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章)第二块碧玺园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一十九章)第二块碧玺园玉

    这次冰血前去沙曲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沙曲洲州长上次被冰血杀了,所以这段时间这个地方成为了众多势力争抢的肥肉。

    不过看着依然十分平静的沙曲,估计战斗还没有打进来,应该是在协商这个地方的分化问题。

    说的好听点,是什么能协商的最好不要动手,不过就是忽悠一下曲沙洲内的百姓,可是这种话在这纷争不断地幻景地域内,又有多少个能能信呢。

    到最后,还不是要打一场。

    这些都是冰血在鹰领内听别人说的。

    据说他们也邀请了自己老爸墨天鹰,不过他没有去。鹰领距离这里不算近了,虽然十分繁华,但是对于他们鹰领来说却没有多大的用处。

    冰血坐着从老怪物那里得来的另一个方舟,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才来到沙曲。

    沙曲已经不想以前那样,城门管理十分严谨,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去了。只是冰血突然发现,这个时候沙曲内走到哪里都可以见到拥有十分强悍气息的人。

    估计是那些想要占领沙曲的势力所安插进来的内应或者是探查人员。

    冰血在来之前已经换回的男装,心中一阵感叹,还是这套衣服舒服一些啊。

    “立旬!”

    冰血刚刚来到欧阳立旬所住的酒店内,便看到的酒店外那个一身孤单的神情。

    清脆的声音让欧阳立旬微微一愣,随即猛地转过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孔之时,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心齐,你终于来接我了。”

    满含委屈和不安的话让冰血无奈的笑了笑,同时心中带着几分酸涩。

    欧阳立旬这孩子太没有安全感了,看起来呆呆愣愣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但是却十分害怕孤单,总是在担心什么时候又会被抛弃,变成了一个人。

    冰血快步走了过去,对着欧阳立旬微微一笑,轻轻的拉过他的手,轻柔的说道:“别担心,我说过让你跟着我。那么就自然不会丢下你不管。无论我去了多远地方,都会回来阶你的。”

    欧阳立旬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对了,你们不是应该在我们之前就到的吗。我还让白灵去约定好的酒店找你了呢。”冰血仔细的看了一下欧阳立旬,发现并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才放心下来。

    欧阳立旬无奈的憋了憋嘴,接着说道:“你离开后,我们从另外一条路前往这里,不过中途遇到了一群人。两方起了争执,方舟被毁了。所以才没有来得及赶来这里。”

    冰血听到这话,双眸一愣:“什么人?”

    “是,海川城的人!”冰冷的声音从欧阳立旬的身后传来,带着几分愤怒的情绪。

    “你终于来了!”赤子繁快步走到冰血的身边,苦涩的一笑:“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一辆方舟而已。”

    赤子繁苦涩的笑了笑有些无奈的看着冰血:“估计只有你会将这么大的一个方舟说的如此轻松了吧。”

    “别在这里说,我们先上去吧!”常浩友从几个人身后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一点淤青。

    冰血眉头一皱,看着常浩友说道:“你们受伤了!”

    冰血刚刚没有看到欧阳立旬有什么受伤的痕迹,以为只是小摩擦,只是毁了方舟人没事。现在看到……完全不像啊。

    常浩友看着冰血,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狠戾,咬牙切齿的点了点说道:“海川的人简直就是卑鄙无耻,竟然埋伏在暗处偷袭我们。好在有立旬在,如果没有他的丹药,估计我们还在路边躺着呢。”

    冰血眉头一会走,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们先上去,然后在商议。”

    当冰血来到赤子繁他们的套间内,嘴角一抽。看到客厅内做的人,自己都快以为是来到了前世的医院呢。

    一个个脸色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伤,不过在他们看到冰血之时,原本一片愁云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淡笑。

    “心齐,你终于来了!”赤子敏看到冰血的那一刻突然飞扑了过来,猛地扑到了冰血的怀里,满脸的委屈。

    “额!”冰血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姑娘,她……什么时候这么找女孩子喜欢了。

    冰血有些尴尬的对着赤子繁的老爹微微一笑,随即无奈的看向赤子繁,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把你妹弄走啦,快勒死我了。

    赤子繁嘴角一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冰血双眉一挑:我妹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就是一只魔兽,也没有勒死你的本事吧。

