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老匹夫 好大的口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慵懒的声音从床上传出,带着几分邪魅:“前院怎么了?”

    千代茵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床边,轻柔的拉开幕帘,满脸宠溺的看着床上那高高隆起的被子。微微一笑:“没什么,不过是一些异想天开的人罢了。”

    这时一条白皙娇嫩的手臂从被子内缓缓伸出,在阳光的照耀下好似一块毫无瑕疵的白玉般,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

    当然如果是熟悉冰血的人都知道,此时的冰血正是最为威胁的时候。

    只因为,她……还没有完全睡醒。

    在冰血没有睡醒的时候,那么她所有的道德底线也绝对没有睡醒,一旦有人强迫她清醒的话,那么她绝对、肯定,以及一定的会立刻、马上、瞬间的化为一只真正的恶魔,让那人尝到世间最为残酷的刑法。

    当然……自己人除外。

    因为冰血的刀是绝对不会指向自己人的。

    被子被缓缓掀开,露出一张带着几分迷茫的绝世容颜,那双半睁开的眼睛中不断的闪烁着阴冷邪恶的光芒,预示着她此时的危险。

    冰血淡淡的看了千代茵几秒钟,随即慵懒的坐直身体,抬起右手随意的抓了抓有几分凌乱的头发,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不屑的说道:“确实是一群不知量力的人。”

    千代茵微微一笑,拿过床边的长袍披在冰血的身上,轻声说道:“师父让你安心休息,无需理会外面的那些人,他们会搞定的。”

    冰血听到千代茵的话,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千代茵,冷声说道:“师父与师伯他们不是早已退出这个乱世,不在管理公会的事情了吗,怎么能让他们去挡那些苍蝇。”

    千代茵无奈的笑了笑,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没办法,我和叶师兄根本拦不住。他们说……休息了够久了,久到幻景地域的人竟然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存在,现在都敢打起心火的注意了,所以他们想要出来活动活动。”

    冰血走下床,整理了一下长袍,双手背后,转过头看向千代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带着几分邪魅的光芒,幽幽的说道:“我明白他们什么意思,相比师姐师兄也都了解。呵呵……不需要,师父师伯还是跟以往一样在旁边看戏便好。”

    “呵呵!”千代茵缓缓站起身,看着冰血那双幽深的眼眸,默契的一笑,点了点头:“不愧为同门,大家想到一块去了。”

    冰血长袍一挥,一身威武之势,犹如一代绝顶帝王,让人想要膜拜:“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千代茵笑着点了点头,跟在冰血的身后向着前厅走去,而欧阳立旬在冰血经过他身边之时,便快速站起身走到了冰血身后与千代茵并排前行。

    当冰血三人离前厅越来越近之时,从前厅内传出的嘈杂声越来越大,有不满,有恭维,甚至还有威胁。

    而他们所有人的目的便是要求……见墨心齐。

    冰血与千代茵的双眼在听到这些声音后,越发的阴冷,一股股阴冷的寒气不断地从二人体内缓缓流出,围绕在周身。

    一路上三个人遇到了许多心火公会的成员,每个人见到冰血与千代茵、欧阳立旬三人之时,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恭敬的一一向三人行礼,表示尊敬。

    当冰血距离前院不到十米的时候,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叶客心,叶客心满脸的愤怒,却看得出他在极力的压制着,双拳紧握,步伐越来越快,不到几秒钟便走到了冰血三人的面前。

    “叶师兄!”冰血看着叶客心双眉一挑,轻声唤道,眼中带着几分疑惑。

    叶客心连忙抬起头,当他看到冰血之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的表情有了几分纾缓。

    “心齐,茵儿!”

    冰血与千代茵对视一眼,快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嘴角一抽。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把平日里最为和善的叶师兄气成这样。”

    冰血看着叶客心,露出了一抹调侃的笑容。

    “哼!”叶客心愤怒的冷哼一声,抬起头大力的指向身后前厅的方向,怒气冲冲的说道:“那帮魂淡以为他们是谁,竟然敢来我们心火公会威胁师父师伯,还大言不惭的要求师伯将你交出去,他们好大的够胆。”

    冰血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前厅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浑身散发着阴森的邪气,歪着头,邪魅的说道:“原来是有人触碰了底线,胆子还真是不小呢。”

    “师兄,是谁?”千代茵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客心,然而当杀意刚刚从眼中流出之时竟然瞬间消失不见,千代茵看了一眼冰血,紧接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与之前在她愤怒之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竟然完全不一样。

    只因为,刚刚当她心中产生杀意之时,脑海中竟然想下了冰血那一番话,才导致她情绪的转变与隐忍。

    “轲牯炼药师公会的那个老匹夫!”叶客心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呵!”冰血冷笑一声,长袍一挥,冷声说道:“本少就会会他,本少倒要看看,这老家伙想要如何将本少带走。”

    “走!”

