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七章)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一十七章)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片血红散满整个平原之上,清风徐国带动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让人忍不住眉头紧皱,脑海中一片恍惚。

    此时那些没有被牵扯进来的人们统统退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看着前方一片血红色的平原,双眸一片迷茫,

    平原上此时竖立着几百个少年,一个个浑身都环绕着一股肃杀嗜血之气,有的手里拎着一把滴血长剑,冷漠的站在原地,巡查着四周的情况。

    而有的则是双手一片血红,甚至还有的少年手里拿着不知道谁的心脏,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这些孩子们竟然会变得如此嗜血残忍,就算是魔兽也不可能让像他们这般,拿人命完全不当回事。

    此时平原上确实有着几百只魔兽,而这只魔兽军团就好似真正的训练有素的军队,在战斗结束后便整齐的站在一旁,等待着他们主人的命令。

    剩下的一群红衣少女则是站在旁边,冷冷的看着前方的一切。

    让人们真正的恐惧的是站在尸体推了里的那群紫衣少年。

    原本所有人都有听到一些传言,说紫级战队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个重情重义,只要你是真心挑战,却不是下杀手的话。那么战队中绝对是点到为止的。所以他们赢来了许多中小型战队的拥护。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手段是残酷的,嗜血是。只要察觉对方是恶意挑衅,那么在战斗结束后,对方一定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之前他们还只是听说罢了,也没有多少个人回去相信,但是此时此刻他们信了。

    看着那一个个浴血浑身的站在血池中的人,此时此刻他们的脚下还躺着不知道是谁的断臂又或者是内脏。

    但是他们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抹笑容,有的甜美、有的可爱、有的甚至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然而在如此血腥恐怖的场景内,显得是那么的阴森,就好像地狱。

    对……这才真正的地狱。

    冰血此时冷冷的站在一推尸体旁边,而她的脚边正是一颗不知道是谁的心脏,缓缓的低下头,看着那颗心脏,嘴角轻轻上扬,划过一抹嗜血的笑容。

    从来没有人这么肆意的残杀过了,突然找到了前世的感觉,浑身都透着一股阴暗的气息。

    “义父!”墨殴飞拉了拉墨天鹰的衣摆,脸色一片铁青。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么多年他随着墨天鹰四处走南闯北,战斗过无数场,他自认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讲过,杀人更是无数。但是今日他真的怕了,胃里更是翻江倒海,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好像随时随地都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这根本就是地狱,只有地狱才能见到如此血腥残忍的画面吧。

    怎么会这样,他们到底是经理过什么的人生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残杀到如此的地步。

    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在拿下面具的一瞬间,他还为了那张可爱的容颜惊艳了一下。可是明明是如此可爱俏丽的女孩,竟然能一瞬间将一个比自己高出一头多的大汉瞬间砍成两半。

    还有那个看起来如此温柔可亲的姑娘,竟然能面色不变的将一个人的四肢瞬间砍下。

    就连那个可爱的好像邻家小弟弟一样的少年,笑起来甜甜嫩嫩的,可是下一秒就一下子从一个人的身体中穿过,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瞬间分裂的。

    他们之前的生活到底经历过什么,能让他们的心变得如此血残忍。

    “殴飞,怕吗?怕他们吗?”

    墨天鹰幽冷的声音传来,让墨殴飞微微一愣。抬起头看着自己身边高大的一副,墨殴飞轻轻的点了点头。

    “怕!”没有任何犹豫,好不隐藏的将自己内心中最为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可是那张脸上却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接着墨殴飞转过头看向血池中的那群人接着说道:“可是……义父,殴飞更加心疼他们。一定是他们经历过地狱的生活,才会让自己一直生活在地狱当中吧。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幸福中成长的孩子,内心又怎么会如此的阴暗呢。”

    墨天鹰转过头看着墨殴飞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殴飞,以为他们就是我们的家人。”

    “嗯!殴飞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让他们感觉到幸福,殴飞要将他们从地狱中带出来!”墨殴飞坚定的看着墨天鹰,没有一丝的犹豫和虚假。

    墨天鹰微微一笑,接着向前走去,他也要将自己的女儿从地狱中带回来。

    是他错了,他真的错了。这么多年,心齐到底经过什么,他完全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

