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一章)情谊达成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二十一章)情谊达成

    冰血猛的停下脚步,一把将身边的劳伦斯拉到了身后,然而就在劳伦斯落后的一瞬间,在他刚刚的那个位置露出了一个青绿色刺尖。

    劳伦斯震惊的低下头看着那个突然从地里面冒出来的青绿色刺尖,隐隐约约尖头中还有看出一滴滴透明的液体。这让劳伦斯的眉头一皱,背后一阵毛发。如果刚刚不是冰血反应过来,估计他此时整只脚都废了吧。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劳伦斯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地面上那个奇怪的东西。

    冰血微微一皱,缓缓的蹲下身看着那个突然从地面冒出来的东西。刚刚她也不过是下意识的感受到有危险接近,一瞬间便锁定了危险的来源方向,再才将劳伦斯一把拉开。

    不过这东西真的很特别,样子好像竹笋一样,不过不是长在竹子上,而是突然从地里面冒出来的。

    冰血也注意到了尖头顶端的那个小孔,跟针头大小差不多,上面还有一滴液体,看样子浓浊度还挺高。

    左手白光一闪,一直银白色的手套出现在了冰血的手中。接着冰血带上有套,刚要去触碰尖端的那一滴液体,就听劳伦斯一声惊呼。

    “小心有毒!”这句话绝对是下意思喊出来的,而这样的话也是最真诚最真心的。

    冰血转过头对着劳伦斯微微一下:“没事,我这手套可防任何毒素。”

    劳伦斯微微一愣,惊讶的看着冰血以及她手上那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银白色手套,眼中充满的新奇的光芒。

    冰血中带着手套的手指轻轻的点了一尖端的那滴液体,随即在放在鼻下仔细的闻了闻,嘴角跟着一抽,就连她额头都出现了一层冷汗。

    缓缓地站起身,用特水的药水冲洗了一下手套,紧接着冰血驱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他们前方的地面,突然眉头紧皱,凝重的看着劳伦斯说道:“让所有人上树,我们从树上走。”

    “那是什么?”虽然看不清冰血的容貌,但是劳伦斯已经从冰血的语气中明显的察觉到了,那个东西一定非同一般。

    “不知道!”冰血轻轻的摇了摇,不过语气却十分的严肃:“但是我知道,但我们被那东西伤到,将会立即毙命,连我……都救不了。”

    “你!”劳伦斯惊讶的看着冰血,有些疑惑:“你是……炼药师!”

    冰血静静的看了一眼劳伦斯,随即缓缓的拿下脸色的面具,绝美的容颜让那一群青年男子顿时倒吸一口,虽然明知道对方是男子,但是依然忍不住为了那张绝美容颜狠狠的惊艳了一番。

    “如果被那花花少主看到,非气死不可!”劳伦斯看着冰血那张磁性难辨的脸,感叹了一声。

    冰血微微一笑,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一笑,竟然让人有种天地之间顿时黯然失色的感觉,整个天下就只剩下那一出光芒,全被都围绕在那个人的四周。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冰血从来不在意的容貌,身边的人也都看习惯了。对于别人看到自己之时有什么的神情,她也从来不在意。她在意最多的,不顾是对方眼中的算计与其他一些异样的情绪。

    这还是第一次,冰血真正注意到对方在看到自己之时眼中流窜的惊艳光芒。

    墨心齐虽然在地域中走的时候不长,但是名气却不比那些成名已久的天才少主低。

    所以她的画像早就被各大势力的首领拿到手,以便见了面好知道是哪个。

    而劳伦斯的家族中也在前不久的时间,受到了外放探子传回来了画像。

    当劳伦斯眼中的惊艳缓缓褪去,才猛然发现这张绝美的脸好熟悉。

    “你是……”劳伦斯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却始终没有想起来在哪里看过。也不能怪他,谁让这一个月来,每天都因为担心自己的兄弟,弄得有些精神恍惚,自然记不清其他的事情。

    冰血微微一笑,满眼戏谑的看着劳伦斯,双眉一挑说道:“都走了这么久了,劳伦斯大哥可还没有问过在下的名字呢。”

    这时劳伦斯才猛然发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难怪他总觉得有些事情忘记了呢,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劳伦斯顿时满脸不好意思的看向冰血,尴尬的抬起头揉了揉自己的头,对着冰血歉意的说道:“真是抱歉啊,兄弟。哥哥实在是太粗心了。”

    “没事,劳伦斯大哥也是太过着急兄弟的安慰,我理解。”冰血好不建议的挥了挥手。

    而这时劳伦斯满脸正式的看着额冰血,拱起双手郑重其事的对着冰血说道:“哥哥乃伦斯家族的少主劳伦斯,敢问兄弟姓甚名谁,出至哪门?”

