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章)无尽的杀戮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一十六章)无尽的杀戮

    薛少宝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再想到他们昨夜做的手脚,心中顿时有了底气,满脸敖高的看着魔天鹰说道:“哼,墨天鹰你竟然敢威胁本少爷,本少看想死的是你吧。”

    这时四周纷纷响起了符合声。

    “墨天鹰,如果真的是你们拿的就赶紧交出来了,这光华会都是能者居之的,可不是能偷者居之啊。”

    “对啊,如此无耻之事,你们怎么做得出来。”

    “真当我们这么多人是瞎子不成。”

    “可不是吗,墨天鹰我们这么多人,你以为你们跑的了吗。”

    慢慢的有人发现,无论那帮人如何叫骂,天鹰战队始终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样的严谨的战队,只能证明一点,他们的统领领导有方,这样一直强硬的战队又怎么会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呢。

    所以此时整个场面瞬间被分化成了三种形式。

    战事一触即发……

    每个人都紧绷着一根神经,握紧手中武器,做好随即战斗的准备……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那个敢动天鹰战队一根汗毛,本少今天势必亲自送他下……地……狱!”

    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股让人心神胆寒的嗜血凶残之势,就好像完全不属于这个人类的世界一样。

    地狱……真正的地狱,没有这个声音就好像来至地狱一样,竟然让这么多高手统统感到了恐惧感,而且竟然仅仅凭借着一句话。

    这人……到底是谁。

    “吼!”一声兽鸣冲天而起,吼声如雷,回荡在整个平原上空。

    就在此时有人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强悍的气息从头顶传来,而原本阳光普照的天空竟然突然昏暗的下来。

    有人疑惑的抬起头,顿时双目大睁,一声惊呼脱口而出。

    “天啊,那是什么?”

    “我的妈啊,难道是魔兽。”

    “兽领的魔兽跑出来了吗,这么大!”

    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四翼龙鹰不断的盘旋,就那巨大的羽翼就有十米长,可想而知整个本体有多大了。

    这要是一下子砸下来,拍都能拍死好多个人。

    想到这里,有些实力不高的人脸色开始泛白了起来。

    而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曲沙洲州长仰头对着上空的巨兽说道:“不知兽领的这位阁下前来我曲沙有个指教,不放化形后下来坐坐,也好让本州好好仅仅地主之谊。”

    不过在曲沙洲的话刚说完之时,高台上的薛少宝顿时满脸傲气的单手指天,一声怒吼:“哼,不过是兽领的那些杂种罢了,进入敢在本少面前嚣张,还不给本少滚下来磕头赔罪。”

    “孽畜,就凭你也配!”

    顿时一道倒吸气声从下方传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嚣张到这种地步。

    就在众人都在疑惑龙这开口之人是谁之时,突然发现龙鹰的背上竟然还站着一群人。

    紧接着一群身穿紫色斗篷,面带奇特面前,一身凌人之气的人一瞬间便从龙鹰的背上一跃而下,带着一股震撼四方的强大气势。

    “天……天啊,是紫级战队,他们是紫级战队的人。”

    “我靠,这出场方式……真的他娘的帅啊。”

    一群身穿紫色斗篷的人一同从高空跃下,即使如此依然保持着那个三角队形,这得有多强的控制力才能做到啊。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其实只要一个人去控制全队的下落风速即可。

    怪风,只需他一人。

    “唰唰唰”十几道声音快速落到了高台之上,也刚好挡在了天鹰战队的前面。

    冰血冷冷的站在原地,单手一挥,长袍翻飞,一身的霸气凌人之势,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藐视着所有的人。

    此时场内所有的目光都击中在了那十几名性格各异,却同样的霸气凌人,同样的高贵不凡。

    明明就十几个人,却又让人有种他们只是一个人的错觉。

    这……就是最近被传的沸沸扬扬的紫级战队。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距离紫级战队最近的魔天鹰,此时面具的那张脸布满了诧异于呆愣。

    没错,这个素来刚硬彪悍的男子此时竟然呆住了。

    脑海里只剩下来的四个字。

    “紫级……战袍!”

    薛少宝满脸凝重的看着冰血等人,眉头一皱突然说了一句话:“你们不是兽领的人,兽领是不会组成战队的,你们到底谁!”

