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六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邰寻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抬起手指着站在冰血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硕大:“他……”

    然而邰寻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唰唰唰”的声音从城墙上方传来,所有人问声望去,只见数十道身影一人手持一条长绳,巧妙灵巧的从城墙上飞身而下,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地面。

    这个人的身上统一穿着一套暗色长袍,胸口处绘着一轮奇怪的弯月。这个图案是邰寻从来没有见过的,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他人都没有在幻景地域中见过,这样不免对这些人的身份犯起了疑惑。

    只见这几个人快速走到冰血的面前,与那名中年男子并排而立,对着冰血恭敬的单腿跪地,右拳放置胸口,齐声高呼。

    “属下,见过主子。”

    这一生嘹亮的高呼震傻了所有人的。

    特别是邰寻,不过以邰寻聪明的头脑,稍微想想也就释然了。

    毕竟像是冰血这样的人,背后没有什么庞大的家族存在,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既然如此,从家族中召唤一些属下前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让邰寻没有想到的是,墨心齐的属下竟然可以安全的混到素来多疑的尹长老身边,而且还是一个那么重要的位置。

    这件事可是他蓄谋已久都没有完成的事情,竟然被这个神秘少年做到了。

    邰寻看着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他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没想到,他竟然是你的人。”邰寻双目中闪过一抹探寻的光芒看向之前还跟在尹身边,此时却突然变成了冰血属下的中年男子。

    冰血淡淡的扫了一眼邰寻,随即淡然自若的说道:“不然你以为,尹长老的那些消息都是谁给你的。”

    “可是……”邰寻有些纠结的皱起眉头,看着冰血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冰血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狡诈的邪笑,对着邰寻双眉一挑,幽幽的说道:“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邰寻原本还满心盼望的从冰血口中听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可惜得到了最是一句模凌两可的答案仙灵图谱。

    然而邰寻去没有看到在冰血说完这句话后,站在他们身后的妖月几个人嘴角齐齐一抽,一个个忍不住的翻着白眼。

    他们觉得吧……他们家王不告诉邰寻绝对不是想要私藏,而是……根本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他们的人是如何得到尹长老信任的无耻下流到极点的方法。

    邰寻看着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心中依然对此事十分的好奇,却不再追着冰血要答案。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邰家的七个人,随即对着邰寻轻声说道:“如果你觉得这些人值得信任,那么便留着。不过一旦有人出现异常举动的话,不用多说废话,直接废掉就好。”

    平淡的语气配上如此嗜血残忍的话语从冰血口中说出,带动起一股十分诡异的气氛,让邰家的那些人浑身一颤。

    邰寻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然而就这么一眼,心中一片了然,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冷眼看着除了自己亲信以外的邰家人,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阴冷。

    邰家剩下的数十个高层人员在看到自家少主听信了墨心齐的话,连表情都变了恐怖起来,当下心中一颤。

    原本对于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少主来说,他们根本毫无畏惧,选择支持他不过是因为邰家家主的掌控欲越发旺盛,让他们的利益越来越少。所以才想到借这个机会来推翻之前的家族政策,拥立这个傀儡少主坐上主位,而他们才是邰家幕后真正的主人。

    但是他们却完全没有想到,今日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来,打的他们措手不及。

    不仅仅如此,现在竟然连生命都威胁到了,让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眼中的那个傀儡少主变得。

    又或者是……真正的邰寻复活了。

    就算此时他们心中身体起了后悔的意思,却已经无力回天了。就算现在他们与邰寻动起手来。那神秘莫测的墨心齐会不管吗,看看那一群一身煞气的黑袍人,好似地狱里面来的杀神一样。

    又有谁敢他们这一群杀神面前升起战意呢。

    数十名邰家高层心中百转千回,随即好似领头人一样的几个人对视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数十个人突然单腿跪在了邰寻的面前,高声齐呼:“我等愿此生追随在少主身后,绝不背叛。如有违背此誓言,必遭天打雷劈,五雷轰顶。”

