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17偷的他裤衩都不剩一条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17)偷的他裤衩都不剩一条

    满地的鲜血碎肉刺激着所有人的心神,大片大片的尖叫声在大街上响起,刚刚在街上看热闹的人此时一个个抱头乱窜,满面惊恐,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整条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一地的狰狞血腥。

    “你们……你们……”伊微特满脸惊恐的看着怪柔,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怎么?怕了?”怪柔微微转过头看向伊微特,脸上依旧是那副恬静淡雅的笑容,温和如春,没有一点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炸开的感觉。

    可是……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伊微特胸口大力起伏,脸色一片惨白。

    死人,她见过不少。杀人对于她来说也不陌生,像是他们这种生活在这样一个杀戮年代的人又有谁的手里上没有血性呢。

    只是……杀人的方法有千千种,他们所能够承受的不过是一刀毙命,快速结束的杀戮。

    而不是这样……血性残忍的杀害。

    伊微特突然明白了,彻底明白了怪柔与冰血跟她说的那些话的意义。明白了他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她无法做到如此的冷血与残忍,即使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她有勇气去杀了敌人,但是却无法做到如此的对待敌人。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黑与白。

    伊微特静静的看着冰血,仔细的看着,好像是想要记住什么,记住这一份第一次的心动,因为他们之间的交际将到此为止,他们依然要生活在各种的世界里,永远都不再会在交叉点。

    “你们这样,肾家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可是沥青城中有名的心狠手辣,所以才会让大多数的人所不耻。”伊微特的声音多了几分清冷,此时的她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同时也彻底的看开了。

    “那又如何!”司马弘化微笑的看着伊微特,笑容中带着几丝危险的气息。

    “伊小姐觉得我们会怕他一个小小的肾家。”

    “当然不是!”伊微特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小心一点还是比较好的。对了,我们三天后会有一场狩猎大赛,想必肾家派人来也是担心你们会和其他几家合作,毕竟极为的实力众人是有目共睹的,一个神尊的加入绝对可以让其他惶恐。不过……不想肾家暂时还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他们也是很想拉拢几位的。”

    “多谢伊小姐的提醒!”司马弘化有礼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冰血,心中了然,接着看向伊微特问道:“请问狩猎大赛是怎么回事?”

    伊微特神情惊讶的看着司马弘化,开口说道:“我以为你们是来参加的,原来你们不知道。”

    “我们真的是只是路过!”司马弘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们几个人还是幸运,竟然赶在这么个巧合时间进入沥青城镇,难怪会引起沥青多发势力的注目了。原来都担心他们会加入敌对势力。

    伊微特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狩猎大赛是我们沥青城十年一度的大盛,主要就是为了选举出沥青城镇的第一家族。不过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却一直都没有出结果。每次都会因为意外或者是最后有两个以上的家族平手,老人们说沥青城镇是被诅咒的,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统一沥青的第一家族,不过却没有人相信。”

    司马弘化随意的点了点头,看向冰血,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老大,我们……参加吗?”

    司马弘化这一声老大叫的那叫一个自然,心里更加没有任何反感,反而还升起一抹自豪,看着冰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觉得……有这样的一个老大,真的是……太幸运了。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对着司马弘化翻了个白眼,嘴角一抽,无语的说道:“你觉得我们参加完的时候,均大哥会不会杀来。”

    “额……哈哈!”司马弘化干笑两声,额头滑下一排黑线。

    时间确实不允许他们再继续浪费下去了。

    这时冰血清冷的声音突然传入几个人的脑海中:“三天后狩猎大赛,那么这三天肾家以及其他几家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拉拢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尽快上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放在这里了。毒门宗那边应该已经知道他们长老被杀,毒药丢失的消息了,未免他们查到我们头上,我们今晚必须离开。”

    伊家几个丝毫不知道冰血几个人的对话,更加看不到在冰血密语传音的这句话结束后,司马弘化、劳伦斯两个人的头滑下的那一排排的黑线。

    此时他们两个的心里飘散无数个相同的词,那就是……无耻。

    太无耻了啊!

