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07) 无力的呐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07)无力的呐喊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榜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一声充满了愤怒的嘶吼在树林中传开,沙哑的声音尤为刺耳。

    冰血厌恶的掏了掏耳朵,随意戏谑的看着那位刚刚还一脸高傲的神尊高手,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哦,那你说说……你是什么人啊?说出来,也让本少害怕害怕。”

    依然是那副嚣张的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摸样,气的那人满脸涨红,直接用吼的说道:“本尊乃毒门宗长老朱飞,识相的还不快放开本尊。”

    冰血双眉一挑,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劳伦斯,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等待对方接受。

    劳伦斯嘴角一抽,早就知道冰血对于幻景地域上的许多势力不太了解,却没有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么……这么无知的地步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数道:“毒宗师杨安,心齐可听说过。”

    “嗯!这个听说过。”冰血微微一笑,这个人可是不仅听说过,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一些仇呢。当然……当事人知不知,就两说了。

    劳伦斯点了点头,心中竟然有些欣慰了起来,随即接着说道:“杨安便是这毒门宗的宗主,虽然杨安近年来很少游走大陆,但是他门下的弟子却统统遗传了他那些心狠手辣的行迹,到处用毒危害大陆中的人。近几年听说好像在秘密研制些什么东西,现在看来……”

    劳伦斯说到这里,没有在继续说下去,想必冰血几个人也听明白了他要说的话。纷纷点点头,将目光转向被冰血用特殊绳索捆绑起来的几个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如果今日他们要是放了这几个人,毒门宗的报复一定会席卷而来,毒这东西,可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就算有冰血在,但是家里那么多人,冰血不可能一一照顾得到。

    “心齐!”劳伦斯面色严肃的看着冰血,轻声换了一句。不用多说,冰血便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冰血单手一挥,一双特质的银色手套出现在手中。冰血带上手套蹲在那名神尊的身边,在他怀里翻了一顿,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你要干什么?”朱飞满脸抗拒的看着冰血,眼神不断闪烁,很明显他刚刚从冰血几个人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但是却好不惧怕,好像身上有什么仗义的东西,让他一点都担心冰血会杀了他一样。

    “老家伙,你是觉得……本少杀不了你吗。少拿你难听的声音在本少耳边吼,吵死了!”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随即而来。

    冰血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朱飞的脸上,毫不意外看到一张满是扭曲的脸。

    “臭小子,你敢如此受辱本尊,本尊一定会放过你的。”朱飞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那表情好似恨不得将冰血扒皮抽筋。

    “呵!”冷笑一声,冰血满是不屑的看着朱飞,语气越发阴寒:“你是觉得以你五剑神尊的实力,就算本少毁了你的肉身,也无法阻止你丹元离体,回到你的毒门宗对吧。”

    朱飞有这样的依仗,也越是无可厚非。毕竟神尊的丹元可是一般的修炼者的丹元可比的。

    如果说想要截住神宗级别以下的修炼者丹元在身死之后离体,还是有可能的。但是神尊的丹元在身死的一瞬间便可以用最后的灵力冲出很远,就算同为神尊也不可能抓得到。

    因为那是一个人储备到最后而爆发出来的全部力量,一般人在没有遇到危机生命的时刻,是无法爆发出这样的力量的。

    然而……冰血此时的态度却丝毫不担心,这让朱飞刚刚还信心满满的心顿时凝重了起来。

    冰血的笑容越发的诡异,隐隐约约带着几分奸诈神情,让朱飞的心越发的冰凉。

    紧接着……

    “你当我墨心齐三个字是白混的。”

    “墨心齐!”这三个好似一阵惊天轰雷一般在朱飞的脑海中爆发开来,震得他整个人傻子了原地,原本还是一身刚硬的脾气瞬间好似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满脸的颓废。

    墨心齐……西大陆前不久突然凭空而降的炼药师天才,年纪轻轻便已经让重大炼药界的老前辈们自叹不如。

    然而她最出名的却不少她的年龄和丹药,而是……毒药,无人可以比及的毒药。甚至有好些人放言,她的毒甚至连毒门宗的人都无法比得上。

    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他们毒门宗里面,当时他们听到以后并没有多加注意,不过是一个小小年轻就狂妄自大的小鬼罢了。

    况且大陆传言大多都是众人以讹传讹,到了最后难免不会夸大其词。

    但是此时的情况,让朱飞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只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知道,刚刚他们在被擒之时,不是他们不反抗,更加不是对方比他们强大许多。

    而是……他们在对方冲过来的时候就突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无力感,甚至连灵力都无法驱动。

