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三十六章)很疼吧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三十六章)很疼吧

    “本少劝你……还是乖乖别动的好!”

    冰血手持血煞,抵在薛丽姬的脖颈,身体微微贴近薛丽姬的背后,冰冷的声音中透着一股阴森的嗜血之气。

    脖颈上那道冰冷的触感以及背后传来的刺骨寒气让薛丽姬瞬间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双目大睁,在一声尖叫过后便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憋在嗓子眼里让她难受的想要抓狂。

    “哪里来的狂徒,还不速速放开我家小姐,我血海领留你一具全尸。”

    一道嚣张的吼声从身旁不远处传来,说出来的话却让冰血不屑的一笑。

    冰血慵懒的转过头看向那个对着自己大吼的老者,满脸讽刺的说道:“你们血海领不会是专门产一些低智商和脑残者的直营地吧。”

    老者微微一愣,眉头紧皱大吼一声:“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冷哼一声,接着讽刺的说道:“说你是白痴,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啊,竟然还好意思来问本少。你家这所谓的大小姐现在可是在本少的手里,所以不应该是你们考虑给我留不留全尸的问题。而是本少应该考虑给不给你们留个全尸才对吧!”

    “你敢!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挑衅我们强大的血海领!”老者被冰血这句话气的脸红脖子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指着冰血就算愤怒的一声吼。

    可惜当事人却丝毫没有受到老者的威胁,一脸的有恃无恐。

    “呵呵!”空灵的笑容中带着一股灰暗的阴冷,让人听了有种来之地狱之声的错觉,浑身汗毛直立,惊恐不由而生。

    薛丽姬早在回过神之后便暗自驱动体内灵力,但是却没有一丝作用,自己整个人就好似完全僵硬在了原地似的,别说是施展魔法了,就是连动都成了奢侈。

    冰血缓缓的抬起薛丽姬的手臂,眼睛却始终看着血海领那一群人,嘴角带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邪恶笑容,其中还夹杂着一抹嗜血的凶残。

    “你说……本少不敢!”

    冰血满脸邪气的看着那名老者,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眼中带着一抹疯狂,突然握着薛丽姬手腕的那只手快速一握。

    只听“咔擦”一声脆响,随即而来的是薛丽姬一声冲天吼叫。

    “啊啊啊!”

    刺耳的吼叫声撕心裂肺,足以证明这样被人活活的将手腕骨捏成粉碎是多么的疼痛。

    然而这样震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中却不及刚刚的那“咔擦”的声音来的震撼深刻。

    “真吵啊!”

    冰血嫌弃的看了一眼满脸扭曲的薛丽姬,顿时那刺耳的尖叫声瞬间消失,但是薛丽姬却依然保持着尖叫的动作,只是声音好像突然被屏蔽了一样。

    每个人都知道这定然是这位突然出现的神秘少年搞的鬼,但是却没有个人知道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薛家老者脸色难看的看着冰血,刚刚还嚣张狂妄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忌惮的神情。

    冰血神秘的一笑,眼底却一边冰寒,冷冷的看着薛家老者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光芒:“灭你血海者”

    “放肆!”

    薛家老者终于无法在忍受冰血的一再挑衅,一声怒吼,震动四方。

    可是就在他吼出这一声吼,只见冰血原本那只正握着薛丽姬肩膀的手突然一握,“咔擦”一声随即传来。

    此时根本不用去看薛丽姬的脸就知道,那肩骨必定如同她的手腕一样,全本碎裂了。

    在看冰血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表情,就好似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她的手里变成这个样子是十分自然轻松的事情,根本不要去大惊小怪,甚至连惊讶的表情都是多余的。

    没有疯狂的凶残,没有变态的笑容,更加没有恐惧。一起都是那么的平淡。

    对于这样的杀神,这样一个将生命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杀神,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杀神,没有人会不惧怕。

    她已经完全不能用疯子变态来形容了!

    她根本就是一个完完全全属于地域的恶魔,而且凡是她路过的地方,都必将成为地狱,最为血腥凶残的地域,里面充满了杀戮与阴森,到处都是腥红一片才对。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让人感觉到恐惧。

    “你……”薛家老者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面装满了震撼与愤怒,然而眼底深处却带着深深的恐惧。

    这种恐惧感已经多年未出现在他的心中了,但是今日就在一个少年的身上感觉到了。

    这是一种羞辱,却也是一种让人无法反抗的羞辱。

    “哎呀,真不好意思!刚刚你吓唬本少,本少竟然害怕的手抖了一下,还真是……抱歉呢!”