    他怕了,他真的怕了。他怕他没有那个勇气去承受知道的后果,他更怕他无法去承受。

    溪儿,如果你看到我们的宝贝这个样子,你一定会恨我吧。恨我的自私,为了保护家族的东西,竟然将一个本应该生活在幸福宠溺的女孩狠心的推向了地狱。

    溪儿,如果你看到我们的宝贝现在的这个样子,一定会心疼的痛哭吧。一定会很痛苦吧。

    对不起,我竟然是一个如此不负责的父亲。

    “齐儿。”

    轻柔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竟然还带着几分的颤抖。

    这个在被人眼中冲了都是铁铮铮的汉子,真正的男人此时竟然在害怕,害怕自己的孩子不原谅他,害怕自己的孩子会恨自己。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墨天鹰,突然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但是却是那样的……阴森。

    “爸爸,我现在有资格来到你身边了吗。”

    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属于她的天真和渴望。让听了是那样的心疼,那样的心酸。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对于这个少年再也没有了任何惧怕的感觉,唯一有的只是心疼,满满的心疼。

    特别是家中早已有了孩子的人,更是因为这句话差点忍不住落了泪。

    一个孩子,就只是为了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而将自己变成这样吗。她明明应该是在父亲保护下幸福长大的孩子。可是她却没有,她为了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不断地努力着,不断地逼迫自己成长着。

    为的……就只是一个资格。

    来到自己父亲身边的资格。

    “齐儿!”墨天鹰的声音颤抖着,就连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他是……真的错了。

    冰血脸上依旧带着那副天真可爱的笑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接着说道:“爸爸,心齐今天刚好十八岁了呢。无论是在那个地方,还是这个世界,心齐每天都在不断的努力着。”

    “以前是为了活着,只是为了活着。心齐不断的杀人,用手中的武器保护着自己。那里的人告诉心齐,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敌人,想要活着就必须杀死所有的人,心齐做到了,心齐杀了所有的人,从那个走了出来。”

    “后来,心齐来到了这里,又有人告诉心齐,只有变强了,才能找到心齐梦想的那个家。心齐从来没有放弃过,不断地努力,不断的变强。做这些心齐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没有。因为……心齐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一句句满是辛酸的话,诉说着这个孩子心中的渴望。

    明明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孩子的面前却是如此的难。

    她……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进地狱的吗。

    以至于,到现在……以为无法从那个充满了血腥与黑暗的地方出不来了。

    没错……心齐知道,她再也无法走出来了。因为……那些东西已经和她如影随形,融入骨血,融入灵魂当中了。

    墨天鹰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一直大手紧紧的握住了一样,而那只大手在不断地揉搓挤压着他的心脏。疼的让他难以呼吸。

    墨天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冰血轻轻的说道:“孩子,对不起。”

    然而冰血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就在此时突然感觉到脸颊一凉,迷茫的抬起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着手指上晶莹剔透的水滴,迷茫的歪着头,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真没出息,竟然……流泪了呢。”

    这样的冰血,让所有人的心疼的难以呼吸,但是却没有知道该如何去安慰这个女孩。

    她的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有多么的疼。

    “爸爸,你不需要跟心齐道歉!”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墨天鹰,微微一笑:“爸爸,你真的不需要道歉。心齐今日能来找你,那么就说明,心齐没有怪你了。虽然以前心齐曾经想过,找到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大声的问问你,你为什么不要心齐,为什么要心齐一个人丢在那个充满了冰冷和血腥的世界里去。你知道吗,多少次心齐伤的爬都爬不起来的时候,多少次就想直接放弃算了,死了以后可能就不用再去受那些苦了。心齐真的不想杀人了,心齐不想杀人的。心齐也想像外面的那些小朋友一样,每天去上幼儿园,每天在幼儿园里等待着爸爸妈妈就接心齐回家。可是心齐不能,心齐只能每天被关在黑漆漆的房子里练习杀人。”

