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一章)真不是个东西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五十一章)真不是个东西

    “宝贝,你这次去那个什么亦君山可是遇到血海领的人。”墨天鹰此时恢复了往日雄风霸气之姿,靠坐在专属自己的椅子上,扭头看向冰血。不过那双锐利的鹰眸中依然可以看出满满的温柔宠溺。

    “嗯!”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们鹰领域血海领的仇恨早已种下,经过上次战役,血海领损失惨重,不过一旦血海领养足了精神头必定会发起一次更大的战争,届时估计就不是鹰领域血海领之间的战斗那么简单了。

    这一点冰血心里清脆,鹰领的每一个人都清楚。

    原本墨天鹰是想暂时让城里的百姓们去到别的领域躲避战争,这点能力对于他来说很简单。但是当他将这一消息发布出去了以后,整整三天竟然没有一个城民离开,最让鹰领高层汗颜的是……消息发出后,竟然没有城民搭理过他们。一个个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就好似……那个巨大的告示没有贴在广场一样。

    不过随即而来的便是一股股暖意,没有一个首领会愿意看到在危难之时,自己守护的人民一个个离开。

    然而又有几个人可以向鹰领这些百姓一样,在面对危难之时,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家园,势必与他们的领袖一起并肩作战。

    鹰领是墨天鹰一手创立的,这片天下也是他用血累打出来的,而那些城民并不是原本就生活在这里,而是一些到处流窜的五家之人,后来被墨天鹰给着急了起来,在这里给他们创建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家,还有一些便是墨天鹰属下的祖祖辈辈的家人,早在十几年前便跟着墨天鹰一起迁移到了这里。

    所以……鹰领并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他们大家共同的家。

    而此时……既然冰血来到了这里,既然这里是自己爸爸想要守护的,那么她……就一定会为了爸爸守护下去。任何人都别想动这里一块砖土。

    “小齐,你这次去亦君山到底遇到了血海领的哪个人竟然能让血海领那个老混蛋如此暴走,要知道此时他们出兵的话,可一点好处都得不到,胜算更是大大的减少了许多。”墨殴飞坐在冰血的下方,看着冰血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的色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冰血听到这话,竟然满脸无辜的看了一圈下方的人,随即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不过是绑了血海领的大小姐薛丽姬罢了,当时用她来威胁她那帮属下去帮我引开麋鹿神兽群。”

    “可是……我就算绑架了她也是很有分寸的,既没有毁约,也没有撕票。不过就是小小的揍了她一顿罢了,就算如此也不过是为了想要她摆正作为人质的良好态度而已。一上大陆我就立马放了她啊,哪成想那家伙竟然不知道感谢我饶她一命,现在居然恩将仇报公然与我们叫嚣,真不是个东西。”

    听完这句话,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傻愣愣的看着那个一脸义正言辞的家伙,嘴角一阵猛抽,甚至所有人都感觉,此时他们的胃都跟着抽筋了。

    然而……让他们更加无语的还在后面。

    墨天鹰听完自己宝贝女儿说完的这句话后,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不对,甚至还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没错。那个老混蛋就算生的女儿都那么混蛋,太不是东西了。”

    “噗!噗!噗!”

    一连串喷口水的声音从大殿之上传开,所有人纷纷扶额长叹……

    真不贵是父女两啊,女儿无耻的毫无下限,就算生她的老子也跟着毫无节操可言,太……太无耻了。

    “报!”一声嘹亮长吼突然从大殿外传来。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门外命令道:“进来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只要是冰血在鹰领,那么墨天鹰就很少去管理事情,而那些士兵们也都学聪明了,有事找少主成为了他们的至理名言。

    这时一名一身黄褐色的通传兵小跑进入到了大殿内,跑到中间之时,突然单膝跪地双手拱起过头,对着冰血恭敬的说道:“回少主,外面有一名自称是百里家族的人前来求见少主。”

    “百里家族!”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

    只见欧阳立旬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差不多时间了!”

