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12肾家的计谋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12)肾家的计谋

    整条大街上一片死寂,就俩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只能听到“砰砰砰!”杂乱的心跳声来至不同的方向。

    此时那些之前就已经退到了安全位置的围观群众,心中恨极了自己。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多事的留下来看热闹的话,此时就不用浑身发抖的躲在这里了。

    如果……那个喜怒无常的杀神没有杀够的话,会不会来找他们麻烦啊。

    众人不由自主的转动目光,看向大街中央那十几个躺在地上满脸发白浑身止不住颤抖的肾家人。顿时那些看热闹的人心里稍稍安稳了许多,就算那个恶魔杀神没折磨够的话,也会先选择离她最近的肾家人,不会是他们这些观众的。

    然而冰血却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并没有接着去残虐肾家的其他人,而是将侮辱了她神尊尊严的肾克活活的卸下双臂后,随手丢到了肾家的人堆里,随即转过身便向着其他人街道走去,甚至理都没有理其他人。

    众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冰血带领着她的兄弟们离开了众人的视线,直到看不到他们几个人的身影后,众人的视线依然没有从他们消失的拐角中收回来。

    “姐……他们……谁啊!”跟着伊微特一同前来的那名英俊少年伊西多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呆滞的伊微特,眉头紧锁,纠结不已。

    “我怎么知道!”伊微特回过神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伊西多。

    “这个……我……我……”伊西多被自家姐姐说的一阵抓耳挠腮。

    “好了,好了!”伊微特不耐烦的对着自己弟弟挥了挥手,再次看了一眼冰血消失的地方后,随即转过头看向此时已然还傻愣在地上没有回过神来的肾家中年男子,很明显伊微特不是第一次与这人打交道了,所以知道对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下等奴仆,随即对着他冷声说道:“老娘劝你回去最好不要让肾家找那个人去报仇,别说你们肾家有没有那个实力去找人家,就算有也未必会成功,最后来落了个灭门的下场就太不值了。”

    伊微特说完便快速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一挥手,带着所有人大步离开,留下那一地的狼狈与狰狞。

    肾硒,也就是一直站在肾许身边的那名中年男子,在伊微特离开后,便快速带领着肾家的一行人离开了那条大街。

    而在肾硒扛着失去双臂,整个人如同血人一般的肾克回到肾家之时,整个人肾家都暴动了起来。

    “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竟然敢如此伤我儿。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那么命苦呢啊。你这个样子让娘以后可怎么活啊!”肾家主母,肾克的母亲。在看到自己疼若至宝的儿子被人这样抬回来,当时便扑了过去。

    当然……接下来看场的便是慈母三哭悲儿的戏码。

    整个肾家大厅内就听着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喊,那叫一个悲壮,那叫一个……刺耳啊。

    虽说肾克与肾许是亲兄弟,但是却不是同母。而肾许也不过是被吓到了而已,倒是没有受太重的伤。所以此时肾许的亲娘,肾家家主平妻刘氏正满脸幸灾乐祸的站在一帮,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

    估计她心里指不定多痛快呢,要知道这肾克一旦废了,那么她的肾许将会是下一任的族长接班人。

    “都是你,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一声刺耳的尖叫猛然家代替了刚刚的悲苦哭诉,完全让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凭着本能的看过去。

    只见刚刚还满脸痛苦的抱着自己那已经完全残废的儿子的肾家主母,此时竟然突然站起身,满脸愤怒的指着平妻刘氏,眼中闪动着浓浓的杀意。

    然而刘氏却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茶盏,挑动妩媚双眉,幽幽的看着肾家主母,轻柔的说道:“姐姐这是说什么话?妹妹的许儿也是受害者,只是较比克儿幸运一些罢了,起码他没有说什么话来惹怒那位神尊大人啊。”

    “你……”肾家主母被刘氏这句轻轻柔柔的话顶的完全反驳不出一丝语言。可是心中的怒火却越来越旺。

    明明是肾许先去招惹对方的,后来因为实力不济连打都没打就被对方给吓晕了。要不是自己儿子赶过去,那肾许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回来呢,现在刘氏那个贱人竟然将责任都推脱到了她儿子的身上,这让她如何不气,如何不怒,如何不恨啊。

    “刘氏,如果不是我儿子去救了肾许,你觉得他还有命回来吗。现在你儿子就应该负起克的所有责任。”肾家主母咬牙切齿的看着刘氏,怒吼声冲出在整个大厅上,整个人都气的直发抖,想必那刘氏的淡定自若,显得狼狈了许多。

