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五)真穷的炼药宗师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主人,我们被跟踪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蓝弑跟在冰血的身后,沉稳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凝重。

    冰血此时正在随意的看着一件饰品店摆在门口的小饰品,在听到蓝弑这句话后,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主人,要不要去解决了他们?”黑鳞一身黑色长袍,可能是因为是黑暗系魔兽的原因,身体四周总是到带着一股阴冷的邪气。

    冰血的神识早就锁定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人,不过却没有出声罢了,刚走了没几步,蓝弑便已经发现。

    不过此时冰血并不急着去解决那后面的几个人。一抹狡诈的神情划过冰血的双眸。随即冰血快速通过契约平台确定此时已经不在自己身边,跑的没影的兽兽们的位置。

    在确定了兽兽们的位置后,冰血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下了一系列的命令。

    “小乖、银摄现在你们的位置在我和蓝弑、黑鳞的最前面,你们两个快速向前早一个没有人的小巷,然后迅速把位置告诉我。”

    “是,主人!”

    “小金、小玄武你们两个跟在后面,我们将那些人引进小巷子后,你们负责空中拦截。”

    “是,主人!”

    “白泽、魅、铁翼你们三个负责后方拦截。”

    “是,主人。”

    冰血看着手上的银色面具微微一笑,眼中划过一抹不屑。

    紧接着冰血便带着蓝弑和黑鳞肆无忌惮的再街上闲逛,然而还没过十分钟的时间,契约平台上便传来了小乖的声音。

    冰血顺着小乖所指的方向,越走人流越少,直到一个四周没有人的小巷,冰血和蓝弑、黑鳞这才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头。看得到正巧是三张满是惊讶的脸。

    那三个人微微一愣,过后连忙转过头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然后在他们脚下的步子还没有迈出去之时,三名长相同样俊俏却风格不同的男子从拐角处拐了过来,满脸戏谑的看着他们。

    三个人再次一愣,随即抬起头想要从上方走,却看到一个穿着金色长袍的小男孩笑的一脸灿烂的坐在墙头,而男孩的肩膀上正趴着一只长相奇特的小乌龟。

    “众人,这三个如何处理。不如……给我当下午茶!”小乖悠悠的走到冰血的身边,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那双火热的红眸紧紧的盯着那中央的那三个人,红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

    “你可得了吧,你先这可是人类的外形。据说人类是不吃人类的。”银摄双手环胸,慢腾腾的走到了小乖的另一边,满脸不屑的看着那三个人。

    不过银摄的话却让那三个神情中闪过一抹诧异,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与探查。

    “都已经死到人头了,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猜测本少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吗!”冰血看着那三个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真的很佩服这个世界的洗脑技术。

    有的时候简简单单的说一句话,就可以将一个人变成最为忠诚的死士。

    “你到底想怎么样?”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满脸防备的看着冰血,怒气冲冲的说着。

    冰血双眉一挑,戏谑的说道:“本少也没想怎么样啊,只是不明白三位为何一路跟着本少。”

    “哼,道路这么大,又不是你家开的,你凭什么说我们跟着你。”三人当中唯一的女子对着冰血冷哼一声,满脸高傲的说着,丝毫没有已经成为阶下囚的自觉。

    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满脸可惜的看着那三个人说道:“既然谈不拢,那就只好……得罪了。”

    冰血突然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随即单手一挥对着兽兽冷声说道:“绑了!”

    “是!”兽兽们一声高呼,随即各个满脸兴奋的扑向那三个满脸恐惧的人。

    原本还想奋力抵挡的三个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甚至连体内的灵力都无法驱动。顿时满脸惊恐的看着冰血,没有一丝抵抗的动作,便让飞扑过去的小金和白泽等兽兽给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

    “你……你到底做什么?”高大男子满脸惊恐的看着冰血,诧异的低吼了一声。

    “也没什么?”冰血双手一摊,对着那名男子邪邪的一笑,慵懒的开口说道:“只是本少刚刚学会的一种新手法罢了,看来……还蛮有用的!”

