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04)秒杀而已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04)秒杀而已

    灵魂相溶,心与心的交换。这是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情谊,又好似早已将这份感情融入到了骨髓中,哪怕是死亡……也是再也无法分割。

    只要心神微动,一瞬间便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了对方的所有想法,这是任何人、任何契约都无法做到的。

    “血,等我一下,让我先去解决了这团小火球。”明明是十分的温柔的声音,却带着一股无尽的狂傲嚣张,然而却不让听到的人绝对有一丝的夸张,好似……他……本就应该如此狂傲,本就应该这般嚣张。

    当人不论是实力,还是气势,又或者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到达了一个众人无法超越只能仰望的地方,那么无论他做什么,在其他人的眼里都会显得……如此的自然,自然到好似他本就应该如此这边。

    冰血不需要开口做任何回答,而是单手一挥,随即双臂环胸,满脸淡笑的站在紫火为他们建筑的防御罩内,安然的等待着紫溟。

    对于紫溟的实力,她没有一丝的担忧。那是一股绝对的信任,不容置疑的信任。甚至于……比相信自己更加相信对方。

    突然一道洪亮震天的吼声破空而出,响彻天下。

    “紫龙,泯灭之火,吞噬!”

    充满了霸气凌然的声音,震天如烈,犹如一颗轰天雷一般在天下之间爆发。

    紧接着,一道炽烈的爆破之力疯狂涌出,化作一道暗紫色的光芒冲出冰血的紫火包围圈,在一片火红之中尤为的耀眼。

    与此同时冰血单手一挥,撤回紫火,随即驱动空间元素力瞬间将几个人带离了原本的位置。

    劳伦斯几个人此时竟然完全没有发现,他们早已被冰血带离开来,而是仰着头,满脸震惊的看着前方半空中突然出现的男子。

    那是怎么样人呢。

    又或者是……他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会傻傻的相信,这样一位天地不凡的男子会是一名生活在凡尘的人类。这样男子,说他是神,也绝对不夸张。

    可是那一身泯灭一切的毁灭之势,身体四周不断环绕着的暗邪之气,却让所有人都深深的明白,这位男子更有可能是一只强悍到只能仰视的魔。

    俊美极致的容易,是此时在场的所有男子都无法去比拟的。就算劳伦斯几人在人类当中美男俊男这样的称号,他们可以当之无愧。但是此时在那名男子的面前竟然打心里泛起了一丝天与地的自卑感。

    即使此时男子包裹在浓烈灼的火焰当中,但是却依然不减损他一丝一毫的霸气之势。

    犀利的眼神,冰冷的嘴角,藐视一切万物。仿佛世间一切在他眼里皆为蝼蚁,不足一提。

    就连那个让他们身陷险境的狂化焰火兽,此时在那人的眼里不过是一直挥手既灭的蚂蚁。

    然而……劳伦斯等人所想的……并不是假设。而是……事实。

    紫溟的火焰要比冰血的更加阴冷,颜色也更加的深。充满了爆裂气息,在那一声高喝之后,突然化作一丝丝紫色火流,好似一条火锁链,将那狂化的焰火兽紧紧的缠绕起来。

    越是挣扎,火锁链缠绕的越紧。

    而此时,焰火兽刚刚所释放出来的火焰竟然一秒杀在快速回笼,就好似再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本体。

    “吼吼!”一连串的吼叫声从天而起,疯狂又惨烈,充满了挣扎。

    只见半空中的紫冥,满脸轻蔑的看着焰火兽,不屑的冷哼一声:“吵!”单凭一个字,竟然让那不断嘶吼着的焰火兽猛地停了下来,满是火红的双眼满满变得清明。

    “大……大人……饶命!”沙哑的声音此时变得没有了之前那般刺耳,却充满了虚弱。

    可是紫溟是谁,那是就连那个地方的生物都唯恐不及的大君王,世间除了冰血一人,还有谁有资格得到他的怜惜。

    “灵元已损,要来何用!”对于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的生物,之前还险些伤了他最重要的人,早已失去了存活的必要。

    浑厚霸气的声音充满了刺骨的阴冷,无情无心。

    紫溟对着焰火兽单手一挥,口中轻唤:“紫龙,泯灭之剑,出!”

