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章)大家一起,死有何惧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二十三章)大家一起,死有何惧

    “心齐!”劳伦斯皱着眉头一脸凝重的扫了一眼冰血,对于下面的情景十分的震撼:“那是什么?”

    “你没见过?”冰血惊讶的看向劳伦斯,这东西浩瀚大陆都有,劳伦斯竟然没有在幻境地域内见过!

    “从来没有!”劳伦斯摇了摇头:“魔兽倒是见过不少,但是这种会移动还会吃人的植物倒是头一回见到!”

    冰血眉头一皱,看向前方的树林,驱动神识,发现里面有不少这样的食人花,但是让她惊讶的是这些食人花的等级是浩瀚大陆上的食人花无法比的。

    竟然都在超神兽的等级以上,而且有的甚至已经发生了变异,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难怪会成为幻境地域内的一大险地。

    既然这些食人花的等级如此高,那么它的特殊技能想必也是十分厉害。想到这里,冰血的表情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劳伦斯!”冰血缓缓转过头看向劳伦斯,传音道:“食人花的特殊技能是喷洒花粉,这些花粉一旦吸入人体就会让人产生幻觉。他们就是用这个来迷幻人的视觉与听觉。所以告诉兄弟们,一旦战斗起来,必须封闭自己的所有感官与呼吸。”

    劳伦斯听到冰血话,心中一阵震撼,这样……他们的战斗时间就会简短许多。没有人可以长时间封闭呼吸,而且如果感官被封闭对于四周情况的探知也会降低许多,这样对于他们的战斗很不利。

    可是……想要安全离开这片领域就必须这么做。

    如果说这些食人花只能在地面战斗,那么他们还可以从树上走避开他们,但是那些花粉是通过风流传播,即使在天空,也是无法躲开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战。

    “有动静了!”赤子繁的声音突然传入,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快速转向下方,当看到那群哈哈拉拉从草丛中快速走出来的食人花群后,众人差点没忍住的去骂娘。

    “我靠,这么多!”常浩友嘴角一抽,一阵冷汗。

    也不知道这些食人花之前都躲在什么地方,现在一出来竟然有几百朵,每一朵都有一个成人男子那么高,粗壮狰狞,散发着奇怪的香气。

    突然冰血一声令下:“所以人……闭气!”

    令行禁止,所有人瞬间闭住呼吸与所有感官。

    感官别封闭后,就很难去察觉视线以外的情况,所以这个时候才能看出一个团队的配合度。

    就在所有人都做好了马上跳下去战斗的准备之时,冰血一挥手,适宜众人等待。

    “怎么了?”劳伦斯不解的看着冰血,既然那些食人花都出来了,为什么还不下去呢。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狡诈的冷笑,轻声说道:“下面可都是一群神宗级以上的高手,既然还没有发现我们在这里,干嘛那么急着下去,先让他们杀一会好了。”

    劳伦斯扶着树干的手一划,还好被身边的赤子繁即使拉住,不然不掉下去也会被发现。

    除了赤子繁、常浩友、欧阳立旬这三个已经知道冰血到底有多黑的人表情正常以外,其他人均是一片汗颜,嘴角一阵猛抽,满脸无语的看着那个脸色正常,态度淡定的人,无语的摇了摇头。

    这人……到底是有多黑暗。

    自己在上面看戏休息,让下面的那群人先去杀一阵去,等不行了或者干脆集体挂掉以后,他们在下去继续杀。

    虽然每个人都绝对十分无语,但是去没有一个人拒绝。

    他们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幻境地域人,早就看惯了明争暗斗的场景。对于见死不救什么的,他们根本就毫不在意。善良在这个充满了争斗抢夺、崇尚胜者为王、强者为尊的地方是绝对行不通的,唯一能给你的就是死亡。

    所有众人仅仅是无语冰血的黑心罢了,至于救不救他们,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下面不到几分钟的时候便传来的打斗的声音,那些食人花的皮十分的厚,甚至比跟它同等级的魔兽还有皮糙肉厚,一名斗宗的全力一道竟然仅仅只是让那只食人花的根茎破了一点皮,这让树上那一群无良的看戏者一阵无语。

    冰血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青绿色的瓷瓶,从里面到处十几个绿色的小丸,这小丸比正常的丹药小差不多五倍。以至于除了见过冰血所出的丹药的那三个人以外的十个人都十分疑惑的看着冰血。

    “这些丹药每人一粒,可以帮你们抵御食人花的花粉毒。不过这些食人花中变异的,我还不知道这个等级的解毒丹能不能完全解掉那些毒粉的毒。所以最好还是闭气战斗,实在忍不住了,就上树呼吸一下。”

    “这么小!”劳伦斯好奇的接过冰血独创的小丹药,接着将那些小丹药都发给了自己的兄弟。

    当劳伦斯十分淡定的吃下丹药后,顿时双眼睁大,满脸错愕额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你刚刚的意思是……这个清毒丹等级太……太低!”