    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那幸灾乐祸的赤子繁:快点,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赤子繁微微一笑,走上前去轻轻的拉过紧紧搂着冰血的赤子敏说道:“小敏不可以这个样子,心齐一路赶过来,肯定很累了。还不快让她坐下。”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赤子敏顿时小脸一红,快速从冰血的怀里退了出来,满脸害羞的看了一眼冰血,不过这次却没有向之前那样躲到赤子繁的背后去,而且小声的对着冰血说道:“心齐,快坐下吧。你一路赶过来,一定很累了,我……我去给你倒茶。”说完便快速向着茶水间跑去。

    冰血嘴角一抽,刚好看向欧阳立旬那张想笑又不知道该怎么笑,僵硬在脸上的表情,心中一阵憋屈。

    抬起手拉了拉欧阳立旬的手臂,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无数的说道:想笑就笑,别憋出内伤了。

    “咳咳!”欧阳立旬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随即拉着冰血向着沙发走去。

    所有都坐下来后,冰血这才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说道:“你受伤了。”

    欧阳立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早在常浩友出来的时候便知道了,这件事一定瞒不了心齐多久了。

    墨心齐护短的程度,他早在心火公会的时候便见过了。所以……他明白,一旦冰血知道自己受了伤的话,必然是不会放过海川的人。

    只是……他真的不想给她添麻烦。

    “只是小伤而且,没事的。海川在幻景地域的势力不比血海领低多少,你已经有了一个这么大的敌人,所以不要……”

    “闭嘴。”冰血一声怒吼,打断了欧阳立旬的话,满脸阴冷的看着欧阳立旬说道:“就算是加起来又如何,哪怕是海川、血海联手,我也不可能怕他们。既然敢动我的人,就要有本事承受我的怒火。”

    听到这话,赤子繁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冰血。冰血不仅仅救了他们,还是一路上多加照顾。可是因为他们不仅仅将她的方舟毁了,还让她的伙伴受了伤。

    想到这里,赤子繁心中一阵懊恼,是他们太弱了,才会连累到无辜的人。

    “心齐,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立旬兄弟也不会受伤。”

    “你已经道歉过很多次了!”欧阳立旬有些无奈的看着赤子繁。

    “这件事又不管你们,所以不需要要道歉。虽然我这人不喜欢管闲事,想必你们两家跟海川之间有着过节,他们才会去半路伏击你们的。不过……既然他们伤了我家立旬,那么……这件事我墨心齐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没有人知道冰血到底想要做什么,赤子繁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这件事因他们而起,所以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不会让冰血一个人去面对。

    这时冰血拿出一块冰蓝色玉牌,玉牌在冰血的手中微微查出一道淡淡的光芒,随即冰血对着玉牌说道:“鹰卫,帮我查下海川的少主现在在什么地方?”

    “是,少主!”

    冰血毫不忌讳的再他们面前与家族中的侍卫联络,这让赤子繁一行人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即微微一笑。对于能得到这个人的信任,他们竟然感觉到了几分骄傲。

    不过……鹰卫。

    赤家家主与常家家主皱紧眉头对视一样。

    在整个幻景地域内,有人敢自称鹰卫的侍卫只有一个地方拥有。而那个地方是他们两家从来都是望尘莫及的。

    而眼前的这个两个两家的救命恩人,刚刚……刚刚是在交代鹰卫做事吗。

    这……这怎么可能。没听说那个地方有个少主啊,就算那里的领主,身边也只有一个义子而已。可是他们也都叫他为大少爷,并没有叫少主。

    而且那个大少爷他们也都见过,根本不是墨心齐啊。

    “嗯……那个心齐阁下,请问……”赤家家主有些疑惑的看着冰血,小心翼翼的唤着她。

    冰血抬起头,双眉一挑,好奇的看着赤家家主说道:“赤家家主有事?”

    “啊,是这样!”赤家家主有些尴尬的看着冰血说道:“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阁下家住什么地方?刚刚听你说道……鹰卫,那可是……”

    冰血微微一笑,离开明白了他所指的意思,十分爽快的点了点头,毫不隐瞒的说道:“在下家主鹰领,是大领主墨天鹰的孩子。”

    顿时一片倒吸声从在房间内响起,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冰血。

    这人……这人竟然是大领主的孩子,而是还是地域领主排行榜前五的鹰领少主。

    这时被赤子繁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说道:“属下打探到在亦君海山海内出现碧玺园玉的消息,此时大陆众多势力都在赶往那边。”

