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06)嚣张是要资本的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06)嚣张是要资本的

    “老大,前方有人。”正当所有人仔细查看着这片被烧毁的树林之时,走在前方的怪蒙猛然间转过头对着冰血低声说道。

    “前方五百米处有一只小队,一共七个人。其中有三名斗宗,三名神宗,一名神尊。”拥有比蒙金眼的怪蒙无需精神力,便可以清楚的看到几个人的等级,哪怕对方等级比他高,他也可以在一瞬间便将那人看个透彻。

    “老大,需要隐藏吗?”怪柔转过头看向冰血,温柔恬静的脸上出现一抹凝重。

    冰血看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了,那个神尊已经发现我们了。怪蒙……”冰血转过头看向怪蒙,接着说道:“那个神尊等级?”

    “五剑!木系。”无需冰血细问,怪蒙便明白了冰血所要知道的重点。

    “木系啊!”冰血眼中划过一抹异样的光芒,满脸沉思的看着前方。

    这时劳伦斯走到冰血的身边,看了一眼前方,接着说道:“心齐是怀疑,那人就是让焰火兽发狂的炼药师?”

    “是有这个可能!不过……还要看到那神尊本人才行!”冰血说道这里,心里升起了一抹谨慎。

    这东大陆确实不同凡响。刚刚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只小队就有这样的实力。

    六个宗师,一个神尊。这样的队伍在西大陆可是很难遇到的。

    果然,东大陆的实力确实比西大陆要强许多。可是这几十万年,东大陆都没有一丝想要侵犯西大陆的意思,这一点让冰血觉得很奇怪。

    要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上位者是没有野心的,统一大陆,这四个字可不是一般的有吸引力啊。

    如果说真的仅仅只是因为东西大陆之间存在的这个野菰山脉挡住了那些想要统一大陆之人的野心,想必说出去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想到这里,前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一支七人小队快速很快便来到了冰血几个人视线的范围内。

    七个人的速度极快,根本不像是来这里查看情况的,更像是在追赶某些东西。

    然而那七个人在看到冰血几个人之时,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以更快的速度,几个呼吸间便已经来到了冰血等人的面前。

    那名神尊高手走在其他六人的前方,一双满是精锐的小眼睛中充满了阴暗的感觉,周身环绕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感,面色发黄,身材矮小好似一颗即将枯萎的树木,让人看得后背发毛。

    此人在距离冰血几人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即将目光定在冰血的身上,沙哑的声音还是被火灼过一般,十分的难听。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高雅的气息,明明十分矮小,却总是仰着头说话,好似面前的一切在他眼里都不过是蝼蚁一般。

    冰血、暗夜、怪蒙、怪柔早已利用冰血所传授的特殊方法将气息全部隐藏,只要对方没有怪蒙的比蒙金眼,累死他也看不出几个人的等级。而尼克本身就是一直拥有强大血脉的上古神兽,隐藏气息等级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

    至于劳伦斯和司马弘化两个人也不知道是用了隐藏气息等级的隐匿幻器还是家族秘法。

    反正这几个人都在对方七个人到达之前便十分有默契的将等级气息都隐藏的妥妥当当,量对方等级在高,也无法看穿他们。

    原本他们还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可是在怪蒙清楚的说出对方等级之时,就彻底安心了下来。

    就算有个五个剑神尊,他们这边一个四剑神尊的变态冰血,就完全可以对付的了他,要知道冰血最厉害的就算越级挑战。

    况且尼克可是一个比那神尊整整高出一剑的六剑神尊。就连暗夜现在都已经是一名一剑神尊的高手了。

    劳伦斯和司马弘化、怪蒙三个上品神宗,怪柔虽然是一名中品神宗,但是以她强悍海妖的血脉,战斗力又何止是中品神宗那么简单呢。

    所以……此时如果他们在担心的话,那就真的是有些……额……得瑟了。

    冰血几个人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满无奈。虽然对方那七人小队在整个大陆来说,实力都是不错的了。

    但是也要是要分人的啊。

    跟冰血他们七个人来比……那就真的不够看了。

    没办法,他们只能说……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老家伙!”司马弘化双手环胸,悠然自得的走到冰血的身边,满脸轻蔑的看着对方七个人,戏谑的说道:“这片树林好像不是阁下的私有产业吧。本少几个人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关你屁事。”

    “噗!”劳伦斯那是相当给自己兄弟面子,当下便一口口水喷了出去,一手搭在司马弘化的肩膀上,笑的肩膀一阵颤抖。

    “哥们,说话别那么直嘛,很伤人的!”劳伦斯笑着拍了拍司马弘化的肩膀,说的那叫一个……伤人啊。

    司马弘化一脸正经的转过头看向劳伦斯,十分认真的说道:“真的吗。兄弟!”

