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七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邰寻所认识的父亲是永远都高高在上的,是优雅高贵的,是仪态万千的。与眼前这个好似一个痴呆儿一样的糟老头完全不一样。

    “你……怎么做到的?”

    邰寻僵硬的转头着脖子看向冰血,脸上的表情早已无法来表情他此时心里的波浪汹涌。

    冰血双手环胸,满脸讽刺的看着结界中的邰家家主,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接着说道:“不过是在每次来的时候都进去跟他玩玩而已,而每次进去都会带一些礼物给他。久而久之……就兴奋成这样喽。”

    邰寻看着冰血那张恶魔形态标准式笑容后,嘴角一抽,额头发出一层冷汗。

    所以说……惹到这小子……后果真的很可怕。

    邰寻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结界中的邰家家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他出来吧,我想……他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冰血有些奇怪的看着邰寻说道:“你不恨他了?”

    “恨!”邰寻苦涩的一笑,接着看向邰家家主说道:“可是……他依然是我父亲。”

    “父亲……”冰血有些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向天边,心中对于这两个人有了更多的向往。

    “此时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了,却不知道你到底离我有多远。爸爸!”

    (第九十七章)

    冰血有些奇怪的看着邰寻说道:“你不恨他了?”

    “恨!”邰寻苦涩的一笑,接着看向邰家家主说道:“可是……他依然是我父亲。”

    邰寻缓缓的走到邰家家主的面前,看着那个已经瘦得没有一点身形的老人,原本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此时乱糟糟的定在头顶,而且已经有了不少白发。就好似一夜之间,原本还英俊魁梧的父亲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糟老头。

    邰寻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酸酸的、苦苦的、瑟瑟的。

    又好像有一组做饭的五味瓶子在自己的心里倒了一样。

    邰寻伸出颤抖的双手握住邰家家主的双臂,眼前原本还清晰的画面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为什么?当年你为什么要那么多母亲,你不是爱他的吗。可是爱他又为什么好抛弃她去找别的女人。为什么还能忍心去害死她。你难道不知道……不知道她有多爱你吗。”

    邰寻悲凉的声音犹如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进众人的心里,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此时改如何去安慰这个犹如受伤的小兽一样的邰寻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在你心里有的永远都是那对母女,现在……现在你所爱的她们在我手里正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怎么样……你开心了吗。舒坦了吗。如果你知道今日我会如此做,而且还成功力。那么……当初,你还会还是母气,抛弃我吗。”

    “能吗!能吗!你倒是说啊,能吗!”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嘶吼,不断地漂浮在上空。

    冰血看着有些疯癫的邰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他还是爱他父亲的,只是这份爱让他不得不转换成了狠,永无止境的恨。

    邰家的事情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结束了,结束的平平淡淡。甚至在邰寻正式接过邰家家主之位这件事,都震惊了整个库洛城的人。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邰家的家主,而邰家对外宣称的则是邰家老家主因痴迷修炼而将家主之位让给了邰家少主邰寻。

    至于那个成为邰家所有人笑话的邰珠被邰寻嫁给了临城的一户出了一位炼器师的二品家族中的嫡系少爷。据说这位嫡系少爷是个傻子,还有暴力倾向,但是却是那个家族的家主为疼爱的儿子,也因此给邰家带来了一些好处。

    而心火公会与邰家的合作也正式展开了。一系列的业务与账目核对都在暗中秘密的协商核对中。

    “事情已经解决了,红师兄怎么还没有回来?”冰血有些疑惑的看着千代茵。

    其实这件事情看起来这么顺利,表面上冰血的功劳最大,可实际上这一系列的事情如果没有红心智暗中帮忙的话,根本不会这么快这么顺利的结束。

    千代茵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冰血说道:“红师兄忙完这边的事情就被大师兄派到别的分会处理事情去了,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戏谑的看着千代茵,双眉一挑,幽幽的说道:“师姐,心火在库洛城最大的敌人便是邰家,现在邰家已经解决了,你是不是要回总部去了。”

    千代茵听到冰血的话,在看到她那一张充满了坏笑的表情之后,脸颊突然显出一层红润,没好气的瞪了冰血一眼:“去你的,我自然要随同师父与师叔他们一起回去,又没有什么大事,干嘛要提前回去。”