    白天如此嚣张,满城叫嚣,杀了人家的暗卫,威胁了整个家族。晚上却悄悄走人,让对方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肾家这一棒子打在如此柔软的棉花上,不知道会不会全体内伤。

    然而司马弘化、劳伦斯他们不知道的是,更无耻的……还在后面。

    伊微特离开之后,有些失落的回到了伊家,对于伊家交给她的任务,她也只是落寞了说了句“失败了”,便不再理会任何人。

    今天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刺激,好在伊家也没有人会怪她什么,只是对于拉拢冰血这件事上,依然没有放弃,想要待第二天问问清楚伊微特失败的原因,好继续努力,绝对不能让其他家族给拉拢了去。

    而肾家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好像白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夜幕很快将整个沥青城镇笼罩在其中,夜晚下的沥青城镇各位的清冷,偶尔会有一声魔兽的嘶吼从不远处的野菰山脉内传出,早已习以为常的沥青城镇的城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黑夜,丝毫没有一丝警惕。

    这里的夜晚没有其他城市那般繁华热闹,没有那些琳琅满目的丰富夜生活,有的只是一片清冷和偶尔传出的兽鸣声。

    每到夜晚,沥青城镇的百姓们便会回到各种的家中不在出门,每条街道上到处都是清冷的死寂。

    突然几道黑色身影快速穿过街道进入一条还算宽敞的小路内,眨眼间便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心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劳伦斯疑惑的看着身边那个一副要做贼似的冰血。

    原本他们按照计划夜里悄悄离开沥青城镇,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前往东域的百里家,哪成想他们出了酒店后不是快速向着城门方向前进,而是跑到了沥青城镇西边的住宅区域。

    “当然来这里喽!”冰血站在一棵苍天古树的枝干上,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前方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

    劳伦斯顺着冰血的话看过去,顿时双眉一挑,与身边的司马弘化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一抹兴奋的光芒。

    不得不说,自从劳伦斯和司马弘化见面以后,大有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的神奇想法。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两个人总是能找到机会一唱一和,配合的那叫一个好啊。

    劳伦斯用胳膊肘碰了碰司马弘化,随即使了个眼神,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司马弘化顿时会意,转过头看向冰血问道:“心齐,我们来灭门吗。”

    充满了兴奋的话刚刚落下,只见冰血、尼克、暗夜、怪柔、怪蒙四个人齐齐脚下一抖,险些集体从树上掉下去。

    在看劳伦斯那一副兴奋的表情……冰血五个人一头黑线。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暴了。

    “我说,我们又不是杀人机器,没事总灭人家门干嘛!”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劳伦斯与司马弘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不灭门,那我们来干嘛?”劳伦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中的激情瞬间被浇灭了。

    谁让他们跟了个变态呢,想法自然……也不能向着正常人的思维前进了。

    “害的本少浪费那么多时间,自然要来拿掉赔偿款了。”冰血笑的一脸阴森,冷冷的盯着正前方的那所巨大宅院,冷声说道:“本少要偷的他裤衩都不剩一条。”

    顿时一双眼睛“唰唰唰”亮了起来,在这漆黑的夜里,一个个犹如饿狼一般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肾家本宅,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走!”单手一挥,八条身影快速穿过肾家大门,直达内宅深处。

    “这是白灵交给我的地图,里面标明了肾家各个院落的仓库和暗阁。记住……我们是来拿路费的,不是杀人的。不要惊动任何人,拿东西就好!”

    冰血站在一处院子的墙角便,随手拿出几张简易地图交给了劳伦斯几个人,随即快速向着内宅而去。

    在这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如若眼力超级高超的人从天空中往下看的话,必然会发现肾家各处宅院内时不时的会飞出几道黑影,随即再次没入黑暗中。偶尔那人的手里会挥动着一条看似内裤一样的东西,速度很快,让人难以准确的抓住。

    当第二天一早的太阳从东边升起之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从肾家主宅的大门口处发出。

    “轰!”一声,唤醒了整个沥青城镇,大片的火光在让这清晨各位的灼热。

    随即而来的是一片吵杂的尖叫声,其中的话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啊!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天啊,谁烧了我们的衣服。”

    “来人,快给我找一条内裤来,快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