    “后来满满的我学会了幸福,也明白了幸福是需要靠人去争取的。所以我来了,我来争取我自己的幸福了。爸爸,我明白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可是我不怨了,我会努力的去成长去变强,我不孤单,你看……我有那么多伙伴,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我很幸福,也很快乐。所以……爸爸,不要道歉,你有你的世界,你有你的责任。你去努力,去完成。心齐会永远的跟随在你的身后,心齐不需要你保护,因为心齐已经变强了,以后……就像这次一样,心齐来保护你。”

    墨天鹰这个铁铮铮的汉子,听着自己女儿的这番话,双眼湿润了,心疼的他难以呼吸。

    这是他的女儿,他唯一的女儿。他和爱妻共同的宝贝。

    同样的,也是他的骄傲。

    “齐儿!”墨天鹰快速向前一步,一把将那个倔强的女孩搂进怀里,紧紧的收紧双臂。

    空挡了十几年的心,终于落下了。

    没有人知道这些年的每个晚上他是如何过的,他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妻子。

    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她会长的像谁。是像自己多一些,还是会像爱妻多一些。

    是像自己这样霸气凌人,还是会像爱妻那样精灵可爱。

    当真正见到面之后,他才发现……无论这个孩子像谁,都是他最为珍贵的宝贝。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

    原本如果地狱一般的平原,竟然突然之间让人感觉到一种另类的温馨感。

    刚刚在每个人心中升起的恐惧感突然消失了,所有看着平原终于那对想用在一起的父女,突然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多在心中默默的祝福着那个女孩。

    这时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墨天鹰微微一笑:“爸爸,你尽管在后面看着。这里交给我来就好。”

    墨天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果然是自己的女儿,尽管这张脸跟自己的爱妻长得如此相像,但是那要强倔强的性格却跟自己如出一辙。

    冰血缓缓的退出了墨天鹰的怀抱,歪着头,笑的一脸甜蜜:“对了,爸爸。有个老朋友此时可是急坏了哦。”

    墨天鹰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冰血。

    而就此时一道光芒从冰血的手指中闪出,落到了旁边的地面上,当他出现来的一瞬间,便快速单腿跪地,激动的连声音都发出的颤抖:“魔魅,见过主人。”

    墨天鹰浑身一颤,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魔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魔魅,兄弟。”

    “主人!”魔魅眼圈一红,激动的看着墨天鹰,身体四周突然迸发出一团暗青色的光芒,一瞬间幻化成一只可爱十足的小狐狸,猛地一下窜到了墨天鹰的怀里。

    紧接着就是一阵喷口水的声音从冰血身后的那群人口中发出。

    “咳咳咳!”冰血猛地咳嗽两声,看着那个窝在自家老爸怀里撒娇的魔魅叔叔,嘴角一抽,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别处。

    她……能不能不去承认那个就是自己尊敬了这么多年的……叔叔呢。

    “咳咳!”玄轻声咳嗽两声,缓步走到了冰血的身边,对着墨天鹰微微的点了点头,忍不住的瞄了一眼魔魅,嘴角一抽,僵硬的换过头看向冰血:“我们……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冰血看着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刚刚那个天真的样子完全不复存在,让人看的有人恍惚。

    这时魔魅抬起头对着墨天鹰说道:“主人,我们去天鹰战队那么,这里交给心齐就好了。相信她和这些孩子们,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天才哦。”

    “嗯。我明白!”墨天鹰微微的叹一口气。其实他何尝想让这些孩子们待他们天鹰战队动手呢,可是……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女儿这是在跟自己证明,证明她真的可以来到自己的身边了。

    她……不是那个只能躲到他身后被他保护的女孩。

    她……是可以跟他并肩作战的人。

    冰血冷冷的看着高台上那个已经吓傻了的薛少宝,这个可是他们故意留下来的,怎么会把他忘了呢。

    一个瞬间瞬间来到了薛少宝的面前,一手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那满是呆滞的脸,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

    “喂,傻了!”

