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百二十章)前往亦君海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二十章)前往亦君海

    “对了,你这几天都在修炼,怎么样了?”赤子繁说完后便随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其实他这句话也就随口问问,他记得冰血晋级到上品神宗也就不长时间,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在晋级。

    但是……他却忘记了……在毫无人性的变态的世界里。是绝对没有“不可能”这四个字的。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赤子繁,随即用一种十分平淡,平淡到让人觉得特别欠揍的语气说道:“嗯,还行。连续修炼的五天才晋级成为神皇。”

    赤子繁随意的点了点头,刚想把口中的茶水咽下去,突然浑身一僵,双眼大睁,双目凸出,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完全忘记了自己口中那口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的茶水。

    “你……咳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从可怜的赤子繁口中发出。

    “墨心齐,你变态的如此没有人性,到底是什么做到的。”

    常浩友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冰血满脸无辜的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了一句让那三个可怜的孩子吐血的话:“没办法,天赋如此。”

    顿时常浩友、赤子繁、欧阳立旬三人一阵气结。

    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打击人的,而这样的人总是在无时无刻的打击人,如果你真的遇到了这样的人的话,那么除了被打击到麻木以外别无他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三个悲催的孩子被冰血给刺激到了,竟然一个个都跑回了房间开始修炼起来,直到方舟到达了设定好的位置停下来,他们才从里面出来。

    当冰血看到从房间里低着头出来的三个人微微一笑,难道好心的安慰道:“你们也不要这样,我是因为体制特殊才会晋级的比一般人快,其实也就快一点点而已。之所有有这样的实力,那都是我这么多年以来不断地在生死之战中来回穿梭,经历了无数次的生与死的考验,从中得到了一般人很难得到的经验,才促使我有了今天的成就。你们从小生活在家人的怀抱中,自然没有激励太多这样的事情。不是说这亦君海山不是一般的险地吗。其中定然会有许多危险在等着我们,到时候不仅仅要防止魔兽妖兽的攻击,还有警惕那些险恶的人类。大战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指不定多少场。我想我们不会少了厮杀战斗的机会。”

    “你们记住,只有在经历了真正的生死战斗,才能得到最好的成长。不过既然是生死之战,那么结界只会有两种,一是生,二是死。所以战场上可以没有什么君子小人之分,有的只是生存与死亡。对于敌人,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卑鄙无耻下流怎样都好,最重要的是结果,只有活着才是真正的胜利。所以……一会儿我们下了方舟后,便是正式进入到了这场属于我们四个人战斗中,而我们只要一个目的,就是拿着东西活着回去。”

    “所以,我要你们三个记住,一旦战斗开始,那么就把你们心中的那个君子小人的衡量计给完完全全的丢掉。”

    赤子繁三个人震惊的看着冰血,在他们心里,君子小人自然分的清清楚楚,作为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不会去做那些不耻的小人事迹。这也是他们的父母从小教育他们做人的法则。

    但是今天,这个他们保持了几十年的原则瓦全被推翻了。

    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他们发誓要跟随一辈子的人,告诉他们只有活着才是真正的赢家。

    因为死亡代表着结束,也就说完全消失没有了。

    既然如此,那么输赢自然遗迹不重要了。

    三个人虽然心中震惊,但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去反驳冰血的话。因为他们竟然都绝对,冰血说的才是正确的。

    赤子繁、常浩友、欧阳立旬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先冰血,眼中带着坚定:“我们明白了。”

    冰血满意的一笑,转过身向着方舟的大门走去。

    这次真的是只有他们四个人了。正准确的说,是四人一魂,白灵依然跟随在冰血的身边。

    另外紫级、妖月都留在了鹰领,魔魅叔叔回到了自己老爸的身边,小乖他们和那四百多只契约兽也被冰血统统留在了鹰领训练。

    其实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守护在鹰领,以防血海领突然攻击。说是训练,不过是因为担心墨天鹰会拒绝罢了。毕竟在墨天鹰的心中,冰血比任何事任何人都重要。