    “哼,这血海领的人都是白痴不成。”怪羽双手背后,一蹦一跳的从冰血的身后走出,甜美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喜爱,只是话中的不屑于狂傲却让人心惊。

    怪羽歪着头,娇笑的看着对方的一行人,如果不是带着面具的话,此时那张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定然会让人大吃一惊。

    “我说,你耳朵有问题吗。那么多人都猜出我们就算紫级战队的人,竟然还问我们是谁。摆脱……白痴也有有个程度啊。”

    “你……”薛少宝顿时气红了一张脸,满脸狰狞看着怪羽,身体四周突然闪出一团淡淡的蓝色光芒。只是那蓝色并不是什么十分好看亮眼的蓝色。

    “你找死!”咬牙切齿的声音落下,中品神宗的威压猛然间向着怪羽压去。

    “呵呵!”甜蜜的笑容飘荡在半空中,突然怪羽的双眸一冷,闪速着邪恶的光芒,嘴角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的阴森,挥手间将那股迎面而来的神宗威压打的烟消云散:“就这么点势压也敢在本小姐面前得瑟,简直不知死活。”

    虽然怪羽的等级比薛少宝低了一些,但是她的体内可是有着精灵与魔族的血脉,哪个不是高级血脉,会惧怕一个蛟龙的血脉吗。如果是真正的龙威,或许她会多少有些压力,但是一个半吊子的蛟龙,也该在她面前得瑟,不教训教训,以后去到魔族岂不是被那些魔笑掉大牙。

    然而怪羽竟然没有被自己的威压给压制住,反倒把自己的威压给打散了,这让薛少宝的心中十分的震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听声音就很稚嫩的女人竟然把自己蛟龙威压给打散了。自己的实力在人类当中怎么说也是中品神宗,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打散。

    想到这里,薛少宝眉头一皱,看着紫级班等人的眼神有了几分凝重,冷冷的说道:“你们紫级班不过是一个刚起步的小战队,何必来趟这个浑水。如果你们想要借着天鹰战队出名的话,我劝你们还是算了吧。今日我们一定是要让天鹰战队给我们一个说法的。他们今天能不能走出这里都两说。”

    薛少宝完全没有看到,当他做到最后的时候,冰血面具下的脸是如何的阴冷恐怖。

    冰血缓缓的抬起眼,身体四周突然飘出一道道黑色气流,不断地环绕着她,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阴森恐怖。

    “本少说了,今日谁改动天鹰战队一根毫毛。本少一定亲自送他下……地……狱。”

    重音加重,感觉更加的诡异。配上四周流窜的那股子阴冷阴森的气息,让直接对面冰血他们的薛少宝等人甚至有种此时地狱大门已经开启,而且就在他们面前一样。

    “你……你……”薛少宝指着冰血的手不断的颤抖着,脸色越发的苍白:“你的身体……身为外是……是杀气,竟然是实质性杀气。”

    而这时曲沙州长幽幽的声音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这个阁下,我们这次光华会的物品被盗,薛少宝阁下只是帮我们将物品找出来而已。”

    “放屁!”冰血一声怒吼,瞬间指向站在高台的曲洲州长,一身的阴冷杀气,好似地狱而来的杀神。

    曲沙洲州长顿时一愣,他完全没有想到冰血会如此粗鲁的骂他这么一句。

    然而冰血接下来的话却让曲沙洲州长彻底傻掉了。

    “曲州长你当然以为你做的时候就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人察觉的出来吗。你当真以为所有都是傻子不成!”愤怒的低吼声响遍全场,却说的其他人满脸迷茫。

    曲沙洲州长脸色一白,硬着头皮看向冰血说道:“我不明白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冰血冷夏一声,充满了讽刺的看着曲沙洲州长,冷声说道:“那……本少就让你更加明白一些!”