    一声领下,几个人快步向着前厅走去。

    当冰血几个人来到前厅门前之时,一道愤怒嚣张狂妄的声音从前厅内传出。

    “吕一,老夫奉劝你最好赶紧将墨心齐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别以为你们心火还想以前一样可以在炼药界呼风唤雨,现在这个世界要的真正的势力,而不是可以用几个破丹药就能耀武扬威的世界了。天才到处都是,你以为就你们心火有吗。只要有钱,多少天才我们得不到。”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贾帆,本少今日倒要看看,你是如果将本少从这心火公会带出去!来人,跟本少封锁大门,没有本少命令,谁要是踏出心火公会一步,格杀勿论。”

    冰血一声令下,令行禁止,一道铿锵有力的齐吼声随即而来:“是!”

    紧接着是整齐有力的奔跑声,一队队的护卫穿着一身铮亮的铠甲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好似突然出现的一样,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将心火公会硕大的前厅里里外外围了起来。

    冰血双手背后,身后跟着叶客心、千代茵、欧阳立旬以及另外几名刚刚遇到的师兄弟,一脸狂傲的走进了前厅,完全无视那些人难看的脸色,直直的走到坐在上位的五位长老面前,恭敬的弯下腰,齐声唤道。

    “徒儿见过大师伯、师父、三师叔、五师叔、六师叔。”

    “好好好!都起来吧!”原来面无表情的吕一五人在看到冰血等人之时,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冰血站直身体,对着上位的五个长老,笑着说道:“师伯师叔、师父,你们休息就好,这里徒儿来。”

    疯二无奈的看着冰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以这些孩子的脾气,根本不会同意让他们复出重新帮他们管理心火公会的事情,一个个要强的可爱的,却倔强的让他们心疼。

    可是既然徒儿都这么说,他们就安安心心的退居的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一路上前好了,可是……不管他们走多远,他们始终都是心火公会的孩子,始终都是他们要保护的对象。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在面向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贾帆的瞬间,了,脸上的温暖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换上的是另一个充满了阴森、邪恶、噬血、冰血的黑暗冰面。

    “贾帆,你说……你想要带本少走!”冰血微微歪着头,双手环胸,笑的一脸邪恶。

    这样的冰血,让贾帆心中一颤,没来由的产生了一抹想要掉头逃离的冲动,但心中的尊严与荣誉让贾帆死死的忍住了这份冲动。

    不仅仅是贾帆有这种冲动,就连站在贾帆身边的其他势力的人,也在刚刚的一瞬间产生了这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冰血,突然觉得……他们今天可能来错了。这样不仅仅要失去这个他们想要极力拉拢对象的好感,而是很有可能反其道而行,因为这个人的愤怒而给他们的家族带来无穷的损失。

    心中有这个想法的人,浑身一颤,拼命的想要甩掉刚刚的那个想法。如果让他们这些身后势力雄厚的人来承认对一个十七岁小鬼产生了恐惧,那绝对是一个奇耻大辱。

    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贾帆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稳定自己的那颗不稳当的心跳。不断地告诉自己,这里没有那些讨厌的评审员。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背后有庞大的邰家撑腰,根本不怕一个已经过了气的一品炼药师公会。总有一天,他们轲牯炼药师公会会将整个心火公会给吞入腹中,让这些人都臣服于他贾帆。

    想到这里,贾帆就好似打了兴奋剂一般,收回了所有的勇气,满脸狂傲的看着冰血,嚣张的说道:“墨心齐,识相的就跟本会长去轲牯炼药师公会,也许本会长还会原谅你的无理之处,留你一条小命,不然……你和你的心火公会都将为你的无知无理复出惨痛的代价。”

    ------题外话------

    今天猫猫正式领证喽!(*^__^*)嘻嘻……昨天实在是太累了,本想躺一会的,结果直接睡到今天早上,今天都在忙户口和领证的事情,才更新,抱歉哦,宝贝们!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