    正午时分,火热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的正中央,将整片海域照耀的十分璀璨耀眼。

    此时冰血所在的地方正是距离亦君海山最近的一座平原上,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因为临海的关系长得特别高大,而平原的最前方正是一片广阔的沙滩,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一片耀眼的金黄色。

    海面上隐隐约约闪动着一层青蓝色光芒,那是一道自然形成屏障,保护着海内的生物。不过以现在亦君海的情况,就算没有那层屏障,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敢轻易进入到亦君海的范围内。

    “我们到了!”冰血打开方舟前方的自动墙壁,透过巨大的窗户看向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海,心中有种大气磅礴的激动情绪。

    冰血转过头对着身后那三双满是坚定眼神的人微微一笑,拿出四张面具,将其中三张丢给他们后说道:“把面具戴上,以防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面具上装有传音属性和地位属性,如果我们四个不小心走删了,驱动精神力便可以锁定其他人三个人的目的地,我已经查过亦君海山的距离的,刚刚够在我们的传音范围呢。”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后,冰血便带着他们走出了方舟。

    此时沙滩上停放着几十辆方舟,因为冰血所乘坐的方舟速度太快,所以刚刚在路上遇到的方舟早就被他们落在了后面。想必明天一早,定然会有更多方舟来到这里。

    冰血将方舟收起来后,看着前方的那群人,双眉一挑,疑惑的看向赤子繁。

    “这些人是单独进去,还统一一起进去!”

    “亦君海域上方常年覆盖着天然屏障,阻止着外来人员进入,不过这个天然屏障毕竟不是什么高等级的结界,利用一些破解幻器还是可以进去的。不过这幻器可不是谁都有的。另外最近大陆上有人说,这里的天然屏障会在太阳落下后开启几分钟。所以那些没有破解幻器的人估计在等那个时候吧。不过那么晚进去,危险性也会增加许多的。所以还有一些人也会心存侥幸跟有着破解幻器的人联盟,一同进去。”

    赤子繁冷冷的看着前方,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

    冰血冷冷的一笑,有些惊讶的看着赤子繁说道:“这种夺宝的事情,会有人带着对手一起进去。”

    “当然了!”常浩友双手环胸从后面都到了冰血的身边:“亦君海域以及亦君海山都是幻景地域有名的险地,里面危险重重。所以他们也就借着这个名头去拉帮结派。而能拿得出破解幻器的人身份地方自然不一样,也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带着一帮人一同进去。虽然所有人都说是来找碧玺园玉的,但是碧玺园玉只有一个,最后赢家自然也只有一个。但是亦君海山里面的稀有珍宝可不少,既然能借此机会进去,就算得不到碧玺园玉,得到里面的一些珍宝也是赚了的。”

    “原来如此,都是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家伙啊,一个个想的倒是停开的。”

    冰血淡淡的看了着一眼四周,最后将目光定在了沙滩最前方的几个人身上,眼中带着几分探究。

    赤子繁看着冰血的表情,随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双眸闪过一抹惊讶,对着冰血传音道:“那是伦斯家族的少主,劳伦斯。幻景地域少主排行榜第六。最近并没有听说他有晋级的消息,现在应该还是下品神皇级,为人冷酷好斗,一旦遇到对手不将对方打只剩一口气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原来是个战斗狂人,不过跟他这高大威猛的形象倒是挺符合的。”冰血双手背后,悠闲的靠在树干上,也不着急进去。

    常浩友微微一笑,看着冰血戏谑的说道:“别看他伸出膀大腰粗的,他之前可是幻景地域美男子排行榜第五名呢。”

    冰血听到这里,忍不住嘴角一抽,一头的黑线:“地域中的排行榜还真是百变多样啊。”

    “那当然,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是美男少主第五名了。”常浩友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冰血一眼。