    冰血阴冷的话让曲沙洲州长瞳孔突然放大,一股强烈不安的情绪瞬间在曲沙洲州长的心中升起。

    紧接着便听到冰血一声大吼:“魅,给本少将东西挖出来。”

    “吼!”天空在再次传出了一声兽鸣夹杂着一股王者之气,在众人的耳边向前。

    突然一道红色光影瞬间从天空中飞下,在落地的一瞬间便消失的无隐无踪,好似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又好似突然钻到了地里一样。

    “不要!”一声急吼从曲沙洲州长嘴里脱口而出,顿时震惊了场内所有的人。

    这时高台之上传来了一阵挖掘的声音,随即一个红色身影快速从高台内冒出了头。

    众人一看,竟然是一只小狐狸。可是……狐狸会挖坑的吗。

    而这时那只红色的小狐狸竟然人性化的看了冰血一眼,十分哀怨的说道:“主人,魅不是穿山甲,下次不要让魅去挖这些东西了,让白泽去好不好。”

    冰血微微一笑,对着魅说道:“东西找到了。”

    “嗯!”魅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快速从那个坑中窜了上来,而身后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上正躲着一个透明小盒子,盒子中正是那枚失踪的碧玺园玉。

    “那是……那是碧玺园玉。”

    “天啊,真的是碧玺园玉,可是怎么会在高台下面呢。”

    这一声疑惑响起,众人微微一愣,紧接着便一个个的转过头看向曲沙洲的州长,眼中纷纷泛起了一抹鄙视的光芒。

    冰血冷冷的看着脸色铁青的曲沙洲州长,冷声说道:“你自己明明想要独吞这枚碧玺园玉却因为消息走漏,为了避免每日不断地偷盗强杀,为了不在让地域中所有人的眼睛盯着你,所以你才会召开这次的光华会,但是却又不忍心放手。最后只好想出这个办法。”

    “在高台上设置一个机关,然后利用大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高台上的时候启动了吗的机关,想要让碧玺圆玉在所有人的面前消失,而你就可以在过后独自拥有着稀罕珍宝。同样再也不会有人去烦你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曲沙洲州长满脸呆愣的看着冰血拼命的摇头,眼中带着一抹疯狂:“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我做的天衣无缝,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不仅知道这些!”冰血阴冷的声音中充满了邪魅的感觉,幽幽的对着曲沙洲州长说道:“你为了不让众人发现,故意买通蔡少宝,让他将责任都引到别处去,至于对象你完全不管。我说的……对与不对。”

    曲沙洲的州长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天衣无缝的机会竟然还会有人知道。而且……而且知道的如此详细,就好似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身边一样。“你……你……你……”

    冰血黑眸中射出冷冽的光芒,顿时高声喝道:“你什么你,本少告诉你,打天鹰战队的注意,本少定然会送你们下地狱。”

    “叶冰血……你以为就你们一个小小的紫级战队,就可以护的了他们天鹰吗。你就没有看到我们这里有多少人吗。”薛少宝嚣张的看着冰血,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冰血看看的看了一眼那些已经挪到了薛少宝身边的一白多个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着薛少宝说道:“原来……你喜欢玩群殴啊。那么……本少今日就成全你。还有……”

    冰血说道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缓缓的抬起手,一直手拉着帽檐,一直手拖着面具,对着薛少宝戏谑的说道:“还有……本不叫叶冰血。本少叫……”说的同时,冰血缓缓的将帽子和面具拿了下来。

    “本少叫做……墨……心……齐!”

    顿时满场传出一阵倒吸气的声音,竟然如此的大。

    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对着他们来说是那么的熟悉。

    这不是就是被传的沸沸扬扬的鬼才炼药师……墨心齐阁下吗。

    她……竟然是紫级战队的首领。

    这也太不可思议的吧。

    “你……你……”薛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浑身更加的颤抖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冰血等人的身后传来,带着一股很奇特的感觉。

    “齐……齐儿!”

    这一句轻唤,让冰血瞬间僵硬在了原地,将人连头不敢回过去。

    其实早在她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很紧张,恨不得现在上去杀几个,来解解心中的紧张之情,原本已经好了许多了,但是就在那一声轻唤后,所有堡垒都统统倒塌了,而且十分的彻底。

    “齐儿……齐儿。”

    见到冰血没有搭理自己,墨天鹰更加的焦急的呼唤着。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那个让自己既感觉到陌生有感觉特别熟悉的人,微微一笑,笑的有些凄凉,有些悲伤,还有些……愉悦。

    “爸爸,我现在……有资格来到你身边了吧。”

    一声爸爸叫惊呆了全场所有的人,包括了天鹰战队的人。

    这……这定定大名的墨心齐,竟然是墨天鹰的儿子。虽然……虽然他们的姓氏是一样的,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去联想过。

    因为……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而这一声爸爸将墨天鹰冰冷了几十年的心,瞬间融化了。

    墨天鹰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去说什么。明明早就已经想好了,而且想到不止百便,在见到他与溪儿的孩子后,他改说些什么。

    但是在真正见到后,他竟然根本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好了。

    “爸爸,我来了。我来找你了,我想现在应该有资格来到你身边了吧。”

    “齐儿!”

