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05)狂化药物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05)狂化药物

    东大陆内虽然有兽领的一大半领域存在,但是这里依然有着许多放养式的魔兽,也就说野生魔兽。他们通常都出生在兽领以外的地方,所以只要不是自愿加入兽领的,那么他们就属于无主魔兽,一切事物都有自己做主,哪怕是兽领某个魔兽族的王者都无法控制他们

    不过,在幻景地域内的魔兽很奇特,通常野生放养的魔兽都不会拥有幻化成人类体态的能力。除非加入某个兽族解释秘法传承才可以。

    或者与人类缔结契约方可开启体内被空间压制主的幻化能力。

    然而他们谁让无法幻化成人型,但是神智却不受任何影响。所以大多是的魔兽依然保持着那条宁愿死也不成为人类奴仆的原则。

    除非遇到强大到让他们彻底臣服膜拜的高手,可惜即使有这样的高手存在,也未必有有能力的驯兽师帮忙。

    以至于,大陆中放养的魔兽也越来越多,强大的更是不计其数。

    冰血将那头焰火兽身上的东西快速分割开,随意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入到了黑晶戒子中,还被说,这个大块头的身上还真是奇宝多多,几乎没有一个地方都是极为珍贵的炼器材料。

    打从来到这幻景地域,冰血挂在身上的一直是那个天才炼药师的身份,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炼器的能力绝对不比炼制丹药的能力差。

    想想,打从见到老爸,自己都还没有送给老爸一份像样的见面礼。待东大陆的事情结束,刚好可以用着焰火兽的材料炼制一把像样的宝贝送给老爸。

    “咳咳!”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从刚刚捡东西捡的不亦乐乎的冰血身后传来。

    冰血收起最后一块焰火矿,站起身满脸疑惑的转过头,顿时嘴角一抽,无语的看着距离她整整有十米远的劳伦斯和司马弘化两个人,额头滑下一排黑线。

    而此时自己身边出现突然出现的紫溟以外,就剩下面无表情的暗夜。另外怪柔和怪蒙、尼克三个人满脸乖巧的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老老实实的站着。

    “你们两个……干嘛离我那么远啊!”

    听到冰血的喊声,劳伦斯与司马弘化两个人浑身一颤,眼神小心翼翼的瞄向冰血身边的紫溟,脸颊微微发红。

    他们能说……他们是被那个突然出现的大佬给吓的吗。

    其实他们原本是跟着怪柔他们站在一起的,可是就在刚刚……就在那个满眼都是珍宝的小子欢快的收拾着焰火兽尸体的同时,那个神秘大佬微微一个眼神闪扫了过来,就那么一瞬间,他们两个不约而同飞身后退,最后就定在了这个地方,根本不敢再向前一步了。

    冰血看着劳伦斯和司马弘化两个人那满脸便秘的表情,翻了个白眼,随即抬起头对着那两个人招了招手,开口说道:“过来吧!”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紫溟说道:“深蓝色衣袍的是伦斯家族的少主劳伦斯,而另外一名是司马家族的司马弘化,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嗯!”对于外人从来不在乎的紫溟,很难得的转过头对着正在满脸挣扎,小寸步往这边移动的两个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不过,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紫溟能给劳伦斯和司马弘化打招呼绝对是难得的一件事情了,当然这绝对是冰血的面子。

    “心齐,这只焰火兽是受到了某种药物的控制才会发狂的。我猜想,应该是连投药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狂暴的效果,才没有控制住。我想你们先去去万分找找,应该能找到线索。”紫溟不再理会其他人,而是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出自己的分析。

    “药物控制!”冰血转过头看向焰火兽刚刚所在的地方,此时那里还放着一些验货兽尸体残渣,眉头微微一皱,不解的对着紫溟:“刚刚我并没有察觉到它体内有药物的残渣。如果按你所说,想必那药不同凡响,东大陆……果然奇才颇多。”

    紫溟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对着冰血说道:“我相信,无论是什么药物,只要给你时间去研究,假以时日,必定更胜一筹。”

    “另外,我虽然已经苏醒,不过却不会留在明面上,凡是魔兽遇到我,都会发生血脉中本质压迫。这样会让一些由魔兽统领的领域怀疑到你。不过接下来,我只会在魔蓝之戒中修炼,有什么事就叫我。”

    “我明白!”冰血笑着点了点头,她自然明白紫溟的用意,现在的他比起自己强过太多,留在自己的身边只会阻碍到自己的修炼。

    这样的安排,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

    况且还有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紫溟可是冰血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张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暴露在大家面前的。

    “走吧,我们去前面看看!”