    “为啥?地域又出现美男少主了!”其实冰血真的是只是随口一问,对于美男美女之类的,她是真的不感兴趣。在加上身边美男美女成群,所以对这方面的免疫力也就更好了。

    没想到,常浩友听到冰血这么说,竟然笑的更欢了,看着冰血戏谑的说道:“那是因为美男少主排行榜首位换人了啊,他的位置自然要向下面挪喽。”

    冰血眼眉一抖,淡淡的看着常浩友,她已经知道这货要说什么了。

    “话说,心齐你藏得可够深的了,竟然是天鹰大统领的亲儿子。”常浩友就算现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心中已然无法淡定。

    冰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这个耍宝的家,随意的转过头,顿时一愣,嘴角一抽猛抽,要不是背后有颗大树顶着她,估计此时她都有可能就这么厥过去。

    只见一道曼妙的身影轻飘飘的从不远处的一亮方舟飘然而下,一身粉红色长纱袍随意的披在身上,里面是一件若隐若现的白色纱衫,下面是一挑红色长纱裤。一身的轻纱服饰让他显得更加飘逸。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一半被一只花色簪子扎在脑后,一半随意的披在肩上。右耳上是一只长长银制耳线,最末端吊着一颗水蓝色的水晶珠,显得格外的水透亮丽。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背影引人犯罪,证明引人后退的人竟然……竟然是……男人。

    货真价实的男人。

    为什么可以一眼就看出这是个男人呢。

    那是因为他真的长了一张十分爷们的脸,满脸头散发着一种十分阳刚的霸气。但是动作却比正常女人还要阴柔妩媚,带着一股很娘很娘的感觉,脚下走着轻巧柔美的猫步,对人说话之时竟然还甩着兰花指。

    赤子繁看到冰血的表情,顿时一愣,缓缓的转过头看过去,嘴角一抽,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那是花戴纳,是花旗家族的少主。地域之人都称他为花花少主。”

    冰血嘴角一抽,僵硬的说道:“确实……够花的。”

    “别看他这样,也是地域少主排行榜中的前十,现在应该位居第八名。也是一名下品神皇高手,而且他的是神水体制,体内拥有神水排名榜上第六的冰凌神水。”

    “神水!”冰血这时也收起了玩闹的表情,淡淡的看着那个被一群人前呼后应的花少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知道神火与神水到底是谁厉害。是神火蒸发了神水呢,还是神水扑灭了神火呢。”

    “你的火……不一样!”欧阳立旬木然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坚定的语气。

    冰血看着欧阳立旬微微一笑,眼中带着绝对的狂傲。确实……紫火的威压是任何物种都无法压制的。就连紫冥都说过,就算他恢复巅峰状态,自己的本命火焰也不会是紫火的对手。

    虽然她不狂妄自大,但是对于自己的东西,细心是绝对有的。

    “刚刚家里那边传来消息,这次前来这里的势力确实不少,其中还有强大的妖兽一族,据说妖兽少主是一只强大的变异妖兽。妖兽与魔兽不同,发生变异的极少,几乎几千年都出不来一例。而且这名妖兽少主的实力莫测,本人也十分的神秘。没见他在大陆上出现过,只是有许多传闻不断地挂到内陆来。”

    赤子繁神情严肃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凝重。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冷冷的一笑,这还没有进入到亦君海域内便出现了这么多势均力敌的对手,可想而知在往后会有多少强力的对手出现。虽然自己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但是冒险就在于对于未知危险的探索,从中找到不一样的刺激。

    想到这里,冰血的心中顿时燃起一股熊熊的战意,让她整个人都处于十分兴奋的激动中。

    “心齐,我们单独走?”赤子繁看着冰血,其实他早就想到答案了,以冰血的性格,是不可能跟陌生人结伴的。而且她相信冰血的实力。

    “自然!”冰血微微一笑:“跟一群心怀鬼胎的人结伴,本少可没有这个兴趣。”