    “如果爸爸不相信,我可以证明,我现在是有资格来到你身边的了。”

    墨天鹰皱着眉头看向冰血有些焦急的摇着头,但是冰血根本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快速转过头,满脸阴森冰冷的看着前方的薛少宝,一股股黑色杀气不断的从体内流出,让人心升恐惧。

    突然冰血笑了,笑的十分的甜美,但是去让人感觉到了十分的渗人。

    “看样子薛少爷现在是想跟本少比谁人多谁少了。呵呵,好啊!那么本少就跟你比比,到底谁人多谁人少。”

    冰血双眸一冷,猛地转过头看向擂台下的几个战队,高呼到:“所有战队听令。”

    “是!”齐声高呼,震慑天下。

    “将天鹰战队的人统统围住,不许让人出来动手。”

    “是!”

    “齐儿!”看到冰血这样的安排,墨天鹰顿时急了,对着冰血便忍不住的唤了一声,可惜冰血根本毫不理会的便将头转了过去。

    但是墨天鹰又不能下令冲出去,因为他看得出来,将他们围住的战队都是真心追随冰血的,如果他让天鹰战队就这么冲出去,势必会弄伤几个。他绝对不能做任何一件损害自己女儿的事情。

    可是……真的就怎么看着自己的女儿上上面厮杀吗。

    这时再次传来冰血阴冷的声音:“薛少宝竟然你嫌我们人少,那么……本少就跟你亮一个亮,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群殴。”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阴冷邪恶的笑容,满脸邪气的而看着薛少宝一行人,紧接着对着半空中一声高呼:“妖月战队,还不速速现身。”

    声音落下,紧随而来的是一阵整齐划一的步伐,听起来和看起是速度都不是很开,而那些红衣人的身上竟然都流窜这一股地痞无赖的微带,这让其他人十分郁闷。

    可是就这样的人,往往才是最厉害的人,因为……他们藏得太深了。

    看那一个个偶尔流露出来的铁血之气,看那一个个脸上虽然是布满了慵懒之气,但是隐隐约约却带着几分邪气。不得不说,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妖月佣兵团看似慵懒轻浮的步伐,却极快的走到了冰血的面前,面色冷峻,对着冰血单腿跪地,右拳抱胸,齐声高呼:“属下,见过紫王。”

    冰血单手一挥,将所有妖月兄弟轻轻扶起,随即妖月五十几个人快速来到了紫级佣兵的身边,满脸肃杀的看着对面的众人。

    看着薛少宝等人满脸诧异的表情,冰血冷冷的一笑,开口说道:“怎么,薛少爷这是觉得不够吗。”

    “他们……”薛少宝惊讶的看着冰血,不明白这一直用着奇怪气息的队伍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然而冰血却偏偏不按照他的想法去理解,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道:“原来薛少爷是觉得不够喽,那么……加上他们呢。”

    冰血对着另一边的空地单手一挥,高声喝道:“紫级战队所有人,现身!”

    二十几道光芒瞬间从冰血的手中射出落到了旁边的空地上,光芒散去,只见二十几个身穿紫色战袍的年轻人,对着冰血弯下腰,右拳放置胸口,齐声高呼:“属下,见过统领。”

    这一群人的气势明显比刚刚那群红衣人的气势高出了许多,竟然……竟然一个个都是神宗啊。

    看他们身上穿的也都是紫级战袍,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也是紫级战队的人喽,

    可是……可是……谁能告诉告诉他们,怎么会有一个战队上上下下都是神宗啊。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

    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要不呀这么变态啊!

