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六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均激动的看着冰血,他相信,他绝对相信冰血说的每一句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没有任何原因,也无关认识的时间长短和了解的深度。他就是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人这个人骄傲的不屑说谎。

    冰血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不过,不是现在。我还要在三个月后去宏城找两个人。见到他们以后,我就会去你家找你。你放心,就算我解不了你母亲的毒。我找的那个人也一定可以。这个世界上就从来没有他解不了毒。”

    “你三个月后要去宏城?”百里均惊讶的看着冰血。

    “是啊,我的朋友在宏城等我!”冰血双眉一挑,想到暗夜与玄,心中就开心不已。

    接着冰血转过头透过液晶显示器看着楼下的那几波人,最勾起一抹冷笑:“那个什么毒宗就那么难对付?”

    百里均无奈的笑了笑,轻声说道:“不知道,爷爷不允许我们任何人去与他动手。甚至不让有任何接触,就连父亲都被爷爷关在家族里,不让出来。”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双眸直直的盯着走在山月宗杨安前面的虎头兽人少主。

    只见原本屁股一扭一扭满脸高傲的维克多突然一声尖叫,抱着头蹲在了地上,满脸扭曲的样子。

    “啊啊啊啊,我的头好疼,好疼!”

    这一声惊吼震惊了所有的人,吓得旁边的虎头兽人们一个个紧张兮兮的围了过去。

    而这一闹也正巧挡住了后面所有人的路,逼近二楼的大厅走廊在宽敞,也不无法让那一个有两个成年男子宽的虎头兽人们不占据更大的地方。

    “少主,少主,你怎么了?”虎头兽人围在维克多的身边,一个个嘹亮的声音也成功的吸引了许多人。

    “啊啊,我的头,我的头!”疼痛难忍的维克多只能坐在地上毫无形象的抱着自己的头,一遍一遍的吼着,想要减轻自己的滕头。

    而楼上包厢内的冰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第一次运用精神力攻击,而且还是在这么远的距离,还真是比较耗费体力与精神力。要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够变态、体魄也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估计此时吐血的就是自己了。

    冰血瞄了一眼站在那维克多身后不远处的杨安,眉头一皱。

    这人还真的是沉得住气啊,竟然就这么等在后面,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按理说像杨安这样背景宏厚,一般人还不敢惹的人应该是十分高傲才对,根本不屑去等任何人。

    可是现在竟然一声没有,连表情都不变一下。而他身边的那四个护卫同样不懂不闹的守在他的四周。

    如果说这人不是十分和善的人话。那么只能说……这人的沉府太深了,简直深的可怕。

    不过,你越是不想动,那么我墨心齐越是让你动。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单手一挥一个湛清色的小瓶子出现在了手中。紧接着凭空唤道:“魅,出来!”

    随即一道血红色的光束突然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直接落到了冰血的双腿上,化作一只浑身长满血红色毛发的小狐狸。

    为了继续保持自家主人喜爱低调的习惯,几只兽兽都统一决定,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加上主人又没有刻意提醒,那么他们便以迷你兽态出现。

    冰血温柔的摸了摸魅的毛发,微微一笑。接着指着下面的维克多说道:“魅,去下面把这个偷偷撒在那个人妖的身上,继续要劲量远离其他人,特别是后面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小老头知道吗。”

    魅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所说的几个人,一双细长的狐狸眼充满了兴奋之情。做坏事,他最喜欢了。

    当下对着冰血兴奋的点了点头:“知道了主人,你放心吧。”

    魅离开后,坐在冰血身边的百里均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心齐,维克多突然头疼死你做的对不对?”

    刚刚还在奇怪素来身体十分强悍的虎头兽人为何会突然头疼,现在想想好像除了冰血真的没有人会这么做。

    虽然百里均是如何都想不明白冰血是如何做到在隔着这么远的地方,而且他面前放还有墙壁遮挡着,墨心齐是如何做到能让身体强壮的维克多突然倒地抱头喊痛。可是当看到维克多突然抱头蹲下后,百里均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冰血。总觉得……这件事一定跟这变态小子有关。

    当他唤出自己的契约兽后,百里均彻底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而就在此时,下方突然传来一只虎头兽人的惊呼。

    “啊,少主,少主你的脸!”

    顿时所有的目光纷纷看向维克多的脸,只见原本苍白的脸色突然出现出现了一颗颗红色的豆豆,而且每颗豆豆上都带着一点黄色的好像脓包一样的颗粒,看上去十分的狰狞可怕。

    维克多一惊,脑袋也不像刚刚那么疼了,连忙拿出怀里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紧张的去看自己最为重视的脸,然而当他看到自己那几乎已经毁掉了脸上的样子之时,整个都惊呆了,僵硬的蹲在地上。

    维克多足足呆愣的一分钟,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冲天吼叫:“啊啊啊啊,我的脸,我的脸。”

    这一生撕心裂肺的吼声冲天而起,加上虎头兽人的肺活量本就比其他种族的高出许多,配上他不由自主流露出的灵力。震得那些修为较低的人头晕脑胀。

    每个人虎头兽人满脸惊恐的看着维克多,并不是他们惧怕维克多此时的样子,毕竟在虎头兽人中大多数都是长的一颗虎头的兽人,所以没有那些人类该有的审美观。他们惊恐的是维克多。他们都清楚的明白那张脸对于维克多有多么的重要。此时却毁成了这个样子,自然会害怕不已。