    “怎么又出现一颗碧玺园玉。”冰血皱着眉头,有些惊讶的看向那个人。

    常家家主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说道:“碧玺园玉其实是两颗,为母子玉。相传只有将这母子两颗碧玺园玉相溶在一起才可以打开前方上个位面的结界。”

    冰血听完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上次在光华会上,虽然自己让魅将碧玺园玉从高台下找了出来,可是众人不知道的,其实她早在前一天便见过碧玺园玉了。不过怕引起对方怀疑,她并没有当初拿出那枚碧玺园玉,而且回到帐篷内,连夜炼制出了一枚赝品碧玺园玉,在第二天魅在高台下找真的那枚碧玺园玉的时候趁机掉了包。此时真正的碧玺园玉就放在她的魔蓝之戒内。

    而冰血拿这个就为了日后可以通过它开启通往上一个位面的结界,只有这样她才能去找妈妈。

    所以碧玺园玉,她志在必得。

    冰血微微低下头,双眸闪过一抹精锐,随即快速抬起头对着赤子繁说道:“我需要碧玺园玉,所以我必须去,你们……”

    赤子繁毫不意外体冰血的话,其实像是冰血这样的人,他早就绝对总有一天必须会离开这里,去往更高的位置,成就更大的理想。所以冰血这样说,他才不感觉到以外。

    同时,他也在心里做好了准备。

    他……要跟随这个人,一同去完成他的梦想。他想要留在她的身后,跟她一起并肩作战。

    他也明白,为了这个目的,他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行。

    因为……她的背后,不需要弱者。

    赤子繁与常浩友对视一眼,微微一点了点头,随即坚定的看向冰血异口同声道:“我们俩也去。”

    对于他们两个的话,冰血倒是有些意外。

    “你们俩个不用照顾家人吗。他们现在……身上可还都有伤呢,而且……你们还要回库洛城的啊。”

    赤子繁与常浩友眉头微微一皱,同时看向自己的父亲。

    而这时赤家家主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让他们跟阁下一起去吧。我们两家没有什么野心,就连现在的家族在地域中的地位,也是先祖们留下来的。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先祖的努力,但是对于那些纷争,我们两家确实无心,也无力去去争什么了。”

    赤家家主转过头看着赤子繁与常浩友,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个是自己一辈子兄弟的儿子,这两个孩子自己从小就十分的喜爱,也一直一视同仁,自然想要将所有好的东西就给予他们。但是自己却没有这个能力。两个孩子从小到大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他又怎么会自私的去断了他们的想要拼搏前进的道路呢。

    而他们两个就是他们两家的希望,也是他们两家的未来。

    赤家家主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以冰血的天赋和实力,日后必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一个站在颠覆的强者。

    虽然这条路有着许多的困难和危险,也必定是一条杀戮不断地道路。但是只有冲过去了,那么日后的成就必定不凡。

    既然这两个孩子想要跟着,就跟着吧。

    赤家家主轻声叹了一口气,对着冰血说道:“他们两个从小就很努力,是我们两家天赋最好的孩子的。还望心齐阁下不要嫌弃,就让他们跟在您的身后吧。”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会赤家家主与常家家主,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那二位说道:“好。两位家主放心,我墨心齐一定会护他们周全。”

    “心齐,可不要小看我啊。我们两个日后必定会成为你身边的一大健将。”

    冰血看着一脸傲气的常浩友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常浩友的话,冰血深信不疑。

    以他们两个的天赋和努力,日后一定会跟随自己走上巅峰。

    而得到冰血的肯定,一直悬着一颗心的赤子繁也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他刚刚还真怕冰血会拒绝呢。

    这次时间紧迫,所以为他们在第二天一早便出发了。不过让众人有些奇怪的时候,素来最喜欢冰血的赤子敏竟然一早上就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想必是舍不得冰血离开,又不想面对分离的场面,所以躲起来偷偷哭泣呢。

    对此,冰血觉得是十分的无奈,这件事她……真的是啥经验,所以不发表任何言论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只是从出门到踏上方舟,欧阳立旬那双带着几分淡淡的鄙视的眼神,冰血恨得牙痒痒。

    “喂,你够了啊!”冰血坐在方舟内,对着一旁的欧阳立旬翻了个白眼。

    欧阳立旬轻声叹了一口气,无声的传音道:“心齐,我发现无论男女都有被你吸引的可能。你看看……你将人家兄妹俩的心都吸引了过来。”

    “喂!欧阳立旬!”冰血僵硬的转过头,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竟然学会了讽刺她的臭木头。

    欧阳立旬双眉一挑,淡淡的一笑。

    “对了!”冰血转过头看向正驾驶着方舟的赤子繁、常浩友两个人,问道:“亦君海山是在什么地方吗?”

