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13有能力就来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13)有能力就来

    “不能杀!”肾家家主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上,冷眼看着下方的肾硒,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没错!”肾硒好似丝毫不担忧自己的话会惹来自家家主的怒火,鉴定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一般,有恃无恐的坐在站在那里对着主位上肾家家主接着说道:“对方一共有八个人,其中看起是年龄应该是最小的那名少年应该是他们的首领,然而实力却在四剑神尊的等级,而且我总是有种感觉,他们这一队人当中……不仅仅只有那么一名神尊。”

    “你开什么玩笑!”一声满是鄙视的娇喝从肾家家主身边传来,刘氏扭动着水蛇腰娇柔无骨的走到肾家家主的身边,直接躺在了肾家家主的怀里,斜眼看着下方的肾硒,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笑容:“不过是一群没张开的娃子,怎么可能是神尊。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肾硒打从刘氏窝到肾家家族怀里以后便快速低下头不在看向主位,在听到刘氏的质疑后,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不满,但语气中却听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然而却没有直接对刘氏回答,而是目光看向主位上的肾家家主说道:“肾克少爷就是质疑了对方的实力等级,而那名神尊大人所释放出来的等级符文是货真价实的,那种东西相信家主也清楚是无法作假的,四剑神尊以她这样的年龄到达这样的修为,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族或者是哪个势力可以培养出来的。就算天赋再好,没有高级的导致和后天培养也不可能在百岁左右便到达这样的等级,整个大陆千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而且……”肾硒说道这里,考虑的几秒钟随即接着说道:“而且在他们其中一人的话中说过,他们可能是那个隐世一品超级家族出来的子弟。这样的势力……可是我们小小沥青城镇可以对付的。”

    “哼!以本夫人看肾硒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竟然敢如此灭我家族战士的士气,你这样……被对方收买了不成。”

    刘氏的话让大厅再度陷入沉重的气息当中,连呼吸都便的小心翼翼。

    然而肾硒对于刘氏给自己落下这么一顶大帽子没有丝毫的反应。低着头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丝毫不把刘氏以及刘氏的话放在眼里。

    “你闭嘴,妇人之见在这里多什么话。什么时候开始着男人才能讲话的地方女人也可以随意讲话了!”肾家家主阴冷低沉的身影猛然间在大厅中,带着几分怒气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浑身僵硬的刘氏,十分不耐烦的抬手一把挥开刘氏,没有丝毫的怜惜。

    “啊!”刘氏毫无防备的被肾家家主推到在地,满脸错愕的转过头看着主位上那个平日里最为宠爱自己的男人。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为了下面那个低等的下人如此对待自己。

    她……确实是第一次在这么重要的谈话中插话,平日里他们男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女人都是要回避的,只是今日比较特殊。

    她本以为……她是特殊的。

    “爹,你竟然为了一个下人的话推娘!”回过神来的肾许一下子扑了回去将刘氏搂在怀里,看着自己娘亲那一脸泫然欲泣的样子,满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闪动着不满。

    “你闭嘴!”肾家家主一声怒吼,狠狠的瞪着肾许,吓得肾许浑身一僵。

    “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闲的没事去招惹这么一个麻烦回来,你哥哥会为何你被人废了吗。你以为大家现在为什么在这里头疼,还不是你惹回来的。给我老老实实呆在一边,我告诉你这个月以内你要是再敢踏出肾家大门一步,老子打断你的腿。”

    “相公!”

    “闭嘴!”

    刘氏满脸震惊的看着肾家家主,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儿子,好似在寻找着什么安全感。可是让她失望的的,肾许此时已经被突然发怒的肾家家主吓的浑身发抖,拼命的往刘氏身后躲,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肾家家主看着刘氏身后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心中更为恼火。再看看地上躺着肾克,心中更是流血不止。

    原本他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天赋最好的大儿子身上,可惜现在……却被人给活活的给废了。

    现在……他却还要将所有的怒吼也暗自吞下去。

    这个口气……是如何的憋屈啊。

    “家主,属下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是这口气我们只能暂时压下去,在没有查清对方真正底细之前,我们是在不宜请菊王都。而且当时伊家人也在场,如果属下猜的没错,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在想办法如何拉拢那八个人了。”

    “伊家人也在!”肾家家主眉头紧锁,心中更为烦闷,可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作为家主他必须做到沉稳,这样才会让大家自乱阵脚。

    “没错,所以我们必须要快!”肾硒点了点头,脸色越发的凝重。

    “知道那几个少年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吗。”肾家家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肾硒沉声说道。

    “还不知道,不过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

    肾家家主满意的点了点头。在肾家除了肾家家主和几名内门长老以外,没有人知道肾硒的真正身份。而且他在肾家除了家主所下的命令以外,他从不听从任何人的话,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之所以之前留在肾许身边,也不过是按肾家家主所吩咐的命令罢了。

    然而他的身份让肾家大多数的人都十分好奇,却无从查证。不过……最嫉妒当属刘氏了。因为原本她是将自己的哥哥安排在肾硒的这个位置,可惜却被肾家家主好不犹豫的给否决了。

    这也是刘氏为何如此抵触肾硒的原因。

    刘氏依然坐在地上,满眼恶毒的看着肾硒,双拳紧握,长长的指甲陷入肉里,来提醒着今日的屈辱。在她看来,肾家家主今日的行为都是因为这个肾硒,如果没有他,平日里极为宠爱自己的家主又如何会狠心这般侮辱自己。