    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薛少宝浑身一震,涣散的双眸缓缓的有了一个焦点。

    薛少宝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浑身一抖,顿时满脸哀求的说道:“求求你放了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呵呵!”清脆的笑声此时传入薛少宝的耳中就好似来之地狱中的催魂曲,是那么的阴森恐惧。

    此时的薛少宝早已浑身颤抖,身体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但是整个身体却拔凉拔凉的。

    他想要狂化,想要幻化成本体逃走,其实这个念头早在刚刚就有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威压给压制住了,连逃的力气都没有。体内魂丹好像完全没有封印了一眼,别说是狂化了,连驱动灵力都做不到。

    怎么会这样!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然而冰血却好像已经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样,邪恶的一笑,对着他说道:“怎么……你是在疑惑为什么连狂化恢复本体都不行吗。”

    “你……”薛少宝瞬间一愣,震惊的看着冰血:“你……你到底做什么!”

    “哼!”冰血冷哼一声,对着半空一声轻唤:“敖金,出来!”

    紧接着一道金光从冰血的怀中飞了出来,身体灵巧的摆动着,最后落到了冰血的肩膀上,在冰血的脸上蹭了蹭,声音无比的娇嫩:“主人,主人,小金乖不乖。”

    冰血宠溺的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敖金微微一笑:“嗯,小金最乖了。”

    今天这是难为这个孩子了,龙族本就好战,特别是小金这样还未成年,定力不好的小龙。闻到这么浓郁的血腥味,很难没有反应。

    但是敖金为了冰血的计划始终乖巧的躲在冰血的怀里,一边控制着自己的龙威去压迫着薛少宝。

    蛟龙属于半龙族,在真正龙族的面前他们就是一条虫,完全被压迫鄙视的货。无论心中有多不甘愿,都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

    除非那条蛟龙是一条实力强悍的成年蛟龙,而对战的还是像敖金这样的小幼龙。可能还有咸鱼翻身的指望。

    可是像是薛少宝这样本身血脉就不是特别纯正,而且实力还不高的小蛟龙。那么在敖金这条血脉纯正的金龙面前,那就只有趴着的份了。

    所以当薛少宝看清敖金的样子之时,顿时整个人都傻了,那种来之血脉中的压迫感让他整个人连动的力气都没有,更加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念头。

    这就是魔兽之间的血脉压迫,所有种族当中最为霸道的存在。

    “是是是是……是……黄金……黄金巨龙,而且是……五爪黄金……巨龙!”

    薛少宝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整双眼睛好像就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了一样,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着。

    “哼!”敖金在扭头看向薛少宝之时,刚刚那副在面对冰血之时的可爱娇气的神情完全消失不见,就好似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此时的敖金是威武霸气的,小小的身体里蕴含着一股十分古老的帝王之威,好似它就应该是占据天上的王者,俯视着地面上所有的蝼蚁。

    还有稚嫩的声音却蕴含着一股磅礴的气势:“哼,不过是一条小小的低等虫子也敢在本大爷的主人面前嚣张,简直不知所谓。”

    “是是是,是小人的错,是小人的错,求金龙大人开恩,就金龙大人开恩。”

    薛少宝整个人都蔫了,傻傻的跪在地上,不断地对着敖金磕着响头,即使额头都出血了任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而冰血为了不让敖金曝光,昨晚特意炼制了一个有着空间阻碍属性的小脚环套在它的前爪子上。

    所以此时众人只能看到冰血的肩膀上有一个模糊的金色光点,却根本看不出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薛少宝吓的那个样子,就知道定然又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让众人又是疑惑又是好奇。

    “现在知道怕了!”冰血弯下腰,满脸戏谑的看着薛少宝,眼中的嗜血与凶残让薛少宝身心恐惧。

    “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薛少宝泪流满面的看着冰血,眼中充满了悔恨。

    早知道会遇到了这么个恐怖的杀神,就算有多少好处,他都不会来了。

    面对这么些地狱杀神,面对眼前这个一个恐怖的恶魔,有哪个人不怕。就算不是人,他也怕啊。

    因为……眼前的这个恶魔,已经不是正常世界中该有的存在了。

    她所到的地方,必然会成为最为血腥阴暗的地狱。

    “呵呵,怕!”突然冰血的脸变得十分的恐怖狰狞,狠狠的看着薛少宝,一把抓过他的衣领,将一个明明比自己还要壮很多男子一下提了起来。

    而薛少宝此时整个人就好似一条死狗一样被冰血拎在手里,脸上充满的绝望。

    “我墨心齐的爸爸,连我自己都不舍得去伤害一下,你算个什么玩意,竟然敢去设计他,竟然还敢口口声声的说要他命。本少今日如果还留着你,本少以后还怎么混啊。哈哈!”