    “走吧!”说完冰血便带着三个人向着结界走去。

    赤子繁与常浩友虽然疑惑冰血如何破解那个天蓝屏障,不过看着冰血那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也猜到,她必定有办法。

    冰血与赤子繁、欧阳立旬、常浩友四个人在一群疑惑与探究的目光下向着前方走去。

    然而最先注意到他们的就是距离他们最近的花少主一行人:“那是什么人,竟然还带着面具,估计是几个丑的没脸见人的家伙吧。”

    语气中的鄙视与不屑很明显的流露了出来。花少主一直以自己的美貌自居,同时对于自己在美男排行榜的位置,他更是处于完全不甘心的情绪。因为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是认为自己才是最美的人。

    而对于那些总是带着面具出现在大陆中的人,他更是不屑。因为对于容貌和实力来说,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容貌。

    其实他的天赋比少主排行榜几个在他前面的人都高,只是他别人修炼时间都用在了自己的脸上,以至于三百多岁了,还只是一名下品神皇。

    对于花少主的话,冰血几个人全当没有听到,完全无视在了空气中。别说他说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就算真的比脸,以这花少主的容貌,估计连欧阳立旬都比他强,更何况是张着一张绝色之姿的冰血呢。

    不过花少主的话声音不小,所以为冰血他们几个人引来了更多的目光。

    其中就有劳伦斯一个。

    劳伦斯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战斗狂人,他只热爱休息和战斗。对于这些以外的事情他可是从来不在意的。

    来这里也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碧玺园玉,而且为了那些来这里的强者。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找比自己实力更强的人战斗,来突破自己的实力。

    不过当他看到那个一身傲气凌然之气的紫衣少年之时,顿时愣了一下。

    不知道为何,劳伦斯在看到那个人之时,心中竟然突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战意,让他差点忍不住抽刀砍过去。

    可是无论劳伦斯如何驱动精神力去探测那个人的实力,都在临近那人身边的时候被打了回来。

    最让他感觉到奇怪的是,那少年竟然没有流露出一丝灵力或者斗气的气息。就算无法探测出他的实力,怎么说也能从气息中知道这人是魔法师还是斗者啊,这才合理。

    可是竟然连这个都无法探测到,就真的让要好好的观察下此人了。

    其实冰血早在劳伦斯第一次用精神力探测自己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了这人注目。而且自己也没有去刻意的将他的精神力反弹回去,不过是自己的魔幻之纹自动护住的功效,在察觉到有人探测的时候,便自动驱动她的精神力将对方的精神力反弹回去。

    对于劳伦斯这种人,冰血在前世就遇到过。那种只要遇到对手,绝对是立马冲过去打一架,不然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会不舒服。而且从来不会去分什么场合地点。

    冰血相信,只有她做一点反击,下一秒那个疯子就会冲过来,不想打也得打。

    而现在根本不是战斗的时候,所以冰血此时只能做好隐忍不发,待到里面,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跟那个疯子好好的打一场。

    冰血来到那个天然屏障前,仔细的看了一下,随即嘴角勾起一抹自信十足的笑容。

    如果早之前,自己想要解开这个天然形成的结界,估计还要费一番功夫。不过在她将自然之力的领悟力加深一层后,这个天然结界在她的面前简直就是虚无的一样。

    毫无做作!

    “心齐,你打的开!”赤子繁对于冰血帮着邰寻处理邰家结界的时候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冰血转过头微微一笑,对着他们三个人说道:“你们站在我身边不要动。”

    “好!”三个人同时点了点头。

    对于冰血三人的互动,那些一直满含好奇目光盯着他们的人,此时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他们在干吗?”

