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09)女的留下,男的奴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09)女的留下,男的奴役

    “喂,说你们几个人。本少叫你们回来,没听到啊!”嚣张的声音在几个人身边传来,快速吸引了许多围观的群众向着以冰血他们几个人为中心,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冰血几个人的脸上除了无奈便再也没有其他异样的情绪,让那些注意观察他们的人群心中充满了好奇。

    一看,便知道这几个人一定是外地人。因为……在沥青城镇内,本地人都会穿上有着本地特色的服饰,无论是男是女身上的衣着饰品都会带有一些跟魔兽有关的地方。

    比如一块毛皮、骨骼,家族势力较大,地位较高的也有可能是佩戴一块魔兽的魔晶。

    好像从沥青城镇成立以后,城内的人便有了这样一个古怪的习俗,并引以为傲。

    所以此时,众人并可以很确定的知道冰血几个人是外地人。

    不过,如果说他们是外地人的话。在这陌生人的城镇被一群明显不好惹的人找上,竟然还没有一丝的慌张和惧怕。

    甚至连担忧都没有,这一点让围观的人对这几个人外地人起了几分好奇的心思。

    劳伦斯微微侧过头,小眼神瞄着冰血,双眉一挑,无声的说道:看吧!麻烦来了。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我招惹来的,我从进城后就跟你们一样啊。

    司马弘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人,天生就有那种让人无法自拔的吸引力。

    冰血没好气的瞪了劳伦斯与司马弘化二人一眼,随即缓缓的转过身,刚刚还是一脸对着好友之时才会有的温和态度,然而却在转过身的一瞬间温和瞬间褪去,换上的一副阴冷酷寒,带着几丝邪恶之气的面容。

    “请问阁下叫停本少与本少的朋友们所为何事,难道……”司马弘化不知何时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把十分特殊的蓝色折扇,幽深如海洋般的蓝,上面竟然是用金色写了一个硕大的化字。

    原本就长得十分俊美的司马弘化,此时一身长袍加身,完美的勾勒出他有型的身材,干净白皙的脸上有着一双带着几分坏笑的眼中,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十分的感性。一手悠闲的背后,一手轻缓的摇动着蓝色折扇。明明应该是一身书生之气的他此时却让人有种纨绔子弟的痞子之气。

    司马弘化再看向突然唤住他们的那个人之时,嘴角噙着一抹坏坏的邪笑,然而却笑不达眼底,深处一片刺骨阴寒。

    虽然他们刚刚一直在调侃冰血,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知道,那不过是他们兄弟之间玩闹的形式。

    可是,他们这些真正的天之骄子的威压却是任何人都无法侮辱的。

    敢如此嚣张的叫他们停下,那么……这人就应该有勇气承担招惹他们的后果。

    “阁下难道……是想请我们吃饭不成。”

    “也有可能是我们掉了钱,这位阁下想要交还给我呢。”劳伦斯双手叉腰,嘴角带着一抹豪爽的阳光笑容,双眼却如同司马弘化一样,充满了冰冷。

    “你……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跟本少讲话。”肾许满脸怒气的看着劳伦斯与司马弘化,原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此时更是气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哎!”冰血听到这里,无奈的轻声叹了一口气,随即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暗夜,满是无奈的说道:“夜,为何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胆子大啊。没隔个几天就有人冲过来对着我们吼一句你们好大的胆子。”

    “然而每一个对着我们这样喊的人,到最后都亲身证实了,我们确实胆子很大。”尼克嘲讽的看着肾许,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暗夜自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那冰冷的表情,足以让对方一行人脚软个几分钟。

    这时肾许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在他耳边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成想却引来肾许的一声愤怒大吼。

    “放屁,这沥青城内本少怕过谁,更何况是几个外地人而已。进了我沥青城镇就是我沥青城内最下等的人,就要老老实实的受我沥青城镇的规矩。”

    中年男子看到肾许丝毫不理会自己的确稿,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的光芒却连忙低下头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冰血双手环胸,斜靠在暗夜的肩膀上,看起是好像没骨头一样,一身的懒散之气,微微眯起的双眼好似随时随地都会睡着一般。然而这样的她却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不断地吸引着其他人,甚至丝毫不觉得这样的她有什么不妥之处。特别那偶尔流露出的邪魅之气,让人更加不敢小觑。

    可惜那些眼神不好的人却很难看得出来。

    冰血看着肾许,双眸闪过一抹阴冷,接着慵懒的问道:“哦?阁下倒是说说……这沥青与阁下到底是有和规矩。”

    “哼,算是你识相!”肾许满脸狂妄的看着冰血,仰着下巴说道:“你们刚刚走路的时候竟然敢不长眼的撞了本少一下,现在本少也不想去追究到底是那个不要命的撞了本少。这样好了,你们每个人跪下了给本少磕头,然后跟随本少的护卫去本少的家族服役,只要你们干好了,也算是将功补过,本少自然会饶你们一命。至于……那个女人!”