    充满了邪恶的笑容,在平原之中流窜,让人听了心惊胆战。

    然而就在此冰血猛地抬起头,单手一挥,将薛少宝整个人丢到了紫级战队众人的中间,紧接着冷冷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嘴角勾起一抹恶魔式冷笑,冷声说道:“如果你再不出来,本少也不敢保证,你一会还能看到薛少宝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时一道沉厚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怒气:“小子,你就一定要与我们血海领不成。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凶残,就不怕长大了心里变得扭曲吗。”

    “哈哈!”冰血朗声大笑,充满了不屑与讽刺,双眸冷冷的看着前方,就在冰血打算接着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个温暖的气息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冰血整个人进入到了一个温柔安全的怀抱里。

    “薛老鬼。老子还在这里呢,我墨天鹰的儿子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教育了。怎么看到你那废物儿子被我儿子给吓成这样,心里不平衡了吧,嫉妒了还是羡慕了。可惜了,就算你再怎么羡慕嫉妒,你的种始终都是那副废物样,无论过多少年,都赶不上老子宝贝儿子的一根毫毛。”

    冰血微微一笑,仰起头看着自家的帅气老爸,心中甜甜的,虽然她口中说什么不需要他的保护,但是她依然十分渴望,可是在一个温柔安全的怀抱里当一个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担心的孩子。就算天塌了,也有她那个高大的爸爸在支撑着。她……只要做爸爸怀里幸福的小公子就好了。

    她知道……这样的声音她不过就是想想罢了,因为以她的幸福充其量就算幻想一下,真的要她去做,她也做出不来。

    只是……偶尔的感受一下,就当还给自己一个儿时的梦想罢了。

    “爸!”

    墨天鹰大手盖子冰血头上,轻轻的揉了揉:“乖。爸爸知道你很强,但是有的时候也要给爸爸一个机会,让爸爸有机会补偿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这时一道阴邪的声音从冰血与墨天鹰的身后响起,竟然吓了我们墨大爷一跳。

    “父亲大人,那不过就是一条小虫子罢了,何必劳烦您老人家出马呢!”

    “对啊,父亲大人。这种小角色,尽管交给我们就好了。”

    怪妖与玄纷纷走上前,站在了冰血与墨天鹰的身边,冷冷的看着前方,幽深的眼眸中带着一抹嗜血的凶残。

    不愧是一家人,就连那恐怖的气势都一模一样。

    墨天鹰满脸惊恐的看着走上来的这两个气势相同,性格却明显各异的少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他可不记得自己的溪儿当初怀的是三胞胎啊。

    “你们……是……”

    这时玄突然转过头微笑的看着墨天鹰,嘴角带着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对着墨天鹰恭恭敬敬的弯下腰行了一个大礼,接着开口说道:“小婿南宫玄,见过岳父大人。”

    墨天鹰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然而这个刺激还不够大。

    那边玄刚刚站直身体,这边的怪妖紧接着有样学样的对着墨天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开口唤道:“小婿怪妖,见过父亲大人。”

    “你你你你……你们!”

    然而这还没有完,怪妖刚刚站直身体,便转过头对着站在不远处满脸踌躇纠结的暗夜喊道:“傻愣着站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过来。”

    暗夜一愣,脚下快速一闪,瞬间来到了墨天鹰的面前,慌张的对着墨天鹰弯下腰,口中紧张的唤道:“小……小……小!”

    玄心中暗自着急,重要时刻这哥们竟然给自己和怪妖掉链子,连忙对着暗夜地吼道:“小什么小,喊啊!”