    “哦!”冰血搞怪的语气让千代茵再次瞪了她一眼。随即冰血微微靠近千代茵,戏谑的说道:“师姐……难道就不想大师兄。”

    冰血刚刚说完这句话便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来,而就在她消失的一瞬间,一声河东狮吼在心火公会上空散开。

    “墨心齐,你这个臭小子。”

    冰血悠闲的走在大街上,好像自从来到库洛城就没有好好的再城里溜达过,每次出来都会出一些状况,扰了她逛街的心情。

    “主人,现在……库洛城的事情都结束了吗?”堕翼舒缓低柔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自从上次让他吸收完那枚在邰家书房找到了魔石以后,知道冰血现在的处境没有太大的危险之后,便很少出来,而是在魔蓝之戒中冥想修炼,不断地修复自己的旧伤。

    对于这一点,让冰血感到惊奇,但却没去询问堕翼原因,而是选择随他。毕竟伙伴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还有西门家的事情,不过西门开刚的事情还有一点复杂。我从未见过他口中所谓的少主大哥,而他父亲也很少出息公众活动。整个西门家就好似完全封闭了一起来一样,根本查不到什么。”

    “少主,需要我去吗?”白灵的声音随即响起,带着几分空灵的感觉残袍全文阅读。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用了,我想我应该有办法见到这些人了。”冰血说这句话的是,双目直直的看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

    而站在大街上距离冰血不远处的地方正站在脸色带着几分迷茫表情的唐恩。

    唐恩快步走到冰血的面前,对着冰血恭敬的低下头轻声唤道:“少爷。”

    冰血看着这样的唐恩,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说道:“我说唐恩阁下,摆脱你不要在这么叫我了好吗。你可是大陆赫赫有名的炼药师强者,这么恭敬的对着我,这么不好。”

    唐恩抬起头,十分认真的看着冰血,清冷的说道:“少爷,唐恩这样叫你自然有唐恩的道理,这一声少爷叫您,唐恩还觉得委屈了您呢。只不过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和身份都有些不同,所以只能暂时先这样叫着了。”

    冰血嘴角再次一抽,这次连眼角都跟着抽了两下,随即轻叹了一口气,对着唐恩说道:“随你吧。对了,我正好找你有事。”

    “请少爷吩咐。”唐恩听到冰血有事情找他,里面变得十分庄严有礼,连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想你找个名义召库洛城所有贵宾参加性庆功宴,顺便暂时冠军奖励给大家看。所以务必要整个库洛城的大中小家族的人员都来到现场。”

    “这……只是找个名义!”唐恩有些奇怪的看着冰血,完全不明白冰血说这话的用意。

    不过,对于冰血的请求唐恩根本半点不迟疑,快速弯下腰,对着冰血恭敬的说道:“是,少爷。”

    “麻烦你了!”冰血对着唐恩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向着另外一条街走去。

    不过无论冰血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轰动。不为别的,只为冰血那绝佳的天赋以及对兄弟之间的义气。

    当然了,其中呼声最多的就是接到两旁那些一个个大半精致的姑娘们,更是好不矜持的对着冰血就算一阵媚眼。有的甚至为了能跌落在冰血的怀抱里,只见闭着眼睛就往地上摔。可惜迎接来的不是软绵绵又刚硬的肩膀而是硬硬的水泥。

    这一天逛完,冰血回到心火公会的是,昏暗的天空落在心火公会内,显得一片祥和与安宁。

    “叶师兄,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了,你们就要回总部了吗!”冰血慵懒的靠在石柱上,对着叶客心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无聊的成分。

    “叶客心点了点头,对着冰血说道:”如果这边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话,我们是谁集体回总部的。这边只要交给分布的人就可以了。“

    冰血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些什么。

    叶客心看了冰血一眼,随即学着她的眼中靠在石柱前仰头看着逐渐昏暗的天空,心中带着一股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小师弟……不跟我们回去吗?“

    ”嗯!“冰血摇了摇头,对着叶客心说道:”我……其实死来找父亲的,但是却在途中跟伙伴们走散了。所以的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后,我就要再次踏上了他们的路程。“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容,少了几分平日里的阴冷与永乐,带着几分幸福的味道,享受着每一次跟她相距的距离减少。

    ”你放心,心火公会的分布遍布的幻景地域中许多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可以找到的。“

    所以这次冰血要努力的检查一下,又有着说……坚持下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