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六章 )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黑灵木乃是传说之物黑灵树的产物。而黑灵树生长在十分潮湿的地方,在几千年前幻景大陆最为险峻的山谷深处还是可以见到的,但是却很少有人可以从里面安全的走出来。但是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改变,黑灵树竟然完全消失在了大陆上,不是人们没有找到,而且已经完全消失了。从未黑灵木在这个大陆上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传说。

    黑灵树是一种无法生长出一片树叶的植物,通体黝黑,整个树身随着年份的增长会呈现出一种好似腐烂的状态,但是却不让影响到大树的生命。而那些腐烂的地方会流出一些好似泥浆一样的黑色物体。所以冰血拿出来的黑灵木就好想一根刚从土里挖出来的烂木头,但是却是炼制疗伤圣药最好的材料。

    黑灵木的出现给全场掀起了一个高氵朝,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当冰血再次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看起来好似灵芝一样的东西之时,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此时物品形状类似灵芝,却与黑灵木一样通体黝黑,浑身散发一种油亮的光泽,看上去好像是假的一样,但是在明眼人的心中却掀起了一个巨大的惊涛骇浪。

    “师父,您知道心齐阁下手里拿的那是什么吗?”老者的徒弟不知何时来到了老者的身边,看着浑身不停颤抖的师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同时也做好的心里准备,毕竟能让自家师父露出如此表情的东西,必定是非同一般的。

    “那是……是……雨佳芝,是雨佳芝啊!”老者浑身颤抖的看着冰血手中的雨佳芝,双手缓缓举起,颤抖的伸向冰血的方向,好似在感恩一般天龙里的剑客。

    唐恩看着冰血,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而且是一枚万年雨佳芝,别说是我们大陆了,就算是其他的高等位面,也是万年难求的宝贝。这小子到底想要吓死多少人啊。”

    唐恩的话再次清清楚楚的传到所有人耳中,此时全场已经升起了更加爆破性的喧嚣声,每个人都在已经坐不住了,全体观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足以去形容他们内心的轰动,双目直直的盯着冰血,浑身带着几分颤抖。

    “我的老天啊,疯老头,你这徒弟到底是什么怪物,这种只在书上才有的东西,她是怎么弄来的。”

    坐落在心火公会旁边的一个同为一品炼药师公会的老会长,满脸羡慕的看着疯二,激动的将自己心中的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对着疯二发泄出来,一张老脸都已经涨得通红。

    然而此时的疯二也无法再向之前那般淡定,站在椅子前,满脸扭曲的看着擂台上的宝贝徒弟,欲哭无泪。

    “妈的,少来问老子,老子不知道。”疯二头也不转的对着那位老者吼了回去,表情已经到达了一个扭曲的状态,但是那双精锐的双眸中却带着满满的骄傲与自傲。

    这可是自家的宝贝徒弟啊,不骄傲的师父绝对不是好师父。

    而此时站在冰血另一边的郑川,除了依旧一脸呆然的欧阳立旬意外,他是离冰血最近的人。

    此时的郑川看着冰血手里的万年雨佳芝,眼中不断地闪烁着无法抵抗的惊羡,甚至隐隐约约中带着几分贪婪。

    但是郑川毕竟从小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环境中,心境早已练得不同一般人。理智更是比普强上许多。此时的他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与冰血之间的差距,虽然他没有见过冰血真正动手,更加不知道冰血背后除了心火公会意外的势力,但是从她本身炼药师的等级和随随便便就可拿出这么多奇珍异宝的情况来看,她的身后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在支撑,根本是不可能事情。更何况,如果两方动起手来,金木公会能帮自己的长老根本没有几个,但是心火公会却会倾巢而出,加上那个神秘莫测的欧阳立旬,自己这方必败。还会为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最重要的是,会让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郑川快速收回了理智,将所有负面思想统统屏蔽掉以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冰血朗声说道:“墨心齐阁下果然不同凡响,不仅仅火焰胜了我们一筹,就连拿出来的材料都是我们无法比拟的。虽然不清楚阁下的修为实力,但是阁下的精神力与灵力想必也不会比我们几人低,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非凡的实力与成就,在下佩服、佩服。”

