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一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嗯,大师兄早就猜到了,不过这几年库洛城内的几股实力明争暗斗,几个一品家族间都想成为库洛城的第一大家族。而西门一族却一直保持着低调,对于任何争斗只旁观不参与,除了西门开刚这个纨绔子弟平日里的行迹深入人心以外,西门一族几乎就要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千代茵轻声讲述着她所知道的事情。

    冰血听完双眉一笑,好笑的说道:“这西门一族的人性格还挺像,连做法都一样。西门开刚为了在西门家族活下来,用那些骂名与臭名来伪装自己,实则却机智多谋,阴险狡诈。而西门一族则是处事低调,喜欢玩暗的。”

    “你想怎么做?”千代茵看着冰血轻声问道。其实她知道,如果不是心火公会现在情况特殊,冰血早在比赛结束后便离开了。现在之所有留在这里,是不放心他们吧。

    千代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想冰血离开,却又舍不得。但是就算舍不得,也不想将她牵扯到这个复杂的齿池水的。

    但是千代茵却明白,对于冰血没有离开这件事,他们每个人都很开心。谁不想在家里出事的事情,看到所有家人团结一致,并肩作战呢。

    冰血双手背在脑后,看着千代茵,微微一笑:“师姐你想太多了,我是心火公会的人。”

    千代茵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小师弟,每个人都看不透她,但是她却可以轻易的看穿每个人的想法。不过……这种感觉她却无法讨厌,即使被完全看穿,也无所谓。因为……她是在自己人的面前。

    “我明白!”千代茵温柔的一笑,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西门开刚他……”

    冰血冷冷的一笑:“不出两天,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千代茵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对了,今天下午邰寻派人来说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邰家长老团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归顺了他。不过剩下的那些人还很顽固。属于死忠于邰家老家主的。”

    “呵!死忠……”冰血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双眸嗜血的说道:“逆我者亡,顺我者昌。”

    “至于接下来……”冰血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幽深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嗜血之光,阴冷的说道:“该是轲牯炼药师公会了!”

    “邰家的那些老家伙什么时候处理?”千代茵对于冰血充满嗜血冰冷的话语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出现,好似这些让平常人害怕的话语在千代茵耳边是最为平常的官网天下。

    又或者说这些话在冰血口中说出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浑身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阴森邪气,声音空灵而悠然:“邰家家主估计还有不到十天才能出来,而我们只要在他出来之前解决掉那些老家伙就好了。再次之前我们还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轲牯炼药师公会就是他们的前兆。”

    当天晚上冰血召集了郭义等人,安排了一系列的事情,同时也拿到了关于轲牯炼药师公会这几年来所有不正当交易的证据。

    虽然在这个世界是没有什么法律可以制约他们的,但是却可以让比生命还重要的声誉一落千丈。

    冰血将郭义盗取而来的轲牯炼药师公会所有龌蹉的交易复印了成千上万份,以最快的速度在库洛城以及周边所有的城市内散播出去,不出三天的时间轲牯炼药师公会已经被买了他们的假药而前来报仇的人毁的一干二净。

    然而就算如此,估计轲牯炼药师公会的人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泄露了他们的机密。

    “你还真是黑啊!”

    邰家少主邰寻的书房内,说话的正是邰寻,而这话指的方向自然是那个完全找不出白的冰血大人了。

    冰血好似没有骨头一样浑身慵懒的窝在沙发椅上,双目微微眯起,浑身流窜着一股邪魅的气息。

    “我也只是将事实公布于世,为幻景地域铲除祸害而已,这么大公无私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一个味儿呢。”

    邰寻靠着长桌双手环胸站在距离冰血不远的地方,看着窝在沙发椅上如同一只浑身充满邪气的猫咪一般,让人恐惧却又忍不住靠近。

    邰寻无奈的摇了摇头,无语的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假如我没有同意与你合作,此时外面流窜的消息应该不止轲牯炼药师公会的吧。”