    “你……”不待那几个人开口说完,银摄便对着那三人挥了挥手,只见那三人便头一歪,昏睡了过去。

    “哇,银摄哥哥你的毒越来越厉害了。”白泽用小手指戳了戳那三个人的脸蛋,发现竟然都混了过去,而且很沉。估计丢海里面都不会醒过来的,当下满脸惊奇的看着银摄,崇拜的不得了。

    银摄宠溺的揉了揉白泽的头,微微一笑:“没什么,待你得到更多传承之力以后,一定比银摄哥哥还厉害。”

    这次银摄醒过来以后,得到了更多的血脉中传承之力,性质也变得更加的稳重成熟,对待白泽、小金、小玄武他们就好似大哥哥对待弟弟一样。更不在像以前那样跟着他们一起疯闹,而是像蓝弑和黑鳞一样安静的站在旁边,守护着这些可爱的弟弟们。

    “真的吗!”白泽满脸期待的看着银摄。

    “嗯,当然!”银摄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银摄在冰血的眼里却始终还是那个喜欢跟小乖争宠的小蛇,无论他如何变,在冰血的心里依然有所改变。而银摄对于这种待遇也十分的享受,并且依恋。

    冰血宠溺的笑了笑,抬起头学着银摄刚刚摸白泽一样,摸了摸银摄的头,不过却不像银摄那么轻松,毕竟此时的一米九的他可是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呢。

    “好了,既然晕倒了就把他们快速带回去吧。”冰血对着那三个人单手一挥,便将他们三个暂时收到了黑晶戒指内的仓房里。

    众兽兽们转过头看向冰血,乖巧的对着冰血齐声应道:“是,主人!”

    冰血带着兽兽们回到酒店后,正好看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欧阳立旬。

    不过,令冰血无语的是,欧阳立旬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们已经进了房间。

    冰血走到欧阳立旬的面前,抬起手“啪”的一下排在了欧阳立旬的肩膀上。

    欧阳立旬被冰血的这一下吓得一哆嗦,满脸惊讶的抬起头,在看到冰血之后,才放心的长舒一口气。不过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原本一张白皙的脸突然涨的通红。

    冰血嘴角一抽,做到了欧阳立旬的身边,疑惑的看着他,足足盯着他能有一分钟才开口说道:“你……真的不需要我给你一颗丹药。我看你好像是生病了吧。”

    欧阳立旬嘴角一抽,微微向着旁边挪了挪屁股,有些哀怨的白了冰血一眼,脸上的红潮稍稍褪去了一些。

    接着欧阳立旬没好气的瞪了冰血一眼,开口说道:“我没事,还有修炼者是不会生病的,再来……我自己也是炼药师。”

    冰血却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第一你的反应很奇怪。我们都进来那么久了,他竟然都没有发现,这样可不行哦,如果是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冰血看着欧阳立旬有些严肃的说着,抬起手对着欧阳立旬便说边摇摆着食指,接着说道:“还有,你是人。即使人就一定会生病,只不过因为你吸收自然界纯净的元素,让你本身的抵抗力是普通人的几万倍,这才不会让你生病。但是一旦你的抵抗力下降了,那么必定会生病的。”

    “况且……俗话说医者不能自医。”

    冰血看着欧阳立旬,双眉一挑,笑的一脸心血。

    欧阳立旬嘴角一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别扭的转过头不再去看冰血,他算是明白了,跟冰血斗嘴,还不如跟她打一架。因为斗嘴在她这里就永远都是个输字。

    “对了,你们去逛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坚决不再跟冰血斗嘴的欧阳立旬,看到所有的兽兽都跟冰血回来了,双眼充满的疑惑。

    “哦,对了!”冰血猛地想起来刚刚那被自己丢进黑晶戒指的三个人。连忙对着客厅中间的空地挥了挥时候。突然三道光芒从冰血左手手指上的黑晶接着飞射了出来,落到了那一小块的躲地上。