    果不其然,维克多惊恐的吼叫之后,整个人都疯癫了起来。满脸狰狞的站起身对着四周的人怒吼道:“是谁,是谁让本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谁。”

    就在此时四周传来了一声极小却足够让在场的人听清楚的声音:“我的天啊,维克多好像是中毒了啊。”

    这一句话突然一颗炸弹一样在维克多的脑海中爆发。

    只见维克多那双原本与人类没什么两样的眼睛,突然变得一片暗黄,双目透着野兽般凶狠残忍的光芒,恶狠狠的看着四周的人。而他整个人就好似疯了一样,完全没有了冷静的思考。

    虎头兽人本就是一群没有什么脑子的兽族,他们虽然同样狡猾,但是更多的是野兽的血腥与凶狠,跟善于用脑的狼族、狐族完全不一样,总是存在着一股蛮劲。

    所以一旦受到了刺激,而且还是此时如此大的刺激更加激发了他本性中的野蛮之气。让他做起事来根本就不会去顾全大局,凡是凭借着自己的心情去做事,没有丝毫的惧怕。

    所以,当维克多在人群人看到被世人称之为毒宗师的杨安之时,双眼突然瞪得老大,恶狠狠的指着杨安,也不管他此时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更加没有先去确定自己到底是否真的中了毒。就连他本身根本不是杨安的对手这件事都没有去考虑,指着杨安便是一声怒吼:“杨安,你这个毒老怪,是你。一定是你,就是你毒害本少主的,你这个混蛋,本少今天要杀了你。”

    看到自己家少主竟然将矛头指向那个连他们虎头王都不管轻易得罪的毒宗师杨安之时,原本围在维克多身边的虎头兽人们脸色一僵,急急忙忙的伸出手去拉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维克多。

    “少主,那可是毒宗师杨安啊,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少主,不要过去。杨安,我们可惹不起啊。”

    不过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被维克多突然冤枉的杨安并没有恼羞成怒的对维克多下毒,而是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维克多,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沧桑感,低沉的说道:“虽然我杨安这一辈子毒害了不少人,也从来没有怕过你们兽人一族,但是对于本宗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本宗是不会承认的。”

    杨安说完,冷冷的扫了一圈四周,随即对着维克多低沉的说道:“你的毒,不是本宗下的。”

    可是此时的维克多又怎么会去思考杨安的话,更加不可能相信杨安,以他此时的情况,既然早已认定了是杨安所谓,那么除非凶手亲自现身告诉维克多毒是自己下的以外,他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目标。

    有的时候虎头兽人就是这么一根筋。

    “你胡说,在场之人除了你还有谁能这么无声无息的对本少主下毒。就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窥视我们虎头兽人一族的地盘,所以才会对本少下手。本少告诉你,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得到我们虎头兽人一族一丝一毫的东西。”

    这句话毫无根据的人让杨安皱了皱眉头,双眸中划过一抹狠戾。

    他不想跟维克多计较,但是也不代表维克多就可以恶意污蔑自己。在这里幻景地域上,还没有几个人敢如此污蔑自己的。更何况还是一个白痴小子。

    杨安再次开口,声音中已经出现了几分冷意:“维克多,你别不知好歹。现在速速让开让本宗过去,不然……本宗就会让你对本宗的污蔑变成现实!”

    “怎么,害怕了。本少主拆穿了你的诡计,所以你害怕了对吧。哼,你以为你的那点小心思无比聪慧的本少主会不知道。本少主劝你现在速速将解药交出来,本少主放你一条生路,不然本少主让你走不出这利人阁。”

    听到这句话,四周纷纷传来一阵倒吸气声。

    就连坐在楼上看戏看的正爽的冰血都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看着那个自以为是绝对良好的维克多。

    就连冰血自己都有些惊讶,自己这小小的一手,所收到的效果竟然如此的好。果然……传闻不一定都是假的。

    起码这外界传闻虎头兽人一族头脑简单,做事莽撞,只要脑袋一热做事从来不计较后果。

    要不是虎头王找了一名拥有狐族一般血统的王后加上虎头兽人拥有一身蛮力,让别的种族忌惮,估计虎头兽人一族早就被其他种族的人坑死了。

    估计这就是为什么,每一辈的王后都不会是完全拥有虎头兽人一族血脉的妖兽。幻景地域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流行混血儿了,各族通婚已经是十分常见的事情。所以要找到混血儿是十分容易的。而有些种族还会为了可以养出更优秀的下一辈,特意去别的种族招亲。

    而这维克多的母亲就是上一届的虎头王特意为了自己的儿子,也就说维克多的父亲培养的往后。

    这几百年来,虎头兽人一族大多数的计谋都是这位虎头王后,也就说维克多的母亲给虎头王出谋划策。

    当然维克多身边的两个贴身护卫就是虎头王后特意给自己的儿子找来的。所以此时才能冷静的拉着自家少主,不让他去自寻死路。

    这杨安谁人不知,又怎么会去惧怕他们一个虎头兽人。

    他们现在已经得罪了蛟龙一族,现在在去得罪杨安的话,回去后王上与王后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