    邰寻说道这里自嘲的笑了笑,即使之前自己的父亲从不让自己参与轲牯炼药师公会的事情,但是对于轲牯炼药师公会与邰家之间的所作所为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不少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一举攻破他们的阴谋。没想到,这次库洛城内来的神秘少年却帮了自己的一个大忙。同时……让他找打了人生当中第一个依靠。

    没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邰寻竟然对冰血产生了依赖感。这种依赖感不是想凡事都依靠冰血来解决。而是一种心里寄托。

    对于这种感觉邰寻很陌生,但是却从来没有去排斥过。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邰寻,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轻声说了两个字:“不会。”

    邰寻微微一愣,紧接着便想明白了冰血这两个字的意思,没好气的对着冰血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你就是吃定我,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是吧,一定会同你合作是吧。真不知道你那些自信到底是从哪里跑来的。”

    “天生的,而本少……也从来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更加不会去打没有准备的杖。”

    “哈哈哈!”邰寻仰头大笑,从那爽朗的笑声中可以听出他真的是在发至内心的开心的笑。

    而门外所站着的两名邰寻的贴身护卫,在听到这声爽朗的笑声后脸上都出现了几秒钟的愣神,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房门。

    “有多久没有听到主子笑的如此开心了。”

    “你听过吗,可是我记得……主子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啊我的美女俏老婆。”

    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欣喜。

    “无论里面的那个人是谁,我们都应该由衷的感谢他,必定是他才会让主子笑的如此开心。”

    “嗯!”

    两个人的对话虽然声音极小,但是对于冰血来说却听得清清楚楚,毕竟这房间四周的结界都是她所设的,四周所发生的一切,哪怕是一个微小的风吹草动她都已经知道。

    冰血在听到那两个护卫的话后,看着邰寻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诧异。

    歪着头靠在沙发背上,看着那个笑的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的邰寻,冰血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们同样生活在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中,虽然他们成长的时空不同,但是处境却差不多。她从小被抛弃,而邰寻从小被利用。

    不过冰血绝对她是幸运的,因为她姓墨,她更加有能力丢下叶姓。

    邰寻缓了缓自己的心情看着冰血,轻声说道:“对了,长老院的那几个老家伙怎么处理。”

    冰血嘴角轻轻勾起,双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对着邰寻幽幽说道:“明天一早你带着他们去西城的城门口,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你要亲自面对。”邰寻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

    冰血点了点头,对着邰寻说道:“这件事我来做最合适。”

    邰寻的双眸中闪过一疑惑,不过却没有多问,依照冰血的话在第二天一早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带着长老团的长老们来到了冰血指定的西城城墙下方。

    这只长老团队一共加起来不过三十人。其中主线长老为六人,其他几十名中年男子都是邰家二线,三线中的长老。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缕迷茫的神情看着邰寻,不明白这位突然转变的很奇怪的少主为何突然大早上的拉着他们来这么个破地方。

    此时天才刚刚微微亮起,空气中还带着几分清凉的感觉。

    刚刚到城下没个一两分钟,其中有两名老者便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现象。

    “我说,少主。这天还没有大亮呢,你大早上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不会就为了在这里乘凉吧。”

    “少主,虽然老家住此时不在家,也不代表你有这个权利支配我们一线长老。这大早上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跑来这里。少主……你……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吧。”

    两位老者你一言,我一语将邰寻说的十分不堪。但是邰寻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变化,依旧双手背后看着城墙,一身的淡然之气。

    穿着灰色长袍的那名老者看到邰寻既不回答自己的话,又不解释他的目的,甚至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顿时觉得自己的尊严受辱,怒气冲冲的指着邰寻,愤怒的大吼道:“邰寻,别以为老夫叫你一声少主,你就可以在老夫面前摆架子,就连你父亲在老夫面前也要给老夫几分薄面,你觉得,你的地位还有你父亲高不成。”:

    “尹长老,再怎么说邰寻少主也是我邰家的少主,下一任的当家人,你这样指着他大吼大叫,太不符合规矩了吧。”一直站在邰寻这边的一位长老,看到如此情况,满脸僵硬的说道,

    ------题外话------

    哎呀妈呀,复制多了。等下,猫猫改改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