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14黑与白的世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15)黑与白的世界

    “我……我就是要嫁给你,做小也行。”

    这话吼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那叫一个响亮,那叫一个震撼啊。

    整个屋子里面的人都完全傻了,就连跟着伊微特来的那几个伊家人都满脸痴呆的看着自家的大小姐,表情险些拗不过来成面瘫。

    冰血嘴角一阵猛抽,满脸苦逼的看着伊微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说……啥!”

    她……应该是听错了吧。

    这姑娘……没问题吧。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挺好的一姑娘啊。

    “我……我说……我说……”伊微特满脸涨红的看着冰血,筹措不安的站在原地,紧张的汗水布满手心,她明白……如果这个时候表示自己说错话了,也许后果不会太难看。因为她始终都知道,自己的话是得不到任何结果的。

    但是……她伊微特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轻易放弃过任何一件事。现在……为了她的幸福,她自己看上的幸福,她就更加不会放弃了。

    伊微特认真的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说话,便被一道轻柔娇弱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凌人声音打断。

    “行了,伊小姐还是什么都不要在说了比较好。无论你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我家少爷都不会答应的。我们全当小姐刚刚什么话都没有说,也算是给伊小姐留个面子,免得到最后……难……看!”

    怪柔缓缓的从冰血的怀里退出来,站直身体,目光直视伊微特,将最后的那两个字咬的十分重,好似在警告着什么。

    怪柔的身材虽然不算矮,但是与一米七的伊微特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而且外表本就娇柔纤细,标准的小骨架。而伊微特则是一名身材高挑,偏大骨架的美女。

    然而这样的怪柔在伊微特面前却没有一丝矮小的感觉,反而有种死死压制住对方的压迫威严感,甚至能让伊微特感觉一瞬间的呼吸呆滞。

    八个人……其中实力最低的怪柔,都能她这伊家第一继承人有这样的压迫感。伊微特真的很难想象,他们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恐怖势力。

    有的时候……也许感情真的可以战胜一切。

    不顾额头上布满的汗水,伊微特满脸倔强的看着怪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凭什么帮冰血大人做出回答,你又有什么资格代替大人拒绝维特。”

    “呵呵!”银铃般的笑容带着一丝刺骨的寒意,怪柔修长白皙的小手随意的把玩着胸前的长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家里的那几个妖孽在一起时间长了,素来形象柔情似水的怪柔,这一声笑中竟然蕴含着一股浓浓的妖异之惑,当然其中的讽刺、嘲弄同样清晰易懂。

    “你笑什么?”伊微特恨恨的盯着怪柔,她真的很想将这个女人给丢出去,但是……她心底深处的那份善良正义,却让她根本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本小姐自然是笑伊小姐太傻,太过天真了。”

    “你凭什么这样说?”怪柔的话好似一把尖锐的刀剑,在伊微特的胸口狠狠的来了一刀,疼的她冷汗直流,却依然坚持的站在原地,她……不想退缩。

    怪柔轻叹一口气,虽然她十分佩服伊微特的坚持和勇气,但是她的选择却是错的。不仅仅因为自家老大是个女人,更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然走不到一路去。就算是他们兄弟当中的其他人,想必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女子吧。她的善良和正义,是他们所不需要的。

    因为……他们都是生活在黑暗中的……魔。

    “凭什么,呵呵!”怪柔心里虽然佩服伊微特,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她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可是一名千方百计阻止其他女人进门的大老婆。其他多余的情绪,自然不能存在。

    “就凭我现在站在这里,而你……却站在对面。”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只是表明两个人彼此所占在位置,就轻轻松松的将伊微特所有的勇气统统抹灭掉了。

    整个人好似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浑身无力的站在原地,满脸落寞痛苦的看着冰血,从头到尾那张让自己始终无法忘怀的面容竟然没有一丝表情的变化。

    他……真的就如此的不在意吗。

    “你……就这样让她这么对我吗!”伊微特傻傻的看着冰血,声音沙哑带着几分苦涩。

    “柔儿说的没错,你跟我们是属于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为什么……”一声撕心裂肺的低吼,让伊微特所有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你天生就是白色的,而我们的生命中也许是五彩缤纷的,但是这些东西不过是浅浅的一层,最重要的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在为变成黑色而时刻准备着。你……可以吗?”