    赤子繁手里按着一块地域水晶,那是类似于地图一样的东西。记入这幻景地域内所有记录治在案的领土,而且十分的详细。

    只是冰血这个标准路程,连前世那个大地图都看不明白,更不用说这个世界的奇怪地图了。

    赤子繁拿着手中的地域水晶,仔细的看了一眼说道:“亦君海山位于地域西面的一片海域上。那里距离海妖一族的领域十分的接近,所以里面的水系魔兽实力都十分的强悍。如果不是碧玺园玉的吸引力太过强盛,估计都没有人回去冒着这个险。根据查探的人回报,这次去往亦君海山的势力有几百多个,而人数更是上千人。这个人数绝对是之前去往亦君海山的人数最好纪录。要知道,那个地方,就算是神尊都不会轻易踏进。”

    然而对于这些冰血都不感兴趣,无论多么的危险她都会去的。唯一感兴趣的是海妖一族。

    这么说来,她就有机会去抓一只海妖给给怪柔当契约兽了。这样怪柔就可以正式接受传承,实力也会突飞猛进的。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坚定的笑容,机会摆在面前,海妖领域,她这次非去不可。

    从沙曲前往亦君海山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估计那个时候连碧玺园玉的渣都看不到了。

    冰血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出发前的那个晚上,冰血就已经将她从老怪物哪里得到了方舟重新改装了一下,等级不变、外形不变,但是速度确是之前的一倍。

    其中的原理嘛!

    自然加了许多的风系属性,速度加持属性在里面。不过最重要的是,冰血将前世飞机的原理配合着这个世界所需要的魔法属性,重新改装了方舟。

    所以此时的方舟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是熟悉的方舟,用这个世界的话里说,就是……变异了。

    没错,冰血这个变态竟然让这个世界的幻器……放生了变异。

    而根据这个变异方舟的速度来看,他们只需要七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到达亦君海山了。

    而这段时间冰血一直在房间魔蓝之戒中修炼,目的就像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冲过神宗的屏障,正式进入到神皇级别。

    “天地之道,往往是从自然的规划中寻求的道的意境。你既然已经领悟到了修炼一途中最为纯净的自然之道,那么就要多加去运用。如果忽略荒废,或者用处不当。损失可是极大的。”

    “而自然之道中,最让人熟悉的乃是杀戮之道和纯净之道。而你这两种意境都拥有,只要逐步深入探索其中奥妙,便可以做到真正的领悟其中之道,这样便可得到最快进步。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道,都必须时刻保持着自己空灵明净,否则不仅仅难以进步,还会反其道而行,损伤了自己。”

    如天籁般磁性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让冰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溟,你醒了。”

    “嗯!虽然没有成功突破,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时刻保持沉睡状态了。刚刚感受到你心境中有一丝烦躁的情绪闪过,所以才开口打断你的修炼。”

    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

    “你不需要瞒着我,因为你就是我,而我……就是你。”沉稳的声音充满了坚定与温柔,诉说着一个永久的诺言。

    “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冰血微微一笑,缓缓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中一片空灵。

    没有想到,刚刚那一瞬间的放松竟然让她突然之间进入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境界中。

    冰血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她好像伸出在了一个十分诡异的世界,四周白茫茫一片,没有风吹,没有吵杂的声音,有的只是一片平静。

    慢慢的,冰血的心绪完全安静了下来。

    整个人就好去飘在一片纯净的蓝天中一样,偶尔会落在软绵绵的白云上,一挥则是漂浮在半空中。

    而整颗心格外的安宁祥和,格外的纯净自然。

    就在此时困扰了冰血许久的神皇屏障突然破裂,紧接着身体四周的元素疯狂的向着冰血的体内涌入,每一种元素看起来十分的快速,但是却依然有条有序,没有去争夺其他系别元素的道路。