    随即冰血看着银摄轻声说道:“银摄,把他们弄醒吧。”

    却没有想到银摄在听到冰血这句话后,嘴角一抽,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冰血咬牙切齿的说道:“主人,银摄是毒蛇,只有放毒,却从来不会自己制作解药。”额……“冰血诧异的看着银摄,额头滑下一排黑线。

    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客厅的中间,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蹲下了下去,口中还不断的小声嘀咕着:”真以为说所有人和兽都跟你一样变态呢。所有会的东西都会的差不多了,那些不会的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

    但是也不能去教一条毒蛇解自己的毒啊。

    “主人,为什么把他们三个带回来啊?敢跟踪我们直接杀了,不就好了!”小金跳到冰血的身边,一脸嫌恶的看着客厅中央的那三个人,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嗜血之色。

    冰血温柔的揉了揉小金那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奸诈的一笑:“不将这三只小虾米带回来,怎么钓他们背后的那条大鱼呢。”

    小金虽然年纪最小,涉世最浅,但是却同样的聪明伶俐,当即便明白了冰血的意思,顿时双眸一亮,兴奋的看着冰血说道:“哦,原来主人是先抓他们的主人啊。好啊好啊,小金也要帮忙。”

    “你啊!”旁边的魅有些无奈的看着小金笑着说道:“他们是人类,在他们背后的只是他们主子,可不是什么主人。”

    “不一样嘛!”小金可爱的歪着头看向魅。

    “当然不一样啦!”魅宠溺的看着小金,狐狸眼中划过一抹骄傲:“只有我们的主人才是真正的主人,他们的那些主子不过是蝼蚁罢了。怎么能又资格配用同样的称呼呢。”

    看着又傲娇起来的魅,冰血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对于他们的拥护,冰血的心里却是甜甜的。

    “我们刚刚才到这里,怎么就会被人盯上了,会不会是芝郡的事情被人发现了。”欧阳立旬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

    冰血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不可能,芝郡当晚所有的暗卫和护卫都被我杀了,其他成为的人根本没有机会走进去。另外就算有逃过一劫的人,也不可能见过我。从头到尾我都是隐藏在暗处做事的,最后就算有一群官员看到我的长相,也被我的五系元素融合激光波给炸的死无全尸了。”

    “那么也就只有在库洛城见过你的人喽。”欧阳立旬皱着眉头分析着,不过听到冰血肯定的认为不是芝郡人做的,也就稍稍放下了心。

    听到欧阳立旬的分析,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有可能,他们再见过我后没有立即动手,而是选择默默跟着,还有在他们跟踪我的时候我便发现原本他们是有四个人的,但是在发现我后,其中一个人离开。我猜想应该是去报信了。所以应该是认识我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欧阳立旬说到这里,转过头看向门外,冷声说道:“下一步应该就是来人拉拢了吧。”

    欧阳立旬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轻缓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冰血看着房门,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紧接着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银摄,银摄会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兽兽伙伴们传音道:“兄弟们,我们进魔蓝之戒,蓝弑、黑鳞你们留下保护主人。”

    “好!”蓝弑与黑鳞对着银摄点了点头。

    随即另外的几只兽兽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蓝弑在冰血的示意下,对着房门单手一挥,一道清风吹过,房门便缓缓地打开。

    而门外正站着一位笑的一脸风雅的男子。

    “我们又见面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在没有得到冰血任何同意之前,便带着两名护卫一样的少年竟自走了进来。

    冰血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些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

    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底深处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一双剑眉下确实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这双桃花眼与闻人熙然的桃花眼不同。闻人熙然的眼中总是带着几分冷意,而这名男子的眼中却带着几分妖异,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偶尔露出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更加提升了他自身的魅力。

    按理说这样不凡的男子绝对可以让人过目不忘,但是对于冰血这种不重要的人绝对不往脑子里记的人来说,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百里均在看到冰血眼中那陌生的目光之时,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就连跟在他身后的那两名侍卫也同时满脸错愕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

