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五章)天鹰战队(二更)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一百一十五章)天鹰战队(二更)

    “暗夜!”

    一声清脆的呼唤在森林中响起,带着浓浓的欢喜与思念之前。

    而原本那个一身黑色长袍浑身冰冷的站在原地的男子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浑身一震,整个僵硬在了原地。

    冰血看看这个熟悉的背影,胸口上下起伏,呼吸开始急促。堂堂黑暗之王冰血,此时竟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夜!”呼唤的声音再次响起,之时较之前的语气温柔的许多。

    突然一道黑色对着冰血迎面而来,然而冰血却依然笑着站在原地,不躲不避。

    下一秒便进入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怀抱里,这个怀抱从来都是透着几分清冷的感觉,但是对于冰血来说却是那么的温暖而安全。

    “夜!”

    缓缓的伸出双臂环抱住那精瘦的腰,紧紧的。

    暗夜紧紧的抱着冰血,即使比冰血高出一个头,但是却依旧弯着腰将头埋进冰血的脖间,大口大口的闻着自己熟悉的味道,也是她独有的味道。

    “少主……少主……少主……少主。”一声声轻唤流窜着暗夜最为浓郁的感情,多少个日夜便有多少分相思,这份相思不断地侵蚀着暗夜的心。却次次将他从迷茫中拉出。为他照亮了前进的路,告诉他不要放弃,不要放弃。你还要去找到她,永远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这个人是自己的世界,是自己的所有,是自己的一切。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个人对自己来说,更加重要了。

    “暗夜好想……好想少主,好想少主!”

    这时暗夜第一次将感情如此彻彻底底的流露出来,毫无隐瞒。也许正是因为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无法相见,正是因为被那又苦又甜的相思给惊醒,所以暗夜才会如此吧。

    冰血笑着甜蜜,笑的幸福,同样将头靠在暗夜的肩膀上,轻柔的说道:“我也好想你,好想好想呢。”

    对于暗夜的变化,冰血也很惊讶。要是以前的暗夜在见到自己后一定会单腿跪地,对着自己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少主。”

    可是今日他没有,对于暗夜的改变,冰血真的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莫名其妙的开心,却开心的甜美,开心的十分幸福。

    暗夜缓缓站直身体,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暗夜的笑容没有人见过,只有冰血,而他的笑容也只给冰血一人。

    暗夜双手轻柔的握着冰血的双肩,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即使她一直穿着一身男装,即使所有人都绝对她更像个男子,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在暗夜的眼中始终是那个小小的,浑身脏兮兮的小丫头。满脸倔强不肯服输的样子是暗夜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

    看着眼前的女孩,这是自己要守护一生的女孩,这是自己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孩。

    他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的女孩,除非他……死。

    冰血抬起手缓缓地将脸上的面具拿下来,对着暗夜微微一笑:“我很好,别担心。”

    “嗯!”暗夜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我来了。”

    “嗯!”冰血同样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再分开了。”

    “好!不再分开了。”

    冰血拉着暗夜得手,就像以前一样,无论去哪里做什么冰血都会这样紧紧的拉着他,从六岁开始直到闭上双眼,都不会放开。

    暗夜看向紫级班的其他兄弟,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脸上没有的笑容,但是同样没有任何冰冷和疏离。

    “我回来了,兄弟们。”

    众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激动开心的笑容,看着回归的兄弟,一道齐声高呼:“欢迎归队,兄弟。”

    暗夜轻轻的点了点头,冰冷的双眸中带着淡淡笑意,转过头看向怪妖,快步上前一步,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后长舒一口气:“没事。”

    怪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没事。”

    两只手同时抬起在头顶“啪”的一声相击在一起,清脆、响亮,带着浓浓的情谊。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外人无法参透的默契,只属于紫级班的默契。

    而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暗夜说道:“夜,玄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他人呢?”

