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五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在幻景地域中,地位是不分种族的。唯一可以用来分类地位的只有实力,有许多实力强悍的魔兽,家中的奴仆中竟然还有人类的。

    所以在幻景地域中,契约兽并不比在浩瀚大陆中常见。因为这里的魔兽是可以进入到那些所谓的人类世界与人类共同支配这个时空,甚至有的还可以做人类的主人。

    然而尹长老为何在邰家有着如此高的位置,其中的一个原因正是因为他拥有一只神皇级别的契约兽。

    但是此时的情景,却完全颠覆了众人的想法。

    “小武,杀了那头笨牛。”

    “墨心齐,你敢。”尹长老对着冰血大吼一声,身体顿时迸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双手胸前交叉,快速打出几个复杂的手势,于此同时口中轻轻吟唱。

    然而在尹长老口中的咒语还没有完全来得及唱完之时,一道让人躲闪不及的墨绿色光芒快速从尹长老的面前闪过。

    “嗷!”的一声惨叫冲出天际,让原本肃静的库洛城外添加了几丝凄凉的感觉。

    突然尹长老“噗”的一下,吐了一口气鲜红的血液,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额……”

    看到尹长老吐血,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表情,甚至已经忘记了去关注那头神火蛮牛是如何被秒杀的。

    毕竟,尹长老吐血这件事在大家的心中造成的轰动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只有契约主身亡的时候,契约奴隶才会因此受到极大的损伤。

    然而此时的情景与这条契约规则太过相似。尹长老就是在那头神火蛮牛死亡的下一秒吐血的。看样子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不然以尹长老中品神宗级别的强者小伤根本不至于让他在外人面前吐血,这可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啊。

    冰血双手环胸,满脸戏谑的看着脸色十分难看的尹长老,过了都有几分钟的时间了,尹长老依然没有恢复过来,足以证明他所受的内伤必定是十分严重的洪荒元符录最新章节。

    “尹长老,看不出来啊。您老的口味可不是一般的重啊!”冰血微微弯着腰,满脸讽刺的看着尹长老,笑的一脸欠揍样。

    “你……咳咳咳!”尹长老一阵猛烈的咳嗽让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全,只能满脸愤怒的看着冰血。

    冰血耸了耸肩膀,双手向着两边一摊,一脸无辜的说道:“本少也不知道你竟然会和那头笨牛签订主仆契约啊,最重要的是,那头笨牛竟然是主,而尹长老你……是仆。”

    “墨心齐……”尹长老勉强的在牙齿缝间吐出三个人,浑身被气的只发抖,却因为内伤而无法动手,不然尹长老发誓……他一定会将眼前的这个臭小子碎尸万段。

    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突然脸色一变,变得一片阴冷,那双幽深的眼眸中充满了肃杀之气,随即单手一挥,红光微闪,血煞紧握手中。

    “你……你要做什么!”此时的尹长老的战斗力已经完全消失,内伤太重让人无法正常运用灵力,加上身边那只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诧异乌龟,尹长老站在原地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然而在看到冰血拿出一把充满了嗜血之前的匕首之后,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

    冰血随意的挥了挥手中的血煞,最后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一身邪气不断地环绕在身体的四周,让她犹如一只刚刚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怖、嗜血、阴森、残忍的气息。

    此时站在城下的人,除了邰寻以外,其他人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做出了一个想要逃跑的动作,但是身体却僵硬的硬在原地,根本连想动都动不了。

    “做什么!”清脆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冰寒,让听到的人犹如突然坠落到了一处万年寒池一般,连灵魂都被冻的颤抖了起来。

    “呵呵!”空灵的笑容好似来之地狱的勾魂曲,冰血一步一步的向着尹长老缓缓的走去,步伐缓慢悠闲,然而对于尹长老来说却充满了压迫感,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本少还能做什么!”冰血缓缓的抬起头,双眉一挑,邪邪的看着印长老幽幽的说道:“自然是……送你下地狱。”