    冰血了然点头,对着那名通传士兵是说道:“请进来吧。”

    一名长相英俊,英姿飒爽,一身傲然之气的少年缓步进入大殿,当看到高位上的冰血之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微愣,随即微微一笑,拱起双手有礼的说道:“在下司马家族司马弘化见过鹰领领主、少主。”

    “行了,别整那些虚的了。”冰血满脸鄙视的对着司马弘化挥了挥手。虽然她与司马弘化的关系没有比和百里均熟悉,但是也还算是有几分交情,要说见面还摆这些礼,确实太夸张了些。

    司马弘化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站直身体,原本他就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与冰血这般礼让反而有些不适,让他觉得十分的疏离。可是就算不喜欢,在墨天鹰的面前依然不能毫无礼数。

    “怎么是你来了?”冰血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而在众人还没有看清她的动作之前,便已经一个瞬间来到了司马弘化的面前,神情中带着几分焦急。

    司马弘化无奈的额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的好友,心中一阵苦涩,轻声说道:“阿均的娘亲突然病重,他原本是想来接你的。可是却一定要先赶回去,另外还听说他父亲那边好像因为百里伯母病重的缘故又发狂了。而我是算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信任的朋友,而且还认识你,所以就我来了。”

    冰血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百里均的娘亲突发,父亲抓狂。怎么会这么巧。”

    “我们俩也绝对是事出有异,可是时间却不容他多想,只能先我们一步了。”司马弘化有些无奈的看着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

    冰血点了点头:“我明白,受伤一下我们即刻出发!”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说道:“立旬,召唐恩在半路等着我们。让他跟我们一起去,至于妖月的人,全部回鹰领待命!”

    “是!”欧阳立旬快速站起身,对着冰血恭敬的点了点头。

    “宝贝,你又要出门啊!”墨天鹰眉头紧皱,满脸的不舍。这孩子才回家多长时间啊,椅子还没坐热乎呢,转头就要出门离家。

    墨天鹰从来没有一刻向如此这样讨厌自己宝贝女儿长大,如果没有长大多还,可以让他好好体验一般初为人父的感觉。

    只是……相比一切都晚了吧。自己的宝贝今天之所以成长此时这样完全独立的样子,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啊。

    感受到来至墨天鹰身上的落寞之情,冰血微微一笑转过头走到自己老爸的身边,也不管是否还有许多外人在,依然双手打开揽住墨天鹰的腰后,随即将自己整个人都扑到了墨天鹰的怀里,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道:“老爸,我之前答应过一个朋友帮他治疗他母气的,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要说安慰人,冰血确实不会,根本就没有人教过她。而此时她不过是想要平心而做,说出自己最为直白的解释。

    然而就是这样的解释听在墨天鹰的耳中却胜过千言万语。

    墨天鹰轻轻的拍了拍冰血的肩膀,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要小心。”

    “嗯!”冰血仰头一笑,眼中带着甜蜜。随即推出墨天鹰的怀抱,转过头看向另一边说道:“怪蒙、怪柔跟着我走,尼克、暗夜跟着我,其他人留在家里面。”

    “是!”一声令下,令行禁止。

    即使其他人心中同样渴望跟着冰血,留在她身后保护,不过他们却明白此时鹰领同样重要,血海领随时随地都会疯涌而来,战争随时都会响起。这也是为何冰血会让玄和安全留下的原因。

    刚刚跟着冰血回来的欧阳立旬与赤子繁、常浩友也流了下来,主要目的就是跟着紫级班一同训练。虽然他们的等级可能比紫级班的兄弟们高,但是实战经验却明显不足,经验不足绝对是将战斗力拉低一大截,就算你等级高又如何,根本不会打仗,所以一切都是白费。

    当三个人明白了冰血留下他们的意图后,便纷纷欣然接受。不在要求跟着冰血一起去,毕竟此时的他们还有可能会拖累到那个人的。

    最后司马弘化带路,冰血带着劳伦斯、尼克、怪柔、怪蒙、那也踏上了去往环境地域东部的方向,据说……那里很不同,有许多隐士家族和各种兽族,是一个看似和平却更加纷乱的地区,那里的高手如云,却大多数都是想要避开纷争的家族或者是人。

    所以说东部是个较为安全的地方也可以,但是说那里充满了战争与恐怖也是没错了。

    反正……就是一个十分矛盾纷争的地方。

    而鹰领算是距离幻景东部最近的一片领域了,所以冰血从鹰领出发,到达百里家族范围正常来说也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

    况且……在冰血这个变态的毫无人性的变态身上……就从来没有见过所谓正常事情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