    可惜他们的少主维克多却不知道这些。

    “你们放开本少,放开本少。本少要去杀了杨安这个老混蛋。竟然敢毁了本少最重要的脸,本少一定要将这个老混蛋撕碎。”

    维克多死命的扯着被护卫拉着的胳膊,满脸狰狞的看着杨安,伸长了脖子怒吼着。

    而此时的杨安,好像耐心越来越少,脸上的表情也因为那一声声的辱骂越发的阴冷。

    杨安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对着维克多说道:“维克多,别以为本宗不动,就真的是怕了你了。本宗说了你的毒不是本宗下的,那种小儿科的毒,本宗都不屑去炼制,又怎么会往你这个小崽子的身上下。本宗不动,只是因为不想被小人当抢使了。白白让那些躲在背后的小人暗自得意罢了。”

    而此时在楼上看戏看的浑身嗨皮的冰血在听到杨安那左一句右一句的小人之时,满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这时一旁的百里均好笑的看着冰血,戏谑的说道:“心齐,那老家伙骂你是小人,说你无耻呢。”

    冰血转过头白了一眼百里均,冷哼一声,随即一脸骄傲的说道:“小人又如何,无耻又怎么样。我快乐,我骄傲。”

    百里均听到冰血这句话,在看她一脸的骄傲表情,嘴角一抽,满头的黑线。紧接着再次听到冰血说道。

    “我素来都是以小人为荣,以无耻为乐,你要知道,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一般人还小人不出来呢。”

    “噗!”一道喷水从两个人的背后传来,紧接着是“啪”的一声捂嘴声。

    当冰血满脸阴冷的转过头去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偷笑她之时,只见苏基在看到冰血转过头来之时,浑身一抖,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捂着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连串的对不起让冰血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冷汗,说的连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连忙摇了摇头:“没……没关系。”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满脸戏谑的百里具,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苏基那可怜的娃给吓成这样。

    她记得,昨天吓到苏基的是蓝弑啊。

    罪魁祸首这边其乐融融,而下面那两群倒霉蛋是郁闷的要死。

    “杨安,你个老混蛋,你怎么不去死,看你长得那个丑样,看的本少主直恶心,恨不得将去年的饭菜都吐出来。本少主看你就是嫉妒本少主的如花容颜,才会用你那龌蹉、下三滥、卑鄙无耻的手段来毁了本少主的脸。你以为你做的人不知鬼不觉呢。你以为你只要不承认,本少主就不知道了。我告诉你,以本少主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让你这个无耻小人得逞。妈的,你们放开我,我要将那个无耻败类的脸给撕碎。”

    维克多那一声声的辱骂,一句句的叫嚣彻底激怒了杨安,同时也让刚刚为围观的人不断地向后退去。

    虽然在场有不少人的修为比杨安高出许多。但是杨安那一大堆无形无味的毒药却是他们所有人都忌惮万分的。

    所以此时所有人都尽量向后退去。并且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再自己的面前提起设置一层防护罩,以免恼羞成怒的杨安会不管不顾的对着维克多洒毒粉,到底时候赏伤及无辜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只见杨安满脸阴冷的看着已经疯癫的维克多,双眼微微一眯,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冷声说道:“维克多,老夫之前是不想让背后那个真正给你下毒的人得意,所以才没有动手处置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同时也是看在你父王和母后的面子上,给你几分颜面,不跟你多做计较。如果你再这样口出狂言的污蔑本宗的话,别怪本宗手下无情。”

    听到这里,楼上的冰血双眉一挑,有些无趣的嘟着小嘴巴,轻声说道:“这个杨安还真是墨迹啊,他到底是有多孬种。那维克多说的话句句难听的要命,而且简直不知好歹。杨安竟然还能做到不出手,这忍耐里还真是不同凡响。这样的人……还真是比较难对付啊。”

    一旁的百里均脸色凝重,冷声说道:“现在的杨安确实与我之前听到的有所不同。我听家中长辈说,杨安在百年前,很是嚣张。仗着自己一身无人能解的毒素,经常在地域上兴风作浪,看到不顺眼的人就下毒,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也不管里面有没有无辜的人,更加不管那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就会丢一把毒粉下去。有的时候会直接残忍的毒害一村子的人。根本没有人能制止的了,不过据说他为他自己的行为也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

    “因为自己随意所欲,毫不在意别人生死的行为。他的仇家竟然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残忍的杀了他的家人与妻儿。加上他身边的一个朋友都没有,所以他整个人也越来越孤僻,在家人都因为自己的行为死了后,变得更加的血腥残暴。”

    “不过幻景地域中他并不是无敌的。好像是不小心惹怒了某个人,而被对方毁了一身的修为。以至于从原本的翩翩公子变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

    “虽然他的炼制毒药的本事很厉害,几乎无人能及。但是他本身的实力却不强,当时不过是一名中品神宗,只要对方不让他有机会下毒,那么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冰血听着百里均的讲解,微微的点了点头,在转过头的一瞬间,嘴角一抽,无语的想到:果然是自己的终极死敌,竟然调查的这么详细,仇恨……很可怕啊。