    此时的冰血身在魔蓝之戒中,因为空间的问题本是无法晋级的,可是魔蓝之戒与其他的空间幻戒不同。

    这里就好似冰血的一部分,随着冰血而生随着冰血而亡。这就是本命年契约的霸道性。

    所以在冰血实力越来越强,直到可以完全承受的住魔蓝之内内浓郁到内天的灵力冲击后,是完全可以在这里晋级的。

    之前因为这里的灵力过于浓郁,而冰血的实力较弱,如果在这里晋级的话,很容易被疯狂涌进自己体内的灵力冲破灵源。

    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冰血已经完全可以承受的住,这里面的元素冲击了。

    在经过了整整五天的时间,冰血的体内突然射出十几道光芒冲向天际,最后消失不见。

    如果有人外面注意到,便可以看出那十几道光芒是向着鹰领的方向而去的。

    小乖等兽此时就在鹰领,冰血成功晋级,他们自然会得到许多的好处。

    好在此时他们都在鹰领,不然这恐怖的集体晋级,又会吓死一群的人。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笑容,她终于突然神宗,正式进入到神皇级了。

    “血,恭喜!”

    沉稳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中,让冰血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缓缓转过身看向别墅方向,冰血的眼中出现一抹坚定:“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我相信,一直都相信。血,等我,再等我一下子,我就可以一直守护在你身边,与你并肩作战。”

    “好!我等你,冥,我会一直等你的。”

    冰血微微一笑,转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当冰血再次出现在方舟客厅内之时,让看着他的三个人微微一愣。

    突然感觉,冰血好像变了,变得……更加飘渺虚无,如果不是他们三个一直盯着她房间的方向看,估计都不会放下她的出现。

    冰血微微一笑:“怎么了?”

    “哪里,不一样了!”欧阳立旬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歪着头,却怎么也找不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冰血淡笑不语。

    也难怪他们三个会说自己不一样了。

    自己的多年不动的自然领悟力又高深的了一层,对于自然界也更加的融入了。

    无论是空气还是物体,只要是与自然有关的一切,今后都会成为冰血的武器。

    “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冰血方舟内的透视镜,这时方舟内唯一一个不需要驱动神识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一种工具。

    不过这个透视镜只有高级的方舟才会拥有。就像冰血之前从百里均那里抢劫而来的方舟就没有这个东西。

    当冰血刚刚弯腰看向透视镜之后,顿时一个惊呼:“我靠,一个个都不怕撞车的。”

    早就知道外面情况的赤子繁三个人对着冰血微微一笑。

    “方舟有自动识别障碍属性,不用担心会撞到的,而且就算撞到,也是我们将别人的方舟撞飞。我刚刚看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放大有那个人的方舟等级比我们高。”赤子繁看着冰血,好笑的解释着。

    “我说心齐,你这个方舟到底哪里来的。简直跟你人一眼更变态,速度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快,别说是见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而且等级竟然是九阶上品,这也太吓人了吧。我听说过的方舟,最高等级也就八阶,而且还是下品的。”

    冰血双眉一挑,看向常浩友,嘴角微微一笑。

    没想到那老怪物的宝贝这么厉害,竟然都快成为全地域中的独一份了。

    可是给自己的时候,好像没有一点肉疼的表情。而且像是这样的好东西,还给了自己不少。

    冰血记得,其中还有几个空间戒指,也被老怪物当时一起丢给了自己。不过当时她秉持着不要白不要,不要是傻瓜的原则,看都没看就丢到了黑晶戒指的储物室。

    看来……有机会需要好好的去研究一下了。

    “这么多人,应该都是去亦君海山的吧!”冰血走到桌子旁边坐下,好不客气的拿过欧阳立旬的茶杯,十分汉子的喝了一大口。让一旁的欧阳立旬嘴角只抽。

    此时他们所乘坐的方舟根本不需要人可以去驾驶,所以他们现在可以安安心心的挡在客厅内喝茶,算是紧张前的放松吧。

    “对了,你这几天都在修炼,怎么样了?”赤子繁说完后便随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其实他这句话也就随口问问,他记得冰血晋级到上品神宗也就不长时间,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在晋级。

    但是……他却忘记了……在毫无人性的变态的世界里。是绝对没有“不可能”这四个字的。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赤子繁,随即用一种十分平淡,平淡到让人觉得特别欠揍的语气说道:“嗯,还行。连续修炼的五天才晋级成为神皇。”

    赤子繁随意的点了点头,刚想把口中的茶水咽下去,突然浑身一僵,双眼大睁,双目凸出,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完全忘记了自己口中那口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的茶水。

    “你……咳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从可怜的赤子繁口中发出。

    冰血双眉一挑,也不理会另外那两个已经完全傻掉的人,而是满脸戏谑的看着赤子繁,微微一笑:“子繁,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流口水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