    所有都满脸抽搐的看着紫级班的众人,这颗心脏好像就要跳出来的一样,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薛少宝满脸抽搐的看着冰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完全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且他也从来不知道那墨天鹰竟然有个如此变态的不是人的儿子啊。

    再看看那些站在天鹰战队附近的那些战队和势力,很明显都是来帮着他们的。如果依然想要拿下天鹰战队的话,那么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但是薛少宝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烟波府而损失那么大呢。

    然而就在薛少宝纠结不已之时,那个恶魔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一个天雷一般,砸到了所有人的脑袋上。

    “你们看起是好像还是不太高兴啊!怎么……是嫌我们这边人太少了吗?好吧!既然如此……再加上他们如何。”

    冰血嘴角勾着一抹嗜血的笑容,冷冷的看着前方,抬起手一甩长袍,高声喝道:“出来吧,我的伙伴们。”

    紧接着,无数道光束快速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落到了四周的地面上,然而不断地向着外圈延续扩到。

    不断地扩大,不断地扩大,最后竟然沾满冰血身后的整个广场。

    随即一个个光点向着四周不断地扩大,最后露出了个一个个体型庞大,面目狰狞凶残的各类型魔兽。

    百兽仰天嘶鸣,一声声兽鸣冲天而起,吼声如雷,震动了整个平原,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除了冰血这边的人以外,其他人纷纷驱动体内的灵力,为自己组建起个防护罩,抵御那些突如其来的威严。有的较弱的人,此时已经吐血到底。

    “这些……够了吗!”

    冰血微笑的看着脸色惨白的薛少宝,脸上一片平静,只是那双充满了肃杀血腥之气的眼眸揭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那……那些……那些魔兽!”薛少宝此时好像吃了苍蝇一样,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身体不断地颤抖。

    “他们啊…本少的契约兽啊”冰血缓缓的转过看了一眼自己的魔兽军团,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薛少宝,突然一股狂傲之气瞬间迸发,冷声说道:“更是…本少的魔兽军团。”

    阵阵倒吸气声纷纷响起,每个人都长大了嘴巴,看着冰血,额头一片冷汗,脑子里根本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那几个人了。

    “本少的……契约兽。”

    天啊地啊……我的娘啊,谁先只能好心的告诉告诉他们,一个人是如何逆天的契约这么多魔兽的。大概看了一下,竟然足足有三四百头。

    妈的……那个混蛋的说一个人只能契约三头魔兽的……现在他倒是过来看看,这么多只魔兽怎么就成了个人契约的了。

    没有人会去怀疑冰血的话,因为他们都是亲眼看到那些契约光束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来的。

    所以……这真的是她的……契约兽。

    薛少宝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对着冰血怯怯的说道:“你……你到底想……想怎么样。”

    “我说过,如果有人敢动天鹰战队一根寒毛,本少就会送他下地狱。”冰血冷冷的看着薛少宝,嘴角始终带着那抹嗜血的笑容。

    “不……我没用,我没有动他们,我不帮烟波府了,这一切都是烟波府的注意,我不管了。”

    薛少包是真的跑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这么恐怖的人。,他不打了,不打了。

    “没有……哼!”冰血讽刺的看着薛少宝,冷声说道:“想必,薛少爷忘记了本少的另一个职业了吧。”

    薛少宝浑身一抖,看着冰血弱弱的说道:“是……是炼药……炼药宗师。”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本少的师父可是毒师疯二,你绝对你那么一点散灵液,本少会察觉不出来吗。”

    “不可能!”薛少宝一声嘶吼,对着冰血说道:“散灵液是我从毒宗师杨安手里得到的,他的毒药没有人能解开,没有人能察觉。”

    这时一道浑厚淡然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邪恶之气。

    “是吗!”

    声音如天籁一般,响彻在众人耳边。紧接着一道浅蓝色身影的男子突然飞身而起,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先是对她微微一笑,轻声说了句:“我来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玄微微一笑,紧接着缓缓抬起手举过头顶,而冰血同时举起手过头顶。

    “啪”的一声,两只手在头顶相交,带着这他们去强悍的默契。

    紧接着玄转过头看着满脸疑惑的薛少宝,微微一笑,那笑容竟然跟冰血嘴边的笑容一模一样。

    “哼,小小的散灵液也敢在本少面前献丑,也不怕把脸都丢到他大爷家去吗。”

    薛少宝完全听不到玄的话,瞪着一双眼睛,满是诧异:“你……你说什么。”

    玄无法的翻了个白眼,接着说了一句很直白的话,然而这句大白话,险些气死一群人。

    “哼,什么垃圾东西,本少不到一分钟就给解了,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吗。”

    “砰砰砰!”数十个因为刺激过度,心脏无法负荷而晕倒在了地上。

    实在是,这些人变态的他没有人性。

    “你们……你们……”薛少宝那张脸此时就跟调色板一样,转变着几种不同的颜色。

    “你们什么你们!”冰血脸色突然转变,变得更加的阴冷,更加的肃杀,更加的血腥与残暴。

    “老子说了,动天鹰,你们下地狱。既然如此……”

    长袍翻飞,长臂高呼,一声令下:“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杀!”

