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七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淡淡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幽深黑亮的双眼中划过一抹坚定,随即祭出黑鼎在旁边的高台上,五指快速一番,一束紫色的小火苗出现在手指尖,欢快的跳跃着。紧接着冰血对着黑药鼎屈指一弹,紫火快速飞入黑药鼎内,在药鼎地步不断的旋转并且火苗越涨越大。

    待药鼎被火焰预热后,冰血驱动灵力卷起桌上的两个株黑色小草以及另一枚灰黑色的晶石投入到黑要鼎内,当两种材料进入药鼎内,冰血快速驱动精神力包裹住这两种材料,不断地淬炼去杂。然而这也只是第一步,却用了足足有半天的时间,好在最终一场总决赛,所规定的时间是前几场的几倍。

    半个月。

    没错,大会给总决赛所规定的时间为半个月的时间。

    看起来时间很长,但是对于真正强大的炼药师来说,炼制高级丹药之时,半个月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短的了。

    当然,对于持续使用精神力和灵力半个月之久的话,正常的炼药师根本无法支撑,所以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会自备一些补充精神力和灵力的丹药。对此大会是不会限制的。

    所以……这场比赛……打的也是一个持久战。

    往届,摆阵的炼药师有一半是因为精神力与灵力枯竭才自动退出比赛的。而不是因为他们炼制丹药的实力。

    当冰血第二次往黑药鼎内投放材料只是,竟然已经上第三天的早晨了。

    而这段期间广场内竟然没有一个人离开。

    每个人依旧精神抖擞的看着擂台上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这一抹紧张的神情。

    而冰血此时已经完全进入到了炼制的境界中,四周的一切好似不存在了一样。

    “喂,你说心齐阁下这次会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

    常浩右拉了拉赤子繁的衣袖,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低估着。

    赤子繁鄙视的看了一眼常浩友,接着说道:“炼制毒药之人通常都有一个习惯,以身试毒重生之宝瞳全文阅读。而疯二长老自然也有这个习惯,在他年轻的时候,对于毒药还不是特别精,所以常常以身试毒,所以体内积了许多毒素,导致他的修为停滞不前许久了。”

    常浩友双眼一瞪,常常的吸了一口气,惊讶的看着赤子繁:“你的意思是说……”

    赤子繁看着常浩友轻轻的点了点头。

    常浩友倒吸一口冷气,满脸诧异的看着赤子繁,不敢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墨心齐疯了吗,疯二长老体内的所沉寂的毒素连心火公会的大长老都无法能力。她怎么可能解的了。如果她真的炼制出了解毒圣药,却无法成功解开疯二长老的毒,那么那些原本就对冰血心存嫉恨的人一定会那这件事来做文章,她的名誉和声望就完全没有了。”

    赤子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常浩友所说的这些道理,他又何尝不知呢。只是……即使他的心里明白,奈何无能无力啊。

    这时一道尖锐细小的声音从二人的身后传来,带着几分让人厌恶的语气:“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再讨论墨心齐那个贱人的事情,别忘了现在她可是我们轲牯炼药师公会的敌人。”

    当“敌人”二字从身后传来之时,赤子繁的眼中快速划过一抹狠戾,满脸阴冷的瞟了一眼身后的人,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气。

    常浩友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轻轻的转过头看向身后那个头上冒着纱巾,脸上用一张白色手帕遮面的人,满脸鄙视的说道:“邰珠,你竟然还有脸出来。就不怕被大家耻笑吗。”

    “你……”邰珠双目冒火,恶狠狠的看着常浩友,犹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炸了毛的动物。

    也难怪邰珠会因为常浩友这句话生气,自从上次的事情在库洛城被传开以后,她就彻底出不了门了,她……成了全城的笑话,被说是走出邰家大门了,就算是走出房间看到家里的奴仆都不行。

    更奇怪的是,自从上次事件过后,她不仅仅找不到自己的父亲,就连自己的娘亲都不来看她。身后的丫鬟奴仆也被各种理由借口给换掉了,以前自然没有人敢这么做,但是最近她总有一种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邰珠越想心里越恨,她绝对自从越到那个墨心齐,就从来没有一件事是自己顺心的,接二连三的倒霉,邰珠将一切都怪罪的到了墨心齐的身上,对于墨心齐的恨也越来越深,以至于到现在已经发展到扭曲的地步。