    百里均轻声叹了一口气,不过也因为冰血那可爱的小表情给逗得笑了起来,刚刚因为杨安而升起的一身冰冷也融化了许多。

    百里均看着底下的场景,对着冰血说道:“现在怎么办,那杨安根本就动手。你别开维克多是虎头兽人的少主。据说他从小最热爱的就是研究女子的那些胭脂水粉。心思从来不在修炼上,如果他不是兽人,天生拥有一身灵力的话。此时估计就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所以他根本挣脱不开两边拉着他的那两只虎头兽人的。”

    然而冰血听到百里均的话,却毫不在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带着几丝狡诈的光芒,幽幽的说道:“维克多毕竟是虎头兽人的王族,体内拥有着虎头兽人王族纯净的血脉,本身就有着超越普通虎头兽人的本质。只是还没有激发出来罢了。这次本少一定好好的帮他激发一下。”

    冰血邪恶的一笑,转过头看向下面的那群人,双眉一挑,邪邪的说道:“这样……不就可以打起来了吗。”

    “什么……”

    还未等百里均口中的疑问问出口,只听到下方再次传来了一声惊天吼。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因为拉扯,维克多的手臂从宽大的衣袍中露了出来,只见原本光滑的手臂上长满了红色的水泡。而且有好多在拉扯的过程中破裂,流出恶心的脓液,看起来惨不忍睹。

    维多利猛地甩开抓着自己的两个虎头兽人,颤抖的拿出小镜子去看自己的脸。顿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只见刚刚还很小的红色脓包,因为脸色的表情太多剧烈而破裂流出跟手臂上一样的脓液,恶心得不得了。而且刚刚还没有长出红色脓疱的地方此时已经布满了小脓疱,随着心情的大波动而越长越多,越来越大。整张脸根本完全没有了人样,让人看了浑身发寒。

    然而一直观察维克多的杨安此时眉头一皱,眼中划过一抹沉思。

    这样毒连他自己都面见过,而且从空气的味道来看,他竟然完全没有闻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毒素。更别说里面的成分了,这是他成为毒宗师第一次遇到了完全陌生的毒。

    以前就算是自己从来没有炼制过的毒,只要闻闻便可以清楚的直到那毒中的所有成分,但是这次……他竟然遇到了自己完全陌生的毒,这可是从没有过的情况。

    杨安环顾四周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四周那人的表情告诉他,这里没有下毒的人。

    那么……就只有一个情况了。

    下毒之人在楼上!

    杨安抬起头看向楼上的包厢,眉头闪过一抹狠戾。

    利人阁楼上的包厢从来不会当天对外开放。都是一些与利人阁关系不凡之人才会用资格上去,而且不会直接走公共通道,而是走另外一条,外人不知道道路直接上去顶楼。而且在一楼、二楼也完全看不到三楼到底哪个包厢内有人。因为从下往上看,楼上都是漆黑一片的。连一个信号灯都没有,甚至连窗户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是利人阁为了保护他们的超级贵宾特别设置的。

    而且三楼的四周还设阻碍精神力探索的结局,根本无人可以探查的到。

    这也是杨安此时犯难的地方,就算自己的精神力比普通人强,依然无法探测的到,楼上到底什么地方有人。

    不过就这样放弃的话,杨安心里十分的不甘心。估计此时除了维克多以外,在二楼的所有人都会认为是自己所为。

    这样无缘无故的黑锅让杨安背的十分憋屈。

    杨安抬头再次扫了楼上的一圈后,用他那独特的沙哑嗓音,朗声说道:“不知杨安得罪的那位高人,有胆量的不如现身一见,你我二人面对面正大光明的比较一番,正巧阁下的毒让杨安十分的佩服,大大方方的较量才是真人所谓,有何必偷偷摸摸的做这些苟且之事呢。”

    听到杨安的话,二楼内的人也纷纷抬起头看向三楼的方向,眼中闪动着疑惑的目光。他们这些人既然能上来二楼,那么必然是利人阁的常客,对于利人阁的三楼的特殊性,他们也多少知道个一二,此时在听到杨安的话,心中也起了几分疑惑。

    难道……真的不是杨安所谓。

    而这时也有不少人想到,杨安虽然恶毒,总是仗着自己一身毒技残害敌手与仇敌。但是却从来没有过不承认的时候,无论是毒害了什么人,只要有人问起,他必然会大大方方的承认是自己下的毒。

    可是这次,无论维克多如何的辱骂叫嚣,杨安都没有承认过一句,维克多的毒是他下的。

    难道……下毒之人在楼上。

    可是当杨安说完这句话后,整整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无论是楼上还是二楼没有任何回应,这让杨安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难道阁下连一丝担当都没有吗。既然敢下毒毒害维克多王子,那么就要有本事出来承认,做个缩头缩尾的小人可是大丈夫所为。”

    “他有骂你。”百里均唯恐天下不乱的指着下面的杨安,一脸戏谑的看着冰血,笑眯眯的说着。

    而冰血此时正悠闲自得的靠在蓝弑的怀里,心安理得的吃着黑鳞递过来的水果,那叫一个轻松自在,没有一点的心里负担。

    这样的冰血,看的百里均以及苏基、高章三人嘴角一阵抽搐,心里暗自骂着:这人要是无耻起来,还真是天下无敌啊。

    冰血慵懒的转动双目看向百里均,幽幽的问道:“他骂我什么?”