    暗夜转过头,快步来到冰血的身边说道:“玄先我一步进了沙曲,而我先来跟你汇合,在研究什么时候去找他。”

    冰血眉头一皱,眼中划过一抹疑惑,玄不会轻易的跟暗夜分开的,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他必须去做,而此时他们已经见面,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玄去找爸爸了。”没有任何迟疑,冰血快速说出了玄的目的,而且充满的自信。

    对于玄的心思冰血从来不会猜错,就如同玄对她一样。

    “没错!”暗夜点了点头,对于冰血能猜出玄的心思毫不意外。就像是玄之前告诉他,让他找个没人的地方等冰血一样。

    “爸爸在杀曲!”冰血双眸闪过一抹狠戾。

    “我们原本是在宏城等你们的,不过无意间听到有人说天鹰战队会去沙曲参加奇宝光华会。当我们打算来这里找你回去一同去奇宝光华会之时,却又听到有人说烟波府要对方天鹰战队,因为天鹰战队的人把烟波府府主的儿子给杀了。原本烟波府的势力是比不上天鹰战队的,毕竟天鹰战队是天鹰领的首席战斗团。可是烟波府联合了血海领的血蛟龙一族的人,打算在光华会上伏击天鹰战队。”

    “天鹰战队!”冰血双眼一眯,眼中划过一抹狠戾。

    暗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其实我们两个也没有确定这天鹰战队会不会是老爷的战队,但是玄说一定要去看看,必须确定了天鹰战队与老爷没有任何关系,在决定管不管这件事。”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猛地抬起头双眸阴冷,一身肃杀之气迸发而出,带着一股阴森的邪魅:“洛坤、怪风,你们带着白灵去大厅消息,查查天鹰战队和烟波府的情况。”

    “是!”

    令行禁止,洛坤、怪风双手抱拳对着冰血点了点头。

    紧接着冰血看向叶冰熏、怪蒙、洛天三个人说道:“熏、阿蒙、小天你们去找欧阳立旬,让他不要跟我们会和,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他们,光华会上见机行事。”

    “是。”

    接着冰血看向怪灵也韩启明说道:“灵,启明你们两个去查查看这次去光华会的大势力都有哪些?”

    “是。”

    冰血点了点头,眉头紧张双手背后,对着众人说道:“光华会还有三天,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旦发生危险离开撤离。”

    “是!”

    众人齐声高呼,没有一丝疑惑。

    随即几个人分成四个小队向着不同方向飞驰而去,只留下冰血与暗夜、怪妖、怪羽、怪柔,以及满脸迷茫的莫雷。

    看到人都走了,莫雷焦急的看着冰血说道:“喂喂喂,那我呢。你不能把我丢下啊。”

    冰血一愣,疑惑看向莫雷说道:“你……跟着我们就好了,不过你也可以选择离开,血海领可不是好惹的。”

    “切!”莫雷一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对着冰血高傲的说道:“本少会怕他一个血海领不成,你就放心的在我身边,血海领要是敢碰你们一下,本少让你们血海变成真正血海。”

    冰血看着莫雷那豪言壮志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真的不怕。”

    “喂,小齐齐,不要这么埋汰你莫雷哥哥好不好。一个血海领罢了,我怎么可能会怕。”莫雷高傲的仰着下巴对着冰血说道。虽然看起来有些夸张,但是却带着一抹安定人心的感觉。

    “那好!”冰血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帮我去查一下血海领这次来的人有多少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等级如此。怎么样……有苦难吗。”

    “没问题!”莫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十分自信的说道:“小齐齐你就放心吧,哥哥保证完成任务。不过说好哦,如果我这次做的漂亮,你要叫我怎么才能把速度提升的那么快。”

    “好,待这件事结束,心齐一定倾囊相授。”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没有一丝犹豫。

    “好嘞,本少去了!”莫雷说完这句话,便快速向着森林外飞驰而去。

    “我们也走吧!”冰血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人微微一笑。

    “好!”