    邰珠恶狠狠的看着赤子繁与常浩友,阴冷的说道:“你们两个别忘了你们自己的身份,别忘了应该在的位置,轲牯炼药师公会是不接受叛徒的。

    ”叛徒!呵!“赤子繁冷笑一声,轻轻的侧过头,阴冷诡异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邰珠,就在邰珠感觉到已经快要窒息之时,接着说道:”叛徒……还不至于。“

    邰珠眉头一皱,不解的看着赤子繁,急切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常浩友神秘的一笑,在转过头之际,轻飘飘的说道:”我们两家可不需要一个炼药师公会去支撑。“

    常浩友说完,便将头转了过去,不再理会满脸扭曲的邰珠,更加不会跟她解释自己话中的意思。

    此时的比赛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十分安静的阶段当中。

    每个参赛者都或多或少的放了几株材料到各自的药鼎内,此时正闭着眼睛仔仔细细的淬炼药鼎内的炼药材料,脸色布满了凝重的神情。连带着台下的观众们都一个个屏住呼吸,即安静又紧张的看着每一个参赛者。经过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此时擂台上已经仅剩下了四个人,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比赛与手中的炼制工作。

    欧阳立旬、墨心齐、郑川、司城一昭修真强者在校园最新章节。

    不过众人却可以从这四个人的表情、脸色中分出他们之间彼此的实力。

    然而最糟糕的应该算是已经拿精神回升丹药当做糖豆吃的司城一昭,满脸涨红,额头不满冷汗,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他的背后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司城一昭的后背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

    至于冰血与欧阳立旬脸上依旧保持着比赛开始前的表情与神态,完完全全没有意思改变。这样的发现让众人的心中泛起了浓浓的疑惑。

    冰血将一块切好的黑灵木投入药鼎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保证,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想念玄。

    要知道,此时她所炼制的丹药是一枚可解百毒,化千毒的解毒圣药,但是对于毒药来说,她很在行,可以说是鬼才。但是对于解药来说,还是玄厉害啊。如果玄在这里,冰血相信,她根本不需要浪费这么多精神力和时间。

    ”奇怪,她为何将黑灵木切成了八块,一块一块的放进去啊!“贵宾席位上,一名青年伸着脖子向着唐恩那边朗声问道,眼中带着满满的好奇。

    唐恩淡淡的少了一下那名少年,接着淡淡的开口说道:”黑灵木的成分十分复杂,它不仅仅可以炼制出疗伤圣药,同时还可以炼制出剧毒无比的毒药,因为在黑灵木最中心的地方是含有剧毒的,而且黑灵木的药效极强,如果不分开去淬炼的话,很容易将药鼎内其他草药的药性相互融合。届时可能会发生炸炉的情况。“众人瞬间恍然大悟,继续满脸期待的盯着冰血,有的人已经紧张的满手是汗,却依旧紧握着双拳。

    而此时这场决赛的时间已经到底第一十二天。

    这段期间,别说是擂台上的炼药师,就连擂台下的观众都没有一个人离开,脸上竟然看不出一丝疲惫。

    突然一道清脆的响声从擂台之上传来,让所有人瞬间浑身一场,聚精会神的看着擂台。

    下一秒,众人便看到,围绕在冰血四周的结界正缓缓的打开落下。一身紫色长袍的冰血,一手拖着一枚黑色的小盒子,一手背后,潇洒帅气的从结界中漫步走出,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感觉,俯视着芸芸众生。

    看到第一个走出来的竟然是冰血,每个人的脸色都露出了一个足以吃下三颗鸡蛋的表情,扭曲中带着满满的震惊。

    ”竟然……竟然完成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

    ”我的亲娘啊,这是要逆天啊!“

    一连串惊讶的表情在擂台下方传来,而擂台之上的冰血以及面色清冷带着几分阴邪的站在那里。

    在广场内剩余逐渐减少之时,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盯着唐恩看。

    唐恩快速回过神来,飞身而起来到了冰血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接过冰血手中的黑色盒子,随即对着冰血轻声说道,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那双总是带着几分孤傲与冰寒的眼眸在看向冰血之时竟然不安的温柔了许多,竟然还带着几分恭敬。

    ”心齐阁下请先回到座位上休息,所以参赛者所炼制出来的丹药需要评审团群体人员研究定义。还请阁下见谅。“

    冰血看着突然变得十分客气攻击的唐恩,嘴角一抽,无奈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擂台上再次出现了丹药出鼎的声音,而这次正式与冰血实力不分伯仲的欧阳立旬。

    当欧阳立旬的结界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花香与青草香瞬间传遍了整个广场之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