    数百道人影快速向着前方冲击而去,无数道嘶吼声在上空绞缠着。

    而冰血这边的人,无论是妖月还是紫级,又或者是魔兽军团,他们相互配合,直接切入对方的阵营中心,好似一把把锐利刀刃,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所到之处一片惨叫声与刺眼的血光。

    对方虽然人数同样不少,而且等级颇高,但是人类毕竟是人类,无论是手段还是体魄都无法与冰血这边的这群半人、半妖、半兽、半魔的比。更何况还有一群魔兽。

    唯一剩下的就只是惨叫和在绝望中需找生机。

    当一个人深陷绝境之中,往往都可以激发出一些潜在的技能。

    可惜……今日他们遇到的是一群没有任何人性和底线的变态妖孽们。

    冰血双手紧握龙鳞双棍剑,脚下踏着七星飘渺步,快速的游走在人群当中。而那些人在冰血他们几个手中就好似完全不是人一般,而且一个个玩偶。

    冰血双手握剑,对着人就是一根很刺,紧接着另一剑对着那人从头到尾的批了过去,原本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就这样成了两半。

    紫级班的人一个个都下手狠辣。对于他们只能用血腥,残忍。狠毒来形容。再无其他。

    一个个脸上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飞快的游走在人群中,抓到了个就是一阵很虐。虐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有的时候心情爽了,还不让人死。

    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在他们手里就成了一个随时被拆开的玩具一样。

    血淋淋的场面,充斥着每个人的心,颠覆这所有人的感官。整个空气中都流传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好像一块大山一样,压在旁观人的心口处。

    墨天鹰就这样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在人群中厮杀的冰血,整颗心都好像快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一样。

    他很想冲上去,那个疯狂的女孩给拉回来,但是他知道,他不能!

    是他……是他把自己的孩子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对不对。

    明明已经受了伤,但是却依然不管不顾的厮杀着。嘴角带着笑容,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又怎么会真正的开心。那……不过是用来掩饰害怕的笑容吧。

    这种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打法,到底是哪个混蛋交给她的,就为了杀人一刀,竟然完全不顾及身后挥过来的长剑,难道……只有避开要害就可以了吗

    怎么会这样!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自己成长成这个样子。

    “义父!”墨殴飞看着墨天鹰,眉头紧紧的皱着:“义父,她……真的是您的孩子吗?”

    墨天鹰僵硬的点了点头,表情上充满了痛苦。

    墨殴飞没有再问下去,他是知道自己义父还有一个亲生孩子的,只是却没有想到会这样的人。

    墨殴飞不是厌恶,更加不是讨厌。而且……心疼,是一种由衷的心疼。

    虽然他是孤儿,但是他从出生后不久就遇到了义父,从他从来不确实家人的爱,更加不确实父爱,所有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有父亲。

    可是那个少年,应该是从出生就从来没有见过义父他吧。一个人自己成长,一个人自己去走过一切。一定很辛苦吧。

    所以他才会用这种方法去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

    千里迢迢的来找父亲,一路上一定受到了许多磨难吧。

    他真的很难想到,自己的这个刚刚见面的弟弟是如何过的那些年。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年级十七岁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好像地狱里来的恶魔。

    这是天鹰战队中多多少少知道冰血的人心中同时的想法。

    “傻瓜!”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冰血那双已经完全被杀戮所掩埋的双眼顿时清明了许多,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温度,冰血微微一笑。

    恶魔血煞又可以再次背靠背战斗了。

    “你也是!”冰血轻柔的说道,即使四周布满了厮杀声,但是她相信对方依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她和玄一样,战斗之时都不会估计到自己的身体,面对对方的攻击,只要避开要害,那么落在他们身上的伤就从来不算是伤。最重要的是可以给对方置于死地。

    所以他们要得不是过程,而是最终结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