    “额……”百里均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冰血为何这么问,不过依然乖乖的回答:“他骂你无耻小人,骂你没有种不是男子汉。”

    “咳咳咳!”一阵轻咳让百里均说完这句话后,从一旁的欧阳立旬口里发出。

    百里均疑惑的看向欧阳立旬,不明白这人在激动什么。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走不进冰血这一群人的世界里一样。明明他们之间离的这么近,但是却总是感觉他们之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一样。这种感觉让百里均很不舒服,但是却又总是找不到原因。

    而这时欧阳立旬的一句话让百里均更加的迷茫了:“他骂的不是心齐。心齐本来就没有种,更加不是什么男子汉。”说完这句话,连欧阳立旬都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一脸的无奈。

    “额……”这下,百里均就更加的迷茫了。这欧阳立旬不是心齐的人吗,怎么会帮着外人骂墨心齐。

    可是……

    百里均转过头看向墨心齐,无奈摇了摇头。

    人家当事人都不生气,他跟着去介意什么。

    这时冰血幽幽的声音打断了百里均纠结的思考。

    “呦,终于开始了。”

    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只见二楼的维克多的体内突然迸发出一股十分霸道的气息,震开了扶着他的两只虎头兽人,满脸狞狰的看着杨安,那双褐色眼眸的颜色变得更加的深,满脸的凶狠神情让人看了有种胆寒的感觉。

    “这就是虎头兽人王族的潜质能力吧。”

    冰血幽幽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认真。

    “没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有听长辈说过,除了人类以外,其他的那些妖兽族,魔兽族之类的种族,天生都会带着属于他们种族的力量。这种力量会随着年龄与修为的高低增长,所以即使在他们本族中是个废物,在他们爆发潜力之后在人类的世界中也会成为一个恐怖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种族会凌驾于人类之上。如果不是人类的历史悠久,借了先祖的光,加上智慧比较高的话,早就成为所有种族中的最低等了。”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想还会有人类职业过多这个优势吧。最起码人类中有可以炼制丹药的炼药师和可以驯兽的驯兽师。”

    “丹药确实是一大优点,但是驯兽师……”百里均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现在又有几个驯兽师有能力驯服的了那些魔兽啊。”

    冰血双眉一挑,神秘的一笑,却不在开口说道。

    而百里均却没有看到坐在他们稍微后面一点的欧阳立旬那一抹无奈的眼神。

    估计此时欧阳立旬的心中正在暗暗骂着百里均眼睛瞎,竟然没有看出他身边就是那个能驯服的了高级魔兽的怪物。更加没有注意到,刚刚跑去下毒的那只血红狐狸就是一直喜欢扮猪吃老虎的高级魔兽。

    而说话的功夫,二楼此时已经一片混乱了。

    维克多彻底爆发出了血脉中的虎头兽人潜质,一瞬间便挣脱了自己那两个虎头兽人护卫的禁锢。

    维克多双目狰狞的瞪着杨安,一声兽吼冲天而起,带着浓浓的愤怒之火:“嗷!杨安,本少主要将你活活撕碎,将你血液制成丹药来恢复我本来的面貌,吼!”

    一声怒吼,紧接着就见维克多疯了一般冲向杨安。

    杨安此时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多次的忍让让他的忍耐力已经到达了极限,在看到维克多不知好歹的冲过来,再也没有了耐心配这个傻瓜王子玩。

    当即,杨安对着自己的四名护卫冷声命令道:“给我杀了这个白痴。”

    没有人能在如此多的辱骂声中还能冷静的保持忍耐的态度。何况还是杨安这样脾气本就不好,而且性格毒辣阴狠的人面前。再加上四周的人好像看戏一样看了他频频出丑,本就好面子的杨安终于爆发。就连刚刚那个不想让真正下毒之人得逞的想法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此时他只想让眼前的那个白痴永远消失,管他什么虎头兽人族,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顿时爆发起来的战斗让四周的人纷纷退到了更远的地方。好在利人阁二楼楼梯口前的空地相当大,距离另外一边的拍卖台与观众席的位置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所以没有让场面显得十分的拘谨狭窄。

    所以战斗场面看起来还是比较热烈的。

    而那些虎头兽人护卫们看到自家的少主跟杨安的那四名护卫打了起来,顿时一个个都怒了。那可是他们王与王后的宝贝儿子啊,出来前王后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他们好好保护好少主,如果真的在这里除了什么事情的话,估计他们回去后也不用活了。不被王后活扒皮才怪。

    虽然他们也十分惧怕毒宗师杨安的毒,但是横竖都是死,不如给家里的人留条活路。先到这里,十几个虎头兽人护卫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咬着牙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虎头兽人是天生的武士,而那四名保护杨安的护卫的职业同样是斗士。所以这场战斗没有什么华丽的魔法招式,用的都是实打实的肉搏。真刀真枪的对着干,场面也是相当的激烈。

    冰血一行人在楼上看的津津有味,偶尔还出声鄙视一下战斗中的人所有的招式。看的苏基与高章两个人无奈的直摇头,心中大叹。

    哎……我家那正值的少主就这样被那个无耻的小人加强盗给带坏了。这下回去以后,他们要怎么跟老太爷交代啊。

    “喂,这拍卖会也应该快开始了吧,你不下去管管啊!”