    邰寻双手背后,看着单腿跪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嘴角勾起一抹高傲的冷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偶。

    冰血带着妖月的五十个人回到了心火公会。在自己小院子的旁边安排了一处空地给他们扎营。本来千代茵想要安排这五十多个人住在心火公会最大的一个院落西林院,而只有这个员西林院才有足够的房间让这五十多个人一同入住,但是妖月的人却统一拒绝了,连商量都没有互相商量,就集体摇头拒绝了千代茵的提议。

    有屋子不住,这些人反而选择了距离冰血最近了地方安营,宁愿睡帐篷也不离开他们家主子的身边。这就是妖月的兄弟们的情谊。

    冰血无奈,只好谁了他们。却不知道,这样的感情,招来了多少人的羡慕。

    那样毫无间隙的默契与信任,那样可以放心的将自己完全交给伙伴的绝对,是世间难有的,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遇到的。

    但是这次,他们却看到了一个集体。更有可能,这个小型集体不过是他们大家族中的一小部分未来之当妈不易全文阅读。

    “他……还有多久出来!”邰寻皱着眉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苦涩。

    冰血坐在被太阳晒得暖暖的草地上,嘴角带着几分舒适的笑容,慵懒的说道:“你很紧张。”

    “我……”邰寻有些尴尬的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一句话可以反驳。

    冰血半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向一本正经的坐在椅子啊上的邰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着说道:“我嘴角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让他这辈子都走不出结界,不过却需要你的帮忙,如果有以外发生的,能杀了他的人也很有可能是你。”

    “让我……杀了他!”邰寻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冰血戏谑的笑了笑,随即说道:“怎么了?不舍得!”

    “当然不会!”邰寻低着头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声音中却充满了冷硬与低沉。

    “那……”冰血缓缓坐直身体,看着邰寻歪着头说道:“我这几天就会准备好所需要的东西,到时……我会通知你。”

    邰寻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绝对……这酷热的夏日照在身上,却让他依然感觉到了十分的冰冷。

    邰寻离开后,一个让在冰血意料之中的人来到了心火公会。

    冰血邪坐在大厅的软椅上,看着对面的西门开刚,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小说,幽幽的说道:“怎么?想明白了。”

    西门开刚纠结了一下,随即快速对着冰血点了点头,那样子好像生怕慢了而悔恨一样。

    冰血看着西门开刚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淡淡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会让你成为西门家的下任家族,不过……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想忍耐,不然……我们将前功尽弃。”

    “好!”西门开刚点了点头,接着看向冰血问道:“那我需要做什么?”

    冰血双手抱膝坐在地上,对着西门开刚微微一笑,眼中划过一抹嗜血的神情,接着阴森的说道:“你……只要乖乖留在家里看,让所有人都看见便好了。”

    看到冰血这样的笑容,西门开刚突然打了一个冷战,喉咙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背后蹭蹭的冒着凉风,却依然不敢轻举妄动,保持着刚的那个看起来带着几分优雅之气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冰血到底打算做什么,但是此时整个库洛城的上空就好似被一层气压十分地而且特别恐怖的黑云压着。让人难以呼吸,情绪也变得十分差了起来。

    而在冰血预测邰家家主走出结界的前一天,冰血挂着一圈黑眼圈出现在了邰家书房的位置。

    此时在冰血面前的正式那个结界。

    邰寻原本是想躲在草丛内观察的,但是去冰血十分粗鲁的拉了出去,明晃晃的出现在邰家的家主面前。

    这个结界的内部是无法看到外面的,而外面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里面的情景。

    然而当众人看清楚结界中的人之时,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冷气,有些难以置信。

    这原本相貌堂堂,英剧潇洒的邰家家主沉思在结界内竟然满头乱发,胡子又长又乱。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找不出一点好的地方。

    然而里面的泥土被人翻得乱七八糟,整个结界内连一根草都没有了,犹如蝗虫过境一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