    “地狱”二字刚刚说完,冰血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额事情,冰血已经快去来到了尹长老的身边,一把拉过尹长老的头,另一只握着血煞的手快速绕道尹长老的前方,对着他的脖颈轻轻一划,一条血痕出现在了尹长老的脖子上。

    然而冰血一连串的动作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看清楚,就连距离尹长老最近的那名中年男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样奇异快速的身法是邰家众人前所未闻的,不免在他们的心里造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震撼。

    这时邰寻缓缓的走到冰血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经死绝的尹长老,眼中划过一抹疑惑,随即对着冰血说道:“怎么会没有元丹出现。”

    在幻景大陆内,修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可以将灵魂修炼成元丹存放于体内,这样在身死后还可以救自己一命。

    元丹只要不受到大的攻击,还是有可能重新塑造一个本体的。

    但是一阵守在旁边等待尹长老元丹破体而出,好给与最后一击的邰寻竟然完全没有看到自己预想的结果,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冰血看着躺在自己脚边已经完全死绝的尹长老不屑的一笑,冷声说道:“死在我手上的人又怎么会给他留第二次机会。”

    邰寻微微一愣,随即看着冰血无奈的笑了笑,散去了体内积聚起来的灵力,不在追问原因最权商全文阅读。

    其实答案根本不需要去细想。

    也不看看人家墨心齐是什么身份,堂堂炼药师不缺的就是丹药。更何况她还是那个以毒为名的疯二的徒弟,想要在杀人的一瞬间毁了对方的元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时邰寻也注意到了刚刚一直站在尹长老身后的中年男子。

    此时是前段时间刚刚进入到邰家的,身份很神秘。就连他的没有查出来这名中年男人的身份,甚至连他是魔法师还是武士都不知道。

    不过唯一知道的是,他很受尹长老的信任,从来到邰家后便一直跟在尹长老的身后,却没见他做过一件跟贴身奴仆有关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让邰寻对于这人的身份更加的怀疑起来。

    可是,邰寻再次在看到这位中年男子的表情之后,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按理说自己的主子身死了,他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怎么地也要表现出一些失落或者是迷茫的表情才对吧。

    可是这位中年男子此时的表情太过平静,平静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对此,邰寻在看清这名中年男子之时,眼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抹防备,双脚不由自主的挪到了冰血的身前,挡在了冰血与那名中年男子的身边。

    冰血原本在检查尹长老身上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却突然感觉到有人跑到了自己的背后站着。

    冰血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快速转过身,看到的确实邰寻宽厚的背。

    冰血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手拍了拍邰寻的肩膀,说道:“喂,你干嘛呢!”

    邰寻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冰血,不明白原本很谨慎的一个人,现在怎么会突然放任一个陌生人在自己的背后,甚至这个陌生人还有可能是敌人。

    冰血看着表情有些扭曲的邰寻,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随手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他。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冰血很自然的将刚刚从尹长老的身上搜出来的空间戒指和一个类似账本的东西交到了那名原本一直跟在尹长老身后的中年男子手里,随即转过身背对着那名中年男子,毫无防范之意。

    此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一抹疑惑迷茫的表,他们不明白,冰血的背后连心火公会大多数的人都不能停留,今日为何会放心的让一名敌人站着,甚至没有一丝防备。

    “心……心齐!”邰寻弱弱的叫了冰血一身,嘴角一阵猛抽。

    冰血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的扫了一眼邰寻:“怎么了?”

    邰寻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抬起手指着站在冰血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硕大:“他……”

    然而邰寻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唰唰唰”的声音从城墙上方传来,所有人问声望去,只见数十道身影一人手持一条长绳,巧妙灵巧的从城墙上飞身而下,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地面。

    这个人的身上统一穿着一套暗色长袍,胸口处绘着一轮奇怪的弯月。这个图案是邰寻从来没有见过的,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他人都没有在幻景地域中见过,这样不免对这些人的身份犯起了疑惑。

    只见这几个人快速走到冰血的面前,与那名中年男子并排而立,对着冰血恭敬的单腿跪地,右拳放置胸口,齐声高呼。

    “属下,见过主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