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八章)诡异之势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三十八章)诡异之势

    “少主,这魔兽群太过诡异,实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要立即撤退。”

    “不行,她还在里面,我是不会走的。我必须去救她!”坚定的声音在这纷乱吵杂的战场上是那么的渺小,但是却格外的震撼。

    “少主,没有谁的命比少主您重要啊!”一身浴血的战士努力的却说这自家的少主,可惜得到的答案依然那么的坚决。

    “你错了,我的命是她的。只要我不死,就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

    此时整个空地上到处都是血腥之气,聚众在一起的人类已经不分家的共同战斗在一起。因为他们此时的有着一群共同的强大敌人。

    那群本土魔兽好像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一只只双目充血疯狂的进攻着,虽然他们等级高却没有幻为人形,但是战斗力却没有减少半分。

    没有人知道这一大群魔兽是如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的,只知道刚刚步入这片空地中央的时候,便被一大群强大的魔兽给围攻了。

    就在此时一声焦急怒吼冲天而起:“少主,小心!”

    然而在这一小群人焦急万分,惊恐不已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而至:“水动激光炮!”

    “碰”的一声巨响,蓝色激光炮快速从侧边飞射而去,瞬间击打在刚刚拿到火雷球之上。

    殷奕帆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团浓烟。其他人都以为他是被刚刚那生死瞬间给吓呆了,其实他是被那道突然而至的清脆声音给震呆了。

    “喂,呆子!”

    紫色身影凭空出现,速度快到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是如何过来的。只是那声音却与之间拿到救了他们家少主的声音相同,以至于所有人都忘记了去防御。

    殷奕帆僵硬着脖子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人儿,虽然她带着面具,但是面具下那双透着寒光与狂傲的眼神眼眸,是殷奕帆永远都不会认错的。

    呆愣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胸口急速起伏,足以证明他此刻的激动心情。

    殷奕帆突然伸出双臂一把将比自己矮了半头多的冰血搂在了怀里,同时双眼也瞬间红了起来:“心齐,我终于找到你了。”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但是脸上的喜悦却不言而喻,殷奕帆可是她来到幻景地域最先见到的人,也是在这里第一个交心的伙伴。他们一起经历过许多生死劫难,一起闯过许多关卡危险,感情自然会深了许多。

    “呆子,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

    虽然如此说,但是早在他们分开的时候,冰血就已经猜到了,想必这家伙解决完家里的事情后便会满大陆的找自己吧。

    这家伙看起来机灵的很,却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定的人或事就会一头扎进去,死都不出来。

    殷奕帆歪着头枕着冰血的肩膀,虽然冰血比自己要矮许多,但是却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反倒让他久久不安的心瞬间得到了舒缓。此时的他再次回到了当初在冰血身边之时才有的安宁。

    “你知道的,我是绝对不会放任你一个人在危险的地方而自己躲起来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了。”

    冰血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轻轻推开殷奕帆,惊讶的说道:“喂,你可是妖族少主唉,跟着我到处跑像话吗。”

    然而殷奕帆却一脸倔强的看着冰血,坚定的说道:“父王母后寿与天齐,他们来管理妖族比我这个少主好得多,况且家里还有姐姐他们,都可以帮忙的。这次你别想再推开我了,因为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跟他们讲明,你的事情没有结束。我是不会回去的。”

    冰血心中一惊,转过头看向守护在殷奕帆身边的几个人,只见那几个人满脸无奈无力的看着冰血,却没有人开口说过一句反驳的话。显然……殷奕帆说的是事实。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对着殷奕帆微微一笑,没有多余的话却点缀,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字:“好!”

    原本一脸紧张的殷奕帆再听到这个字后脸上再次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呆呆的却十分的讨喜。

    冰血转过头看向那几个守护殷奕帆的人,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坚定的说道:“请几位回去转告妖族之王与王后,我墨心齐定然会用生命去保护殷奕帆。”

    几个人微微一愣,随即原本心中的不满与愤怒再这句话之后也烟消云散了,也许王说的对,放少主离开才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几个人对着冰血行了一个大礼,恭敬的说道:“多谢阁下。”