    郑川的语气平稳,其中参杂了一股浓浓敬佩之意,而且认真诚恳。

    冰血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招牌式邪笑,侧过头看向郑川,驱动一丝精神力穿过结界,朗声说道:“郑川阁下客气了,阁下有勇有谋,心思紧密,就是难分隐忍之心也是常人无法做到的,在下这些身外之物可是比不了的。”

    冰血的话虽然听起来好似在讽刺郑川一般,但是不知道为何,郑川却从中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独独没有讽刺。

    郑川微微一笑,从这届比赛开始到现在,郑川算是第一次对冰血卸去了所有的敌意,反而有种欣赏的善意。

    接下来冰血再次拿出了两个细小的黑色小草,小草的出现让整个场面显得很平淡,因为再无人能认出的这两个黑色小草的名字,众人心里也明白,冰血根本不会跟他们解释,也就没有人开口多问,不过却都睁大眼睛,仔细的盯着冰血。

    当然其中还是有不少人打着冰血的注意,在这个大路上身上带着空间储物幻器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冰血手中的魔蓝之戒早已被她隐藏了起来,手上唯一剩下的就是那枚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黑晶戒指,而此时那枚黑晶戒指就成为了许多人的目标荣耀法师。

    既然冰血能从里面拿出万年雨佳芝与黑灵木如此稀有的不能再稀有的宝贝,自然还有其他。

    然而打冰血注意的人不仅仅是那些观众,还有贵宾区的炼药师们。

    因为对于炼药师来说,丹药自然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然而想要炼制出好的丹药,材料是最重要的。而炼药师寻找到好的材料,靠的不仅仅是本事技巧,还有运气。俗话说得好,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

    如果运气不好,就算稀有材料放在你面前,你也未必能看到。

    此时这么一个好机会摆在他们面前,不想得到的绝对是傻瓜。

    不过……既然冰血敢当众拿出这些东西来,自然已经想好了所有的退路。

    不打无把握之仗,这是冰血当杀手以来的原则之一。

    就算杀手早已从良,但是那份嗜血狡诈的恶魔本性却没有消失一丝一毫。

    她……依旧是黑暗中的王者,地狱的嗜血恶魔。

    投注在自己身上那无数双贪婪的目光,敏感十足的冰血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呢。最为强烈的就属来至擂台最右边的那道了。

    “司城一昭!”

    冰血冷冷的一笑,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看不过去,自在的摆弄着手中的材料。

    虽然冰血的手法看起来悠然自在,但是众人却看不到她眼中的凝重。这两种材料虽然她的黑晶戒指中还有许多,但是身为一名炼药师,对于好的材料都是十分珍惜的,与数量无关。

    冰血淡淡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幽深黑亮的双眼中划过一抹坚定,随即祭出黑鼎在旁边的高台上,五指快速一番,一束紫色的小火苗出现在手指尖,欢快的跳跃着。紧接着冰血对着黑药鼎屈指一弹,紫火快速飞入黑药鼎内,在药鼎地步不断的旋转并且火苗越涨越大。

    待药鼎被火焰预热后,冰血驱动灵力卷起桌上的两个株黑色小草以及另一枚灰黑色的晶石投入到黑要鼎内,当两种材料进入药鼎内,冰血快速驱动精神力包裹住这两种材料,不断地淬炼去杂。然而这也只是第一步,却用了足足有半天的时间,好在最终一场总决赛,所规定的时间是前几场的几倍。

    半个月。

    没错,大会给总决赛所规定的时间为半个月的时间。

    看起来时间很长,但是对于真正强大的炼药师来说,炼制高级丹药之时,半个月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短的了。

    当然,对于持续使用精神力和灵力半个月之久的话,正常的炼药师根本无法支撑,所以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会自备一些补充精神力和灵力的丹药。对此大会是不会限制的。

    所以……这场比赛……打的也是一个持久战。

    往届,摆阵的炼药师有一半是因为精神力与灵力枯竭才自动退出比赛的。而不是因为他们炼制丹药的实力。

    当冰血第二次往黑药鼎内投放材料只是,竟然已经上第三天的早晨了。

    而这段期间广场内竟然没有一个人离开。

    每个人依旧精神抖擞的看着擂台上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这一抹紧张的神情。

    而冰血此时已经完全进入到了炼制的境界中,四周的一切好似不存在了一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