    冰血缓缓地站起身,走到怪柔的身边。她和怪柔两个人能向伊微特解释这么多,已经算是十分难得的了。那是因为她们两个都十分的欣赏伊微特的敢爱敢恨的勇敢性格和大无畏的精神。

    只是……不是一路人,又如何能走到一块去呢。

    “黑……色!”伊微特迷茫的看着冰血等人,不明白他们八个人为何笑的如此自然,就好似此时他们真的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样。对面的八个人与自己之间虽然可以看到彼此,虽然看着是如此的接近,但是却相隔着几千万的公里,甚至永远都无法相交在一起。

    “对!黑色,就想……这样!”冰血双眉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突然抬起手对着身侧空无一人的天花板大力一挥。

    “碰!”的一声响,一个穿着夜行人的男子瞬间从上方掉落了下来,就好似凭空出现的一样。

    伊家的那几名侍卫快速上前将满脸惊讶的伊微特护在身后,满脸警惕的盯着从天花板突然掉落在了的神秘人,眉头紧皱,心中升起一抹不安。

    然而这边的冰血、劳伦斯等人却丝毫不觉得奇怪,一个个要不是面无表情,浑身善法着若有似无的寒气,就好似暗夜和尼克。要不就是一脸坏笑,邪气的看着那个人,比如劳伦斯和司马弘化这样的。

    当然他们几个人,无论是谁对于那神秘黑衣人从天而降这件事都没有一丝的惊讶,就好似早就知道了他的存在一般。现在才把他弄出来,不过是一个狩猎者与猎物之间的游戏罢了。

    这样的发现,让伊家几个人心中更加的惊讶,然而更让他们惊讶的却还在后面,同时也让伊微特彻底了明白了冰血与怪柔刚刚对她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位阁下来了这么久,你们也不知道好好的款待一下,岂不是显得我们很失礼吗。”冰血身体向后一倒,看似十分用力,却如同羽毛一般,轻轻的窝到了沙发上,双臂大开随意的搭在两边的抱枕上,翘着二郎腿,冷眼看着十分狼狈的趴在地上的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

    尼克与暗夜站在冰血的左手边,一个怀里搂着一把黑色长剑,即使剑在鞘内,依然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来之死亡的威胁。另个人双手环胸,冷眼看着那黑衣人,面无表情的样子给人一种难以抵抗的无形之力。

    而劳伦斯与司马弘化靠坐在冰血右手边的沙发靠背上,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身纨绔子弟的放荡不羁的气势,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好接近,但是那看似无害的笑容下面却时不时的流入出一抹肃杀的煞气,让人通体发寒。

    最让人看起来无害可欺的怪柔,轻柔温柔的站在冰血的身侧,双手背后,满脸恬静的看着那人,看起来算是最无害的一个了。

    伊微特将他们八个人所有的神情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般,眉头微微皱起,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明白了冰血和怪柔刚刚所说的话,但是却依然有些懵懂,依然有些想不明白。

    “他……是谁?”伊微特指着那黑衣人,眉头紧皱,表情凝重。

    “谁知道呢!”冰血无所谓的挑了挑双眉,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身份和目的,接着说道:“不过……既然来本少这里做客,本少自然不能太失礼与人啊。”

    “你……你怎么会发现我!”本以为想要装死到底的黑衣人,突然抬起头看向冰血,眼中充满了震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不过是空间系魔法师罢了,阁下……是在质疑本少的能力。”

    冰血的话让黑衣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双目大睁,满是难以置信。

    空间系魔法对于常人来说绝对是废物魔法系,但是他却给利用起来了,那也是传承祖上而来的,基本上很少有人知道,可是当他看到冰血的表情和她话中的口气,很明显……所有的一切……她……都知道。

    “喂,我说你……别拿你那白痴表情看我们家少爷。你不会不知道从你跟着伊微特小姐一同进来的时候,我们……就都知道你的存在了吧。”司马弘化满脸讽刺的看着那名黑衣人,口中的话再一次重重的击在了黑衣人的心上。

    “你们……谁来!”冰血笑着看向自己的几个伙伴,双眉一挑,让人看不出一丝她所表达的意思。

    然而外人不知道,冰血的自己人自然明白。

    “还是我来吧!”怪柔微微一笑,对着劳伦斯、司马弘化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那名满脸迷茫的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礼尚往来!送礼这件事,还是女人比较细心。”

    怪柔这丫头是要吓唬伊微特呢,还是吓唬伊微特呢,还是吓唬伊微特呢!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