    对幻景地域内,向对方认真的介绍自己,是一种十分严肃的礼节。更是一种尊重看重对方的表现。

    所以刚刚在劳伦斯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问过冰血的名字之时,才会显得如此尴尬抱歉。

    冰血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笑容,眼中闪动着认真的神情,对着劳伦斯拱起双手,认真的说道:“小弟鹰领少主墨心齐,今日能认识劳伦斯大哥,与大哥一起并肩作战,是小弟的荣幸。”

    “原来兄弟你是鹰领少……”刚说到这里,劳伦斯顿时愣住了,凸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我靠……你就是那个变态少主墨心齐啊,而且……而且还是那个变态炼丹师墨心齐!”

    冰血嘴角一抽,头顶一排黑线,她怎么觉得她每天都会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变态呢。以至于到现在无论别人口中说出“变态”两个字是不是指自己,她都会自动自发的将这两个字按在自己的身上。

    无奈的摇了摇头,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

    “我们上树走,前方好多地方都有这些奇怪的植物,而且我发现他们竟然会到处移动,我想我们这里面应该没有几个人有能力及时避开那些植物。靠着运气走的话,估计我们很难一起走出这片领域。”冰血神情再次恢复成了凝重的样子,认真的对着劳伦斯说着。

    她说这话可不是在质疑劳伦斯等人的实力,而且她发现那些东西在地下移动的很快,而且毫无规律,想窜到哪里便窜到哪里,简直是防不胜防。

    “好!”明白冰血的意思,劳伦斯立刻点了点头。

    紧接着劳伦斯转过头对着他带来的那些男子说道:“兄弟们上树走,大家小心。”

    “是,老大!”十几个人点了点头,紧接着便飞身上树,两个人占据一颗大树,一前一后,相互照应又没有任何干扰。

    冰血从跟他们几个人的配合中看出,这群人团队配合做的相当默契,跟妖月的兄弟们倒是有一拼了。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赤子繁与常浩友、欧阳立旬说道:“子繁,你和浩友一起走,记住一定要小心,还有跟紧我。”

    “好,放心吧,我们俩一定会跟上你的。”赤子繁、常浩友对着冰血微微一下,坚定的点了点头。

    “立旬……”冰血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微微一笑。

    欧阳立旬不等冰血说完,便快速来到她的身边,轻柔的拉起她得手,就好像小的时候拉着母亲一样,虽然在二人的年龄看来,这么比喻很不合适,但是这种感觉却没有任何异常。

    “我会紧紧的跟在你身后。”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反手一握,轻轻的拉住欧阳立旬的手,驱动体内灵力,拉着欧阳立旬瞬间跳到了一旁的大树上。

    其实这里的巨树十分粗大,足够十几个人一起站在一颗树上,不过那样会不方便他们一起前行。

    十几个人此时如同猴子一样,灵巧快速的穿梭在大树之间。

    突然一声惊吼从冰血身后的一声传出。所有人猛地停下自己的脚步,快速转过头。

    “巴泽尔!”劳伦斯一声大吼,然而以他的速度根本就来不及救自己的兄弟。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紫色的身影快速闪过众人的眼前,在巴泽尔落地之前,一把捞起巴泽尔,身体在半空中一个回身,上了大树。

    “巴泽尔!”劳伦斯快速来到巴泽尔的身边,紧张的看着巴泽尔,额头一片冷汗。可见他吓成什么样子了。

    巴泽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劳伦斯缓缓的摇了摇头,脸色虽然有些铁青,不过情绪已经缓和了许多。

    “兄弟,谢谢!”劳伦斯拍了拍冰血的肩膀,满心的感激心情难以说出。

    “多说了是兄弟,就不必说谢。”冰血微微一笑。

    “这样确实太过危险,这些大树上长蛮了青苔,很容易不小心滑落。”冰血看了看四周的大树,眉头微微一皱。

    “这可如何是好!”劳伦斯脸色凝重。

    冰血细想了一下,随即双眸一亮,单手一挥拿出一条十分长的绳索,递到了众人的面前说道:“我们每个人用这个绳子绑在自己的腰上,不过中间一定要留出很大的空隙,方便在以外发生的时候来得及救人。”

    “好办法!”

    每个人脸上愁容的瞬间散开,心中对于冰血的机智更加佩服,加上她刚刚那一诧异的手法,让她在几个人心中的地位更加高出了许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