    五个人相视一眼,微微一笑。

    每个人会对即将来到的未知一切感到担忧和紧张。因为此时他们是在一起的,只要他们站一起就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事情。

    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没有任何是战胜不了的。

    只要他们在一起,就会一直一直勇敢的走下去,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打到他们。

    整整三天的时间,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暗夜和怪妖在回到酒店后便进入到了黑晶戒指与他们里面的兄弟说了一下情况,接着就里面所有的兄弟和兽兽们进行了一个三天特别的训练。

    而冰血则是带着怪羽和怪柔在沙曲内每天招摇过市的亮相,左拥右抱,一副傲气十足的纨绔子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同时暗地里也联系到了不少在浑古大平原结交的战队。

    这些战队里每个人都是铁铮铮的汉子,对着冰血那是相当恭敬,对于冰血提出的帮忙那是绝对支持到底的。像是他们这样的人,兄弟之间的情谊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冰血就算看中了这一点,之间才会与他们结交甚好,而且这里面有不少人是被冰血救回来的。

    可以说冰血在浑古大平原那段时间收获的绝对不小。

    就连库洛战队都在接到其他战队传来的消息跑了过去,这是冰血完全没有想到的。

    此时沙曲正是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每个人的脸上都因为即将开始的一大盛事表现出兴奋激动的神情,却不知接下来所要发生的到底怎样轰动的事情。

    奇宝光华会当天沙曲中最大的平原广场内正式一片热闹景象,每个都带着兴奋的情绪向着里面涌进。

    而广场的前方闸道两旁战队了一对铠甲警卫,在对每个人进场的人进行着谨慎的核查。

    其实核查的主要目的就是查看入场人的身份,不过为何造成混乱,这些身份核查都是保密了,为的就是仇敌相见,在会场内出什么幺蛾子。

    毕竟幻景地域已经混乱的几万年了,指不定哪家与哪家就有着某些矛盾。每个地方都有争斗,有争斗就有仇恨,是很正常的。

    许多进入到会场内的团队会在平原旁边的地方杂营休息,毕竟这里可是大到吓人,而华光会通常都会举办几天,所有许多势力庞大的团队都会在里面占据一块地扎营休息。

    冰血是跟着库克战队进去的,虽然库克他们也很疑惑为何只有冰血一个人,但是却没有多问什么,反正无论是一个人,他们都不会改变来这里的初衷,那就是力挺紫级战队。

    一群人找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扎营,本来库克战队在战队界就不是很出名,所以也只能找这么一个角落了。

    众人刚刚扎好帐篷,当冰血刚刚进入到了帐篷内之时,突然远处一阵混乱传来,冰血皱着眉头看过去,便听到了几道议论声传来。

    “我的天啊,是天鹰战队。快看是天鹰战队。”

    听到这句话冰血顿时僵硬在了帐篷前,下一秒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原地。

    待冰血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人群当中,透过人群看到了中央道路上的一群人,整颗心瞬间紧绷了起来。

    只见一群身穿深蓝色披风的人整齐有素的向着营地前方走去,而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以上的男子,男子一身深蓝色披风,大大的帽檐将整张脸都罩在了里面,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张银色面具,面具很坚定,只是在又脸颊上雕刻着一只展翅飞翔的蓝色雄鹰。而男子那一身难掩的霸气不自觉的流露在外,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对他俯首称臣。

    冰血就这样站着人群中看着那个人,鼻尖闻着自己熟悉的味道,整颗心就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满脸的呆愣,那双幽深的眼眸中却泛着点点星光与难掩的激动神情。

    就在冰血呆愣的站在原地之时,天鹰战队领头之人竟然突然转过头来,一眼便向着冰血这边看了过来。

    当看到他转头之时,冰血心中一惊,一个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义父,怎么了?”墨鸥飞疑惑的看着墨天鹰,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不走了,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异常。想到这里,墨殴飞便顺着墨天鹰的目光看过去,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异常,心中便更加的疑惑了起来。

    “没什么,走吧!”墨天鹰皱了皱眉头,随即转过头来轻轻的摇了摇头后,继续向着前方走去。只是心中的那个奇异的感觉在久久无法消散。

    他……刚刚竟然感觉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竟然让他心中一阵刺痛,就好像自己遗失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一般。

    墨天鹰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对着身边的墨殴飞说道:“殴飞,老四准备好了吗?”