    肾许说道这里终于露出了他的大尾巴,满脸猥琐的看着站在冰血身边的怪柔,嘴角勾起一抹让人看了犯呕的恶心笑容,色眯眯的说道:“至于那个女人,本少念你是姑娘家,便饶了你。你就跟着本少会内宅好了。”

    肾许说完这一推话,便一副胸有成竹的站在原地,满脸高傲的看着冰血等人,时不时的对着长相俏丽恬静可人的怪猥琐的一笑。

    “见过找死了!”冰血平淡的声音幽幽传来,清脆中带着几分诡异,抬起胳膊很自然的将比自己矮了半头的怪柔搂在怀里,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

    “还真就没有见过这么急着死的!”怪蒙雄厚低沉的声音紧随而来。高大的他整整有两米多高,如同一个巨人一般守护在冰血与怪柔的身后。

    “哼!”冰冷刺骨的冷哼比任何一个人的语气都要寒冷几分。暗夜站在冰血的另一边,满眼冰寒的看着肾许,那目光就好似在看死人一般。

    此时整个世界就好似只剩下冰血、怪蒙、怪柔、暗夜四个人一般。他们的周围好像覆盖了一层外人无法穿透的保护膜。

    就算是尼克、劳伦斯、司马弘化三个人此时都无法融入到里面去。

    他们都明白……这是一种只是属于他们的特殊感情所拟出来的硬壳,是任何攻击与武器都无法打破的。

    这就是他们四个人之前有说过的“紫级之情”吧。

    虽然尼克此时也是冰血的契约兽了,但是紫级班内的人他却没有几个熟悉的。

    原本对于对方的无理挑衅,想要低调而行的他们是完全可以不理会的。随随便便的看看,然后快速走人就好。

    但是此时……劳伦斯、司马弘化另个人都知道了,在肾许将注意打到怪柔的身上之后,那么就注定了他的灭亡。

    紫级班的人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紫级家人受到外人的一丝窥视与侮辱。

    “你……找死!”

    清脆的声音突然变了一个样。原本还是带着几分不屑与冰冷的声音,此时却充满了爆裂因素,好似下一秒此人就会冲上前去将肾许活活撕裂。

    然而就这么一句声音不大的话,让肾许一行人瞬间呆愣在了原地,整个人好似掉进了地狱中一般,刺骨阴寒,四周充满了阴森之气。

    “阁下……我们乃肾家之人,还请阁下在做事说话之气考虑清楚。”刚刚那名劝说肾许的中年男子,看到情况不对劲,愣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将肾许挡在身后,脸色难看的的看着冰血,眼中充满了警惕。

    “哼!肾家……又如何!”冰血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不屑的看着对方。

    “你……”没想到对方完全不给本家面子,这让那名中年男子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知觉告诉他,在这里跟对面那几个一身神秘之气的少年动手,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

    此时整条大街上都充斥着一股剑拔弩张的紧张感,刚刚还围着冰血等人的人群也在不知不觉中向后退了几步,在确定已经到达安全地带之时,这才放心的继续看热闹。

    而原本明面上还十分热闹的大街,此时就只剩下大街中央的那几个人。

    “呦,这是干嘛啊?”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从一旁街道的拐角处传来,紧接着走出一对人马,快速向着冰血这边而来。

    而这一行人领头的确实一名十分有气质的金发美女,而美女的身后紧跟着一位长相俊朗英挺的青年男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带领着一支数十人的小队,悠悠而来,在走到冰血身边之时突然停了起来,很明显是打算站在冰血这边了。

    而就是领头的那名金发美女让冰血多注意了一眼,同时心中闪过一抹疑惑。

    实在是这人来过太过奇怪,而且看对方的穿着很明显是沥青城本地的人,可是此时却快速选择了站在自己这一方。如此快速的决定,让冰血心中不得不起疑,同时升起的还是一丝警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