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四章)差别大的吓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二十四章)差别大的吓人

    “不知道,我们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劳伦斯浑身狼狈的坐在地上,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他们才来了几天就遇到了这么前所未见的东西,但是尼克来了整整一个月了,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否……还活着。

    冰血抬起手拍了拍劳伦斯的肩膀,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尼克的。”

    “嗯!”劳伦斯感激的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

    即使是尸体,他也要找到自己的兄弟,他……绝对不会让他在这个陌生恐怖的地方久留,他一定会将他带回家,带回他们的家。

    冰血让所有人在身上都备了一些应急的丹药,当然这些丹药都是冰血和欧阳立旬准备的。

    十几个人的衣服此时已经破破烂烂,衣服上还有一股很浓的血腥味,这让人一看便知道他们是刚刚尽力过一场苦战的人。

    休息得一会,冰血看了看四周,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储物戒指里应该都有衣服吧,都换一套吧。不然我们甚至的血腥味很容招惹来其他的猛兽。”

    四个人大小伙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这才猛然发现,原来他们此时穿的衣服比外面的乞丐都还要破了。

    一个个无语的摇了摇头,接着便起身开始解自己身上的长袍,丝毫不在意此时他们的现在正处于一个露出的场所,根本就一点不怕外人看。

    突然一声惊呼从欧阳立旬的口中传出:“喂,你们……你们干什么!”

    劳伦斯十几个人疑惑的看着欧阳立旬,不明天他干嘛跟个小媳妇似的,大呼小叫。不就是换个衣服吗,他身上有的地方,他们谁没有啊。

    “我们当然是换衣服啊,还能做什么,你也快些换。然后我们好赶路!”常浩友说完便走到欧阳立旬的身边将他拉起来。

    没想到,欧阳立旬却快甩开常浩友,一个跨步挡在了冰血的前面,对着那衣服脱到一半的劳伦斯等人说道:“你……你们就不能躲到大树后面换吗,在这里……在这里被看到多不好啊!”

    劳伦斯、赤子繁、常浩友等人面面相视,满脸无语的看着那一副防狼表情的欧阳立旬。

    “我说兄弟,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这里又没有姑娘或媳妇的。都是一群爷们,大家身上的东西也都一样,有什么好躲的啊。”劳伦斯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看着欧阳立旬,轻轻的摇了摇头。

    “当然……”

    “好了,立旬!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清脆的身影从欧阳立旬的背后响起,紧接着冰血缓缓的站起身好笑的拍了拍如果老母鸡一样护着小鸡的欧阳立旬,微微一笑。

    为了不让欧阳立旬纠结的暴血管,冰血还是绝对自己避过这段,去前厅走走好了,顺便探查一下情况。

    “你们抓紧时间换吧,我去前面看看!”

    说完冰血再次拍了拍欧阳立旬的肩膀,接着慢悠悠的向着前方走去。

    劳伦斯在后面看着冰血,心中闪过一抹惊讶,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明明的很慢的步伐,好像是在逛大街一样,但是速度却极快。

    劳伦斯知道冰血的速度这般快,定然是跟她从小修炼的功法有关。只是他好像从未听说过如此诡异强大的功法。

    冰血在离开他们的视线后,快速回到黑晶戒指中换了一套黑色武士劲装,将龙鳞双棍剑斜挎在腰间,帅气的外表下,透着一股阴冷的感觉。

    刚刚在离开的时候,留了一缕神识在欧阳立旬的身上,所以冰血并不担心她离队后,其他人会招到偷袭之类的危险。

    其实冰血也没有离劳伦斯他们太远,虽然是继续前行,不过速度上已经放慢了许多了。此时的她更像是来了一片没有任何危及的小树林里悠闲的散步一样。

    就在此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前方出传来,其实竟然还有冰血记忆幽深的独特嗓音。

    “哎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血海家的小公主啊。”娘里娘气的声音从一身花花绿绿无言六色的花少主口中发出,带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哼!”傲慢无礼的声音紧随而来,带着一股不屑;“既然知道本小姐是谁,那么竟然还敢挡住本小姐的路,早死吗!”

    冰血听到这两道声音微微一笑,身形一闪跃上了附件的大树,坐在上面悠哉悠哉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两波人。

    其实一波冰血已经认识了,正是他们在进来之前约到了娘娘腔花少主,另外一群人看着很陌生,不过听花少主刚刚的称呼,让冰血来了兴趣。

    血海!

