波,好似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一般。

    劳伦斯一高蹦了起来,单手一挥,手中金光一闪,一把金色大刀出现在手中,一个堂堂魔法师最喜欢的武器竟然是一把斗者用的大刀,难怪会让人说他是战斗狂人了。

    此时的他一身战意,热血高涨的看着冰血,兴奋的说道:“我们杀过去?”

    “当然不是!”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冷声说道:“毒门宗不是喜欢用毒吗!本少就让他们死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下,让他们死不瞑目。肾家不是喜欢阴人吗,不是让伊家所有人都死的消声无息吗。那么……自然要让他们也尝一尝这种无助而绝望的感觉才行了。”

    七个人对视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伊微特房间的房间,就这样一直看着,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回忆着那个下午,那个突然从巷子里带着一队人雄赳赳气昂昂走出来的女子。

    她明明可有一个很美好的未来,伊家少家主,这个大家族的未来家主。虽然是女子,却从未有人因为她的性别而敢对她有一丝的轻蔑。

    虽然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是心中对于她的欣赏与喜爱却没有因此而减少。

    原本以为上次的离开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依旧在各自的世界努力生存着,享受着各自的幸福。

    但是却没有想到,即使他们早已在分别的时候想到了那将会是永别,但是却没有想到是天人永隔的别离。

    如果没有上次的交际,如果他们没有让伊微特走进他们的酒店,而是对待她如何对待其他人一样,无视的驱赶,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那个天真单纯却勇敢坚强的姑娘,竟然为了护着他们而被杀害了。到最后哪怕是一个名字都没有向敌人透露过。

    夜幕降临,今晚的夜色好像格外的黑,幽冷的风也显得格外的寒冷刺骨。整个沥青城镇好似突然被披上了一股阴森的气息,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的家家户户也早早熄了灯。

    肾家大宅的门前,依然是那颗苍天大树,好像是庇护着前方这一大家子似的,但是在真正的恶魔面前,却始终显得十分无力。

    冰血冷冷的站在大树之上,看着前方灯火辉煌的肾家,耳边听着里面杂乱而忙碌的脚步,好像在招待着什么十分重要的宾客,整个肾家都显得十分小心翼翼。

    而这些忙碌的脚步此时在冰血的耳中却变成了死忙的节奏,在不断地向着里面的人靠近。

    “嗖嗖嗖!”几道身影快速从肾家跃出,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几道身影却没有走远,而是直接上了那颗苍天大树,冷冷的站在冰血的身后,眼中闪动着一缕阴冷的光芒。

    “都准备好了。”暗夜冰冷的声音传入冰血的脑海中,刺骨阴寒。

    “心齐,我们都出来了,真的不用在里面看着吗。”劳伦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毒门宗又如何,再我所研制的毒前面一样必死无疑。”冰血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光芒,接着说道:“白灵说毒门宗的人里面有两个神尊,虽然只是两剑。但是在中毒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查看四周。如果你们留在附近一定会被发现。”

    “那又如何,中了毒的神尊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司马弘化不屑的说道。

    冰血侧过头冷冷的看着司马弘化,阴冷的说道:“别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额……”司马弘化被冰血的这一眼看的浑身一抖,连忙低下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是,老大。”

    “时间差不多了,我进去。”冰血声音落下,七个人身形一闪,化作气到黑色身影直奔肾家主厅内。

    “砰砰砰砰”一连串身体摔倒的声音在肾家主厅内响起,原本坐在主厅中央圆桌之上用餐的十几个人竟然在一瞬间倒地不起,嘴角流出漆黑的血液。

    而有些实力较低的人更为恐怖,身体上每个毛孔竟然突然冒出一滴滴黑色血液,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真是……怎么回事?”肾家人猛然抬起头看向毒门宗的人,眼中纷纷闪动着震惊的光芒。

    因为他们看到竟然连毒门宗的人都跟他们一样。

    很显然他们中毒了,而且这毒根本不是毒门宗的人下的。

    “大人……大人……请救救我们,救救我们。”肾家人瞬间慌了神,纷纷向着毒门宗的人求救。

    可惜……

    “你们觉得,连自己都中了毒的人,还能救得了你们吗!”清脆的声音凭空而来,响彻在大厅之上,震慑了所有人的心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