    “嗖嗖嗖嗖!”无数吧紫色火剑空气出现在紫冥的头顶,数量多的让人头皮发麻,而且每只支剑的周身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阴暗嗜血的气息,只要看上一眼,便会让人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绝望,毛骨悚然。

    就连明知道那些剑不是冲向自己的劳伦斯等人也无法避免。

    挥手落下,无数把紫火剑瞬间窜入焰火兽的身体。

    秒杀……

    干净利落的秒杀……

    一点火星都没有看到,那只让许多人都头疼不已,甚至早已损在他掌下的人看到,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死去活来。

    “这样……这样……”劳伦斯整个人傻在了原地,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司马弘化微微动了动嘴巴,最后终于想起来了人话要怎么说,接着劳伦斯的话说道:“这样……就完了。”

    “强!”无法超越的强,只能仰望的强,震撼又振奋的强。

    尼克看着紫溟的眼神,竟然一改往日冰冷,变得十分火热灼烈起来,激动的浑身颤抖,双拳紧握,死死的咬着牙,双眼中闪动着一股莫名的光彩。

    冰血转过头看着眼前这几个已经完全被吓傻了的兄弟,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他叫紫溟,是我的伙伴,更是家人。”

    “他……从哪里冒出来的!”司马弘化傻愣愣的看着冰血,原本俊俏的脸此时已经扭曲到了一个人类无法达到的地步。看的冰血都开始担心,他在这样下去会不会中风。

    “什么叫哪里冒出来的!”素来温柔的怪柔,竟然一反常态,抬起脚毁形象的对着司马弘化就是一脚,随即恶狠狠的说道:“紫溟大人是老大的本命契约兽,自然是从契约空间内出来的喽。”

    “本命!”劳伦斯一声尖叫,刺痛了别人的耳朵。

    “契约!”司马弘化下巴瞬间掉落到了地上,见鬼似的看着冰血。

    “兽!”尼克震惊震撼的看着向着他们这边飞来的紫溟,心中犹如一座火山一般瞬间爆发。

    原来……他也是兽。

    可是……却是他这辈子都无法超越的兽。

    即使如此,他的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不良的想法,甚至隐隐约约有种想要心甘情愿臣服于他的脚下的冲动。

    这是魔兽之间的绝对血脉压制,同时而是一种对于绝对强者的绝对敬畏之心。

    “血!”紫溟已经来到了冰血的身边,只是转过头跟暗夜互相点了点算是打过招呼,随即便看向冰血,仿佛其他人完全不存在一样。

    不过对于紫溟这样的态度,此时却没有任何人有异样想法。毕竟在这样的一名绝对强者面前,看不到他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则就是这样的。

    而且怪柔、怪蒙是早就知道了紫溟的性格,所以自然不会介意,如果哪天这位老大注意到了他们,他们才应该自我检讨一下呢。或者还不等他们自我检讨,就被这位老大给无情的丢到魔蓝之戒中狠狠的操练一番了。

    而尼克此时对于紫溟早就是已经有了一股子无上崇拜的坚持心,自然更加不会介意,况且他们还是同为冰血的契约兽,虽然等级不同,但却是真真的一家子。

    劳伦斯、司马弘化两个人估计是对着紫溟,那是完全生不起来任何恼怒的心思。

    这就是强者对于弱智的精神压制,让你连反抗的念头都不会有一丝。

    “溟,你还是那么喜欢玩秒杀!”冰血有些无奈的看着紫溟,那个让他们几个人焦头烂额,甚至想要拼命的狂化焰火兽在眼前这个妖孽的手底下,竟然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为灰烬了。

    这差距……大的真伤人啊。

    紫溟微微一笑,抬起手如同在安抚六岁之时的冰血一般,轻柔的揉了揉冰血的头,随即指着身后那堆已经失去了周身火焰,此时被紫溟打的完全零碎的焰火兽,接着说道:“那家伙的身上可是有不少炼器的宝贝,还是快些收起来的好,我察觉有人过来了。”

    冰血双眉一挑,对于紫溟的话毫不迟疑,左手举起,对着那堆晶片矿石就是一挥手,随即所有的东西都收到了冰血的黑晶戒子中。

    因为魔幻之纹的封印,冰血既然拥有无尽的灵力与精神力,却无法做到运用自如,只可以驱动其中的一小点,要知道这一小点对于自己体内的灵元和精神海来说,不过是一个汤碗和无边无际的大海的区别。

    但是就算如此,自己所能驱动的灵力对于其他人来说,那也是浴池和酒盅的关系。

    可是这也不过是跟普通生物比,跟那个变态怪柔到逆天又逆天的紫溟来说,那就真的没法看的。

    所以紫溟能发现自己都无法发现的东西,冰血丝毫不感到以外。

    “紫冥,你这次……”冰血有些担忧的看着紫溟,生怕他又是强迫醒来,打断了修炼。

    “放心,我已经完全吸收了你找给我的两块魂元,从今日起……血,我们将真正的并肩作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