    墨殴飞自信的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冷厉接着说道:“放心吧,义父。四叔刚刚出来消息,已经一切准备就绪。”

    “好,一定不能让人破坏了这次的行动,我……一定要找到她。”墨天鹰的语气十分的坚定,在提到那个她之时竟然带着几分轻柔。

    “是!”墨殴飞轻轻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一笑。其实他们原本没打算来参加这次光华会的,只是在前段时间,他义父在半夜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可是很短暂只能探查到是从这个方向出来了。他们已经找了许多个地方都没有找到,却把行踪暴露了,不过既然出来了,那么他们也不担心,大不了打一架就是了,战都没战谁又知道,谁胜谁负呢。

    只是让墨殴飞奇怪的是,他义父到底是在找谁呢。自己从小跟在义父的身边,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这么着急过。

    想不明白的墨殴飞干脆也不去想了,反正他的命都是义父给的,他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所以无论他义父要做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跟着。

    而此时在人群中消失的冰血正躲在库尔战队的帐篷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都处于一个惊魂未定的状态,可是那张小脸却红彤彤的,嘴角也带着一抹灿烂的笑容和一抹淡淡的无奈。

    自己明明已经用魔幻之纹将自己的魔气都封印住了,他怎么会察觉到呢。

    这是冰血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地方。

    白天热闹非凡,在夜幕降临之时,整个平原营地依然一片喧嚣吵杂声。

    乌黑的天空之上偶尔露出点点星光,奋力的给大地来都一丝光芒,月色朦胧,偶尔被飘过的云朵遮挡住,整个大地就好似被披上了一成神秘的黑纱,气氛也随之变得凝重了许多,清风许多竟然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白天那一股股涌进平原的人流此时已经安定了下来,每个营地之中都是灯火通明,喧嚣一片。

    有的在狂欢,有的在密谋一些事情,有的则是在与许久未见的朋友叙旧喝酒。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冰血一身夜行衣身边跟着的只有白灵这个不是人的魂。整理好一切后,冒着腰快速消失在了帐篷内。

    而她的目标正是烟波府。

    “白灵你确定是这个地方。”冰血躲在一处一米多高的草丛内,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帐篷嘴角一抽,满脸的厌恶。

    而白灵则是一脸的兴奋看着前方说道:“没错就是这里,我已经打听到了,这就是烟波府的营地。”

    听到白灵的话,冰血越发觉得不靠谱,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白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打听到了!”

    “是啊,少主!”白灵一脸淡定的看着冰血,不明白他哪里说错了。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此时外面正有巡逻侍卫走过,她一定把这个从来不把自己当灵魂的灵魂抓过来暴打一顿。

    冰血双目冒火的看着白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丫的告诉我,你这个除了我们家的人和兽以外没有人能看得到的灵魂是怎么去打听的,难不成你去跟小乖他们打听的。”

    “额……”白灵嘴角一抽,瞬间明白了,他到底是怎么惹到家里的这个小祖宗了。

    可是白灵也是一脸委屈的看着冰血,憋着嘴说道:“少主,白灵确实是打听的啊,你忘记了白灵会招魂嘛。白灵让他们去查,然后白灵从他们嘴里打听过来的。”

    听到这话,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着白灵幽幽的说道:“白灵那叫打探,不叫打听。”

    “额……”白灵一阵汗颜。

    就在冰血想要动身之时,突然看到前方帐篷外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那猫着腰不断的贴近帐篷。

    而就在那个身影不远处的拐弯处正有一名暗卫在消声无息的靠近。

    原本不想管闲事的冰血突然发现那个人不就是今天白天在墨天鹰身边的少年吗。

    冰血眉头一皱,身体快速闪了出去,在那个暗卫对着那道黑影下手之前,一瞬间来到了那个暗卫的身后,一手捂住暗卫的抠鼻,血煞一闪,暗卫顿时没有气息。

    原本还想在贴近帐篷一些想要听清楚里面交谈声音的墨殴飞,突然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一丝血腥之气,猛地转过头,顿时双目睁大,额头浮出一层冷汗。

    墨殴飞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明显是暗卫,手里还拿着一把短剑,而短剑所指的方向正是自己。另一个则是一手捂着暗卫口鼻,一手握着一把漆黑的匕首架在暗卫脖子上的少年。

    待墨殴飞反应过来之际,刚要对着暗卫下死手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阴冷的感觉传入墨殴飞的脑海中:“不必了,已经死了。”