    对于刘氏的目光,肾硒自然察觉到了,不过他却丝毫不放在眼里,冷冷的站在原地,等待着肾家家主的命令。

    “你先去查清楚那八个少年此时的下落,最好能查出来对方的真正的身份。”

    “是,家主!”肾硒双手握拳举过头顶,语气恭敬的说道。

    “去吧!”肾家家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靠坐在椅背上,缓缓的闭上眼睛,好似很累了一般。

    “老爷,那克儿……”终于敢开口说话的肾家主母,满脸泪痕的看着主位上的丈夫,心中已经开始绝望。

    虽然她心中急切的想要救助自己的儿子,但是她毕竟是主母,时刻谨记着肾家的家规,自然不会像刘氏那样没有规矩,去打乱爷们们的对话。

    自己发妻的贤惠与懂规矩肾家家主又如何不知道呢。这也是自己没有剥掉她主母头衔的原因。

    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早已晕死过去的大儿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挥挥手开口说道:“带克下去好好治疗,库房有的药材都可以用。我可以会尽力寻找生肌丸给他的。”

    看到肾家家主的话,肾家主母满脸震惊的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重重的磕了两个头,哽咽的说道:“谢谢……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下去吧!”肾家家主无力的说道。

    待肾家主母安排人抬着自己的儿子离开后,刘氏快速收回满脸不甘怨恨的神情,转过头看向肾家家主,委屈的唤道:“相公!”柔弱、招人怜惜的声音却没有换来往日的柔情。

    肾家家主眉头紧皱,看都不愿意看那张平日里让自己着迷的脸,厌烦的挥了挥手,声音变了有些冰冷:“你们也下去吧,往后的一个月你们两个就少在院子里溜达了,老老实实在院子里待着。许儿的修为,你也该多督促督促了。这么大的人了,才是下品神宗,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刘氏咬牙切齿的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与毒辣:“是!”

    肾家家主看着满脸不敢的刘氏待着肾许离开,缓缓的闭上眼睛,眼中快速闪过一抹阴冷。

    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单腿跪在肾家家主的面前,如同一道影子一般。

    “去查查看伊家有什么动作?”

    “是,主子。”

    此时……整个沥青城镇都因为那突然来到的八个人而挂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

    只是……到底是微风波浪,还是狂风巨浪、龙卷风汹涌而起呢,众人就不得而知了。

    “姐,他们到底什么人!”

    伊家大宅内与肾家一样,也在讨论着冰血一行人的来历。结果自然也是一样的,除了冰血的名字,其他一无所知。

    不一样的是,少了肾家的几分冰冷、几分怨恨和阴毒。

    “我怎么知道?从头到尾你都跟在我身边,你怎么不问问自己。”伊微特白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没好气的坐在椅子上。

    “好了,你们姐弟连就不要斗嘴了。”主位上的伊家家主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随即看向伊微特说道:“维特,你找机会再去见见那位神尊大人,看看能不能请到家里来做做客,父亲一定大力款待。”

    “真的!”伊微特满脸惊喜的站起身看着自己的父亲,笑着点了点头。

    “什么……要请他们来家里。不要啦,那人很恐怖的!”与自己姐姐完全不同情绪的伊西多,满脸恐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充满了抵触。

    “闭嘴!你的胆子什么时候能大一点。冰血阁下那样做也会应该的,强者尊严怎么可以让一个弱者那样侮辱。所以我认为冰血阁下那样的做饭没有丝毫的错误。”伊微特对于冰血的维护之意显而易见,让主位上的伊家家主双眼一亮,嘴角勾去一抹淡淡的笑意。

    “可是……可是……也不能……不能那么残忍吧。”伊西多小声的反抗着,却不敢去看伊微特的表情。要知道在伊家,他可以不怕自己的家主父亲,唯独对自己的这位姐姐怕的不得了。

    “好了,你们姐弟俩就不要吵了,维特快去办你的事情吧。”伊家家主无奈的笑了笑。

    “是,父亲!”伊微特拱手告退,快速向着大厅外走去。

    “我说老大啊,你就不能给小的省省心吗。”白灵犹如一只冤魂一样飘在冰血的房间内,声音绝对比他那一身的气息还有幽怨。

    冰血浑身无骨的窝在沙发上,一身的慵懒之气不断地环绕在周身。慵懒的挑开眼皮,淡淡的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飘来飘去的白灵,嘴角一抽,无语的说道:“白灵,你不用这么大力度的表示自己的幽魂我们也知道这个事实。起码你现在还是个生魂不是死魂,偶尔当当正常兽也是可以的。坐下来……淡定。”

    “淡定,我亲爱的宝贝少主哎。你说……你刚来到这东大陆杀了毒门宗的长老也就算了,那老混蛋该杀。可是咱来不是说好以后要低调的吗。现在倒好了,整个沥青城镇起码有十个势力在调查你,这就叫低调啊。”

    冰血皱皱鼻子,往暗夜的肩膀上靠了靠,小声嘟囔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沥青城镇一共不过才五家上得了台面的家族,怎么会有十股力量在查我们。”司马弘化有些不解的看向白灵。

    白灵漂座在半空中,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其他几股实力都是一些不起眼的,不过是想借着少主的实力网上爬罢了。以我看……这沥青城镇并没有外人说传的那样团结嘛。”

    “随着千百年的转变,难免会有人的野心膨胀到违背祖宗的意愿。”劳伦斯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了,毕竟野心这东西随时都会改变一个人的一切想法。

    “有道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司马弘化转过头看向冰血,却没有丝毫担忧的神情,反倒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感,好似他们即将要开展的是一项十分好玩的游戏一样。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慵懒的声音传入几个的耳中。

    “静观其变!”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