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二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墨心齐!”尹长老震惊的看着此时悠然自得的蹲在城墙顶端边缘的身影,一身黑色长袍随风而动,即使冰血此时是蹲着的状态,依然没有折损她一丝高贵的气质。

    “尹长老好眼力,这么高都能看得清本少啊!”冰血蹲着墙头,满脸戏谑的看着墙下的几个人。

    尹长老听到这话,顿时双眸冒火,对着冰血一声大吼:“墨心齐,你当老夫是老眼昏花,还是实力不济,仅仅三十几米的城墙,老夫会看不清你吗。”

    “哦!”冰血怪异的语气上下起伏,语气中充满了戏谑与嘲讽,让城墙的尹长老脸上的愤怒更加的旺盛。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尹长老愤怒一声大吼,体内的火元素顿时暴动开来,四周原本还有些清冷的空气,此时升起了几分闷热感。

    冰血歪着头,满脸无辜的看着尹长老,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一双幽深的眼眸中根本让人无法看透她此时心里所想。

    “没什么,不过如此你硬要说本少有什么的话,本少也没办法。”冰血说完,耸了耸肩膀,双手向着两边一摊,接着说道:“随你想喽了。”

    “你……”尹长老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长袖一挥,便要提气飞向城楼上方。

    然而就在尹长老愤怒的想要起身之际,一直站在他身后那名面色僵硬的中年男子,快速拉住情绪激动的尹长老,小声说道:“尹长老稍安勿躁,这墨心齐诡计多端,狡猾成性,身份更是神秘莫测。刚刚那摆明了就是激将法,尹长老前方不要上当了,小心上面有诈。”

    尹长老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生之村户最新章节。不愧是老江湖,短短几秒钟就稳定好了自己的情绪。

    随即尹长老满脸阴冷的抬起头的看向墙头之上的冰血,眼中带着谨慎的目光,对着冰血低声问道:“墨心齐,别跟老夫玩花样。老老实实的回答老夫,你怎么会在这里。”

    冰血听到这里,表情突然一变。原本还带着几分玩闹痞气的表情此时变得一片阴冷,自己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缓缓站起身,双手背后,直直的站在墙头上,俯视着下方的一切,好似一名站在巅峰的帝王,俯视着世间蝼蚁一般,高傲凌然。

    “本少在哪里,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了。”

    尹长老双目一瞪,对着冰血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哼!”冰血冷哼一声,低着头俯视着下方的尹长老,高傲的说道:“是敬酒还是罚酒,现在可不是你这个老家伙说的算的。”

    说道这里,冰血突然挥起右手,对着前方一挥,口中朗声喝的:“放。”

    一声令下,四道带着血色的身影突然从城墙上方飞了出来。

    本以为是暗器的尹长老几个人,脸色突然大变,快速向后飞速退去,然而当他们看清从城墙另一头分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之时,脸上突然变得惨白一片。

    此时三十多米高的城墙上赫然掉着五个浑身是血的血人,每个人的身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布料遮掩,即使如此,也没有什么无伤大雅的。因为……这五个人的身上连一块完整的皮都没有。

    血淋淋的皮肉贴在那五个人的身上,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他们的身体滴落在城墙下方。

    整个人除了那张脸可以看以外,身上连头顶都已经惨不忍睹,整张头皮好像是被人完整的掀掉了一样,血肉翻飞,一根头发都没有,有的只是那血淋淋的碎肉黏贴在上面。

    这些都不是让人最胆寒的,最让人胆寒的是那五个人的十指,此时被一根根发青的细针扎在。不过这是跟细针扎的却不是他们的手指脚趾,因为他们十指最前面的那一节已经完全不见,但是却又不像是被用到砍掉的,更像是被人用力拽掉的。

    尹长老等人虽然久居邰家,但是年轻的时候已经在大陆上到处游走历练的,自问他们大大小小的战意也参加了不少,就连如如今的这个地位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从尸体推上爬过来的。

    但是今日……

    此时此刻……

    当他们看到城墙上放挂着的这个已经被折磨的完全不似人形的人之时,他们怕了。

    那股恐惧是用灵魂深处传来的,是他们心里最深处的恐惧。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今日他们竟然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引出了他们心底深处最为真切的恐惧感。