    “当然,信兄弟者永生。”劳伦斯双手一摊,说的那叫一个诚信啊。

    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不得混蛋,一搭一唱气的对方那张好似枯树皮一样的脸一颤一颤的,更是添加了一些喜剧效果。

    可惜……此时在对方的眼里却不少喜剧,而是刺果果的羞辱。

    “你们几个臭小子,竟然敢如此侮辱我师父,早死吗!”一声怒吼从那名神尊高手的身后传来。

    随即一名身穿土黄色长袍的少年满脸怒气的向前走了一步,怒火冲天一声吼,紧接着一股属于上品神宗的势压紧随而来,带着一股嚣张的气势。

    下一秒,那名土黄少年便一脸铁青的看着冰血几个人,眼中充满了诧异。

    在他的认知中,对方七名少年应该跟他的年龄相差无几,实力也应该差不多。而自己释放势压的话,对方就是等级与自己一样,也应该释放同等势压对抗才对,不然绝对会被自己势压击伤。

    但是……他看的是什么。

    那七个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一脸轻松自得的样子看着自己等人,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所释放出的上品神宗势压似的,就连他们当中唯一的少女也同样如此。

    怎么可能!

    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就……这样!”司马弘化嘴角带着一抹十分欠揍的嚣张笑容,满脸戏谑的看着对面那几张满脸菜色的面容,双眉一挑,玩味的说道:“难道是我太久没有回家了,现在这野菰山脉已经到了随随便便什么等级的人都能进出的地步了吗。还真是……无趣呢。”

    让整个司马家都头疼不已的司马弘化,说起话来那觉得是比他的等级都有攻击力。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险些让那名土黄色长袍的少年吐血给他看。

    “你……”少年狠狠的一挥手,瞬间收回此时那让自己越发难堪的势压。却因为收的太急,受到了轻微的反噬,脸色顿时涨红一片,真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出来。

    “行了,你想气死人家。明明看出来人家抗压力弱,还这么说,外一内伤我们还要赔医药费,亏不亏啊!”

    冰血轻悠悠的话幽幽传出,只听对面一声“噗!”,在看那名少年身前一片鲜红,整张脸煞白一片。

    “阿章!”少年其他几个同伴连忙上前扶住他,满脸慌张。

    “额……真的吐血了!”冰血满脸无辜的看着对面的几个人,无奈的摊开双手。

    司马弘化嘴角一抽,满头黑线。

    果然……最黑的还是这变态。

    “年轻人,太过嚣张的后果可是你们无法承担的。”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传出,带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冷意。

    不过早就习惯了冰血有事没事就会释放的阴森感来说,这些气息对于劳伦斯几个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自然没有任何感觉。

    冰血双手环胸,冷冷看着对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更加嚣张的说道:“哪有怎样?本少素来就喜欢嚣张狂傲,你不爽啊!”

    嚣张……

    太嚣张了……

    嚣张的简直就是欠揍。

    然而……这……就是冰血要的结果。

    只见那名神尊被冰血一句话瞬间点燃了所有的努力,愣是将一张枯黄的脸长得太通红通红,浑身发抖,指着冰血一声怒喝:“小子,你找死。”

    随即神尊高手一挥手,一声令下:“给本尊抓住他们,本尊要活的。”

    “是,师父!”那六名男子齐声高喝,紧接着便作势要向着冰血几个人冲过来。

    然而冰血好似打定主意要跟对法对着干一样。

    一挥长袍,对着尼克与暗夜冷声说道:“给本少绑了他们,本少要活的。”

    “是,少主!”两个人齐齐点头,声音同样的冰冷刺骨,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任何华丽的魔法,没有一声气势如虹的呐喊,更加没有疯狂的对战招式,只是一阵清风吹过,几道闷哼微微发出,几个自由落体的杯具场面。

    一切就这样悄声无息的尘埃落定。

    而……最后剩下的就是几张吃了苍蝇屎的脸。

    嚣张……从来都是要有绝对资本的,而冰血他们就是那个有着绝对嚣张资本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