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六章)奇怪的沼泽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二十六章)奇怪的沼泽

    “看来,那花少主是想救那头小鹿喽!”冰血悠闲的走在坐上,身边坐着劳伦斯,两个人就跟看电影似的。

    “呵呵,果然……传闻还是不可信的!”劳伦斯看着花少主的眼中有了一丝改变。

    冰血双眉一挑,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未必,有的时候人类可是比魔兽恐怖多了,也许花少主还没有黑道最底部。对待人类心狠手辣,血腥残忍,但是对待魔兽却还保留着心底的那份善意。又或者……他根本就是想要找血海领的茬。”

    “又没有可能,花少主的队伍中有驯兽宗师!一只幼兽而已,驯兽宗师还是可以驯服的。”劳伦斯的目光扫向花少主身后的其他人,目光带着几分探索。

    “不可能!”冰血十分干脆的否定了劳伦斯的话,接着说道:“他后面的那几个人的精神力都十分的普通,没有驯兽师。”

    “所以说,这个花少爷是真心想救那头幼兽喽!”劳伦斯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冰血说道:“我们要不要下去帮忙?”

    冰血挑眼看向远处那一片茂盛的树林,嘴角过去一抹冷笑:“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需不需要找个联盟的来!”

    “额……”劳伦斯疑惑的看了一眼冰血。

    然而就在不到五秒的时间,一股十分强悍的冲击破突然从远处冲击而来,带着一股毁灭之势。

    与此同时一声兽鸣冲天而起:“嗷!”

    “天啊,这只幼兽的母气来了!”

    “我的娘啊,好强,这是神皇……神皇兽!”

    混乱的声音从下方传来,而冰血也在同一时间让树下的兄弟们都飞身上了大树。

    一阵“轰轰轰”的奔跑声从越来越近,下面的人脸色也越发的慌张。唯独一人,面带微笑,甚至还带着几分欣喜。

    “哼,本少主早就劝过你们找些放了那只幼兽,既然你们不想要命,本少多加阻拦也不太好了。”花少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仿佛迎面冲击而来的那只神皇兽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

    冰血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身边的劳伦斯一声低吼:“心齐,我感受到了!”

    “什么?”冰血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劳伦斯,眉头一挑。

    劳伦斯指着指头神皇兽跑来的方向说道:“我感受了我弟弟的气息,就在前面。可是……已经很弱了!”

    冰血眉头一皱,顺着劳伦斯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个地方是那头神皇兽跑来了地方,难道那头神皇母鹿刚刚跟劳伦斯的兄弟干架呢。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兄弟挥了挥手驱动精神力包裹住所有人快速传音道:“大家注意脚下,不要直着走,我们绕过去!”

    “是!”

    一个人一个人快速向着旁边的森林飞驰而去,而冰血在最后驱动空间元素,劲量将所有的兄弟的气息不要去干扰暴怒中的母鹿,不然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卷入下面的战斗中。

    就在冰血他们饶了一个圈来到母鹿后面的时候,此时在他们刚刚待的地方,已经响起了“轰隆隆”的战斗声。

    冰血冷冷的站在原地,看着身后的方向,那团团的浓烟与混杂的气息让冰血微微一笑:“还真是热闹啊!”

    “心齐!”劳伦斯来到冰血的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怎么样,能找到吗!”劳伦斯知道冰血的精神力是他们这里的所有人当中最强的一个,所以现在只能靠她的神识去搜索自己弟弟的下落。

    “放心吧!”冰血微微一笑,缓缓的闭上眼睛,驱动神识快速向着四周扩散。整整过了三分钟的时间,冰血猛地睁开双眼,快速转过头看向左前方的位置,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紧接着对着劳伦斯快速说道:“左前方八百米的位置,你们尽快敢来,路上注意安全,我先过去!”

    冰血刚刚说完这句话,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劳伦斯刚刚张开的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冰血已经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这样的情况让他越发的心焦,但是他知道,此时他必须冷静。

    “所有听令!”劳伦斯一声令下。

    “是,队长!”

    劳伦斯目光看向冰血刚刚所指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我们不能将所有的危险都让心齐一个人去抗,明明她比我们小那么多!”