    空气中流传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看城墙上那五个人的惨象和那依然滴滴下落的鲜血,足以证明这几个人是刚刚用完刑的。

    尹长老几个人满脸恐惧的看着城墙上面不改色的冰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们都是如此,站在他们身后的那几个年纪颇轻的年轻人此时早就一脸惨白的蹲在地上狂呕不止了。

    尹长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冰血,咬牙切齿的说道:“墨心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冰血双手环胸,满脸淡然的看着尹长老,一身的邪气自然而然的围绕在身体四周,让城墙的下的人竟然有种此时身临地域的感觉,而他们头顶所站的正式黑暗地狱的王者,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恶魔噬金剑仙。

    冰血看着尹长老,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轻声说道:“怎么……尹长老不认识这几个人吗。”

    听冰血这么一说,尹长老这才壮着胆子去看城墙上挂着的几个人,当他看清楚几个人的脸之时,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你竟然……你竟然如此对待他们。”

    原来……城墙上此时挂着的五个人正是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以及他身边的四名亲信。

    尹长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此时他的喉咙就好似被什么东西卡主了一样,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卡的他十分的难受。胸口处被憋的生疼。

    尹长老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冰血,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墨心齐,你小小年龄竟然如此狠心残忍。”

    “哼!”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轻蔑的看着尹长老,冷声说道:“尹长老,您老是在开玩笑吗。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者为奴的世界,只有绝对的实力与强硬的势力才是一切。本少今日如果不收拾的他们,他日他们便会带着一帮人来踏平我心火公会,占据我心火万年基业。”

    “成则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我想……尹长老应该比本少明白吧。今日我不杀你,那么……明日你的利刃便会刺入我的胸口,这是敌人之间最起码的规矩了。”

    “那你也不至于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们,他们是人,是人!”尹长老撕心裂肺的嘶吼在整个天空上方回响,让人忍俊不禁。

    但是他所面对的确实一只冷血无情的恶魔,对于敌人她从来学不会仁慈与手软,有的只是先下为强,有的只是斩草除根,有的只是地狱。

    “呵呵!”清脆的笑容声原本应该如天籁般好听,但是此时在所有人的耳中却如同地狱中的催命曲,让他们浑身汗毛直立,只想转身逃跑,跑的越远越好。

    此时估计在邰家这群人当中,估计只有邰寻心中没有对于冰血的恐惧吧。

    “恶魔!”冰血笑的一脸邪气,冷冷的看着下面的人,歪这头,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冷声说道:“尹长老还真是说对了,本少……就是恶魔,而且是地狱中最可怕的恶魔。”

    “你……”尹长老此时的脸色已经有白转为了铁青,难看的要命。努力的抬起头手比指着冰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哪有那么多废话!”冰血脸色瞬间转变,不耐烦的看着城下的人,眉头紧皱,冷声说道:“本少现在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今日本少在这里让你看这些不过是一个警告,也可以说是一个例子。而你们只要回答本少一个问题即可。”

    尹长老听到冰血这话,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中年男子,男子脸色同样十分难看,却依然强忍着,导致原本有些铁青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红色。

    中年男子对着尹长老点了点头,随即尹长老转过头再次看向冰血,大声喝道:“说!”

    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淡淡的看了一眼尹长老身后那名连抬起看自己都不敢看的中年男子,随即朗声说道:“本少要你归顺邰寻,否则……”冰血说完这里,对着脚下的一条拴着那五个人的绳子的其中一条快速一挥手。下一秒那人便如同断了现代额风筝一样,身体直线坠落到了城墙下方。

    原本便浑身血肉模糊的人在坠下地面的一瞬间如同一个装满了鲜血的气球一样,“啪”的一声粉碎,夹杂着碎肉的血珠喷洒在四周的墙壁与地面上,让人连看那都不敢看上一眼。

    城墙下的邰家人不由自主的转过头不敢去看那边的惨景。

    而冰血清冷的声音此时犹如从地狱中传出来的一样,让人绝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