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204〕地狱的惩罚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喂,我说……你们上辈子是不是壁虎兽转世啊!”

    “就算……不是上辈子不是,也可定是壁虎兽俯身。”

    此时在沥青城镇侧面的城墙之上有七道可疑的物体正在以一种人类无法完成的方式向着二十米高、呈九十度直角垂直与地面的城墙上方爬去。

    而跟在最后面的劳伦斯、司马弘化两个人揣着一个满是无奈的心,欲哭无泪的抱怨着。

    “我劝你们还是省省力气快爬吧!”特意跟在他们两个人前方不远处的尼克微微低下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而此时紫级班的那四个怪物早就已经到了城墙上方解决了几名侍卫后悠哉的等待着他们爬上去。

    在冰血、暗夜、怪蒙、怪柔四个人上去已经整整十五分钟之后,就连尼克都上去了整整七八分钟之后。两条精壮的手臂这才“啪”的一声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尼克一手扒着墙壁,一手支撑着身体,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满脸无语的看着坐在城墙之上的几个人,欲哭无泪的说道:“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做的?”

    怪蒙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十分不客气的打击到:“才二十米就把你俩累成这样,我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天吃个饭都要徒手爬五千米的悬崖,而且灵力全封。相比之下,二十米又算得了什么。”

    “我靠,你们是一群怪物吗。”劳伦斯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委屈的看着怪蒙,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输了冰血,他觉得没什么,输了怪蒙、尼克、暗夜他也认了。我靠……为啥连怪柔都能轻轻松松的爬上来啊。

    长这么大……他还没有见过这么猛的女人呢。

    这也……太吓人了吧。

    好在劳伦斯不知道其实……他还认识一个最更加恐怖的女人存在。

    “我们现在……直接杀去肾家吗?”

    七个人爬上城墙之后,一跃而下,隐身在暗处,司马弘化快速确认了七个人的位置后,脑海中瞬间锁定去往肾家最近的一条路后,转过头看向冰血,无声问道。

    “不,先去伊家!”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看向伊家房间,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没问题!”司马弘化脑海中瞬间调出沥青地步,锁定伊家位置,随即七个人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这里……竟然变成这样了?”站在漆黑的伊家大宅内,怪柔神情中闪过几分落寞。

    还记得当初刚来沥青城镇夜探伊家之时,这个时间的伊家原本应该灯火辉煌,到处都充满了欢笑声和轻松的交谈声。

    只是没有想到……事隔短短两个月,再回到这里……竟然变成了一片死寂。再也没有一丝生气了。

    怪柔看着前方的一片黑暗,四周冷风凛凛,再也没有了往日了热闹与温暖。这一切……都是他们害的吧。

    她可以无视掉其他人的生命,但是却怎么也忘不掉那个喜欢哈哈笑的姑娘。明明当时她想让她远离杀戮的世界的。

    却没有想到,反而将她带进了地狱的深渊。

    “肾家、毒门宗……该死!”咬牙切齿的声音充满了嗜血的狂暴,温柔不在,清雅不在,换上的是刺骨得冰冷与地狱的阴森。

    站在怪柔最边上的劳伦斯与司马弘化震惊的看着突然变得十分不一样的怪柔,心中震撼不已。

    他们也见过怪柔嗜血的时候,但是却与现在的她还是很不一样。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地狱而来的……魔。

    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怪柔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眸此时正不断地闪烁着水蓝色的光,同时那蓝色在不断地加深,由清澈海岸的蓝逐渐向着深海的蓝转变。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让狂化中的怪柔瞬间清醒了过来。

    “柔儿!”

    冰血的声音让怪柔浑身一阵,双眸瞬间转变成原来的漆黑色,猛地抬起头看向冰血,眼圈顿时红了起来。

    “老大,他们……该死!”哽咽的声音勉强的从怪柔的口中发出,让人听得心疼。

    冰血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轰”的一声,一股股黑色气流不断地从身体内发出,环绕在身体四周,不断地散发着阴森刺骨的寒气。

    “那是……”司马弘化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难以自信的看着冰血:“实体化……杀气。”

    突然司马弘化收起了所有的震惊,双手插兜,一身的痞气环绕在周身,嘴角倾斜,邪恶的一笑:“接下来可……好玩了!”

    竟然……惹毛了他们老大和怪柔,那么……肾家就算是想死都难了。

    “两个月了,我们先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吧。”尼克环顾四周,眉头紧皱,总觉得伊家死的也……未免太干净简单了些。

    “嗯!”