    “你……你竟然把我们主子给忘记了!”站在百里均右边长相较为清秀的苏基满脸激动的指着冰血,气的浑身直发抖。

    然而还不等苏基把话说完,只听蓝弑一声怒吼:“放肆!”随即一把速度比一般风刃还有快速几倍的青色风刃对着苏基的手飞射了过去。

    就在那把风刃即将看在苏基手臂上之时,百里均一把将苏基拉到了另一边,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即使那把风刃从苏基的身边飞过,依然将苏基的衣袖划开的一个大大的口子,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苏基那条胳膊上有着一条红红的血痕。

    苏基满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胳膊,背后一阵发毛,额头满是冷汗。

    如果……如果刚刚主人没有及时拉他一把的话,此时他的胳膊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静静的躺在地上呢。

    想到这里,苏基浑身一抖,背后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

    然而此时不仅仅是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惊,就连百里均和站在苏基身边的高章也同样心中充满的震撼。

    百里均刚刚拉苏基的那一下到底有惊险他可是比谁都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反应比正常人快一些,根本就不可能救得了苏基的胳膊。不仅如此,他还用上了自己三层的灵力才得手的。

    而高章震惊的是,自己的实力虽然不如百里均却比苏基高出整整两级,却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基本上那份是百里均已经将苏基拉过来了,他才反应过来。

    高章满脸愤怒的看向蓝弑,却不敢轻举妄动了。毕竟对方到底是什么等级他们完全不知道,而且两方的人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友人,说明白的,他们之间还有有的只是一些债务纠纷问题。

    想到这里,高章和稍稍平稳下来的苏基二人纷纷升起了警惕心,防备的看着蓝弑与黑鳞。

    因为他们觉得那个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却一身诡异气息的黑鳞比蓝弑还要恐怖。

    当然能让蓝弑和黑鳞这样的人甘心屈居其下位的冰血,更让他们两个忌惮起来。

    就连高章和苏基都发现了蓝弑、黑鳞与冰血之间的不同,百里均又怎么能没有发现呢。

    不过他却不同于他们两个人的紧张,脸上再次扬起了那抹优雅的笑容,眼中带着几分坏坏的妖异感,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抱歉,刚刚我的属下失礼了,在下在这里替他像墨心齐阁下致歉。”

    听到百里均的话,冰血双眉一挑,连她的名字都知道,看来是真的认识她了。

    难道……是在库洛城炼药师比赛上见过?

    百里均再一次在冰血的眼中刚看到了陌生的神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想拐歪抹角了,免得被这小子给气死。

    百里均微微向前走了几步,而跟着他身后的高章与苏基两个人则是在百里均向前走的时候立刻升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犹如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看的百里均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二人强硬的说道:“你们退下去,没事的。”

    “主人!”苏基不赞同的看向百里均。那几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神秘莫测,而且实力更有可能在他们三人之上,怎么能不防呢。

    百里均安慰性的拍了拍苏基的肩膀,平稳的说道:“放心,只要我们不做出要伤害墨心齐阁下的事情,他们就不会跟我们动手的。”

    “你倒是很了解我们嘛!”冰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百里均。

    而百里均似乎很喜欢听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大了一些,对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十分无耻的说到:“多谢墨心齐阁下的夸奖。”

    冰血鄙视的白了一眼百里均。

    百里均走到另一边的独立沙发坐下,看着冰血轻声说道:“看来你是真的忘记我了。”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毫不掩饰的说道:“从来没有记得过,何来忘记。”

    百里均嘴角一抽,无奈的笑了笑,虽然还没有说过几句话,不过百里均觉得跟冰血对话或者相处的话,首要必备的就是一颗无坚不摧的强悍心脏。不然指不定那句话或者是那件事被她打刺激的吐血身亡。

    不过对于冰血的态度,百里均好似十分了解冰血一样,丝毫没有在意,脸上依旧挂着那抹优雅的笑容。

    冰血绝对这人不是有着绝对实力派的演技,就是真的不在意。

    可是……为啥不在意呢,他又不是白痴,更不是贱的没事找虐。

    不知道百里均如果知道冰血这么说他,会不会真的吐血身亡呢。

    这时百里均转动目光看向冰血左手食指上带着黑晶戒指,嘴角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的方舟可是还在阁下手里呢,阁下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呢!”