    看着那虎头兽人已经快被那四个斗士给打残了,冰血戳了戳身边的百里均心在幸灾乐祸的说道。

    “不去!”毫不犹豫的话从百里均的口中发出,那叫一个干脆啊。

    他可是恨不得自己的大仇人杨安在多一个血海深仇呢。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侧过头邪恶的看向百里均说道:“你有没有认识的人与虎头兽人族相熟的。”

    百里均听到冰血的话,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能不能找到在虎头兽人王面前说得上话的。”冰血接着问道。

    百里均双眉一挑,想了一会说道:“你想做什么?”

    冰血狡诈的一笑,开口说道:“维克多死在杨安的手里,必定会杀了所有的虎头兽人灭口,尽量不去招惹兽族,而下面的那些人也会尽量避嫌。不在谈论此事,毕竟下面的那些人都是有些势力的人,脑子自然比一般人聪明一下,再加上如果杨安一毒药为引子,让他们闭嘴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可是我的目的就是要照成虎头兽人一族与杨安之间的矛盾。”

    “可是我刚刚出来根本不认识什么兽人族的兽。所以这件事还要靠你这个老江湖喽。”

    百里均双眸一亮,笑着看向冰血说道:“你的意思是,找人在事情过后将这件事告诉虎头兽人王。以虎头兽人王宠爱自己儿子的程度,加上虎头兽人的火爆性质,必定将杨安视为自己最大的仇人,这个血海深仇也一定会去报。”

    冰血微微一笑:“没错。就算搞不死那个杨安,也能让他脱一层皮的了。”

    “好主意!”百里均满脸兴奋的看着冰血,眼中充满了感激。

    他知道,墨心齐与杨安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更加没有什么仇恨。她这么做的原意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自己。为了帮自己报仇,虽然无法杀了杨安,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什么都没有做过,所以看着杨安受难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而今天……这个自己仅仅帮了两个对于自己来说根本九牛一毛的事情的人。竟然还给记住如此一个大忙。

    百里均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感激冰血。

    冰血看着百里均那双充满了晶莹泪水的眼睛,嘴角一抽,一脸冷汗的说道:“喂,把你那副表情收回去,还是不是男人啊,那么每种。”

    百里均脸颊一红,瘪着嘴说了一句:“你都不在意自己没有种了,我要来干嘛!”

    “噗!咳咳咳咳!”一道喷水声加上一连串的咳嗽声从欧阳立旬的口中发出,引来了百里均诧异的目光。

    可是当百里均转过头疑惑的看向欧阳立旬之时,看到的是一双比自己更加诧异的目光,而且欧阳立旬的双目中还夹着一抹自己完全看不懂的神情。

    好像是……崇拜,又或者是……佩服。

    可是……这是为什么。

    百里均想不明白的摇了摇头,转过头再次看向二楼,对冰血说道:“那杨安根本不出手,维克多的护卫能力也不错,都是虎头兽人王后在虎头兽人族精心挑选的护卫,这样看来很难分出胜负。”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阴冷的说道:“这有何难。”

    紧接着百里均只看到冰血双目紧紧的盯着此时正与维克多纠缠在一起的一名护卫。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那名护卫突然僵硬在了原地,双目直直的盯着维克多,刚刚要挥下去的长剑竟然停在维克多的面前不动了。

    而就在此时维克多借机对着那名护卫的头一刀砍了下去,鲜红的血液如同一个小型喷泉一般在没有头的护卫肩膀上喷出,随即缓缓地倒向了一边。

    那名护卫就算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反正不是维克多亲手杀的。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维克多本人早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更加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被浓郁的血腥味道彻底激发了体内的兽性,在杀了一个护卫后,而其他的三名护卫被那群虎头兽人缠着,根本是分身乏术。自然无法再去保护杨安。

    维克多寻到机会,扬着一把大刀便向着杨安冲去。

    杨安看到迎面对着自己砍来的维克多,双眸一冷,对着维克多单手挥去。一道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

    只见维克多双目大睁,死死的看着杨安,浑身僵硬在了原地。双手依旧保持着刚刚那个举着大刀砍向杨安的姿势。

    “天啊,杨安把虎头兽人族的王子维克多给毒死了。”

    “我的妈啊,虎头兽人族的王与王后可是宝贝这个儿子宝贝的不得了呢。”

    “这下,杨安的仇敌更多了。”

    一阵议论声在四周响起,让杨安眉头一皱。冷冷的扫了一圈,顿时四周再次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抵着头,不去看那一身阴冷的杨安。

    而另外那些虎头兽人在看到自家少主的样子之时,齐齐一愣,最后满脸死灰的大吼一声:“少主。”

    紧接着所有的虎头兽人快速跑到维克多的身边,一个个怒目而斥,看着杨安怒吼道:“杨安,你杀了我们王后最宠爱的儿子,我们王后一定会放过你的。”

    “对,杨安,你等着接受我们虎头兽人对疯狂的报复吧。”