    紧接着墨殴飞便看到那神秘少年握着匕首的手轻轻放下,这时他才看到暗卫脖子上的那道精细的血痕。

    顿时墨殴飞心中一惊,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心中更是震惊不已,烟波府这次带来的暗卫可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就连他都没有发觉,但是这人竟然可以悄声无息的来到暗卫的背后将他给杀死。而且这手法竟然比暗卫还暗卫啊。

    就在此冰血眉头一皱,一只手快速拉过墨殴飞,一只手拉着已经死去的暗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冰血已经带着墨殴飞来到了百米以外的小树林内。

    墨欧文满脸僵硬的站在原地,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傻愣愣看着冰血,心中翻江倒海。

    “瞬……瞬移。而且……而且是带人瞬移。”墨殴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那个正在处理尸体的少年。

    不过在他面前出现的下一个场景再次让他大脑当机了。

    只见冰血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细长的瓷瓶,对着那个暗卫的尸体滴了几滴瓷瓶中的东西,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暗卫便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连灰都没有剩下,就好似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如果墨殴飞没有看到冰血依然握在手里的瓷瓶的话,他真的会这么觉得。

    “你……你到底谁?”回过神来的墨殴飞顿时心中升起了警惕之心,满脸谨慎的看着冰血,便观察四周的地形,快速找对自己最有利的方位。

    而冰血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墨殴飞,接着抬起手对着墨殴飞晃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瓷瓶,随即冷冷的看向他,阴冷的说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老实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墨殴飞知道以眼前这个神秘少年的实力自己肯定不是她对手,虽然自己也无法确定她的等级,但是以她手中那瓶奇怪的毒药和那诧异的瞬移,让自己死很容易。

    顿时墨殴飞的脸上展现出一幅视死如归的神情,对着冰血坚定的说道:“你杀了我吧。”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对着墨殴飞说道:“你还真不怕死。”

    “当然怕!”墨殴飞淡定的看着冰血,丝毫不觉得怕死有什么可丢人的,随即接着说道:“不过,我更怕你会伤害我义父,伤害我的家人。所以你别妄想了,你在我这里是得不到任何消息的,就算是战队中其他人你也得不到任何消息,我们天鹰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突然冰血笑了,笑的很可惜,眼中的冰冷褪去,换上的是满满的欣赏。

    然而冰血的改变却让墨殴飞愣住了,不明白这人是怎么了。

    抽了?

    刚刚还说一身的杀气,现在却一点都没有了,而且还很……和善。

    怎么会这样。

    “你走吧,别在去烟波府了,你放心!他们伤不到你们的。”冰血对着墨殴飞微微一笑,紧接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喂,你到底是谁啊!”墨殴飞满脸诧异的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冰血,眉头紧皱,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人……不会伤害他。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暗卫尸体消失的地方,墨殴飞摇了摇头,向着天鹰驻扎的营地飞驰而去。

    冰血则是再次回到了烟波府的营地中。

    “白灵,有什么异常。”冰血来到白灵的身边,看着前方正传出一阵阵欢歌笑语的帐篷。

    “少主,刚刚在你离开后有三男两女进去了,外面那些是那五个人带来的护卫”白灵这只此时守在帐篷外的一行人说道。

    冰血冷冷的看着那几个人,鼻子轻轻一动,双眸闪过一抹狠戾,冷声说道:“那群人不是人类,而且他们的身上有一股血腥之气,看来是没少杀人又不懂得隐藏的白痴。”

    冰血不屑的看了一眼那群人后,给予了一个最为恰当的结论。

    “少主,他们应该就是血海领的那些兽了吧。”白灵缓缓的探出身,丝毫不担心会被发现。因为通过冰血用丹药不断地滋养他的灵魂,此时他的等级更加高了许多。自然不怕一群法灵发现自己。

    “嗯!”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扫了一眼帐篷的另一边,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白灵跟着冰血一同消失了。

    “哈哈,薛少爷,这是我们烟波府的传承珍宝碧玉水珠,本府特地带来孝敬薛少爷的。”帐篷内,一个圆不溜秋的小胡子中年男子正双手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的蓝色盒子满脸讨好的低到一名整个妖里妖气的男子手中。