    “方舟!”冰血眉头一皱,这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着一边百里均,眼中划过一抹了然。

    “哦,原来是你!”

    冰血冷淡的态度再次让百里均脸上的笑容僵硬。

    “哦,原来是你……就这样!”百里均诧异的看着冰血,心中那个打击啊。

    虽然对法是跟自己一样的男子,但是以自己的气质和外貌来说,就连男子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多看两眼,再加上自己的家势,更是让许多不分男女的人蜂拥而至,女的呢,想要嫁给自己为妻,享受日后的荣华富贵和高高在上的名誉。而男的则是想要借助自己的势力得到更多更大的发展机会。

    还从来没有人像冰血这样,多次让自己碰壁。

    “那你还要怎样?让我把方舟还你,那我告诉你,不可能!进入我墨心齐兜里的东西,就是我墨心齐的,跟你可没有任何关系。”

    冰血那副卑鄙无耻的高傲摸样让百里均无奈的一笑。

    这小家伙,自己什么时候说过想把那个方舟要回去了,如果不想给,当初也不会那么轻松的让她带着方舟离开啊。

    况且一个方舟对他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百里均看到这样的冰血却如同想要逗逗她,这样的心理让他还没有来得及揣摩,嘴里便先一步将心中的想法给实践了出来。

    “哦,可是那方舟是我自己炼制的,上面有我特有的标记。就算你不承认,它也是我的。”

    “你是炼器师!”冰血有些惊讶的看向百里均。虽然在库洛城内也见到不少的炼器师,但是真正有过交集的却没有一个人,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炼器师而且距离自己还如此近,让冰血的手如同有些痒了起来。

    自从她来到了幻景地域,还就没有炼过任何幻器,只要一碰火就是炼制丹药。

    “没错,如假包换。”百里均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职业。

    不过毫不意外的,百里均在冰血的眼中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崇拜之类的目光,对已打击,其实次数多了也是可以习惯的。

    “哦!”冰血点了点头,刚刚的惊讶也在眼中消失的彻彻底底,再次恢复成了那副淡然清冷的目光。

    百里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依旧越来越无奈,不过却依然没有放弃想要逗弄冰血的心理。

    “既然那方舟你喜欢,却又是在下炼制的。不如这样,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我就将这方舟低价卖给你如何,要知道这个等级的方舟在市场上可是不便宜的哦。”

    冰血冷冷的看着百里均,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双眉一挑,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钱!”

    “噗,咳咳咳!”一阵喷口水的声音和猛烈的咳嗽声从百里均的背后传来。只见刚刚还一脸防备性十足的苏基、高章二人此时满脸涨红的看着冰血,目瞪口呆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看好笑。

    就连百里均都猛抽了几下嘴角,额头滑下一颗巨大的冷汗。

    “干嘛那么激动,抽了!”冰血挑眉看着那抽风的三个人,丝毫不觉得尴尬。

    本来她就没钱吗!这个大陆的钱币她还是在芝郡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上次为了在芝郡不和欧阳立旬露宿街头但是又因为不想吸引太多的注意力,所以仅仅只是买了一颗等级最低,平时当做糖豆子的丹药换取了一些金晶石用来住宿。加上这次来到这里住这家酒店用掉的金晶石,满兜就剩下两枚了。

    要说还有比她更穷的神宗的吗。

    还买方舟呢,就是方舟的一块零件,她都百分之百买不起。

    “你说……你没钱!”百里均扭曲着一张脸,看着冰血,冷汗直流。

    “当然,骗你有钱吗!”冰血白了百里均一眼。

    这时苏基再也忍不住了,连刚刚的教训都忘记了,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朗声说道:“摆脱,别逗老百姓开心了。你一个上品炼药宗师会没有钱,会穷,会缺钱。你的名声和实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别说是从我们手里抢过的那个方舟了,就算是我们主子手里等级最高的方舟,你也买得起啊。”