    兽人与人类不一样,他们一旦仇恨一个人开始,那么就会不死不休,何况这还是他们王后最宠爱的儿子,情况会更加的严重。

    杨安满脸狠毒的看着那几只虎头兽人,突然双眼微微一眯,对着那群虎头兽人单手一挥。

    紧接着“砰砰砰砰”一连串重物落地的声音在二楼传开。

    只见刚刚还站立着怒骂杨安的几只虎头兽人此时一个个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七孔流血,死的十分骇人。

    一阵倒吸气声从四周传来。

    紧接着杨安冷冷的看了一圈,冷声说道:“今日之事如果有人外传,那么我杨安的毒第二日便会达到你们家中的空气里。但如果这件事从未发生过,那么每个人将会得到我杨安亲自炼制的毒药一枚,包括利人阁的人。”

    杨安说完这句话,也不管其他人会有什么反应,便转身带着剩下的护卫离开了利人阁。

    发生这种情况,估计也没有人又心情再去看什么拍卖会了。

    而剩下的那群人,一个个面面相视,默默的转过身向着拍卖会的座位走去。全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二楼楼梯口处的那十几个虎头兽人的尸体消失的干干净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猜的还真是一点都没错啊!”百里均笑着转过头看向冰血,却没有想到看到的是一张满脸凝重,神情紧张的面容,当下百里均眉头一皱,冷声问道:“怎么了?”

    但是冰血却没有任何回答,依旧冷冷的看向对面。

    百里均顺着冰血的目光看过去,眉头一皱,对面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冰血的那个眼神就好似能看透对面一切一样。这让百里均的神情也跟着凝重了起来。难道冰血发现了什么?

    “心齐,到底怎么了?”百里均焦急的问道。

    冰血眉头一皱,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冷声问道:“对面是什么?”

    “对面?”百里均疑惑的看向对面,皱着眉头说道:“对面是跟这里一样的房间,不过三楼的房间都是特质的,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特殊单独的通道进出。所以无论是其他楼层的宾客,还是三楼的宾客都不会撞到一起,完全是独立的。”

    冰血双眼微微眯起,驱动一丝精神力快速射入对面的房门,突然脑海中一阵刺痛,让冰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然而还未等冰血缓过神来,应该在魔蓝之戒中的魔魅竟然突然出现在冰血的身边,第一时间看的不是冰血,而且对面的房间。

    魔魅的出现让百里均一惊,猛地站起身,但是看到冰血以及蓝弑等人并没有出现任何防备的表情后,满满的冷静下来,虽然不知道魔魅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因为他完全是凭空出现的,如果是冰血的契约兽,那么应该是接着冰血的契约平台,如果那只小狐狸一样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无论是他存在于冰血的空间戒指还是契约空间,都会是相同的方法,但是魔魅却不是。所以说他应该是直接从冰血的空间戒指中出现的。

    对于冰血拥有十分珍贵的可以存放生命的空间戒指,百里均并不觉得奇怪。所以也就没有想那么多。

    此时房间的内气氛变得十分的不一样。

    “心齐,对面的是谁?”魔魅神情有些激动的看着对面。

    魔魅与冰血的神情,让百里均出现的慌神,竟然让他有种只有他自己无法看穿对面一样,明明所有人看到对面都是一片漆黑才对啊。

    不过此时冰血他们可以这个心情去调侃了。

    冰血冷冷的站起身,脸色有些惨白,此时却已经顾不上了,凝重的看向魔魅说道:“魔魅叔叔,我的精神力……竟然被打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魔魅还没有开口说什么,这边的百里均便先一步开口说道:“对面的房间设有精神力阻碍结界,你的精神力无法穿透也很正常。”

    “不可能!”冰血坚定低吼一声,让百里均微微一愣。

    随即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百里均,也没有了任何私藏,坦然的说道:“这里的精神力阻碍结界根本无法阻挡我的精神力。所以……”冰血说道这里,转过头看向对面,眉头一皱,声音变得更加的阴冷:“所以我的精神力是被对方打回来了,是用比我更强的精神力打回来的。”

    百里均眉头一皱,看着对面沉思了一下,接着猜测的说道:“那么对面可能是我师父的朋友,我师父的朋友遍布整个幻景地域,大多都是十分强者,还有许多早已隐世的。通常他们也会出来参加一些拍卖会,为了不让外人知道,他们会直接找我师父进入三楼的包厢。精神力强过你,也有可能的。”

    毕竟冰血的年龄在那里,有比她精神力强的人在,对于百里均来说很正常。而且他并不知道冰血的精神力到底已经强到了什么地步。

    而冰血的人却知道,所以在听到她说自己的精神力被打回来后,一个个才会出现如此震惊的表情。

    就连素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蓝弑和黑鳞都满脸震惊的看向对面,心中浮现出无数个疑问。

    “被打回来了。”魔魅神情僵硬的走到窗户前,呆呆的看着对面的房间,喃喃自语的道:“会不会是……”

    “是谁?”冰血神情有些焦急的看向魔魅,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的心里竟然有种被无数双抓住挠的感觉,那种刚让她想要嘶吼,想要……爆发。

    几秒钟的时间,冰血的额头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细小的汗水,脸色越发的苍白。她感觉到体内的魔气在不断地翻腾,许久未狂暴的魔气此时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理智。原本漆黑的双眸中快速闪动着幽紫色的光芒。