    “不会是有破解幻器吧。”

    这个疑惑瞬间冲入所有人的脑海中,纷纷引起了他们的重视。一个个紧紧的盯着冰血,不放过她任何一个动作。

    然而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最先开口的竟然是劳伦斯。

    “这位兄弟!”劳伦斯快步走到距离冰血只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有礼的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

    冰血刚刚微微抬起手再次放下,即使是带着面具,依然可以看出她此时的脸上面无表情,眼中带着冰冷的疏离:“有事。”

    劳伦斯双手抱拳对着冰血爽朗的说道:“不知这位兄弟可有破解幻器,在下伦斯家族的少主,劳伦斯。若兄弟不弃,带为兄一程如何。”

    冰血双眉一挑,有些疑惑的看着劳伦斯,这人应该不是这样的吧。现在人还没有多少,里面更加没有他所要找的强者,先一步进去做什么。

    看到冰血迟疑,劳伦斯立刻开口说道:“兄弟可能不知道,其实这天然屏障,在太阳落下的一瞬间,会有几分钟的开启。这件事也是这段时间才被人发现的。除此之外就只能用破解幻器了。原本在下是有一件破解幻器的,不过被一个兄弟之前拿走了,现在他就应该在里面。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在下此时来就是为了寻我的这个兄弟。时间紧迫,还望兄弟给各方面,无论找到与否,日后在下一定还兄弟的这个人情。”

    完全没有想到,这劳伦斯来这里竟然是为了找人,而不是找到东西或者是找人打架。

    “原来,你是为了找人。”冰血这个时候重新审视了劳伦斯一番,突然发现这人的眉眼间带着一股正义,但是双眸却闪动着一抹精锐的光芒。足有证明这人性格精明,也可以说狡猾,但是却是一个十分将义气的人。

    这样的人,恰恰是冰血欣赏的人。

    冰血微微一笑,对着劳伦斯点了点头:“虽然本少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更加不是管闲事的人。不过冲着你这份对兄弟的仗义之情,本少帮你。”

    劳伦斯听到这句话,毫不掩饰的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对着冰血重重的点了点头:“谢了,兄弟。”

    “客气!”冰血微微一笑,接着对他说道:“你们离我近一些,一会在我开启结界的时候,会带你们一起进去。”

    “喂,你既然要带着那个莽夫,那也带着本少主吧。”花少主的声音在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后便迅速传来,带着一股子傲慢的神情,好像冰血带上他是多么荣幸的事情一样。

    劳伦斯眉头一皱,刚要转过头去训斥花少主,顿时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从他的身边传来:“不要。”

    十分简单的两个字,却瞬间将花少主的怒火给燃了起来,兰花指一番,对着冰血一声怒吼,刺耳尖锐的声音让人头发发麻。

    “好大的胆子,你这个丑八怪,本少主让你带,那是你的荣幸,你竟然……”

    “花戴纳,你找死吗?”一声怒吼顿时让花少主住了嘴,满脸铁青的看着劳伦斯,手中的手绢都快被他撕成了碎片。

    让冰血奇怪的是,这性质狂妄自大,高傲不已的花少主竟然就这样消声了,在劳伦斯吼完,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到了一边,脸上竟然还带着一抹委屈的痕迹。

    冰血嘴角一抽,额头一排黑线。

    感情这花花少主,不仅仅动作向女人,连喜好都跟女人一样啊。

    不得了,不得了。这幻景地域的潮流走的也太快了,都快跟冰血的前世的那个世界一样了。

    冰血不再理会其他人,而因为有劳伦斯的存在,刚刚那些还蠢蠢欲动的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

    双手缓缓伸向前方,与肩同高,随即双手在胸前相握,利用感知去控制结界中的自然之力,突然双手快速舞动起来,打了十来个复杂的手势。

    突然前方的天然屏障猛然间爆出一股强烈的青蓝色光芒,紧接着冰血一行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傻傻的看着他们一行人消失的地方。