    众人点头随即分头向着不同方向飞驰而去,他们对于伊家的灭亡心里都有着太多的疑惑。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他们在伊家大宅整整找了一个晚上,但是却没有找到一丝的痕迹,这样的情况,确实太过诡异。

    “我们找了一晚上,竟然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第二天一早,他们便找了一家十分偏僻的酒店内,冰血照例在房间四周设置了结界,以防被偷听。

    “这才是最大的线索!”冰血双手环胸坐在木头椅子的上,慵懒的样子与昨晚完全是两个人。

    “怎么说?”司马弘化转过头挑眉问道。

    “你们不觉得整个伊家都太过干净了吗。甚至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除了没有一个人以外,其他的没有一丝改变,就好像……”

    “所有人都在睡觉……”尼克转过头看向冰血,接着她的话说道。

    “没错,而且……无论是空气还是家具用品我都没有找到任何毒素残留的痕迹。毒门宗想要将整个伊家消声无息的灭掉就只能用毒,可是……却没有任何痕迹。”司马弘化一只手不自觉的摸着下巴,接着尼克的话分析着。

    “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怪蒙胡乱的抓了抓自己头上的金色短发,有些纠结的看向冰血。

    “呵!”冰血冷笑一声,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肾家,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笑容,冷冷的说道一声:“引蛇出洞。”

    当天晚上冰血七个人一身黑色夜行衣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肾家大宅前,这可是他们第二此来到肾家大宅了。

    记得第一次离开沥青城镇前他们七个人便来过这肾家,将他们所有的藏宝库都逛了一遍,现在想想他们当初真的应该在他们的脖子上统统逛一遍。

    冰血蹲在肾家大门前方的苍天大树之上,冷冷的看着前方,整个肾家依旧是带着几分阴森的昏暗,不过现在防御力却比两个月前强多了,起码暗哨多了好几个。但是他们真的以为……就凭这些蝼蚁拦得住他们七个人吗。

    “心齐,这次……我来收什么?”司马弘化把玩着手中的月牙弯钩,小巧的月牙弯钩外表看起来像是用翠绿玉雕刻而成的观赏宝贝,但是却异常的坚硬无比切锋利,而且十分的小巧是一般的月牙弯刀整整小了五倍,刚好比司马弘化的手大上一点点而已,但是却不能小巧了这般幻器,那可是一把货真价实的神阶幻器呢。

    司马弘化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容。该死的肾家竟然让他的柔儿伤心,那么……他必定让他们死心。

    “我们干脆直接杀进去好了,让整个肾家血流成河,下地狱去给伊维特小姐赔罪。”劳伦斯恶狠狠的看着前方的大宅,抗在肩膀上的大刀不断地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光。

    “杀了他们!”暗夜难得开口,冷冷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劳伦斯与司马弘化,看的两个人浑身一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可是……不得不说,最为了解冰血的非暗夜莫属了。

    “太轻松了。”简简单单的四个人从暗夜的口中发出,却让其他人伙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劳伦斯、司马弘化嘴角一抽,为肾家人默哀一秒钟,随即眼中纷纷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狂热感。

    “我要让他们在疯狂的恐怖中满满死亡。”

    阴冷、嗜血、凶残、阴森、冰冷、狠戾……

    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竟然让他们无法用言语来正确的表达出来。

    冰血直直的看清前方的肾家大宅,嘴角邪邪上扬,露出一抹招牌式恶魔笑容,身体的气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语,就好似此时大树上根本就没有她这个人一般。

    紧接着站在冰血身边的暗夜、尼克、怪柔、怪蒙、劳伦斯、司马弘化也跟着一一收起自己的气息,双眼冷冷的看着前方。

    他们甚至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自认为可以保障他们安全的肾家外面正站着恶魔、魔鬼、杀神、死神,七个人死死盯着他们所在的方向。

    甚至不知道……此时正有七个恶魔、魔鬼、杀神、死神死死盯着他们所在的方向。

    充满了阴森恐惧,嗜血肃杀的催魂曲正在慢慢响起,引导着他们走向那深渊的地狱。

    “今天……先从他们的身上拿走一样纪念品吧,来祭奠伊微特的见面礼。”

    “是,老大!”

    冰血冷然的看着前方,单手一挥,血煞凭空出现在手中划出一道血红色的光华,在这漆黑的夜空显得格外的耀眼却又充满了让人恐惧的气息。

    “肾家,准备接受地狱的惩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