    “是!”齐声高喝,带着所有人的坚定与信念。

    “极速出发!”劳伦斯一声令下,所有人快速飞身而起,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冰血所去的方向前进。

    整整八百公里,要是正常的时速最快要也要一个小时才行,而且中途还会遇到许多不一样的危险,速度更是会被拖延许多。

    但是冰血却用上了自己的极速,加上七星飘渺步与瞬间,机会在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达了刚刚被自己锁定的地方。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一片沼泽。

    冷冷的站在一块木头上,四周的空气中布满了黑漆漆的泥浆,也不知道哪里是地面,那是沼泽。

    可是这个地方距离她锁定的那个点还有一点点的距离,即使如此依然无法用肉眼看的到前方的路。

    这片沼泽跟她之前所见过的所有沼泽都太不一样,更加的诡异,更加的危险。

    冰血快速拿出与欧阳立旬的传音石,驱动精神力注入,接着开口说道:“立旬!”

    “心齐!”传音石那边传来了一句充满了诧异的声音。

    冰血眉头紧皱,快速对着传音石说道:“让所有人停下,不要在往前来了,在原地等我!”

    “不行!”欧阳立旬没有任何迟疑,这也是他第一次拒绝冰血。而且冰血也可以很清楚的从传音石那边听到喘息的声音。

    冰血双眸一冷,声音也变得更加的阴冷的起来:“欧阳立旬,让所有人停下!”

    对方迟疑的一下,紧接着传来一句闷闷的声音:“是!”

    冰血听到这句话,轻轻喘了一口气,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接着对着欧阳立旬说道:“让劳伦斯他们都听到!”

    “是!”欧阳立旬开启了传音石公放的系统。

    接着便听到冰血说道:“劳伦斯,现在开始你们原地不要动,所有人上大树,不许下来,五个人一颗,开启防护罩等我。”

    “不行,心齐。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去貌相,你那边到底怎么了!”

    传音石那边传来了劳伦斯焦急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安的语气。

    冰血看了看四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传音石说道:“劳伦斯,听着。如果你们跟过来的话,不仅仅救不了你那个兄弟。你们所有人都会损在这里的。我现在到了一个很诡异的沼泽,这里面到处都是沼气和浓雾,根本看到的任何地方。而且就连精神力的神识都被干扰了。你们别说是过来了,就是你们来了都未必能找的我。而且随时随地都会陷入沼泽里面的。我知道你不怕死,也知道兄弟们都不怕死,但是这种无为的牺牲是没有必要的。现在听到我,原地待着,等我把你兄弟带回去。”

    “心齐!”劳伦斯沉闷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挣扎。

    冰血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抹温暖:“劳伦斯相信我,我不会死,你兄弟也不会是。而你们更加不能死!原地待着,还有帮我照顾好那三个。”

    “不要乱来心齐,你到底在什么地方。人多力量大,你告诉我们!”劳伦斯不断地扩散自己的神识,但是却始终没有知道冰血一丝的气息。

    “我……也不知道!”无奈的声音从传音石中传出,让所有人的心一紧。

    就在此时,旁边的赤子繁一把从劳伦斯的手中抢过传音石,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我……”

    冰血突然一声厉吼:“赤子繁、常浩友、欧阳立旬我告诉你们三个,原地跟我待着,谁要是敢不听我命令,从此以后就别在我面前出现。”

    “心齐!”

    三声怒吼从传音石中传来,带着无奈与无力。

    “想跟我,就必须要有办法保护你们自己。更重要的是活着!”

    “等我!”

    冰血说完这句话,便将传音石收了起来。

    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手中的石头微微一笑,眼中带着璀璨的温暖:“等我回去,兄弟们!”

    冰血看着前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精神力被彻底封闭了。这个地方无论是多强的精神力都无法驱动神识扩大一米,就等于完全成为了废物。只能用自己的敏锐的感官去感觉。

    一旦走错一步,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死死亡。

    “刚刚再过来的是,好像在三米外有课大树吧!”冰血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眉头紧皱,回忆着刚刚自己冲过来的是所看到的最后一刻大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

    距离自己此时坐在的地方不过三米之外,明明还是一片正常的森林,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片浓雾和沼泽了呢。

    而且自己就在刚刚竟然完全没有发现。

    这个地方的诡异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相信。而且让她遇到了从来到这里以来第一个自己无法抗拒的危险。

    那股遇到危险便自觉开启的敏锐早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体内,但是这次竟然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奇怪的地方,就这么硬生生的闯了进来。

    环顾四周,冰血嘴角勾去一抹冷笑:“看来,我终于遇到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结界了。还真是……刺激呢!”

    今天真是吓SHI了。系统差点弄崩溃,还在及时赶上了,⊙﹏⊙b汗!

    今天是意外,意外蛤!明天时间正常,(*^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