    薛少宝看了看烟波府主手里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对着身后的女子挥了挥手,随即那名女子快速上前接过了烟波府主手中的东西。

    紧接着薛少宝说道:“府主果然识相,知道我父王喜爱这颗珠子许久,所以拿这颗珠子来讨我父王的欢心,不错不错啊。”

    听到薛少宝这么说,烟波府主的脸瞬间僵硬了下来,心中自然明白薛少宝的意思,眼中划过一抹苦涩。

    这薛少宝明显再说,这颗珠子不过是送给他父王的礼物,而且到时送过的时候会不会提到自己还两说,以他对着薛少宝的了解,到时候定然会说这颗珠子是薛少宝自己千辛万苦的找到的。根本没有自己一毛钱关系。

    可是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家,只要硬着头皮从空间接着中再次拿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薛少宝的面前,圆乎乎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那是,那是。所有就要有劳薛少爷将那枚珠子转送给领主大人了。还有这时本府亲自为薛少爷准备的礼物,小小心意,还望薛少爷不要嫌弃还好啊。”

    这时薛少宝才露出了一副满意的笑容,示意属下接过后,对着烟波府府主点了点头说道:“府主还真是客气了,你放心。既然本少来了,那么这次的事情本少一定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听到这话,烟波府府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正常的笑容,连连点头说道:“那就有劳薛少爷了,有薛少爷在,本府自然放心。”

    “哼,墨天鹰算个什么东西。只要我们本少出马,定然会把他整个天鹰战队都给平了。”薛少宝一脸高傲的靠在椅子上,不屑说着。

    “当然当然,薛少爷艺高人胆大,又带了这么勇猛将相自然不会怕他什么天鹰战队了。只是不知道薛少爷想要如何?”烟波府主这马屁拍的是异常的响,让那薛少宝的表情也越发的得意。

    不够听到烟波府主最后一句话后,薛少宝却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明天本少自有主张。”

    就在此时,没有任何人发觉,在他们身后的帐篷外一个人消声无息的消失了。

    不过觉得冰血就这放过他们那就打错特错了。

    就在后半夜,整个领地内都满满安静了下来之后,一阵剧烈的爆破声在烟波府的营地内响起。

    声音那叫一个响亮啊,“噗噗噗”不断的往天上窜的火花将这个平原都照的通亮,而下方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吼叫声和愤怒之极的咒骂声。

    整个人完全众人就在这一片光华中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来到了平原中央的空地内,空地内只设有了一个三米多高的高台,上面空空一片什么都没有。

    而前来参加光华会的众人们依照势力的等级派出所在的领域。

    好在这里的人都是实力非凡的人,就算站的站远,也可以最前面的东西。

    其实这光华会不过就是一个夺宝大会,有能力者拿了宝贝离开,没有能力者留下的就可能是生命。

    大会的主办方是这沙曲州的领主,而此时他们所拿出来的宝贝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珍宝。

    碧玺园玉。

    据说这碧玺园玉是一块可以开启通往上个位面的钥匙,可是之前这碧玺园玉不过就是个传说,但是让众人没有想到是,现在竟然出现在了曲沙。

    消息一流出,地域中各个势力纷纷派出队伍前方沙曲,想要夺走这快珍宝,被一波波的人烦不胜烦的曲沙洲主最后绝对开启奇宝光华会将这块烫手山楂丢出去。

    “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们,老夫今日也不在这里多说什么,想必规矩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现在老夫将将这碧玺园玉拿出来,给大家做个见证。”

    曲沙洲主刚刚说完,他所站的地方便自动升起了一个透明柱子,而柱子里面正放着一枚通体紫红的石头。

    “天啊,真的是碧玺园玉。”

    “我的妈啊,原来幻景地域真的有碧玺园玉。”

    “我……我我我……我一定要得到他。”