    冰血看着异常激动的苏基,眨了眨眼睛,最后满脸同情的摇了摇头。

    这孩子彻底被刺激疯了。

    然而当苏基对着冰血吼完这句话后,倒是把旁边的高章吓了一条,连忙紧张兮兮的看向蓝弑和黑鳞。放心他们二人连目光都没有转过头才稍稍的吐了一口气。

    这是高章第一次觉得,原来不招人待见也是不错的。

    起码他知道,他们就不怎么招那一蓝一黑的两个人待见。人家两人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下,除非刚开始苏基怒斥了冰血一句让他们两个同时射来两道满是杀气的目光后,便再也没有看过他们一眼了。

    真的……不错,不错。

    而高章此时心里所想统统表达在了脸上,正巧被冰血看到了。嘴角一抽,满脸无奈的抬起头看了看蓝弑和黑鳞一眼。

    随即满心骄傲自豪的想道:竟然被这么帅气冷酷的两只兽吓成这个样子,果然……那三个人没有一个正常的。

    “你真的没钱!”百里均看着冰血在此确认道。不仅仅是高章和苏基不相信,就连他也很难相信。

    毕竟冰血在库洛城的炼药师大会上的杰出表现他是从头看到尾的。当时没有出现去认冰血,那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不适合在那个场合中出现,但是却又不得不去。所以冰血的成就,他自然清清楚楚。

    以她现在的炼药实力,随随便便炼制一颗都会让外面的那些人抢破头的。又怎么会没有钱呢。如果说她的丹药无价,那么他相信。但是说她没钱,他是万万不信。

    但是虽然他们相处不久,也可以说很短。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墨心齐在钱财的方面根本就毫不在意。不是因为她财大气粗大手大脚,而是钱财对她来说根本可有可无,她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真……的……没……有!”冰血认真的看着百里均,一字一句的说着。说完还不忘白了一眼百里均,对于他的抽风,冰血很是鄙夷。

    “好吧!”百里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冰血说道:“正好明天这里会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你可以借此机会拍卖一些东西,赚些钱。虽然钱财不是万能的,但是出门在外带一些在身上总归好些。”

    “拍卖会!”听到这三个字,冰血顿时来了精神。她家墨岛在浩瀚大陆上也有拍卖会,她可是很喜欢混迹在里面的。总是能看到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而且百里均说的也没错,出门在外确实需要一些钱财。她接下来还要去找暗夜和玄,还有爸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

    当下冰血便点了点头说道:“好!什么时候,地点?”

    丝毫没有绝对是对方帮了自己,冰血问的那叫一个自然。

    不过百里均也不在意了,反倒十分欣赏冰血的爽快不做作。

    “明天中午,利人阁。我在门口等你!”

    “好!”冰血点了点头。

    在百里均起身刚走到门口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人,让他会心一笑。

    “多谢了!”

    他发现,有的时候墨心齐这小家伙还别扭的可爱。

    当天晚上冰血便进入到了魔蓝之戒内,看着炼丹炉发呆。

    “主人,怎么了?”堕翼来到冰血的身边看着正在发呆她,有些疑惑。

    冰血抬起头看向堕翼有些无奈的说道:“明天我要去拍卖一些东西,给咱们赚点钱,可是我觉得炼制丹药应该不行,如果丹药的等级太低根本赚不了多少,太高的话未免有人起疑心,猜出墨心齐在这里,那么接下来会引来许多麻烦,定会耽误我们的行程。”

    “赚钱,我们很缺钱吗!还有,要那么多钱干嘛?”