    刚刚是自己太过气氛,暂时忘记了去查看。此时在听到那“墨心齐”三个字的时候突然记忆回笼,让他想起了刚刚险些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现在想想,以他对毒药的天赋,竟然完全没有感受到对方下毒,甚至完全没有看出对方是何时何地下的毒,用的到底是什么毒。

    想到这里,朱飞身上的衣服瞬间湿透了,整个人好像被人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一样,脸色煞白的看着冰血,全是血液凝固。

    “心齐,想必东西就在他的空间戒指里面了!”尼克冰冷的声音从冰血的身边传来,顺着他的目光,冰血看到了朱飞左手手指上那三枚上面刻着复杂符文的金黄色大戒指。

    空间戒指竟然敢用如此扎眼的颜色,可想而知主人的性格有多么的嚣张狂妄了。

    “你们……”朱飞在尼克冰冷的声音中瞬间回神,满脸绝望的看着冰血等人,顿时双目大睁,眼中闪动着一股玉石俱焚的狂暴神情,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一声大吼:“本尊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下去!毒门宗的秘密,本尊绝对不让你们知道的。”

    “不好,他要自爆。心齐、尼克快退!”

    司马弘化一声大吼,说着就要伸手去拉此时正蹲在朱飞身前的冰血,然而就在此时却看到冰血淡然的挥了挥手,整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停下了所有的东西,就连心底刚刚升起来的心焦都瞬间平复的了来。

    甚至连司马弘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相信这个刚刚相识不久的人。

    然而就在下一秒,原本还满脸狰狞的朱飞再次愣在了原地,双目凸出,脸上布满的诧异。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会什么,为什么这样!”撕心裂肺的吼声带着他浓浓的绝望与不甘。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连自爆的能力都失去了,整个人好像完全被掏空了一般,一点灵力与精神力都驱动不起来,甚至连自毁的能力都没有了。

    就算被禁锢,对于神尊来说,想要自爆也是轻而易举的才对啊。

    可是现在……他却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失去了这个能力。

    为什么……

    “本少都已经说了,墨心齐天才炼药师的名声可是随意得来的,那些毒药自然也是本少随便玩玩的。既然想要禁锢你,自然就会完完全全禁锢你。还留给你一点自爆的能力,那岂不是在自毁名声,那以后我墨心齐还如何在这炼药界里面混啊。”

    悠然自然的声音说的是如此的平淡自然,丝毫没有一丝狂傲的语气。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听的想要抓狂。

    这个人……到底是如何将这么嚣张、狂傲、欠扁的话说得这么自然而然的,就好似……她本身就该是这样人一样。

    “好了,本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老就放心的去吧,不过……别担心,黑暗的地狱中你不会孤独的,往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同伴去陪你的。”

    阴森幽冷的声音此时在朱飞等人的耳中就好似地狱而来的催魂曲,让人听了绝望,充满了恐惧。

    突然……几个人好像看到了冰血身后凭空出现了一闪黑漆漆的大门,大门缓缓打开,一股充满了血腥、阴森、幽暗、邪恶的冷气扑面而来,一双双白骨森森的爪子缓缓的从大门中的黑色旋涡中伸出,向着他们缓缓伸来。“

    ”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杀了我,杀了我。不要让他们抓我走,不要!“

    ”我不要下地狱,我不要下地狱,放开我,放开我。“

    ”恶魔……你是恶魔,你是地狱恶魔。“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狂吼,一句句充满了恐惧的呐喊,一道道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惊叫不断地充斥着整片树林。

    冰血缓缓站起身,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一股阴森的寒气不断地环绕在周身,更加衬托出那一句话恶魔的称呼。

    双手环胸,俯视着那几个人,声音更是充满了阴森的幽冷:”还真是说对了,本少……确实是地狱而来的恶魔。“

    一个黑色的瓷瓶凭空出现在了冰血的手中,一股黑色气流缓缓地从黑色瓷瓶中流出,好似有了生命一般游走在朱飞几个人的头顶,随即顺着他们的鼻孔进入。

    不到一刻钟,所有的呐喊、惊叫统统消失不见。

    真的写的好无力啊,我想说……亲们。你们都看到尼克的部分了,可是却还是童生等级,这一点让猫猫感到十分的困惑。

    要看,就老实看。但是催更真的就没有你们的份了。

    猫猫写文是为了那些真正支持猫猫的宝贝们写的。

    ╮(╯▽╰)╭心酸。

    再说一句,那些真正支持猫猫的宝贝们,猫猫真心爱你们。么么哒……多的不说,猫猫一定会加油滴!

    大白今天正式收工了,抢了一天的地,虽然很累。不过猫猫会坚持的,努力奋起,为了你们。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