    紫溟回到了魔蓝之戒中,空气中那股让人心颤的威压也随之消失不见,除了同为魔兽的尼克可以感受的到空气中弥留下来的威压残余以外,其他人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就连怪柔和怪蒙在每次看到紫溟的时候都会心颤不已,那是来之血脉中的压迫感,是无法剔除的。

    “喂,我说兄弟。刚刚那位大人太恐怖了,到底是什么来头?”司马弘化再次恢复成了往日那副放荡不羁的纨绔公子的形象,带着一脸贱笑筹到了冰血的身边,以一种只有他们几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问道。

    冰血双眉一挑,淡淡的看了一眼司马弘化,随即十分自然的说道:“我的本名契约兽啊!”

    “哎!”司马弘化笑容瞬间一僵,最后苦哈哈的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是问……到底是……是什么品种。”

    听到司马弘化的问话,冰血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毕竟这个问题太过……纠结。倒不是冰血有意隐瞒司马弘化,而是紫溟的真是身份太过复杂且神秘。就算她自己知道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然而无论是哪个身份,都有可能牵扯出许许多多的麻烦,而且这些麻烦中随意一个都是现在的他们无法对敌的。

    所以不是不想告诉司马弘化,而是冰血觉得紫溟的身份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这不仅仅是在保护她和紫溟,同时也在保护其他人。

    如果一旦有人知道司马弘化了解一些情况的话,冰血相信就算整个司马家都很有可能出现灭顶之灾。

    这些想法在冰血的脑海中快速游过,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而那边的司马弘化还在满脸希夷的等待着冰血的答案。

    毕竟司马弘化是自己的兄弟,冰血自然不想让他误会什么。刚要开说解释不能说的原因,这边就传来了尼克冰块的声音。

    “弘化,有些事情是不能问的。不是不说,而是不能,明白?”

    尼克冰冷的声音让司马弘化瞬间一愣,瞪着一双满是震惊的双眼看着尼克,随即转动视线看着冰血,突然脑海中一阵明了。

    司马弘化满脸谨慎的对着冰血点了点头,认真的说了一声:“明白。”

    冰血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和聪明人打交道不会太累啊。

    这个话题瞬间被所有人都快速屏蔽掉,就好似司马弘化根本就没有问过一样。而且浑身谨慎色向前走去。

    刚刚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山崖边上,想到这里,几个人就一阵发毛。原本他们刚刚从传送阵出来的时候,身后一片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后方的景物,而他们所在地方却一片清新。虽然这样的景象很是奇特,但是在这个充满了玄幻色彩的世界中,这种异象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自然不会去感到多大的好奇。

    正巧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可栖息的山洞,他们也就是那个山洞内修炼了整整三个月。刚刚出来就越到了焰火兽,那个时候他们才发现……

    靠……身后原来是悬崖。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尼玛……如果那个传送阵在往后偏一点点,他们下降的地点就尼玛是悬崖啊。

    我靠……无底悬崖!

    就连冰血的精神力都无法探测到悬崖下方又多深。当他们所有人都看明白了这个情况后,如果不是有焰火兽在前方,他们绝对会把司马弘化掉在悬崖边晾他个几天。大不了,他们晚几天再走。

    所以此时他们唯一的方向就是前方,也就说焰火兽刚刚所来的地方。

    而此时他们所走的地方,方圆百里内都被那只狂化的焰火兽给彻底毁了,四周树木不是化为了灰烬,就是一边焦黑,偶尔还能看到那些来不及逃跑的魔兽尸骨,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片荒凉了。

    “这四周都被那个焰火兽毁了个便,我们要去哪里找线索啊!”怪蒙因为各子最高,身材最魁梧而走在队伍的最后,挑眼看去,前方一片都黑漆漆的,根本连绿叶都还没有看到,也不知道那只焰火兽是从什么地方开始走过来的。

    “看到,只能去焰火兽最先发狂的地方看看了,想必顺着烧焦的树林走,应该可以找到!”怪柔看了四周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等待指示。

    “嗯!”冰血点了点头,单手一挥,冷声说道:“减速速度!”

    “是!”一声令下,令行禁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