    一阵喧嚣声从四周传来,每个人的眼中纷纷浮现出了一抹贪婪火热的光芒,就差看着高台上的碧玺园玉流口水了。

    “哈哈,既然大家都看了,那么老夫也不多说什么,能者居之,这是光华会唯一的规矩。”曲沙洲洲主说完便退下了高台,将场地交给了台下的人。

    其实往年的光华会上会有许多珍宝,竞争的方式也有许多,只是这次的光华会是曲洲州长自行开启,但是也没有人回去说什么,只因为这次的光华会只需这一个珍宝就够分量了。

    当曲沙洲州长退下高台之后,下面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就在众人想要往上冲的时候,突然有人一生高呼让所有人都冷在了原地:“你们看,碧玺园玉没有了。”

    “怎么可能,碧玺园玉四一共有五层高级结界守护者,就是怕有人提前强多了。”

    “真的……真的没有了!”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纷纷转过头看向高台,顿时瞪大了一双双眼睛,满脸惊骇的看着上面。

    怎么会突然……没有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碧玺园玉是凭空消失的。

    其中有几个人脸色阴冷,淡淡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他们刚刚明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波动,但是来得太快,去的也太快。根本没有抓住。

    主要是他们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不道义的人。

    要知道每次的光华会都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人偷,而是他们早已将幻景地域光华会的规矩记得牢牢的了,所以根本不会去偷,也更加拉不下来这个脸。

    今年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还在这么多高手面前。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义父!”墨殴飞站在原地面前严肃的看着墨天鹰。

    “不要轻举妄动,让兄弟们准备。”墨天鹰淡淡的看着前方,眼中没有任何异常的表情,声音却充满了肃杀之意。

    “是,义父!”

    就在墨殴飞将命令下达出去之后,一声怒吼高台上传来。

    “墨天鹰,一定是你们。只有你们离高台最近,而且你速度也是整个幻景地域总所周知的事情。所以碧玺园玉一定是你偷走的。”

    薛少宝站在高台上,一脸愤怒的看着魔天鹰,而那双眼中隐隐约约还带着一抹得意的神情。

    突然一股子煞气突然从天鹰战队中迸发而出,气势雄伟磅礴,浩瀚威武。

    下一秒距离天鹰战队最近的几只队伍便快速向着旁边退了几步,心有余悸的看着天鹰战队的众人。

    刚刚的那股煞气是天鹰战队所有人共同迸发而出的,齐的好像一个人一样。也只有天鹰战队才会有这样的实力吧。

    而擂台上的薛少宝同样快速向后退了几步,不过他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可以躲避的,而是被那股强悍的煞气逼到后面的。

    “墨……墨天鹰,男子汉大丈夫竟然做事不敢当,你如何占领这第一战队之名。”薛少宝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魔天鹰愤怒的说道。

    而这时四周也纷纷站出了几只队伍,将矛头指向了天鹰战队。而最先发起的便是那烟波府。

    墨天鹰冷冷的抬起头看向擂台上的薛少宝冷声说道:“你……想死吗。”

    阴森冰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帝王之威,却又充满了地狱中的嗜血残杀的气息,让薛少宝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就在此时那几个跟着薛少宝一同前来的人快速飞身站到了薛少宝的身后,才让他不至于没有形象的坐到地上。

    其实这也是薛少宝第一次见到墨天鹰,原本是仗着自己的家世背景和从小养成的狂傲本性,所以才答应烟波府的府主这件事情的。

    只是薛少宝完全没有想到,墨天鹰竟然是如此可怕的人物。

    薛少宝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再想到他们昨夜做的手脚,心中顿时有了底气,满脸敖高的看着魔天鹰说道:“哼,墨天鹰你竟然敢威胁本少爷,本少看想死的是你吧。”

    这时四周纷纷响起了符合声。

    “墨天鹰,如果真的是你们拿的就赶紧交出来了,这光华会都是能者居之的,可不是能偷者居之啊。”

    “对啊,如此无耻之事,你们怎么做得出来。”

    “真当我们这么多人是瞎子不成。”

    “可不是吗,墨天鹰我们这么多人,你以为你们跑的了吗。”

    慢慢的有人发现,无论那帮人如何叫骂,天鹰战队始终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样的严谨的战队,只能证明一点,他们的统领领导有方,这样一直强硬的战队又怎么会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呢。

    所以此时整个场面瞬间被分化成了三种形式。

    战事一触即发……

    每个人都紧绷着一根神经,握紧手中武器,做好随即战斗的准备……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