    好在冰血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所以及时将头转向了窗户,才没有让百里均和欧阳立旬看到。

    魔魅幽幽的看着对面的窗户,接下来的话让如同一颗炸弹一样在冰血的脑海中爆发。

    “心齐,你的精神力生来便足以秒杀神级一下的强者。而你拥有这样的精神力并不是全因为你的天赋,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遗传。”

    魔魅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冰血,轻悠悠的说道:“你遗传了你父亲,他的精神力便是同你一样,是常人无法超越的。不过你因为拥有特殊的东西会让你的精神力不断地增长,虽然总有一天会超越他。但是不是现在,而是你将那个东西完全打开以后。所以说……”

    说到这里,魔魅便不再讲话了,而且静静的看着冰血。

    冰血仰着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魔魅,脸上出现了她从未有过的茫然,接着魔魅的话说道:“所以说……此时能高于我精神力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

    “爸爸!”

    冰血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眼圈顿时红了起来。

    突然冰血猛地转过头一瞬间来到百里均的面前,猛地抓过他的双手,焦急的说道:“百里均告诉我怎么去对面,告诉我怎么去对面!”

    百里均愣愣的看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冰血,有些反应不过来。突然看到了冰血那一圈泛红的双目,心中顿时一痛,拉着冰血的手扭头向着门外走去,神情格外的坚定。

    一直站在百里均身后的苏基看到这样的情形,连忙跑到百里均的面前焦急的说道:“主人,你不能带人去对面啊。老家主立下规矩,绝对不可以带人去找三楼的任何一个人。每个包厢必须独立,没有任何特殊情况的。你这样如果被老家主知道,会受到家规的惩罚的。”

    “让开!”蓝弑一声怒吼,冷冷的看向苏基,要不是此时百里均依然成为冰血的朋友,蓝弑绝对会一个风刃过去,削了苏基的头。

    “不让!就算死,也不能让主人受到家规的惩罚。”苏基这次却没有任何退步,强迫自己勇敢的面向蓝弑,眼中竟然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然而他却不知道,就是这样的眼神和对主子的心意,让蓝弑和黑鳞齐齐的收回了手。

    因为如果是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的。没有人比自己的主人更重要。

    而百里均却满脸坚定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苏基,冷声说道:“苏基,我这辈子的朋友并不多,如果怕受到惩罚可以放任的看着朋友伤心的话,这样的事不是我百里均能做得出来的。所以……让开!”

    “主子!”苏基皱着眉头满脸为难的看着百里均,眼中透着挣扎。

    这时高章从后面走了上来,拉开的苏基:“我们陪主子一起去,就算受罚就让我们陪主子一起,怕什么。”

    苏基转过头看向高章,微微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去。”

    百里均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两个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人,他们虽然是自己的贴身小童,真正的身份却是自己的兄弟。

    “谢谢你们!”冰血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引来的三人微微一笑。

    而此时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了疏离与隔阂。

    百里均拉着冰血快速通过一个密道到达了对面房间独有的通道。

    然而在百里均来到对面房间的门口之时,突然一愣,有些为难的看向冰血,轻声说道:“他们……离开了。”

    冰血一愣,猛地甩开百里均的手去开面前的那扇门,但是当打开房门后,看的是一室冷清。

    冰血就这样冷冷的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间,脸上带着一抹沮丧。

    “心齐!”百里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要伸手去拉冰血的手。没想到冰血竟然突然窜进了房间。

    冰血站在房间的中央,不断地嗅着空气中那股淡到几乎无法察觉的味道。

    “魔魅叔叔,这个味道……这个味道……”

    魔魅跟着走入房间,同冰血一样仔细的闻着空气中的味道,不过却没有闻到任何异常,皱着眉头看向冰血,轻声的安稳道:“心齐,山外有山,也许是我把话说得满了。可能……不是他。”

    “不!”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魔魅,神情认真而且坚定:“是他,绝对是他。他刚刚在这里,他一定在这里的。我闻到了,是他的味道,跟他留给我的那把双龙剑上面存有的味道一样,是一样的。”

    “心齐!”魔魅心疼的拦着冰血的手,不忍再看她这个样子。

    如果真的是他,为何什么会离开,怎么会不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不肯自己。

    可是……父女连心,他们的体内流着相同的血脉,血脉之中的牵引不可能让心齐认错的。

    “为什么?魔魅叔叔为什么他要离开,为什么他不可能认我。连我都察觉到是他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他为什么又要离开。”

    “心齐,别这样!”魔魅看着在自己面前好似被父亲遗弃的小兽一样的孩子,心疼的将冰血搂紧怀里。却不知道此时该如何去安慰这个伤心的孩子。

    就连欧阳立旬和百里均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墨心齐。那个坚强的好像永远都打不倒的墨心齐,此时竟然哭的跟个孩子一样。

    那个……应该是她父亲吧。

    为何……为何不肯认她呢。

    “魔魅叔叔,是不是他很久没有见到我了,所以……所以才会没有认出来,还是他身边有其他人,让他不方便此时认我。所以才会离开的,是不是这样!”

    冰血仰着头满脸期待的看着魔魅,眼中带着满满的慌张。

    “还是因为……因为我不够强,还没有强到他所期望的样子,所以他才会离开的。我……我让他失望了,是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