    得,又来一个对钱财完全没有意识的家伙。

    冰血嘴角一抽,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百里均他们会是那样的表情了。

    无奈的一笑说道:“我们出门在外如果是山野的话还好说,就地扎营便好,但是如果进入到城市就好找酒店休息。有些钱财放在身上也方便些。”

    堕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对了!”冰血看着堕翼,眼中带着几分担忧的问道:“暗夜怎么样了?”

    “放心吧,主人!”堕翼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魔魅说现在已经不需要两个人一同给你输入魔气了。我察觉到你进来了,便过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一声,好让你放心。”

    “嗯。”冰血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满是谢意的看着堕翼说道:“谢谢你。”

    魔气对于堕翼来说同样很重要,那是他体内的纯阳之气比精神力还要重要,耗损太多多身体还很伤。

    毕竟堕翼是从别的种族转化到魔族的,体内的魔气并不像冰血这样纯粹的与生俱来。

    冰血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单手一挥,一鼎深蓝色的炼器炉出现在了面前,接着说道:“果然,多个手艺多条路啊!”

    听到这,堕翼嘴角一抽,有些汗颜。

    主人这句话说出去定然会打击死几层人以上。

    不过看到冰血那即认真又得意的开爱表情,堕翼宠溺的摇了摇头:“主人忙吧,堕翼去魔魅那里看着,无需担心。”

    “嗯!”冰血笑着看堕翼离开,随即在转过头看向炼器炉的一瞬间,刚刚还温柔的表情顿时变得认真了起来。

    她已经许久未炼制幻器的,先是随便炼制了一个圣阶幻器,猛然发现炼制的熟练度竟然比在浩瀚大陆之上提升了不少,不对……应该是很多才对。

    隐隐约约她感觉得到,她炼制幻器的熟练度提升应该跟紫火的多次晋级加上丹药炼制熟练度的提升有着密切的关联。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提升炼制丹药熟练度竟然能将炼制幻器的熟练度提升起来,这……应该是不合常理的吧。

    不过,不合常理的事情貌似自己经常做。这样想想,冰血瞬间释然了。反正都是自己的,快速提升了不是更好。

    当下冰血将之前在浩瀚大陆历练之时得到了几把没用任何用处的圣幻器统统丢到了炼器炉内。

    与此同时心中默默召唤紫火,紧接着随手一丢,紫火在炼器炉内迸起熊熊烈火,心中神识驱动,控制好紫火的火候,快速将刚刚丢进炼器炉内的几把圣幻器溶解,接着萃取特性,神识微微一动,两枚晶莹剔透的魔晶石凭空出现在冰血的身边。

    两枚魔晶石好似活了一般自己飞入了炼器炉内。

    神阶以上的幻器功能的强悍度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了。但是对于本就缺少高等炼器师的时空,特别是拥有高级火焰的高等炼器师更少。高级幻器也就跟着越来越少,价格也就成为了大多人的望尘莫及的。

    神阶以上的幻器被分文神王器、神皇器、神帝器、以及领主神器与传说中的混沌神器,而每一阶的神器都被分为九个星级,而每个星级当中自然也有下品和上品之分。

    据说在几千年前也出现过混沌器,轰动了整个幻景地域,但是最后也不了了知了。既然出现过,那么就一定依然存在,只是在什么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了。

    虽然丹药是每个人都必不可少的,必要时可以救命。但是幻器却真正的如同每个修炼者的生命一般。

    随着需求量增加,要求也同样越来越高。但是高级的炼器师却越来越少。以至于现在一把神器以上等级最低的下品一星神王器,有的时候都会炒出个天价来。

    所以在整个幻境大陆内,炼器师公会要比炼药师公会少了许多。因为大多数比较有潜力有天赋的炼器师都被大势力大家族早早的挖走,留在家族中供着。

    而那些高等级炼器师大多比炼药师都高傲,根本不屑于成帮结派,独来独往的。不过冰血上次在心火公会那里听说,幻景大陆内千百年前,高等炼器师不想现在这般少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失踪的失踪,隐世的隐世。以至于连幻器谱都满满的失传了许多许多。

    ------题外话------

    累趴了……~(>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