    据冰血了解,幻景地域内只有一个血海领,那就是跟他们有仇的那个。

    此时不远处的空地上,那名正在与花少主对峙的女子,一头红黑色波浪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被一件紧身短裙包裹着,外面披了一件血红色轻纱长衫,那两团若隐若现的肉团在胸前高高的耸立着,正常的普通男人看了估计都会血液倒流。

    而原本应该是十分清秀的无关却被画上了浓妆,虽然显得十分的妖艳,却少了几分的真实。

    不过总体来看,这样的女人也算的上是上等尤物了。

    只是……在这个地方,不太合适吧!

    冰血刚刚想到这里,耳边便传来的满是不屑的低语声:“穿成这样来这里,果然是早死的行为。这血海领是转出脑痴的地方吗。”

    冰血好像的转过头看向劳伦斯,戏谑的挑了挑双眉,低声说道:“也是会有哪个雄性魔兽会看上了她了呢,也不一定会死的啊。”

    “哼!”劳伦斯不屑的抽了抽嘴角:“你当魔兽是傻子吗。不过没有魔兽会吃了她倒是真的,怕消化不良。”

    冰血无奈的笑了笑,她发现劳伦斯的嘴,真的挺毒的。

    “对了,兄弟们呢?”冰血转过头看着老伦斯,微微挑动了两下双眉。

    劳伦斯微微指了指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下方,接着说道:“都在下面休息呢,没有我们俩的指示,不会有人乱动的。”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戏她可是还没有看够呢,怎么能救这么破坏掉呢。

    而这时不远处再次传来了让他们感兴趣的对话。

    “薛丽姬,别以为其他人怕了你们血海领,被少主也会怕你们。哼,你们血海领得罪的鹰领的事情,现在整个大陆都已经知道了。一个鹰领已经过你们吃不消的了,现在你不会笨蛋想要加上本少的家族吧。”

    薛丽姬威胁花少主,花少主快速给了一个完美的反击,让血海领的所有人统统脸色一变,甚至以及有人在拉薛丽姬的胳膊了,可惜却被她大力的甩开。

    “娘娘腔,一个鹰领罢了,你以为我们血海会放在眼里,就算加上你们整个家族,本小姐也完全不会放在眼里。本小姐告诉你,以后这陆地也将会是我们整个血海领的!”

    “小姐,不得胡说!”

    薛丽姬刚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人瞬间脸色一变,变得一片惨白,满脸无语的去拉薛丽姬的胳膊,可惜再次被甩开了。

    此时的她根本不搭理任何人。

    “滚开!”薛丽姬狠狠的甩开胳膊,瞪了那个一眼,愤怒的说道:“到底谁是主子。什么时候本小姐需要说什么好要你来教我了。”

    薛丽姬的话让那人顿时满脸涨红,表情更是十分的扭曲。自己的好心竟然被人如此糟蹋侮辱,既然如此……他不管了。

    那名男子脸色一冷个,双脚微微向后退了一些,还真就什么都不管了。

    花少主看着那个明显胸大无脑的白痴薛丽姬,脸色越发的冰血:“薛丽姬,本少主可不管你们血海领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本少主进入就把话撂这了,如果你不把那只幼宠留下的话,本少主敢保证,你们血海领所有人都离不开这里半步。”

    “哈哈!”听到花少主的话,薛丽姬满脸讽刺的哈哈大笑,最后讽刺的说道:“就凭你,也敢来拦截本小姐。哼……一个小小的幼宠,本小姐看了不过是绝对可爱罢了,至于给你,呵呵,就算本小姐将那两只畜生杀了,也不会给你的。”

    “薛丽姬!”花少主满脸铁青的看着薛丽姬,气的浑身直发抖。

    这时冰血缓缓的抬起头,正好看一名跟在薛丽姬身边不远处的一个男孩,手里正好提着一个魔兽牢笼,里面是一只萎靡不振的小鹿。

    “竟然幼兽时期就到达了神界,天赋真好啊!”

    冰血看着那头身上画图五彩缤纷的小鹿,嘴角勾去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是五彩麋鹿,不过在外面可没有这么好的天赋,这里的水土……真好啊!”老伦斯无语的看着那只小幼兽,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兽,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们是都看上那只幼兽了,所以才吵起来吧!”劳伦斯看着下面的两方人,有些无趣。

    “应该不是!”冰血摇了摇头。

    “不是?怎么可能,难不成那恶迹斑斑的花花少主还在救那头幼兽不成!”劳伦斯明显不相信。

    冰血神秘兮兮的笑了笑,双眉一挑侧过头看向下方轻声说说道:“看看就知道了!”

    “薛丽姬,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把那头小鹿放下离开。”花花少主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的阴冷,甚至连原本娇柔的声音也变得刚硬起来。

    “花花,你们队伍里又没有驯兽师,你非要跟本小姐强什么。难不成你还缺钱,要拿出去买不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