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章)宝贝,老爸孤单寂寞冷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五十章)宝贝,老爸孤单寂寞冷啊

    冰血契约了飞天独角马后便给他取了一个名字……额……小飞。

    这个名声足足让所有人汗颜了好久,原本看着冰血憋了半天以为会取个怎样的霸气名字,结果……好随意哦。

    可惜当事人……额……不对,当事兽却乐得屁颠屁颠的围着冰血圈,那开心的程度好像是娶了个漂亮大媳妇似的。

    此时距离答应给百里均娘亲解毒的日子越来越近,冰血带着所有人快速越过树林,在一片光芒闪速下离开了这个让他们难忘的险地。

    奇怪的是,自从冰血契约了小飞后竟然一直魔兽都没有遇到,好在之前已经帮周家的人都找到了合适他们的契约兽,不然冰血非郁闷不可。

    周鹏带着周家的人先行一步回了周家处理这段时间家族挤压下来的事情,自然走之前拿了可以跟冰血随时联系的传音石。

    而原本要跟回伦斯家族的劳伦斯却没有回去反而跟着冰血去了鹰领,原本冰血是想让尼克先跟他回去的。可是尼克竟然一句话不说,扭头回了契约空间,那表情好像冰血是一个逼良为娼的恶毒父亲一样。而劳伦斯更是打定主意跟着冰血,那态度,绝对打都打不走,最后只要让劳伦斯的十多个属下会伦斯家族保平安去了。

    最后无奈的冰血只要带着一群人回了鹰领,也不知道家里那个有女儿控的墨天鹰大人看到明明是一个人出去的宝贝女儿,再回来的时候竟然又带回来了这么多个男人,会不会手持紫焰枪跟这些企图抢他宝贝女儿的臭小子拼命呢。

    当冰血的身影刚刚出现在鹰领番外内之时,一声嘹亮的鸣笛声平地而起,打破了鹰领所有的平静。

    冰血一只脚踏进鹰领的范围内,一只脚此时还留在平原之上,嘴角一阵猛抽。

    而旁边的几个人双目大睁,满脸震惊的看着前方的城墙,心中大骇。

    “心齐,你确定这是你家!”欧阳立旬满脸僵硬的看着冰血。

    “嗯!”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满脸无奈。

    “原来心齐竟然是鹰领的人!”殷奕帆依旧保持着他那颗不问世事的蠢心,惊讶的看着冰血。

    “嗯!”冰血嘴角一憋,轻轻的点了点头。

    “心齐,你真的确定这是你家!”劳伦斯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嘴角一抽:“可是刚刚的那个长笛不是代表有外敌入侵的意思吗。”

    冰血一阵气结,无力的看着劳伦斯、殷奕帆、欧阳立旬、赤子繁和常浩友,欲哭无泪的说道:“不是,一声长笛……是代表……我回来了!”

    “额……”

    在劳伦斯几个人刚想开口接着问出心中疑惑之时,突然一股无形之压瞬间扑面而来,而此时的他们的心竟然猛然升起一股无力更加无心反抗的情绪。

    随即而来的一声冲天嚎叫。

    没错……就是嚎叫。

    “啊,我的宝贝,你可回来了,想死爹爹了。”

    一阵强风吹过,原本站在几个人中间的冰血已经被刚刚冲出来的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速度之快竟然让几个天才少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甚至都没有看清来人到底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可见这人快的已经让他们无法想象了。

    “啊啊啊啊,宝贝。你怎么忍心走那么久,呜呜呜……独留爹爹一个人在家,爹爹好孤单,好寂寞,好冷哦。”

    一阵哀嚎声瞬间响彻在鹰领上空,让鹰领内的所有人顿时有种欲哭无泪,没脸见人的感觉,纷纷跑回家大哭,自己到底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子啊。

    太丢人了,丢人丢到他们鹰领所有人都无颜面对地域大陆所有父老了。

    冰血被墨天鹰紧紧的抱在怀里,一阵猛翻白眼,欲哭无泪。

    “老爸,心齐才走了两个月而已。”

    “两个月!”墨天鹰一声吼,随即瞬间化作无害小绵羊,满眼晶莹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宝贝女儿,那个委屈的哎,哪里还有什么刚硬铁汉的形象,活脱脱一个卖萌小白兔。

    “呜呜,宝贝。你都不知道这两个月来,爹爹是吃不下睡不着,天天想着你,时时刻刻想着你啊。你怎么忍心丢下爹爹一个人去面对一大帮这臭男子,爹爹好可怜哦。”