    “呵呵!姐姐说的可真是好笑!”刘氏满脸娇态的看着那气的满脸狰狞的肾家主母,眼中闪过一抹轻蔑。就这心性也陪和她斗,简直不知死活。

    “姐姐,你要知道……克儿可是当众污蔑神尊大人的尊严,竟然将那位大人逼迫到释放等级符文。虽然姐姐的实力不高,但是这大陆中最起码的规矩还是懂的吧,应该……不用妹妹教你的哦。”

    刘氏缓缓的站在身,纤细柔美的身子绝对是大多是男人的最爱,配上那一脸的妩媚柔情,绝对是可以融化许多男人。估计……这应该是她会得到肾家家族宠爱的原因之一吧,当然也是她从最低等的小妾到坐上了与主母平起平坐的平妻位置的资本。

    然而同样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么就是她是女子中极少能晋级到神宗级别的女子。

    要知道在整个大陆上女子不过是男子的配角。因为他们不仅仅身体上有着很大的缺陷,等级晋升上也是很少能超过男子的。

    所以一旦出现一名天赋较为不错的男子,就会成为众多男子的疯抢对象,地位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虽然这刘氏近百年来一直都停留在下品神宗的位置,而且看样子也没有在晋级的可能性了。不过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毕竟她可是什么大家族重点培养的子弟。

    当然……这些因素,也是她此时能将堂堂一家主母给压下去的资本。

    “刘氏,你……你胡说!要不是你儿子去招惹那个什么神尊的话,我儿子又怎么回去救他。你们这两个恩将仇报的小人,我们肾家没有你们这种无耻之徒,你们两个给我滚,滚!”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大厅之上,而四周的人好似完全已经习惯了他们当家主母如此毫无形象的嘶吼,如同一名市井泼妇一般的形象。各自满脸安然的坐着自己的事情,丝毫不觉得哪有需要去注意的。

    刘氏不屑冷笑一声,微微转过头看向疯婆子一样的当家主母,满是鄙视的说道:“你觉得……在这里,如今的你还有资格将我们母子俩赶出去吗。你别忘了,虽然你是主母,而我是低你一点的平妻。不过……这肾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掌控球权可都在我手里。肾家的主母印……也在我的手里。而你……又能用什么将我们母子俩赶走呢。”

    “你……你……刘氏,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肾家主母满脸疯狂的看着一脸娇笑的刘氏,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哈哈!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下品法灵,大街上随便抓个孩童,实力都比你高呢。而我……”刘氏说道这里,满脸阴狠的看向肾家主母,突然一股属于下品神宗的威压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狠狠的压在了肾家主母的身上。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肾家主母的口中喷出,内脏已经因为这毫不收敛的神宗威压彻底损伤。

    “这样你……我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捏死。”

    “好了……别再闹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大厅门口传来,带着一抹阴郁的感觉,让人听了十分的不舒服。

    不过想必此时在场的人都已经十分习惯了。

    而在来人刚刚出现的一瞬间,刘氏便将所有的威压都收了起来,满脸乖巧娇媚的向着来人走了过去,在接近来人之时顺势靠在了对方的怀里,哪里还有刚刚那个阴狠的摸样。

    “相公,你可来了。你再不来,奴家可就要被姐姐给冤枉死了。”充满了魅惑的柔美声音让肾家家主的脸色微微好了一些。

    伸手拦住怀里娇人儿的小蛮腰,宠溺的对着她微微一笑:“就凭她,也能冤枉的了你。”

    “那当然……”刘氏委屈的嘟着小嘴,小声说道:“姐姐怎么说也是我们肾家的主母,想要冤枉小小的奴家,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此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话在这刘氏口中轻而易举的说出,然而那肾家家主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丝毫不去揭穿自己爱妻的话。

    肾家家主冷冷的看着一眼满脸绝望的坐在地上的肾家主母,自己的结发妻子后便转过头看向肾硒,那孤零零躺在地上早已昏睡过去的肾克,他竟然连眼角都没有给一丝,好似完全不全在一般。

    “肾硒,这件事……你怎么看!”肾家家主高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下方椅子上的肾硒,低沉着声音说道。

    肾硒淡淡的看了一眼肾家家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回家主,那个人……只能拉拢,不能绝杀。”

    今天猫猫去堵牙,结果堵一颗,还赔了一颗。那个牙医把我另一颗牙也给堵了。呜呜呜……~(>_<)~我恨他!丫还不给老子打麻药啊…。痛苦的一天!~(>_<)~睡觉去,晚安!么么么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