    幽冷肆虐的声音带着一股邪恶的慵懒,说出的话却让人足以吐血三公斤。

    这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天怒人怨的地步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逆天的无耻境界啊。

    血海领的人齐齐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个的脸色简直比那猪肝还难看,而另一边的劳伦斯等人则是同意涨红着一张脸,但是绝对不同于血海领的人一样是被气得,而是被冰血那无耻的话给逗的。

    突然冰血感受到手中的再不断地颤抖,转过头看过去后,微微一笑:“怎么竟然还有力气反抗啊!”

    冰血说完这句话,另一只手快速在薛丽姬的手臂肩膀上捏了几下。

    一声声让人牙齿发酸,浑身汗毛直立的“咔擦”声不断的响起,一声接着一声,听得所有人冷汗直流。

    薛丽姬此时已经连声音和恨的意识都没有力气去想了,那股被人活活捏碎骨头的剧痛感简直让她生不如死,几度想要晕死回去,却又在下一秒被剧痛给折磨醒,竟然连晕过去的资格都没有,这种感觉让从来都十分惜命的薛丽姬第一次想到了死。

    此时……也只有死亡能让她感觉到了解脱。

    但是冰血又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死掉呢。

    “据说,这为薛大小姐是你们血海领主母最宝贝的女儿,你说如果本少在这里活活的将她给撕了,然后派人送到你们主母的面前,你们主母会不会也同样的将你们一群人给撕了,当然了……以薛海领主母的性格,估计会在你们面前先活活撕了你们家人吧。”

    冰血幽幽的声音让那群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双目大睁,震惊的看着冰血。

    以他们的表情来看,就已经知道,冰血说的一点都没错。

    冰血的表情瞬间一变,变得阴冷无情,接着冷声说道:“去将那群麋鹿解决掉,本少可考虑放了薛丽姬,让她可以活着回到血海领!”

    “你说的可是真话!”薛家老者满脸谨慎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挣扎。

    “哼!”冰血冷哼一声,狂傲的扬起下巴,看着薛家老者道:“你觉得你们还有考虑的资格吗!”

    “那群麋鹿神兽强大无比,如果我们有本事对付的话,现在就不会出现这里找替死鬼了!”

    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在遮遮掩掩的了,薛家老者身边的一名中年汉子,满脸愤怒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窝火的憋屈。

    “这跟本少可没有关系,你们不去,那么你们家主母会对你们的家人做什么本少可不负责,左右死的不是本少的人!”

    如此冷血无情的话此时在这个少年的口中说出来是如此的自然,就好似他本就令所当然是如此绝情冷血的人似的。

    听了让人心惊、心凉、心颤。

    但是只有那些真正了解冰血的人才会明白,冰血虽然冷血无情,但是却只限与外人。

    只要是她认可的自己人,那么必定守护到底。这些人就是她的逆鳞,她的软肋。

    薛家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沉重的看着冰血。

    冰血说的没错,如果薛丽姬真的就这么没命了的话,那么他回去后必死无疑不说,就连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他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薛家的家臣,他们祖祖辈辈的家都在血海领,一道出错,那么配进去的是整个家族。

    而且以主母的性格,必定回去报仇。但是报仇之前必定会拿他们开刀。

    守护不利,这是很大的罪名。而且他们所保护的还是主母最重要的女儿,虽然薛丽姬受了伤,他们依然难逃一死,但是却不用赔上家里的所有人。

    所以……他们此时必须想尽办法保住薛丽姬的命。

    “好,我们去赶走那群麋鹿神兽,但是你必须保证会放了我们家大小姐,让她或者回到血海领!”

    薛家老者眉头紧皱,眼中闪动着决绝的光芒,紧紧的盯着冰血,说出话的带着几分沉重的感觉。

    冰血双眉一挑,冷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幻景地域中的人是十分看重自己和别人的誓言的。所以薛家老者对于冰血的话没有任何疑惑,轻轻的点了点头后,便对着身后的人单手一挥,高声喝道:“我们走!”

    一群人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架势快速的向着麋鹿神兽所在的方向奔驰而去。

    尼克在薛家人消失之后,现身在冰血的身边,满脸鄙视的看着薛家人消失的方向,冷声说了一句:“一群白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