    刚刚跟着墨天鹰出来的一群人在听到自家老大这么一句话,脚下一个仓促,“砰砰砰”摔倒一大片,内流满面。

    僵硬的抬起头看着墨天鹰,满脸泪水。

    老大……您在说这话的时候就没有一点磕碜的感觉吗。

    你怎么不想想,你之前的那十几年还不是日日面对着我们这些丑男人,也没看你吃不下睡不着啊。

    冰血扶额长叹,满脸无奈。可是此时在自己老爸的怀里,确实那么的温暖甜蜜,辛苦了两个月,每天都在担心着,经过数日来的惊心动魄,生死历练。此时却突然放松了下来,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再不像以前那样,每次拖着满身疲惫回到住宿,面对的将会是满室的坚硬和接下来数不尽的生死存亡的战斗。

    果然……还是在家人身边……最安心。

    “老爸,我回来了。”

    冰血窝在自己老爸的怀里,仰着头看着那张让自己安心的脸,甜甜的一笑。就好似一个出去玩耍的孩子,玩累了,回家了,扑到那个让自己充满安全感的怀里,甜甜的撒娇。

    即使冰血早已过了撒娇的年龄,即使冰血此时已经成长为了一个让许多人都惧怕万分的强者。

    可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她依然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依然喜欢被父亲保护的感觉。

    “哎,回来就好,安全回来就好!”墨天鹰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宝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天知道,在他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去了那个连他都无法轻易涉足的亦君山之时,他多么想要冲过去将她保护起来,无论她想要什么,都由他去取回来。而自己的女儿只要安安全全的留在自己为她筑建的保护墙内就好。

    可是墨天鹰知道,心齐不是那样的孩子。自己的女儿更加不是只能呆在温室里面的花朵。

    可是……天下父母心。哪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宝贝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长大呢。

    即使是他墨天鹰,依然存在着那个私心。

    但是……最后……他依然忍住了。

    虽然他还没有真正看到过自己女儿的实力,仅仅只是上次一战根本不够。可是他依然相信,相信自己的女儿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安全的回到他的怀里。

    冰血被墨天鹰一路抱回了鹰堡,原本她还很不适应,毕竟比爷们还爷们,比汉子还汉子的墨心齐,何时被人这么抱着走一路。不过在经过鹰领领域之时,街道两旁那一声声的欢呼,那一声声的喝彩,那一张张一荣俱荣的笑脸,让冰血满满的淡定了下来。

    这是自己父亲的家臣亲人,这是自己父亲拥戴的臣民,是自己的家人呢。

    在这些人的面前,也不算是丢脸吧。

    大殿之上,早在冰血第一次回到鹰堡之时,这个大殿上主位便多了一个紫金色的椅子,那是专属于鹰领少主的椅子,也代表着冰血在鹰领的位置。

    与墨天鹰平起平坐。

    虽然冰血刚开始觉得不合适,不过谁让她有个爱女成狂的老爸呢。下面又有那么多拿自家父亲当神一样崇拜着的拥护者,只要墨天鹰一句话,哪个还有意见。加上冰血之前与血海领一战,根本连竖立形象都不用了。不知道有多少鹰领的人在拥有了这么一个少主而做梦到笑醒了呢。

    “五叔,你刚刚想说什么?”冰血看着一路上欲言又止的鹰领五长老,轻声问道。

    五长老微微上前,走到大殿中央对着冰血拱手行礼,随即说道:“回少主,刚刚大陆中的探子回报,血海领的领主暴怒,放话说要找少主您报仇血恨。”

    “找本少报仇!”冰血不屑的冷笑一声,整个人窝在椅子上,看起来好似没有骨头一样慵懒邪魅,可是却总是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之势,让人不敢小觑。

    “是的,少主!”感受到冰血身体内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帝王之威,让下方的一众人神情更加的严谨,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即使平日里他们可以随意的玩笑,不分上下,可以一起玩闹,一起吃喝,不分尊卑。墨天鹰和冰血也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们什么,在平时也更加没有摆过什么上位者的架子。

    可是在鹰领所有人的心里,对于这对父子那股崇敬、尊敬、臣服的心理却一直都存在着。

    所以打从鹰领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之后,就从未听过说鹰领有内讧或者是叛徒出现。

    整个鹰领就好似一个有着铜墙铁壁的城堡,是任何人花任何心思都无法打入的。

    这个事实已经通过了不少人验证过后得到的结果,甚至都已经成为了鹰领的一个传奇。

    “那个老滚蛋找我们家少主报仇也是应该的啊,毕竟那个薛少宝的废物在我们少主的手里成为彻底的废物,我说五叔……这已经不是新闻啦!”墨殴飞坐在冰血下侧,满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那件事之后血海领也发出了一个声明与我鹰领势不两立,不过这次……好像火气更大了。”

    五长老满脸疑惑的说完这句话,抬起头看向冰血。

    然而冰血突然一愣,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下方的劳伦斯几个人,顿时几个人对视一眼,双眉齐齐一挑。

    “难道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