    “是啊!”冰血十分坦然的看着劳伦斯,不明白他干嘛一副别人抢了他老婆的悲痛表情。

    劳伦斯听完冰血这句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不再看那个天人公愤的变态,咬牙切齿的嘟囔了一句:“妈的,八阶丹药还说等级低,还他娘的是上品的!靠……真低!”

    赤子繁三个人满脸同情的看着被严重打击的可怜的劳伦斯,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们很想说……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打击人的,所以在遇到这种的时候,只有两种选择,一你变得比她更变态,转过头来打击他。但是在冰血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二就是在这永无止境的打击中慢慢的适应,慢慢麻木,也就会像他们这样没有啥感觉了。

    冰血看着下面那一朵朵张着大嘴的食人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都死的差不多了,下去!”

    一声令下,十几个人纷纷纵身而跃,落到了地面上。

    紧接着便是一轮新的厮杀。

    华丽的魔法不断地闪烁在这片林子中,每个人都使出自己最高的魔法去打那些好像怎么都打不死的巨大食人花。

    食人花摇晃着巨大的花瓣向着一人压过去,就好像是一座小三一样。那人连忙一个翻身躲开,心中一阵后怕。如果这真的就那么压下去,人不成肉饼才怪呢。

    好在冰血这一行人都听了冰血的话,封闭了自己的感官与气息,不然那一片片淡蓝色的花粉洒出来,他们还能不能站得住都良说,更何况是战斗了。

    劳伦斯手里的长鞭“唰”的一下缠绕在了一朵花的根茎上,狠狠一抽,竟然仅仅让那朵花掉了一层皮罢了,连根部都没有伤到,这让劳伦斯心中一阵大骇。

    要知道他可是一名人类高手,案例说对付这种一星超神兽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得不承认,这里真的很诡异。

    “心齐,这些鬼东西太过诡异了,根本打不动。”劳伦斯一边挥动着手里的长鞭,一边对着冰血朗声喊去,此时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冰血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冷声说道:“他们的根茎是强处,我们要找到他们的弱点,一半人上树。紧盯着这些怪物花。”

    “是!”一声令下,五六个人纷纷飞身上树,而留下的那群人自然更加的困难。但是却没有任何怨言,两个人一组,互相配合,不让那些食人花有任何偷袭的机会。

    不知道打了多久,冰血突然感觉到他们树下的这群人竟然依旧被那些食人花逼成了一圈。

    几个人现在已经快要靠在一起了,而且每个人的身上大大小小都带着不少的伤,这些食人花竟然如此厉害,虽然至今没有咬到任何一个人,但是那些粗大的根茎却让他们防不胜防,抽一下就会出现一条很深的血痕,如果在这样下去,他们很容易就全军覆没在这里了。

    “心齐,怎么办!”已经来到冰血身边的劳伦斯眉头紧皱,一边防着那些灵动的根茎,一边对着冰血大声喊道。

    冰血眉头一皱,对着树上的人说道:“怎么样,看到了吗!”

    “心齐阁下,这些食人花花瓣中间是一张大嘴,其他部位都是特别粗厚,根本找不到弱点,让他们下去跟你们一起战斗吧!”

    “对,就算死,也要和兄弟们死在一起!”

    树上的人看着冰血他们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找到食人花的任何多点,心中越发的焦急。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借着冰血他们拖住食人花的时候从树上离开,但是却没有,他们宁愿下去跟兄弟们死在一起,也不会丢下兄弟们自己逃命。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树上的那几个人,微微一笑:“好样的!”

    树上的人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分身而下,快速来到了冰血他们的身边齐声说道:“如果是你们,你们的选择也一定跟我们一样。”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跟这群怪物拼了!”冰血爽朗的声音在树林中飘荡,带着大气磅礴的豪迈之势。

    没错……大家既然都是兄弟了,那么就会是一辈子的兄弟。

    大家一起,死有何惧!

    猫猫缓缓,养养精气神。顺便处理一下这段时间没有管的事情。等待猫猫再次的爆发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