    原本以为这次通过结界进入到里面,迎接他们的应该是一片汪洋,毕竟他们刚刚在结界外面看向里面正是一片大海,连亦君海山的影子都没有。

    可是当冰血再次睁开双眼之时,看到的是一片绿油油的森林。

    当双脚感受到踏实的地面后,紧接着一股十分浓郁的上古气息扑面而来,森林独有的特殊清香味道在一道清风徐过后,洒下了冰血脸上。

    环顾四周,冰血再次确定他们是在确实是在一处十分古老的森林内,四周竟然连大海的味道都没有,足以证明他们此时距离海边有着很远的距离。

    “原来,那个不是普通的结界,而且一个传送阵啊。”冰血表情有些纠结,她竟然没有察觉到。看来这里……真的不简单。

    “我也是第一次来,没想到这里如此特别!”劳伦斯面色凝重的环顾四周,心情有些沉重。

    “兄弟!”劳伦斯转过头看向冰血说道:“这里十分的危险,我爷爷曾经在年轻的时候来过这里,离开这里也是因为幸运而且,爷爷说他算是捡了一条命。爷爷在进来的时候实力已经到达了神尊级别,足以证明这里的危险程度。我看你们就四个人,不如我们一起走吧。左右我也是漫无目的的去找人,我想你们进来应该是找东西的。不如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冰血转过头看向劳伦斯。

    这个人应该是看自己这边的人太少,所以才会这么说吧。不然以他队里十几个人,而且个个都在神宗级别以上。带着他们这四个人完全不知道实力的人,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没想到,这人倒是挺实在的,这么快就着急还上人情了。

    冰血再次看了一眼四周,随即对着劳伦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么就劳烦劳伦斯兄弟照顾了。”

    劳伦斯爽朗的笑了笑,对着冰血点了点头:“应该的,兄弟不要客气啊。”

    劳伦斯所带来的那些人对于冰血他们的加入没有任何意见,反倒十分的友好,处处多加照顾。看来是跟劳伦斯的性格差不多了,难怪会走到一起。

    冰血觉得他们之间不像是首领跟下属的关系,更像是一家人的兄弟。

    这也是冰血愿意跟你们走一路的缘故,有些性格相似,自然好相处,疏离也少许多。

    此时冰血所在地方正式一片有着十分古老气息的森林,与其他她所去过的森林有些不一样。之前她所去过的森林多少都会有些人类去过的痕迹和气息。而这里就好像一处完全没有被发现过的森林,除了魔兽走过的痕迹以外再无其他。

    一个个高不见顶的巨树,几乎要十几个人才能环抱的住。估计是因为这里历史十分的悠久,也嫌少有其他不属于自然界的种族来破坏,所以这里的树木枝叶长得格外的茂盛,抬起头看向上方,入眼的都是十分茂密的绿叶,几乎已经看不到天空了。

    “这里算不少大,却也不小。估计浑古平原一半大吧。估计这里有着许多外界没有的生物和植物。我爷爷说,这里甚至还有这一些大陆上早已灭绝的魔兽和植物在。所以十分的陌生,也是危险所在。”

    劳伦斯站在冰血的身边仔细的讲解着自己从他爷爷那里打听来的东西。

    冰血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劳伦斯说道:“这里有碧玺园玉的事情也不过是三天前才流传出来的,你朋友怎么一个月前就来了。”

    冰血问完这话后,便看到了劳伦斯的脸上出现一抹沉重的神情,紧接着开口说道:“我也就随便问问,如果不方便说就不要说,没关系的。”

    劳伦斯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只是有些懊悔,当时怎么没有跟他一起来。”

    劳伦斯转过头看向前方,眉头紧皱,眉眼间带着几分后悔的神情,接着说道:“我那兄弟跟我一起长大,是我母亲的义子,其实他不是人类,而且妖兽。一个月前我们连偷偷摸摸的在爷爷书房外面头疼,才知道其实他是我父亲母亲在亦君海域外面的平原捡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