    暗夜咽了一口口水,喊道:“小婿暗夜,见过……父亲大人。”

    冰血嘴角一抽,她都已经感觉到墨天鹰搂着自己的那条手臂已经僵硬了。

    别说是墨天鹰了,就连她都被这三哥们给吓着了,突然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让她的心中滋长,这种感觉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她竟然没有一丝排斥。

    然而就在冰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之时,就听怪妖再次开口说道:“哦,对了,父亲大人,我们还有一个兄弟叫做紫冥,不过现在他在冲级,依然在沉睡中。待他醒过来之后,我们一定让他亲自过来给父亲大人见礼,还望父亲大人见谅。”

    冰血看着眼前的那三哥们嘴角一抽,满脸无奈的说道:“你兄弟几个倒是团结的很啊。”

    “那是自然,血儿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相处的很好的。”玄微笑的看着冰血,眼中充满的宠溺的光芒。

    冰血无语的叹了一口气,她最受不了玄的这种眼神了,从来都是只要玄露出这样的眼神,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同意的。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随你忙吧!”

    “随……随什么啊,这东西能随啊。”

    此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墨天鹰那张难看的不能在难看的脸,就连跟他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天鹰战队,都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大统领脸色这么难看过。

    简直……太可怕了。

    这种可怕不同于冰血给他们带来的那种邪恶阴冷的恐惧感。这种可怕是冷硬刚强的。

    紧接着一声怒吼从墨天鹰的口中发出:“我靠,竟然有四个,竟然有四个臭小子来跟老子抢宝贝。老子告诉你们。你们做梦做梦,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墨天鹰此时紧紧的抱着冰血,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对着玄、暗夜、怪妖三个人大吼着。

    那表情就跟防狼一样,防着他们。

    额……虽然他也确实在防狼。

    听到墨天鹰的这话,暗夜和怪妖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们这里腹黑程度绝对不次于冰血的玄,微微皱起眉头。

    而玄的脸上丝毫没有担忧的表情,对着墨天鹰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父亲大人……小婿想,父亲大人的这个愿望是不太可能了。因为……血儿可是我们四个看着长大的,一路上我们经过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没有人能分开的。”

    墨天鹰满脸憋屈的看着玄,心中警铃大作。此时已经快速将眼前那个笑的一脸风轻云淡的少年当做了自己此时最大的对手。

    这个臭小子……竟然当着自己宝贝女儿的面刺果果的威胁自己。而且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足以证明这臭小子说得对,他在自己宝贝女儿的心中的位置绝对是十分、非常、特别重要的存在。

    墨天鹰胸口上下起伏,气的一脸的乌黑,就好像即将要下倾盆大雨的天空一样,乌云密布。

    好吧……既然不能将气撒到这几个臭小子的身上,那么……老子总能转移目标吧。

    墨天鹰冷着一张脸,快速向前走了几步,对着前方二话没说就是一个挥手,顿时一个巨大的红色火球毫不征兆的飞了出去,那速度就连冰血就十分的震惊。

    “轰!”的一声,一颗看起来和别的火球没有什么两样的红色火球竟然在飞出百米的之后“轰”的爆炸了。

    这时……什么手法。

    冰血等人惊呆了。

    不愧是……冰血这变态的扩大版啊……果然是父女……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而就在爆破声传来之后,一个浑身冒烟的人影从那团烟雾中滚了出来。

    没错……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团人……确实是滚出来的。

    “老大,这人绝对是你老爹,我们已经深信不疑了。”怪风走到冰血的身后,嘴角一抽,满脸的无语!

    冰血翻了个白眼,看着前方的那个人,眼中透着满满的骄傲。

    这就是自己的爸爸,以前常听说,爸爸就是孩子的守护神,她……今天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守护神。

    这时怪蒙几个人也走了过来,看着前方那两个打的不可开交的人影,无语的摇了摇头,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众人都很明显的看得出来,前面的两个人之间绝对是单虐,而且虐的真狠啊。

    虽然场面没有他们坐起来那么血腥残忍。但是却有种让人看了肉疼的感觉。

    看墨天鹰那一拳头拳头的轮到另外一个人的脸上身上“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人们的耳边,最重要的是,墨天鹰那两只砂锅般大的拳头上还包裹着一团血红色的火焰。

    每一拳抡下去都是一道“滋滋滋”的声音,听得让人牙齿发酸。

    真是……太暴力了。

    众人再次转过头看了看冰血,同时摇了摇头,真不愧是一对父女啊。

    这血脉问题根本不要任何怀疑,就凭这这两个人的变态天赋和变态行为,就足以证明,这两人绝对是亲生的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