    “喂,叙旧完了就赶紧过来。这帮家伙是打击鸡血吗,这么难对付!”劳伦斯扯着嗓子一声吼,不过听着声音根本不想一个陷入苦战的人,反而有些热血的激动。

    冰血侧过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看你打的挺欢乐的,本少还以为本少可以休息了呢。”

    “休息一个头啊!”劳伦斯没好气的侧过头白了一个冰血,嘴角的笑意显而易见。

    冰血挥手拍在殷奕帆的肩膀上,豪爽一笑:“走吧,让我看看这么长时间未见,长进了多少。”

    殷奕帆得意的一笑,眼中是难掩的自豪:“一定会让心齐大吃一惊的。”

    两人说完相识一下,身体快速跃起冲向了魔兽群。

    跟在殷奕帆身边的那几个人刚想飞身而上护在殷奕帆的身边,然而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动之时,一道黑影迎头飞来,随即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帮我看着这家伙。”

    几个快速接住了飞过来的人,面面相视,却也不在急着上前了。

    而可怜的花花少主就这么悲催的被冰血随手那么一丢好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妖族王室那几个护卫的手里,满脸的哀怨却不敢又一丝的怨言,自己重伤未愈,虽然服用了欧阳立旬的丹药,但是实力却依然减弱了不少。在这样的战斗中不死也残,现在有人护着,他怎么敢抱怨呢。

    何况丢他的那个人还是一个让他恐惧万分的人。

    一场混战在这片空地上越演越烈,到处都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每个人都好似杀红了眼一样,不过本体魔兽一方实力强大,而且可能是这个地方的原因让他们的战斗力都发生了几分变异。而人类这方虽然强者也不少,但是却被有些溜缝的人拉低了整体战斗力。

    在这样的混战中,根本无法用到杀伤力极强的大面积魔法攻击,因为很容易变伤到了自己这边的人。

    所以近身战必不可少,但是对于魔法师来说近身战就是让他们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死亡边缘。

    虽然在幻景地域中,对于魔法师身体羸弱的这个特点,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许多大家族中也专门为家族的魔法师努力改善这个毛病。而且加上各族之间的联姻,出现了许多半人类,体制上自然有了许多的改善。

    但是那也是少部分的,还是有着大多数的魔法师依然存在着身体羸弱的这个致命要害。

    冰血冷冷的看着四周,眉头一皱。她发现虽然此时的战斗让内陆的这一方有了一丝团结的苗头。无论是不是一个家族的都会共同对抗那些本土魔兽。

    但是配合上几乎没有,这样的战斗根本就是在早死。

    不过冰血可没有那个善心去管别人死活。

    身体一跃快速来到了劳伦斯等十多个兄弟身边,冷声说道:“所有人听令,战士在外魔法师在内进行战斗。战士负责清除近身魔兽,魔法师释放小面积攻击魔法。劳伦斯、欧阳立旬、赤子繁、常浩友、尼克、殷奕帆……护”

    “是!”令行禁止,振奋人心。

    十多个人快速变换脚下步伐,整列队形。几个呼吸间便已经按照冰血的命令做好了战斗准备。

    只见冰血站在队伍的最前方,手握一把黑色匕首,一身傲然之气,大杀四方之势,竟然让一些魔兽有了胆怯之心。

    而她的身上十多个人背对着背围城一圈,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这样的配合很快便在这片战场上显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对比。

    冰血一路所向披靡,一股破竹之势不断地围绕在她的周身,所过之处无疑不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单凭那一把不起眼的黑色匕首,连如何下手的都没有人看得到,便已经将一直高星魔兽开膛破肚。

    也不知道冰血是不是故意的,每只在她上死的魔兽就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每只都是血淋淋的,惨不忍睹。

    很快这一队人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然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这只队伍的先锋。

    那一身傲然之势震撼人心,那一手的快刀震惊所有人的眼睛。

    快、狠、准,在她的手上被发挥了淋漓尽致。

    “那人到底是谁,大陆上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少年了!”

    “不知道,不过你们看。跟在她身后的不仅仅有伦斯家族的两位少爷,还有花家少主。竟然还有妖族的少主!”

    “没错,这人到底是谁,竟然能那几位少主甘愿跟在她身后。”

    然而根本不容他们多想,一股令人极为不安的古怪气势突然从天空中压下,带着一股毁灭万物的诡异之势。

    明天又去外地参加婚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